2017-01
9

职称改革呵呵呵

By xrspook @ 10:26:48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好不容易看了一次新闻联播,我之所以能看下去是因为在一开始简单介绍的时候说会谈到职称改革。好不容易熬过了前面的一些什么什么什么会议,终于轮到说职称改革的时候我却一句话都没听懂,因为说的又是那些四字成语,没有实际意思的东西。大概我层次比较低,所以新闻联播一开始说哪个会议上领导提出了什么什么我都一直没听进脑子里。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我单位开会的时候,所以这就意味着,我不是一个当领导的料,我的内心深处,自然而然会抗拒那些东西。完全没听进去,一个字都不记得。那种选择透过性的能力相当的厉害。所以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领导可以一天到晚都坐在那里开会,而且还不打瞌睡,样子看上去还很认真,完全不明白他们是如何做到的。上个星期五,开了两个多小时的会,开到一半我实在忍不住要上个厕所。当然我也不明白为什么单位是50多号人,期间只有几个需要上厕所。领导发言并不是在读而是在说的时候,我是有听进去了,但当他开始排比句,我就完全选择性透过了。我开始看自己的书,因为我把kindle拿上去了,那东西很有隐秘性,因为看上去它就像个笔记本,而且因为是黑白的,所以显然我不是在打游戏,也不是在上网。如果我不翻页,你看不出那是一本电子书。单位开会的时候是我看书最认真的好时机。平时我或许也会看着看着就干别的去了,但是开会的时候你哪也去不了,上面说的东西我又没有兴趣,那个时候看书神马最适合了。

回到职称改革,我没听懂新闻联播里说的什么意思。这种大事当然在其它地方也会有传播,有些很懒的就直接把新闻联播里说过的东西再写一遍,但有些地方则会进行一些资料收集,用具体的东西解释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某些报纸说职称改革是多个方面的,其中一点是取消了职称英语和计算机能力的硬性规定,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因为去年夏天评职称的时候,已经不需要那两样东西。另外的是对某些实用性很强的职称,据说也不需要论文的硬性要求。但是我觉得,这些最硬性的考核指标都取消掉的话,怎么还能评价,这个职称还会公平公正吗?!这些都能省掉,但有一些事绝对不会省,而且还会增加,那就是继续教育。职称英语和计算机,考一次通过就可以用很久了。论文也一样,五年之内要有两篇或以上,只要写出来了,不管在哪里发表,只要他们认可也就可以了,但继续教育这回事,年年都要干,年年都要花很多钱。这个钱,从法律法规上来说,单位是有硬性要求必须支出的,但实际上即便我在国企,单位也不肯花这个钱。所以职称这个东西有什么含金量可言?几乎可以说,那是用钱买回来的。我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所有的门槛都去掉,唯一的解释就现在领导人的孩子连那些都不想干,那些能力都不具备,所以为了让他们更容易达到目标所以就这样。做生意的人有没有职称都无所谓。只有蹲在国有企业以及某些研究机构,职称才算是个事。工程师的等级跟技师的等级是完全不一样的两条线。技师不需要考核英语和计算机能力,也没有论文的要求。工程师也取消了那些评比的门槛,那么,工程师跟技师,有什么区别?

有钱的人靠钱打通所有。有权的人拿着他的权力为自己铺平道路。我这没钱也没权的人只能适可而止地吐个槽。

2016-04
14

不说话

By xrspook @ 14:19:17 归类于: 烂日记

从前有人说我话太多了,所以从那时开始,在工作的时候,在工作相关的时候我就什么都不说。即便是在开会的时候,也几乎不说,但这不代表我没想过我不知道我不了解,只不过你们不想我说那我就不说话而已。长期的不说,已经让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去说。但实际上我一路都在观察,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他们说的方式怎样。终于有一天,他们觉得要听一下我的意见,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但这的确存在,于是我就开始说了。说的主题,我是很清楚的,但表达方式一开始的时候可能会有点卡,但越说越顺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开始工作的时候他们会觉得我说太多,因为从小到大我就不是那种能言善辩的人,也通常不会在别人面前滔滔不绝。我不擅长嚼舌头,因为我关注的重点,通常都跟别人不一样,别人说的时候我就听我说的时候,他们经常想话题。我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但要求别人都像我这样显然太难,而且,我是一段时间想说,一段时间会很沉默,所以如果你只是一个聆听者,遇到我你会很想死。

昨天晚上偷偷摸摸地做人一件很糟糕的事,因为我把某些东西搞洒了两次,后来的搞卫生搞得我非常痛苦,同事说有二必有三。但是最后那一次我还是控制住了,所以第三次没有发生。

参观神马普查神马终于都过去了,今天据说还有件事,省质检站的要过来,看我们做检验、指导我们分样。但相对来说,这事不算是事。因为来的只是一个人,而且里面没有必要的吹毛求疵搞卫生环节,没有搞卫生,我就觉得不是事,今天不过是干平时都在干的事而已。

今天终于星期四,明天就可以回家。我是4月4号清明节,自己搭车回来的,今天已经是我在单位连续呆的第11天,再多几天就半个月了,半个月不回家,感觉,我都分不清日子了。每天起床,都会疑惑到底今天星期几?要很努力想半天才想出来,到底今天是个什么日子。在不能回家的时候,每天都在盼着那些检查快点到来,但当检查都过去以后,反而会觉得,有点莫名的空虚,我的日子该怎么过呢?幸好,每天早晨起来都会看到门口停着N多的稻谷车,让我觉得当天不会空虚寂寞无聊。昨天早上本该是先扦样,但保管员们一大早就去搞现场的一些细节问题,他们觉得那才是重点,所以没有扦样。没有扦样检验这边自然就没得做,结果就是到快中午的时候,单位的大领导过来,问为什么不卸车,为什么不检验。肯定了,都没有样品,如何去检呢!上午从办公室或宿舍的窗往外看,门口停的车就5台,但到下午扦样的时候,发现来的车是9台,9台车没扦完,又有一台过来了,所以昨天下午,是满满的10台车。前两天都只有几台,这个几还是不超过5的节奏,突然间,又蹦回了10台.感觉生活又重新变得丰满。16000吨的稻谷,现在已经已经完成了12000吨,还剩下4000吨的样子,如果每天都有10台车或以上,每台车大概40吨,那么10天就能解决问题,也就是说,只需再撑一个周末,那么我的双休日就真的会是双休日,我不会永远都是单休日,永远都是星期天早上自己搭车过来。终于熬到头了,这种感觉实在不可思议。但实际上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因为再来一条船马上1000吨就搞定,但余下的那3000吨,可能还要拖很久很久。因为我已完成的客户越多,剩下的客户就越难保证每天都有N个客户同时发那么多车。所以非常有可能,从下周或下下周的某天开始,某天只有不超过3台车,但天天都会有,于是,周末那种自己回来的恶心事还要持续,还要持续2到3周。开始的时候觉得这很痛苦,但慢慢的,我已经对这事无感了。

我总算明白为什么有些人的新年愿望会写“不用加班”。

归档:2016-04-14 红巨人。

2016-04-14_stamp01

2016-04-14_stamp02

2016-04-14_stamp03

2016-04-14_stamp04

2016-01
18

解梦

By xrspook @ 13:25:41 归类于: 烂日记

什么叫做“脑洞大开”?我觉得那种事在做梦的时候最能反映了。如果脑洞足够大,梦里的东西就能天马行空。在清醒的时候我经常玩这个玩那个,而且一旦开玩就会持续很长时间,比如说跑步也比如说做橡皮章,但在我睡着的时候我几乎不做那两种事。虽然已经30年的人生经历,但在梦里做一些巨细无比的事还是比较困难的,刻橡皮章就属于那个类型,无论是在用硫酸纸描图还是在后续的雕刻过程中。在梦里我偶尔会跑步,但通常在梦里跑步我都会像武侠小说的轻功了得那些大神们一样跑得飞快,但脚却几乎不碰地面,呼吸也很顺畅。在梦里我经常会惊讶自己为什么跑得那么神奇那么快却一点都不觉得气喘。在梦里我也不会读书和打架。被别人追杀是有的,受伤也是有的(受伤居然会有痛感!)。最讨厌的是梦见自己在考试,而且那种事发生的频率还不低!在现实生活中我就从未打过架,劝架在小学的时候经常做,我总是很英勇地冲上去把打架的人拉开,前提是我蛮力够大,他们也不敢打我。可能正是因为我从未打过架,虽然看打架看得很多,但始终没有实施过,所以在梦里我也是一直都很斯文地,从来不动粗。我压根就不会打架!!!就像想做一下叛逆学生一样,我也很想试试打架是什么滋味,打别人和被别人打到底是什么感觉。做很多事都可以让肾上腺素飙升,打架也是,所以打架肯定能打出一些快感来。我说我想试试打架可能不过是我想试试那种因为打架而产生的快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挑选的朋友都很严格,我朋友不多,但都很好。有些人是因为某些原因而不得不在一起的,比如说同学比如说同事,因为被迫长期在一起你不能有任何的不爽,因为那样的话会影响长期的心情。不能让自己讨厌,但也很难让自己跟他们铁上。有些摆明我很不屑,我怎么能放下他们那些我大部分都不认同的观点而挖出一些或许存在的共同话题呢?!隔行如隔山,但其实山不山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到达一定程度什么都趋于大同了。一些不懂的,我们可以大开脑洞去发挥想象力。最要命的是什么呢?最要命的是遇到一些只停留在最表面认知的,你没有任何办法,他们不想深究也不试图扩展他们的思路。高水平和低水平的差别就在那里。我不擅长说,但我擅长听,你可以一直给我说,只要你能一直说得下去就可以,有时我不是没有要插话的,我只是觉得插话没有十足的必要。有些人的输出是用嘴,我的输出则比较喜欢用键盘。还记得一开始接触电脑的时候我的文章都是先手写然后再一个个字敲到电脑里,当是我总觉得直接在电脑上写思路无法开展,但经过15年以上的锻炼,一切都已经锤炼出来了。现在的年轻人都很习惯用键盘输出,那些不习惯的并不是因为使用技术方面能力不到家而是因为他们长期都没有做这种输出的习惯而已。他们可以滔滔不绝地给你说上几个小时,但要让他们写篇年终总结出来得磨叽好几天。在写方面,轻而易举的一句话他们也得斟酌半天担心主谓宾结构不对,词语搭配有问题等等。现在我觉得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讲的都是某种感觉。那些规矩条理都入脑了以后往后的输出是顺其自然的事,正是武侠小说里说的那种“无招胜有招”。

这周据说有2天放晴,然后又开始湿冷模式。

2014-03
9

疑似骼胫束摩擦症

By xrspook @ 19:58:2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跑步结束以后的下午和晚上两个膝盖的外侧,膝盖对下的骨头处都在痛,也是那种跑着的时候没感觉,跑完以后也不是立即有感觉,最大的感觉是结束以后坐着一段时间然后起来走动的时候。据说那是骼胫束摩擦症(跑步膝),但很多信息都显示,骼胫束摩擦症通常来说是发生在膝盖外侧的,没说是膝盖外侧下面骨头处,膝盖外侧骨头也就是胫骨了(内侧是腓骨,外侧是胫骨),现在好玩了,一月因为开始全跑和静蹲导致左膝下方内侧腓骨的鹅肌中招,现在几乎无症状了,不过却轮到了更普遍的骼胫束,叹气~ 就跑量而言,其实近期我都是一直保持而已,速度提升了这是肯定的,但也不至于这么灵验吧!不过谢天谢地的是今早起来的时候症状大大减轻到几乎没有,看来疲劳也是让我想死的一个原因,如果及时的提高肢体并冷敷不知道会不会好点。反正,我是做好了迎接各种妖魔鬼怪的心理准备了。怕死你就输了。

昨天的跑步有2个挺好玩的。

一个是在我跑到大概10公里,折返刚好通过华南大桥以后,遇到2个男人带着一个小男孩骑车,男孩问那座是什么桥,爸爸喃喃了半天没答上来,于是我就多口地来了句“华南大桥”。原来,我在6字头的配速下是可以轻松以非常平稳的音量及语调说话的,虽然可能一句话足以需要我用十几米去把呼吸调整回来,但显然,这是可行的,这比我数个月前在快走+慢跑时快走阶段接电话那种沉重呼吸及略喘气的效果截然不同,现在,即便我在说话,你也不可能听得出我有任何的喘气。

第二个是昨天因为全程毛毛雨,于是有段路上(琶洲大桥到华南大桥),白茫茫一片,能见度极低,大概就只有前方十几米,除了非常微弱的雨声以及我腰包上热缩片撞击眼镜盒的声音,很安静非常安静(呼吸很顺畅很轻,脚步也很节奏很柔软),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仿佛除了我以外,一切都是静止的。当时我有过那么一刹那的感觉——我这是在做梦么?这跟电视电影里的某些虚幻冥想空间根本毫无区别好吗。如果我戴着耳塞,听着音乐我一定感觉不到;如果我不是不要命地在阴雨天气出去跑步,我一定无法体验到;如果我选的跑步地点不是在广州塔以东琶洲大桥以西我也一定经历不到。天时地利人和让我感受到了某种似乎介乎于生理和心理迷糊的状态。估计,那些花很多钱很多时间做的神马催眠就是要人为进入这种境界而已。

我是一个疯子,xrspook从开始可以全权掌控自己就已经显示出很变态的毅力:接近10年每天不间断的blog,连续4年多的摔角贴图,连续3年多的摔角统计,耗时一年的Rosetta Stone西语自学,10个月每周四定点的橡皮章,还有至今已经4个多月的Nike+&减肥。全身心全方位的耐力表现足以让我证明自己与别不同,而做过的这些恰好是很多人看到了都无法鼓起勇气开始执行的任务。所有的这些,开头已经不容易,但如果你想体验一下像我这样维持如此长的时间,更加是呵呵呵。一直能从看上去很重复的操作里体验到新的乐趣和爆点是我不死的动力源,而之所以做到这样是因为无论做哪件事,我都在全身心地投入,身体在做,脑子也一直在做相关思考。

除了继续挺下去,我啥都不会了。

2013-08
30

另类的语文

By xrspook @ 20:07:03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连我自己也会很惊讶,到底我是靠什么输出的。我没有看书,很久都没看过了。我只是在上网,我只是在阅读各种围脖,我只是在关注摔角新闻,我只是在和朋友们聊天,但是,我却可以有比我看书的时候更顺畅的输出,这到底是为什么?不过显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把我的输出模式从口头逐渐转变为敲键盘了。所以,我一天可以说很少很少的话,但是我却可以敲打超过几千个字。很多人觉得我是自闭,其实没有,他们只是没有看到我过于活跃的一面而已。在某些方面我是超级活跃过头了。很能说的人不一定就很能写,我是属于那种不想说但我可以写的人。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很能敲键盘。

今天回家的路上,5个人的小车里,我几乎一句话都没说过,我在装睡觉,但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没睡着。他们讨论的东西并不是因为我不能插嘴,而是因为我不想插嘴,我懒得插嘴。这大概可以称作“不屑”吧。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

我从小写作文就不会堆砌、我厌恶堆砌。用N个形容词来服务一个名词实在太恶心了。明明是拉不到一起的东西却各种发散开来,简直都魔幻主义了。特别是写景、写物的时候。但我喜欢记叙文(绝大多数直接写成流水帐),我也喜欢说明文,但我最喜欢的是议论文,读后感神马也不知道为什么是我的拿手好戏。但我从来就不是语文老师最喜欢的一个,因为各种土鳖各种封闭各种孤陋寡闻的我输入量不大,没有输入就没有输出的说。但输入量太大了,我会觉得那是堆砌,所以其实语文老师喜欢的一些文章,我并不卖帐。分数就是一切,所以准确来说在作文这个很主观的项目里我们一直都在沿着老师觉得好的道路去走,但到底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呢?现在回想起来,好的作文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形态。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小学中学会限定写作文体,到了高考会有一句“文体不限”了。

到了现在,我更喜欢用数据,用图片(静态的也好,gif也好),用视频等说明问题。因为很多事情并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与其用我的个人观点去影响他人不如让大家从我关注的地方去发现问题得出大家各自的看法。

兜了一个圈,或许现在我在用数学、美术、音乐来表现语文。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