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9

我在这头,记忆那头

By xrspook @ 23:36:12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路过从前外婆的家,不知道为什么,门口放了一块板,我猜测那是不是那个公租房终于要装修了,即将迎来新的租客。但是,当我走到房的后部,发现一切跟从前没有区别,这就意味着门口放到那一块板不是房管所干的,而是旁边那个租户干的。不只是门口那里有块板,门前的大街上也放了两把椅子。这就意味着大概坐在椅子上的人不喜欢后面有个空荡荡的门对着吧。我对那个屋子有30多年的记忆。即便除去那些我几乎记不住什么的童年,也有30年的记忆。现在的状况就像那再也不属于我。

如果某个地方被拆掉了,路过那里的时候,你仿佛能看到,但实际上你又真的看不到从前。有时我会很努力地回忆,从前内环路还没建起来的前进路。那里的百货商店,那里的副食品商店,那里的山货铺,那里的大同酒家蛋糕店。从我出生时起到内环路开建之前,那些东西都在我的记忆里,还有那个热闹非凡的万松园市场。从前进路这边一直通到江南大道那边,一整条万松路都是万松园市场。小时候大概对我来说,市场就是一整条路,很多东西卖,尤其是很多吃的。万松园市场是这样,沙园市场也是这样的,而且市场的地面通常都是湿漉漉的。主干道上是卖东西的,里面的横街小巷也是卖东西的。

我还记得暑假的某个时候,在外婆家呆久了,我就想回家。晚上,当屋里关灯了,我会靠在窗前,看着外面偶尔会有车飞驰而过的前进路。虽然实际上我根本看不到汽车,因为路上的树太大了,完全把马路遮盖住。我只是听到车路过的声音。从前的路灯不是LED,都发着淡黄的光。小时候,走路的时候,我会牵着父母的手,抬着头眯着眼睛盯着高高的路灯光,然后幻想自己能吸收光线化作自己的能量。是不是小孩子都会有这种天马行空的瞎想呢?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非常想探秘从前前进路那个10个平方的外婆家的那栋房子到底是怎样的。在我的记忆之中,虽然我在那里住了挺长一段时间,但我一直都对那挺害怕的。那里的走廊即便白天不开灯也会漆黑一片。走廊的两旁住着很多户人家。这边住的谁,那边住的谁?楼上又住了谁呢?记忆之中,我只上过那栋房子的天台一次。当时是几个大一点的孩子带着我上去的。为什么只上过一次,后来怎么就没去呢?为什么会有那么一次呢?不只是那栋房子,我想知道为什么,在拐进那栋房子之前,那条路直对的那个房子到底是怎样的我也很感兴趣。我小时候没有机会让大人们满足我这种好奇心,当然,我也从来没跟他们说过我对那些感兴趣。又或者是我跟他们说了,但是他们觉得那跟一个小孩没有半点关系,没搭理我。不知不觉中,那里成为我记忆中的一个迷宫,我永远都不可能去探秘了(已拆掉)。除非有一天,科技发展了,我能重新回到自己的那个记忆场景之中,但是,我顶多是走到路口,我不可能进去,因为里面的记忆我彻底没有。

为什么我想知道那些???

2020-04
23

记忆中的万松园市场

By xrspook @ 11:49:41 归类于: 烂日记

在我记忆之中,我从来没有把一本编程类的书完整看完过,以前我都是挑着来看。自己需要用哪些功能,就去找哪些章节去看,而这次学习python,我是下了狠心的。几乎可以这么说,一天到晚我的脑子里就只有那些东西,即便是睡着了也一样。做梦的时候,我依然是想着python。还记得在学习递归的时候,某天晚上我做梦梦见了一个瀑布,但实际上瀑布并不是真的瀑布,那不过是一个正在流着很多水的建筑物外墙。那个瀑布从一个分成两个,再分成多个。不同的水量有不同的效果。我第一个感觉是那应该是一个自然形成的瀑布吧。但当水全部停住的以后我才发现,原来一切都是人造的。瀑布是在一个玻璃屋的外墙上形成的。之所以有这个脑洞,大概是因为我的记忆深处借鉴了东站广场的那个瀑布。还记得初中的时候我们几个同学还专门过去那里看人造瀑布。后来我不记得那里变成怎样了。反正那应该是东方宝泰外面的吧。再到后来,去东站附近通常都只是为了去宜家家私,然后下到东方宝泰里面的吉之岛,其它的东西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至于从前的那个瀑布还有没有,我实在想不起来。自从宜家家私再也不在东站的那个卖场以后,感觉我好久都没有去过那个地方了。光是东方宝泰一家,对我和我妈都没有什么吸引力。

城市的变迁,总免不了会发生东西不断消亡,但当从前熟悉的东西消失,会让人觉得无比怀念、依依不舍,但即便这样,它们还是会消失,除了在从前的照片和影像资料里再次重温,无论如何我们都回不到那个时候了。

有时我会很怀念从前到万松园市场。万松园市场在我的脑子里印象非常深刻,那些卖鱼的、卖菜的,还有卖杂货的,我都记忆犹新。我甚至还记得了当年不同品种货物的布局。虽然有些小店在我印象之中已经很模糊了,但是我还非常记得,卖鱼的在哪里,卖烧腊的在哪里。那个卖烧腊对出的通道上,某年过节,有人在那里卖老鼠肉。虽然我根本不记得卖的老鼠肉是什么样的,我甚至没有见过一眼,但是从叫卖声让我知道,有人在路中央卖老鼠肉。万松园市场对我来说是一个神奇的地方,虽然跟沙园市场比起来,那个地方不大。那条叫做万松路的路永远都是熙熙攘攘,我甚至记不起汽车是怎么在那条路上行驶的,因为上面总是挤满人。不是每个市场都会让一整条马路不复存在。那里对我来说就是最早的步行街。从前的万松园市场,或者不是这样的,或许我只记住了它热闹的一面。很久以前,这个市场进行了改造,全部都档口都入室经营。我一直觉得,新的万松园市场我很陌生。不只是我,我的家人也很少再去那里买菜了。之所以这样,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把蔬菜和水果档口放到了二楼,对老人来说,这非常不方便,因为没有电梯。我甚至一点都记不起2楼到底是怎么布局的。过去十几二十年我加起来,估计上去5次都不到。

在南丰商场下车,穿过人挤人的万松园市场,再过一条马路,山货铺的上面就是外婆的家了。

2019-03
24

病态生活方式

By xrspook @ 13:21:29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真的觉得自己的性格真的很有问题。因为我仿佛就是一个极端宅的存在,别说同学聚会,哪怕是QQ群或者微信群里以前的同学朋友或者同事群闪个不停我都会觉得很烦,所以过不了几分钟我就会把那个东西屏蔽掉。不断的闪烁会让我无比不安心,所以到最终能闪烁的只能是那些几乎不会让我烦的人(我可以忽略他们存在的人,通常极少找我)或者是工作上的需要。各种聚会不会让我兴奋,只会让我非常紧张,一直以来都这样。虽然他们是些曾经和我生活学习工作过很长时间的人,但对待他们的方式,我仿佛一直都只是活在记忆里。当这些记忆更新以后我会觉得有点不知所措。最简单的聚会方式会让我觉得莫名的不自在,比如吃饭唱K打牌或者一起去某个地方旅游。除了这些,我们通常没有更加多的选择方式,又或是不是真的没有,而是通常普通人都干这些所以就不会再去考虑其它节目,对普通人来说这些已经很可以了。我心底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种抗拒,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抗拒那些聚会的方式还是我害羞或者自卑。貌似我不能很坦然的接受他们从前和现在不一样的定位。

如果他们从前和我很亲近,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呢?又或者更深层次的考虑,难道过去他们根本谈不上是我的密友。闺蜜也好,关系非常密切的亲戚也好,对我来说到达了一定程度,比如说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都没有见面交流以后,代沟就形成了。我更习惯和他们保持一定距离。因为我自己是这样的人,所以那些一谈到聚会就非常兴奋的人到底是什么心态我无法想象。

我不知道这种怪异甚至说病态的生活方式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还有就是这样对我到底有多大的伤害。同样我也说不准这对我来说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从坏的一方面考虑,我仿佛就是一个孤立在世界上的人。跟我有交流的只有当下我必须接触的人,对我来说从前的就像黑板上的字,已经用粉笔擦抹去了。但那种抹去又不是真的彻底消失,我把他们另存为并归档到一个地方,不铺在我的桌面上,也不随便拿出来。正是因为这种处理方式,所以我的桌面能留给当下很多空间处理我正在忙碌或者即将产生兴趣的东西。这样的处理方式可以让我有无限多的时间和精力专注当下。但与此同时,我主动牺牲了和从前一切的新连接。现在我觉得这样过日子并不痛苦,而且自感还过得也不错,但或许几年后,十几年后,甚至几十年后我就会后悔了。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我们不可能一直抱住从前的所有同时又收入很多新东西。

那些我尊敬崇拜的人通常都可以做到高度专注,当他们在技术领域爆发小宇宙的时候我不觉得他们的脑子里会同时对过去的人和种种产生思念。电影《中国蓝盔》里有一个镜头,一个维和战士正在高点放哨,但他脑子里却在想着他的亲人。从感情上来说这无可口非,但他正在工作,他正在执行任务,所有人的命都悬在他手里,而他却在那个时候分心,这显然相当不靠谱。我们身边的很多人也经常干这种事,所以无论是做作业还是工作,他们都要拖很长时间,仍然完成不了。我很烦那些人,因为我不会犯这种错误。当然我也明白,工作的时候开小差与和从前的同学朋友保持联系完全是两码事。

大概能拯救我这种病态生活方式的也就只有经常参加他们的聚会,把那些东西习以为常。

2019-01
21

情怀

By xrspook @ 20:06:10 归类于: 烂日记

总觉得我自己骨子里有艺术家的追求。通常来说,我是一个理性的人,但我也做一些很傻的事。某些时候,我做的很多事,一些非常实际的人是无法理解的。他们会觉得我做的事都很多余,完全没有必要,在浪费时间浪费金钱浪费空间。虽然其实开始的时候我也不知道那么做到底有什么用,但直觉告诉我,我应该那么做,所以我做了。最后的好处并不是立马体现,而是需要一些时间才会渐渐展露出它的价值。大概因为这样,所以需要一个厚积薄发的过程,然后产生大器晚成的结局。该发生的事情始终会发生,问题只是什么时候来而已。对这个我看得很开,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就根本没料想过要发生些什么。目标定得太高远,会看不到尽头的希望,但如果把那拆分为可现实的小目标,你就可以一步一步地满足需要。实际上对我来说,很多时候小目标也是不存在的,我只是跟着我的直觉走,跟着我的兴趣走。

我妈说我是一个图新鲜的人,新鲜感一旦过去了,东西就撂在那里,所以我会买一大堆东西回家。钱花出去了,东西在那里占地方,但实际上新鲜期以后我又不再触碰。但实际上,在我妈看到的只是表面现象,因为我的新鲜感太多,我的时间不可能安排得了每个东西任何时候都可以去搞,但实际上那些东西我都喜欢。我喜欢尤克丽丽,我喜欢电子琴,篮球也不错……几年前买回来的平衡板很好玩,也很有用,刚开始跑步买的瑜伽垫和泡沫轴很重要。对我妈来说,我就只是把这些东西都买回来,一开始的时候的确用得比较多,但现在已经很少去碰它们。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妈觉得我是一个垃圾收集商。别人觉得没用的东西,我都要拿回来。大概是因为我妈没有那种情怀,所以她没有那种不会睹物思人,但对我来说这是再正常不过了。有些时候,我把某样东西留下来,不是因为那个东西是稀世珍宝,而是因为,那和我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我们有共同的记忆。对我来说,这些记忆是用钱买不回来的,忘记了就意味着永远失去。我觉得失去是件非常可惜的事,但是对某些人来说,那无所谓。如果对记忆也可以无所谓,他们对什么有所谓呢?钱吗?对我来说钱反倒无所谓,反正花出去以后总可以再赚回来。我不知道对别人来说什么事要才算很有意义。老了的时候,回望自己的人生,什么事让他们觉得非常带劲非常无悔呢?冥冥之中,我一直在寻找着自己的代表作。与其说是寻找,不如说是创造。没有一个人是可复制的。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特别之处,别人又怎么会把你当回事?虽然实际上我做很多事的时候并不是为了让别人把我当回事。我纯粹为了要对得起自己。

我不需要给别人解释,我也不会解释。

2018-08
27

失去

By xrspook @ 10:36:0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我做了一个很神奇的梦,里面最炫酷了当然是我臆想出来的各种建筑,还有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翘起来的地砖。也说不准昨晚的梦的意图是什么。历史和科幻交融,只能大概这么描述,但还包含了一些很人性的东西,那是关于人心理活动的。别人的意图,我猜不到。她到底愿意不愿意,我无法琢磨。

地方不在大,而在于你怎么利用。对我来说,即便房间再大我也不习惯把床放在中间,让床除了床头以外其它边都有空位。从风水上说,应该这么干,从内务整理的方便来说,这再正常不过了。但房间就只有那么小,床放在中间,隔断了整个空间,于是那个地方真的是除了睡觉就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如果房子足够大,卧室就只是用来睡觉,还有其它的空间用来工作和运动,卧室的床这般放置最恰当不过了。大概因为我一直都生在长在穷人家里,如果我的床不双面靠墙或三面靠墙屋子就彻底没空间了。在别人眼里,这是不好的,但在我觉得这再普通不过。我曾经有考虑过,当爸爸妈妈都走了以后,我会怎么摆布我家呢?大概我会把爸妈的房间彻底改成运动室。

一大早上班的路上,我一直都迷迷糊糊。脑子里想着外婆的事。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们恨不得自己快点长大。但是当我们长大了,有收入了,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却会觉得还是小孩的时候好。那倒不是因为就像人们所说,儿时多么的无忧无虑,而是因为长大了,就意味着你肯定要失去某些东西,因为对你来说,你长大,家人也同时变老,肯定有离开的时候。社会在发展人在变,这些事情肯定免不了了。我现在还只有三十几岁,但有时,我也会沉湎在儿时的记忆之中,我也知道,那些所谓记忆重新想起一次就会被模糊一次。如果不断地想起,可能最后忆起的那些部分大多数只是我的想象而已。如果小的时候就已经流行照相机、摄像机之类,大概现在就没有这个烦恼,但是我也明白,即便有那些东西,还是不可能把生活全部都还原出来。你有了一些,但你还是会想要更多。长大意味着你会遇到很多,得到很多,但同时你也会渐渐地失去很多。先是身边的人,然后是很多熟悉的东西。现在我已经有了这么些感觉,最新不一定就是最好的,还是某些经典的老版本靠谱,但当你想找回老版本的时候发现那东西居然已经不支持你的新系统了。于是,我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有些时候,我们在倒退,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但即便知道了,有时根本无可奈何。降生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当你有了认知能力以后,你会觉得身边的东西都是理所当然的,虽然那时还暂时不懂得永恒的概念。小孩不会不用担心会失去什么,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还没和某些人或某些事建立非一般的关系,没有上心过当然也就无所谓伤心。想拥有一切,从前的不丢失,往后的能不断地加进去,显然,这绝对是我的痴心妄想。

农历七月是个深思的日子吗?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