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
18

全屏搜索大功告成

By xrspook @ 20:04:2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把COLOR3模板的搜索功能终于做上去了。从前的搜索都非常简单,就是在网页上做一个输入框,然后再加一个提交按钮,搜索都这样。我有想过要不要在WordPress里形成一个搜索的页面,然后要搜索的话就到那里输入内容然后提交,最后返回搜索结果。这样做显然就绕了一圈,我在任何一个页面想搜索,就必须先到达那里,于是网站就要在那两个地方跳转。对于我来说这个体验肯定是不好的。因为这就意味着又要重新把网页加载一次。直接在任何一个页面就能提交搜索然后反馈得出答案跟多绕一圈差别很大,起码我个人觉得这样很折腾。

现在跟10年前的区别大概在于搜索的花样多了很多,比如现在终于可以通过CSS做出比较好看的效果,从前那只是CSS的一个美好梦想。CSS的改进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鼠标悬停时的过渡效果以及半透明的展示。从前要展示半透明,每个浏览器出来的东西还不一样,所以写一个效果还得备着多个浏览器的不同选择版本。如果是Chrome和Firefox还好一点,版本兼容性还不错。如果遇到不同版本的IE,出来的东西千差万别。我没有去研究过现在主流的浏览器都有哪些,但可以肯定的是,非常大一部分用户是的是智能设备,而不是传统的PC电脑,所以即便是看到主流浏览器的使用比例,参考性也不大。

从前,当我有了自己的网站,又或者说我有了自己的blog以后,即便blog在BSP上,我已经试图在做网站优化,尽量的让搜索网站能找到我的东西。但现在我已经完全不在乎那些东西了。所以,我连Google的SEO插件也直接删掉。百度也好,Google也好,其它搜索引擎也好,收不收录,收录多少我根本无所谓,搜索得到,搜索不到,我没兴趣去知道,从前我隔一段时间就会神经病地在搜索网站上找自己,但现在我完全不这么干了。那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比如说我在B站上有了账号,而某些视频的点击率又很高。非常有可能,在搜索网站输入我的网名出来的大都是那些点击率很高的东西,不知道看到多少条才看到我自己的blog,但什么重要,什么不重要,哪些有价值,哪些才是我的代表作,我心里明白,我不需要知你们觉得,我不需要知道网页爬虫觉得。之所以要把网站搞好,是因为我要对自己负责。首先网站要让我自己觉得顺眼好看,我自己用得舒服,其次才是别人的浏览体验到底如何,或者我是否应该根据访客的需求进行改进。这么多年以来,我已经习惯了网站一直都冷冷清清。对我来说,有人评论是稀罕事,没人评论是再正常不过的常态,但因为我每天都会写blog,所以即便没有评论,我也要去那里去看一眼,但非常有可能一天就只看那么一眼。

回到搜索功能这个话题上,这一次我给网站配置的搜索是一个全屏搜索。因为我把链接做在版头的导航栏上,所以blog里任何网页都能到达,但是连接我做得有点隐晦,不是正常人所熟知的那种放大镜,所以要找到那个功能,可能会有点难。搜索很简单,就是点击一个像链接一样东西,然后就会有个全屏的搜索框,把需要搜索的关键字敲进去,回车就能得到结果。那个全屏搜索的界面很简洁,甚至没有提交按钮,只有右上角的一个X,作为关闭窗口。会不会有人不知道如何提交搜索内容,有没有人找不到右上角的X把这个搜索界面关掉呢?我不知道,但我相信,可能会有这种存在。这个炫酷的搜索功能是CSS和JS的配合,但是JS只用了非常简单的两条语句。我在CSS那里用了半透明的句子,从前这种东西在浏览器可能行不通,但现在无论是IE还是非IE,效果都很好。因为我是一个懒到了极点的人,所以在做这种全屏搜索的时候,我并没有加其它特效,比如说渐变。那的确很好看,但意味着要加载更多的语句。现在我已经很满意搜索界面的效果了,我把字体搞得很大。能摸到那个搜索入口,试用过以后,估计会觉得很爽,起码我自己是这么觉得的。

过去几天我就像一个少年一样,改进自己的东西,这种专心致志的感觉非常好。

2020-01
2

再三校对

By xrspook @ 10:39:27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晚上洗过澡后,干了些单位的事,算是非常顺利了。因为我完全没有遇到阻力就完成了,所以在晚上11点之前我已经收工。我大概是晚上9点多开始干的,虽然做的事很简单。但是也耗了一些时间。从理论上来说,如果我之前一直没犯错误的话,事情就应该这么简单。但实际上有些事件,是很难说清的。最后出来的结果和理论上最乐观的结果一致,我觉得这算是比较走运了。

还记得,不知道从哪一次统计分析开始,我觉得校对完以后我就会把那丢给一个从前我做字幕的时候专门做审核兼压制的朋友。最近的几次,不知道是他很久没有做了,还是看得没那么仔细了,又或者是我的纠错能力提升了。连续两次,他都没有找出毛病。把稿子交上去之前,我要普通检查两三遍,用讯飞语记朗读检查起码两三遍,最后我或许会把稿子打印出来,再读一遍,又或者我看着电子版读一遍。我总觉得把稿子打印出来,朗读检查会发现一些之前我完全没料到的事。我不知道别人是如何审稿的,反正如果要我做这种事,肯定效率会非常低。对我来说,经常一个下午,用讯飞语记校对两遍以后,整个下午就没了。一开始的一两次校对总会很花时间,后面的那些的确速度上去了,但是某些小瑕疵还是会让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的重复。为什么还是学生的时候我就对自己的毕业论文又或者是平时的作业,又或者是测验考试老师布置的作文的时候,我从来都不这样呢?如果我能在作文上这样,我也能在其他科目上这样,估计我的学习成绩会很不错。但话说回来,如果一辈子都能这么认真的话,我觉得这个人实在太神奇了。毕竟如果不是写一篇很长的统计分析,我不会把稿子校对一遍又一遍。可以肯定的是,单位里的其他人也不这么做。不是因为他们写的时候已经很严谨,又或者是他们校对一两次以后效果一定很好,而是因为在处理这个问题上,他们的确没有我认真,因为他们总觉得把稿子交上去以后,领导还会批改,而却我把所有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了。我觉得,需要修改的东西应该完全就在我这里结束,别人收到的是一个我觉得已经完美的成品。毕竟现在我们已经不是小学生了,不是做完作业以后都得给家长检查一下,然后交给老师,若老师发现什么问题,责怪的不是写作业的那个,而是检查作业的那种。同样的道理,把一篇东西交上去给领导的时候,其实不应该抱着把领导也拖进水的心理,虽然那篇东西不完全是代表我自己,而是代表去了单位。当一个我顺从的领导会很省心,首先,他不需要因为我的工作而操心,而且我还会想更多,于是他其它工作也会更轻松。要做到这点,要满足两个条件,首先是你信任我,其次是你值得我的信任。如果那是一个我根本不信任或者我很鄙视的人的话,我绝对不会为他劳心劳力。大多数时候,我们都只是为人民币服务,但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纯粹是为某些人服务。

有些人穷其一生,或许都掌握不到认真和专注。对我来说,很久以前,我已经具备了这个能力,但是我却不会在任何地方随意使用,因为我总觉得这个东西在每个人的一生里都是有限额的。

2019-01
4

我的长处

By xrspook @ 10:04:3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没有认真自己知道,别人看到的可能是你认真了,他们不觉得那有什么;你不认真,是剽窃回来的,他们居然没看出来。但这种事,人在做天在看,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过得了自己良心的那一关。

从前我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别,但是现在我却慢慢地意识到了自己的特别之处。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又或者在学习上。从前我的这个特点并没有很好地展现出来,因为大家都在朝着同一个方向进发,人太多,空间太小,时间太紧迫,根本出不了什么特点。这个事实一直贯穿于我们的学生生涯,从进幼儿园到大学毕业都是这样。大学的时候,可能会好那么一点点,但是被束缚了那么久,即便给你自由,你也搞不出什么花样。

我觉得自己最大的特点是认真,在某一个问题上不断地钻进去,并不是因为领导要求我这么干,也不是因为这么干了我知道自己能拿到什么好处,我纯粹是觉得我应该这么干,我觉得这么干有意思。所以,当我耗费几十个小时做一件事的时候,其实我并没有考虑过效果会怎么样,我只是让自己竭尽全力地做,做到不会有后悔,至于往后的事,到底别人觉得怎么样,那就与我无关了。要做到别人也觉得好,首先我得把对自己的要求提高,而且理论上要高到有点超乎他们的想象。显然,要判断别人到底想要些什么,别人最期待的是什么,什么才会超出他们的意料,这实在太难了。所以实际上我没有考虑过。小时候写作文的时候,我不讨厌抄袭,长大了写文章的时候,我也不喜欢参照自己从前的作品,除非某些情况下,我觉得那根本没意思,想糊弄一下。但即便这样,我参照的也不过是我自己的东西,我不会直接在百度上搜索然后复制粘贴。

我最大的特点是我会喜欢不断地刷新自己的极限,无论那件事是不是我真的没办法做到。从前我以为大概别人也有可能这样,但是从我现在的观察看来。当他们遇到问题,更多时候,他们选择的是退缩,是丢包袱,直接不管,直接把本应该是他们做的事全部丢给你,或者在需要承担责任的时候找各种借口让自己离问题远远的。这种不负责任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承担,重大责任?!简直是想想都让人心慌。别说大责任,即便是小任务,在那种不断丢包袱的人,小事情也会出错,小事情错了,积累起来就会有大问题。我真心不知道如何改造这种人,这种人应该放去哪里才能把我们的风险降到最低呢?他们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因为,他们只是在混日子,他们在得过且过。我觉得如果天天都活在自己犯错,可能会被挨骂的氛围里,日子舒服吗?其实他们明明只需要再多做一点,就不会有这种问题了。人人都想少做点,人与人之间的那个间隙就会变得越来越大,然后问题就来了。我之所以会有别于他们,是我不仅把自己要做的全部做好,而且我还会没有限度地往四面八方扩充,于是即便他们在不断缩小自己的责任,但有些时候,我把我扩张的东西直接伸到他们那里去了。我觉得跟他们合作我很辛苦,但是他们觉得和我在一起实在太舒服了。有些时候,我会觉得非常的心理不平衡。他们既然这样,那么发工资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也应该把一部分钱给我呢?幸好这种心理不平衡只会在极少数的情况下干扰我,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提升自己,至于提升之后能不能打胜仗,显然,那就不是我的考虑范围了。

2018-10
29

神队友

By xrspook @ 20:21:37 归类于: 烂日记

俗话说,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这实在太正确了。对手是谁,你或许还能去挑,有些你觉得很不屑的,直接就不跟他玩了,但自己的队友,有些时候你的确可以选择,但更多时候,你是被迫无奈。于是,在某些情况下,你恨不得那些事情都由你一个人做,因为,他们会越帮越忙。或者说,他们的那种根本不是帮忙,而是那本来就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他必须去做,但是却永远会出现各种错误。把你的工作跟他联系在一起,显然你不能独善其身了。如果他们的工作,稍微还有点技术性的,你还能插一脚帮帮忙,改进他们的方法,但有些事情,靠的纯粹是勤奋和细心,但是这两种他们都做不到,你真的无计可施。于是也就只能在发生大问题之前稍微以你的方式遏制住。人人都会犯错,我是那种不轻易犯数字错误的人,对我来说,要犯错最多是格式上的错误,比如多了个空格,又或者对齐方式不统一。即便是这种无伤大雅的东西,我也觉得自己不应错。某些东西,经过周密的设计是可以避免的。虽然另外一些东西,在某些时候,我还暂时不知道如何让那个设置方法简便些。我要让我的工作越做越简单,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在完成以前工作的基础上挤出更多时间的空间来发展自己。但显然那些猪一样的队友不这么看。每天都得过且过的做自己的事,也不管到底能不能做完,因为即便做不完,总会有人帮他们擦屁股。即便他们真的犯错,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惩罚的方式,批评也好,扣钱也好,各种让他自己觉得犯错不好,会有羞耻心的措施都没有,犯错肯定循环发生。永远都在同一个问题上反复犯错,让人觉得相当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在错过以后没有总结经验。虽然我犯错了,但你不能对我怎样,为什么我就得去改呢?!在没有惩罚机制的基础上。恶心的人只会变得更恶心。

人人都做好自己的事,世界上就会少很多烦恼。但问题是,有些人就是从来都做不好自己的事。通常那种人会有特别多的借口。当这个社会的评判标准不再是靠一张嘴,而是靠实际行动,估计这些人的生存空间就会少很多。于是,有些时候我会想,为什么在某些团体的批斗大会上,大家没人对这些人提出批评呢?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开那个会的人自己也是同样的人,而另外一个可能性是他们之所以要加入那个团体,就是为了扩展自己的利益。他们都是一路人,所以你好我也好就可以了。没必要把事情逼得那么绝,与其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不如放在自己身上。

人生在世那么多年,起码要做到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自己做成了一些事是让自己无憾的,而这样的前提是你至少在一件事上可以认真专注。但有些时候,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悖论。能在一件事上认真做好,那就可以把这种作风用在其它事情上,所以他认真做的事情肯定就不只一件。反之,每件事情都不认真的人,你怎么能奢望他有一天会觉醒呢。

或许我真正要做的是正确指引那些人,但现在我的觉悟也就只够认识他们的不好,吐槽他们。

2018-06
7

进化出来的认真

By xrspook @ 9:12:27 归类于: 烂日记

小时候妈妈总会担心我的学习不够认真,比如说叫我去复习功课,我15分钟就告诉她我搞完了。那15分钟如果是复习语文,我的确把那篇课文看完了一遍,也把之前之后的那篇课文也看完了一遍,仅此而已。数学是几乎不用复习的,除了要迎接奥数的考试。因为奥数平时听课的时候虽然也有听,但肯定不是百分百专注,那也比学校的复杂,所以在考试之前,奥数的资料需要重新琢磨一番。起码要搞清楚每个技巧的思路是怎么样的。现在回想起来,其实备战奥数的考试有点像备战大学的考试。我也试过不复习就参加奥数考试,结果非常惨烈。最后那一次,我复习好了去考试,结果成绩惊人,居然排名全班前五。那次以后,我总算有点知道,当我认真起来的时候,的确挺可怕。但问题是就学生生涯来说,我知道得太迟了,因为那时我已经是小学六年级,离小学毕业的考试不远了,我已经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在其它科目上这么干。

小学就发现了这个,但在我初中高中或大学的时候,我也没有把认真贯彻到平时的学习中,因为跟小学类似,到期末考试之前才发现得认真,那个时候真的没有时间了。高中的时候真的没有时间,但是大学的时候,人人都临急抱佛脚。如果平时大家就用考试之前的那种认真去对待,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大学生,个个都是精英级的科学家。初中的某段时间,我的确认真过。因为莫名其妙就试过一次全级第一,至于全班第一这种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为了捍卫这个头衔,我就必须得努力。光是搞定老师教的远远不够,所以我会额外加码。那种事在我小学的时候没干过,在我高中的时候没有时间干。高中的时候我没时间看,但我的同学却有很多时间干,于是他们比我厉害,那实在太正常了。高中的时候,某些同学的天赋确实很高,一些复杂的逻辑题目,他们看一眼就有答案,普通人可能看上几小时都未必整得出来。当时我有这么个疑问,难道教授的孩子跟普通工人的孩子就相差那么远吗?后来,我慢慢觉得,这大概是因为教授的孩子从小接触的东西跟工人的孩子不太一样吧。在某些领域,的确教授的孩子会有一些很神奇的能力,但在另外场合,可能工人的孩子会靠谱些。

我觉得,认真这种事是在我工作以后、发展兴趣一定时间以后才慢慢成为我特性之一的。小时候我妈总是担心我不够认真,现在她是担心我做什么都过于认真了。比如说运动的时候过于拼命,于是就会造成各种负面的东西,比如说伤病。她担心我篮球练习的时候太拼,造成一些不必要的伤害,而那些伤害会陪伴我一辈子,影响我的生活质量。到现在为止,我都觉得拼是一种寻求刺激,如果不竭尽全力,过后我会很后悔。至于过度的认真造成的伤害,这是不可避免的,但相比于那些兴奋感,我宁愿伤害也一起过来,毕竟伤害这种事虽然不怎么好,但总会有解决办法。不断地遇到,不断地积累经验,不断地解决问题,人才会成长。循规蹈矩、四平八稳的过一生,我觉得挺没意思。

趁着我还年轻,让我去疯吧。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