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22

报应迟早会到

By xrspook @ 16:45:42 归类于: 烂日记

都说家长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之前我只是有这么个感觉,但却没有非常深刻地体会到。今天,我跟我的某个亲戚、我的某个长辈吵了一架,准确来说并不是我一个人和她吵架,而是我们一家人都在责备她。之所以要跟她吵,是因为她的孙子做了一件让我们所有人都很气愤的事。在她眼里,她觉得那个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非常要不得,甚至应该为了这个打他一顿。他爸的确是这么干的。那孩子的奶奶看来,显然我们在小题大做,没必要因为这个责怪孩子,更没必要因为这个责怪她。之前我从来没有在家里跟家人吵架,尤其是跟我的长辈吵架,但这一次我真的生气了。因为孩子之所以做出这种事,完全是因为做长辈的没有调教好。当孩子第一次做这种事的时候,没有被禁止,而且甚至还有些鼓励的意思,所以那个一张白纸的孩子才会一次又一次地做出那些旁人觉得非常要不得的事。

说了一大通,到底我阿姨的孙子做了些什么呢?首先,他把手放到嘴里,用舌头舔了一下,然后他一手抓在一块蛋卷上面,把上面的皮抓走吃掉了。显然,他要的不仅是那块蛋卷的皮,他想把整个蛋卷都吃掉,不过他知道他没那么多时间,大人也不允许他这么做,所以他就这么干了。因为他觉得,只要他碰过的东西,你们都不好意思让他不继续吃完。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了,以前他也做过。吃鸡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干的。据说在家里,他任性到一盘鸡端出来,他把所有放在上面的鸡的鸡皮都舔一遍。正常的孩子不会大胆到做这种事,而他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地犯这种错误,就是因为他做第一次的时候,并没有被狠狠地教训。如果他吃鸡的时候只是一手一个把鸡拿走吃,那只是他没大没小,不讲礼貌,还不至于让我觉得非常可恶,但即便那样,你也应该惩罚他了。同理,如果他今天直接非常大胆地把蛋卷拿走全部塞到嘴里,我没什么意见,但现在,他做的那些事,是他把所有东西都毁掉了。被大人看到以后,尤其是被不允许他这么干的大人看到以后,肯定他是吃不到的,但他吃不到,别人也别想可以吃。

作为奶奶的护着自己的孙子,可以理解,但显然,在这种事情上一再的妥协忍让宠爱只会害了他。从小处上说,这只是毁掉了一些食物,毕竟我们不是些非常穷的人,这些我们还负担得起,但是这绝对是没有家教的表现。从大处上说,这简直就是人性的扭曲。只有变态的人才会做出这种两败俱伤的事。

全家人骂完我阿姨以后,我姨妈把蛋卷打包给她,让她带走留给她孙子,即便她不要,最终还是塞到她那里了,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以后,她又折返回来,把蛋糕扔回给我们。我们首先在家里吵,所有人都骂她,于是她夺门而出,最终我追到门口,对着她吼了几句:“你一定会折堕的,不是现在只是时候未到,等着瞧吧。”食物不应该被浪费,这是其中一点,但更重要的是她在潜移默化之中造就着一个变态魔王。你现在还不算很老,所以你还搞得定你自己,但当你真的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不会负起责任,觉得他们应该像你当初为他们付出那样照顾你。

家长是孩子最好的老师,但如果这个老师很糟糕,等着报应吧。

2017-07
28

终于上路了

By xrspook @ 11:44:43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是我第三天报数,在理清思路以后,我只用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把基础的数据给梳理好了,余下来的事就只是核对数据跟实际单据是不是一致。如果可以的话,就可以用那些数据进行整理。基础数据这一块,第一天我就已经理得相当快,而现在已经到了第三天,自然是更加顺手。因为那些东西基本上现在已经不是人工去计算,一个数据透视表,选定区域,把4到5个,字段项拉进去,结果就出来了,为了好看一点,可能还得设置一下数据的显示格式。而之所以可以做到这样,我觉得最大的功劳是我的显示器换了。显示器是23寸宽屏的,所以在横向方面能显示更多。以前我一直都用17寸方屏,所以Excel的工具栏就只能显示那么点东西,因为我不想把工具栏分两行显示。但现在显示器换了,我直接把数据透视表也拉到工具栏里也一样毫无压力。工具栏决定了工作的速度,虽然其实数据透视表工具栏这种东西最终用到的可能只是那个刷新数据的叹号。其它操作基本上我都是通过右键来完成的了。重新设置数据透视表的源数据范围必须得用数据透视表的导向回去。

第一天我把数据导出以后还先删掉以前那些,表头表尾之类的东西。从昨天开始我觉得已经完全没有必要去理会那些东西,所以直接让它留在那里就可以。需要数据的时候,直接用数据透视表,选择源数据范围,然后几下拖拉就能出所有的汇总。这种操作绝对不会出现数据错误,除非我选择的源数据范围错了。数据透视表肯定不会出错,唯一出错的也就只能是我把数据透视表的数据抄在本子上,在抄的过程中抄错了。但这种事情是可以避免的,比如说,我把分类合计都全部加一下,得出这总数和系统一致,基本上抄错的概率就会大大降低。电脑上的数据处理是第一步,抄写是第二步,拿到原始单据以后,跟本子上的数据校对是第三步,这样下来其实就是完成了一个核对纸质单据和电脑数据的过程。我觉得把数据抄下来的这个过程不能省掉。虽然有点繁琐,但实际上在日积月累的过程之中,本子就会体现它的作用,毕竟,查具体的内容翻本子比翻电脑的数据要快。而且有些时候,在电脑的文件里写出某些说明可能如果你没翻到那个文件就没办法找得到,但是本子上的东西显然如果用其它颜色的笔标注出来就会好找很多。没有人要求我一定必须得这么干,但是我觉得这么干会保证我的工作更加顺利,不会出错。把握好原始数据是所有上层建筑的基础。如果原始数据都是乱七八糟的,上面的整理一律都是扯淡,完全是站不住脚的。比如某一天报送的数量本来是61,却变成了95,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完全是因为报送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去核对纸质单据,如果核对了就会发现,根本没有那么多车,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数据导出的时候筛选的日期错了,95包括了两天的数据。这种错误是低级到完全不能容忍的。虽然只要一查绝对能查的出来,但这种错误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只要把工作都做到位就可以了。

统计这个工作,我觉得主要分两方面,一个是你必须有高度的责任感,你必须所有步骤都按照流程去走,因为流程是保证,你不会其中错漏出岔子。在所有的基础都已经扎实到位之后,就应该开始大开脑洞去创新。用不同的方法和视角去理解预测数据。后一条是比较高层次的要求。如果某些人连最基础的都很浮夸,你怎么能奢望他能做到第二步呢?!人的懒到一定程度,也就算了,但真不要太过分。

工作越做越轻松就对了。

2017-07
12

不踏实

By xrspook @ 11:52:45 归类于: 烂日记

自己不按规矩办事,也不让规矩办事的别人顺畅工作,这到底是什么心态?这种事天天发生在我的身边,无论是基层员工还是单位的领导,都是这种心态。在小问题上觉得别人应该为自己通融,在大问题上,觉得自己有所谓的特权,觉得别人都必须得退让三分。尊重这种东西,是赢回来的,而不是靠别人看着你爸是谁,然后给你的。在这种体制之下,我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前途可言。一方面,他们美其名曰在制定各种规定,但实际上,执行的时候,上面的人觉得我权力大,我说了算,我想做就做,我不想做你也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规则制定了出来,却没人去执行,那些东西永远都只是停留在纸上的废话。每当要执行的时候都会说,下一次再说,我们这一次很急,下一次我们再做。小学我们就已经学过某篇叫做《明天还有明天的事》的课文。但实际上,这帮人却一直不领会这个精神,或者说不是不领会,是他们故意不执行,因为如果执行了,他们就没办法随心所欲了。在自己家里喜欢怎么撒野是自己的事,关着门别人不知道,但到了外面。别人为什么要看你的脸色?为什么要给你特权呢?!

应该遵守规定的不遵守,应该严格执法保证规定正确运行的,也一样行政不作为。原因很简单,单位的主任也有带头“抗法”,一个区区的科长,你怎么去执法?但实际上,即便是习大大犯了错误,一个普通的民警也可以去履行他的责任。当然我这样说是不合理的,因为习大大肯定有各种豁免权,在他任职期间一般人不能对他进行常规的执法,但实际上,在他的任职期间,他也不需要,一般人对他执法。但问题是,那是习大大哦!

从小我就很讨厌那些靠关系的人,要不打尖,要不有某些特殊的待遇。这两种我都相当不喜欢。情况就像考试的时候,某些人因为获得了某些奖,获得额外加分。于是在总排名上,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就超过了你。有些时候是因为他们真的能力过人,但有些时候,纯粹是因为他们是某些人的谁谁谁。为什么社会上总有这些游离在规矩之外的东西。而总有一些人走的不是正道,而是凭借着那些本该不要存在的快车道不断超车?!有些人一心就只冲的那个。但也有些人像我一样,非常不喜欢那些东西。不守规矩的人,经常有,但是,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像我这样固执的人。我当然会成为大多数人的眼中钉,但同时,我也不让那些所谓的大多数人轻松过得好。对他们来说,很轻松的东西对我来说是很麻烦的事,因为一旦其中有一环脱离了既定的路线,其它的也非常容易脱轨。开拓创新必须得在循规蹈矩的基础上。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理科不喜欢文科的原因。因为我实在无法接受,那些天马行空、想怎么吹就怎么吹的诗词歌赋。

前两天我被告知,我们单位在不断向前发展的路上遇到了一块很大的绊脚石。但实际上,这块石头并不是一天形成的,这是日积月累的结果。心存侥幸是主要原因。觉得自己是省直单位,觉得自己是广东省的重点项目,自己应该被绿色通道,这是另外一个原因。有些路是必须要走的,有些神是必须要拜的。今天过了一个庙,你不去供奉,你也得清楚了解那里的风俗。起码,你在路过的时候,不能得罪里面的神仙。不断地赶进度,不断地吹嘘浮夸,最终换来的结果有目共睹。

有些东西,无论如何都是急不来了。

2016-06
8

当打卡遇到下雨

By xrspook @ 7:15:39 归类于: 烂日记

走路打卡需要30分钟,骑车打卡需要10分钟,无论是哪一条,现在都不满足,因为从我打水回到办公室开始就一直在下雨,彩云天气说,一直都会下雨到中午。这让人相当的崩溃,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打卡了,如果雨是很狂的下那还好,但现在也只是在淅淅沥沥的下,就是那种“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节奏”。不过现在不是黄昏,而是早上。正在用语记写这篇blog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踩着个车打着个伞路过。我可没有那么高的技术。东南方的黑云还稍微少一点,但西北方很大很大波的黑云正在过来,明明是早上,如果是平时,已经阳光灿烂,晒得不行了,但现在的样子就像黄昏,晚上7点多的样子。这就是今年广东的天气,工作日的某几天阳光灿烂,可以把人晒死,每到周末,每到放假就开始下雨,下暴雨,下大雨,反正就是一整天都在下雨。当然了,我这么说是有点冤枉的,因为虽然有些时候会下雨,但并不是真的可以下足一整天。我不过是想去打个卡而已,但在一小时内,雨停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只有越下越大的节奏。为什么单位定的规章制度里没有说明晚上9点和早上8点前的两次打卡,如果遇到下大雨该怎么处理呢!打卡是为了单位的安全,但在雷雨天气去打卡,那是个人冒着生命危险。一味的强调集体利益,完全不顾个人的安危,这种做法简直就是神经病。我一点都不觉得这样很伟大,而觉得这非常的不人道。

一直趴在走廊的窗台上看天。上了个洗手间方便那么长的时间里,雨就重淅淅沥沥的小到中雨,突然间变成了疯狂的大到暴雨。这反而是件好事,因为下大了很快就会止住。

现在我的心就像那些将高考的人一样,越是多时间准备感觉越紧张,如果时间只有那么一点点的话,紧张也无从谈起了。因为单位的打卡时间是早上8点前,现在离8点还有45分钟的时间。彩云天气说大概在半小时后雨会渐停,从我的观察看来,大概会那样,但会不会是拖到8点之后才渐停这个很难说。这是因为我有大半个小时的等待时间,所以我反而觉得做什么都不踏实。因为我一心只想着要按时完成打卡。很多人都没把打卡当回事,包括制定这些规则的人。他们不打卡的次数通常是最多的。知法犯法在天朝相当的普遍,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下马的人了!作为执法者,他们违反得更加有恃无恐,因为执法的是他们自己或是他们的同事,自己怎么会告发自己呢?同事怎么好意思互相高发或告发上司呢!官官相卫就是这个道理。他们不只是违背了道德,更加是违背了法律法规甚至刑法。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某些事做错了直接就可能拉去坐牢了,但对他们来说,那不过是来个处分,顶多撤职并开除个党籍而已。他们来自于人民,他们并不高人一等,如果道德没有一定的高度,就不能让他们去做那种事,而当他们的道德沦为渣渣的时候,理应把他们从那个神坛上拉下来,而不应该让他们有继续破坏各种制度的机会。不过呢,这种东西吐槽可以,但是要真的改变,光靠一个人,肯定是不可能的。但这也不意味着我什么都不能做。起码我能做到认清这种情形,不跟他们同流合污。

虽然我觉得打卡是个没有必要的存在,但既然规矩在那里我还是会去遵守。

2013-08
10

一个人

By xrspook @ 21:49:40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真的很喜欢一个人在宿舍,一个人在办公室,一个人搭车睡觉怎么办?!昨晚,一个人宿舍睡觉感觉特安稳,但其实不是一个人也很安稳,因为我是那种5秒就能睡着的人。但是,晚上要蹑手蹑脚地回去,虽然我平时走路就不会铿锵砸地,早上起来也要把自己关在密闭的洗手间里神速刷牙什么。我不说话,但我得照顾宿舍里另外那个人的感受。她不会觉得我在故意“关照”她,因为我一直都这么不动声色,平时更加一句话都不说。我有严重的偏执倾向,所以当那个空调开28度或25度的时候我都会各种不满意,但我还是不会说。28度,我是整个睡觉过程和起来后都一身汗的好不好;25度,我盖的是冷气被,你盖的是冬天的棉被啊好不好。或者你会说,温度只是个数字,但对我来说,同样的衣着同样的被子,如果我热了或冷了,是感觉得出来的。说白了就是我已经习惯了一种节奏,你如果突然打破我会觉得非常不爽,除非是我自愿的,否则我会用沉默去怨念你。

我的手机有个每天都会响的早上6:45闹钟,但我从来都不会在那个点起来。星期二到星期五我会7:15起来,如果在家里,周六我会8:00起来,如果在单位我最多不会超过7:20也会起来,至于周日,那就很随意了。但闹钟就是我的规律,不会去打破,即便别人觉得我很烦,调了闹钟自己却不起来。

从前是别人给我制定规矩的,我从来就没打算过要去打破,我一直都老老实实地遵守着。现在,我发现不是什么事都会有人给我制定规矩了,所以我选择的是我为自己制定规矩然后严格执行。当别人触碰了我的规矩,我会各种不满意。

昨天下午第一次开玩半透的磨砂热缩片。顾名思义,这玩意应该已经磨砂过,也就是说我可以省去打磨这个步骤?结果证明,省去打磨这个步骤出来的效果和透明的非常类似,用工字牌印泥可以上色,但颜色非常非常浅,必须非常用力地去看。这让我想起从前看到的某篇教程,里面说到用细的砂纸打磨,颜色会偏浅,显萌;用粗的砂纸打磨颜色会鲜艳。对于工字牌印泥来说,不打磨就意味着颜色会浅得基本看不清了…… 于是,晚上,我先用透明热缩一面打磨一面不打磨做了一个,然后用透明两面都打磨又做了一个,最后我用半透明磨砂单面打磨做了最后一个。要注意,我这里说的打磨是用百洁布!百洁布做粗打磨非常够狠够力度够快捷的说。我也试过用2000目的砂纸,那个磨完以后用透明热缩的话缩出来基本看不出磨过,透明感还是很强,但就是颜色较浅较模糊,所以现在我的打磨用的都是百洁布君。试验证明,透明和黑色热缩片双面打磨的话热缩出来瑕疵几率会大大降低,半透明的热缩如果用的是BD盖印可以完全不打磨,如果用的是工字牌必须打磨的话,单面即可。据说打磨除了可以让热缩更容易上色且盖印的时候不打滑以外还会让热缩片在缩的时候受热更均匀,磨砂其实已经打磨过了,所以即便不打磨,也可以轻易地热缩出完美的片子,但普通透明和黑色热缩片非常光滑,不打磨真心非常容易受热不均匀。或许是我最后压平得太快太狠,所以热缩出来的成品上通常会有一些小小的凹凸,这些小东西通常连片出现,今天我发现遇到这种情况继续吹就好,会自动消失的。难道说我这是因为我按压得太快了?其实压平是应该慢慢来,让热缩表面稍微冷却再压的?这种凹凸只会出现在没有打磨过的那一面,经过打磨的从未见过这种现象。

热缩片是个烧钱的玩意,尤其对我这种完美主义者来说,为了一个完美我或许要尝试很多很多很多次,但那些不完美我又统统不舍得扔掉,所以,哈哈哈,你能想象我会制造出多少垃圾~

摸着石头过河神马很欢乐~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