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
29

为什么要装修

By xrspook @ 21:51:19 归类于: 烂日记

家里楼下的某个住户正在装修,我妈路过的时候就顺便问她,装了什么内容,花了多少钱。我妈说,其实她也很想装修,但是不知道该去哪里住。那个住户说她在对面的文星租了一个月的房子。我妈说那样的话,就不能煮饭了,然后那个住户又说,后面的智谷有套间出租,但那需要3000多块钱一个月,还不包管理费。我妈想的是,如果旁边有哪户人家不住了,她可以租一两个月。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搬东西的时候会方便一些。无论是去别的地方住,还是旁边谁不住了我们租一两个月,我都没什么感觉,因为我没有非装修不可的需求。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妈觉得现在我家需要翻新一下。为什么要翻新呢?从前所谓的翻新不过是刷一下墙灰而已,而现在,对我家来说,翻新大概也是刷一下墙,然后给木柜子上一下油,其他的也就那样了。或许还有一条,把家里的普通白炽灯管换成LED的。其它东西要搞,挺困难,要把墙凿开,比如说重新布置网线。显然那种事是不会做的。如果我们是从零开始,要入住,网线这种东西肯定得重新布置,但显然,我觉得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线乱一点,就乱一点吧。如果能有更好的方法,早就已经做了。在这个家我已经住了超过20年,一个住了20年的房子都没有装修过,其实我也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人生能有多少个20年,对我来说,有些时候我觉得时间好像没有流动过。

家里的东西越来越多,无论那个是一个小家还是一个大家。衣柜里面的东西越来越多,柜子里的东西,也越来越多,从前那些空着的地方堆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我们总会嫌弃别人为什么那么多东西为什么不丢掉,但是,当我们自己要做决定要丢掉哪些的时候,我们却舍不得对自己的东西下手。

还记得还没有工作、网购还不这么流行的时候,我跟自己说,以后能自己赚钱了,每个月我要拿100块钱出来买书。对已经赚钱的人来说,每个月100块钱不算什么。实际上,这条愿望我从来没有执行过。倒不是因为我舍不得花那100块钱,而是到那时候,我不知道该买什么书了,更重要的是我没办法把已经买的书消化掉,我怎么好意思继续我不看的书呢。我非常清楚,自己是一个很奇怪的人。尤其是在买编程类的书的时候,买的时候我很认真,但买回来了以后,往往就很容易被我丢在一边。理论上,我应该享受看书的过程,但是,貌似实际上我把剁手当成我最大的兴趣。

现在我的家如果只剩下我一个人以后,大概我继续不会装修,但是我会把家里的布局改变一下。比如把一些不是我的东西用其它方式收纳起来或者丢掉。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我妈觉得我的房间太小了,但实际上,我并不这么觉得。就好像单位所有人都觉得2号宿舍楼的房间太小了,但是我觉得还行,那可是单间哦。小房间这种东西搞起卫生来方便。就一个人住,对我来说,我就只在那里睡觉,没必要那么大。房间大小不是最重要的,把房间布置得让自己最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装修刷墙的腻子会让我过敏反应,所以我对装修这种东西一点都不感冒。

2020-05
7

豆腐渣工程?

By xrspook @ 15:06:46 归类于: 烂日记

如果水管电线什么的走的都是明线,大概宿舍就不会有那么多地雷,维修的时候也不需要这么头痛,顶多是没那么好看。我不知道现在的新房子装修到底是怎样的。现在我家的水管和电线都是埋在墙里和地下的,但是落水管全部都露在外面,因为相对于水管与电线落水管,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要修理了。虽然不好看,虽然有点丑,但是很实在。把电线和水管埋在墙里,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风气,反正我记得小的时候,家家户户的电线都是裸露在外面,有些你能看到那条电线的走线,有些则是把电线放在白色槽管里。把电线和水管埋在墙里和地下,如果那是一家靠谱的装修公司还好,如果遇到一些流氓,那简直就是个悲剧。为了节省用料,可能你家里的那些预埋管道全部都在走交叉的路线。

正是因为电线和水管走得非常糟糕。落水管也配置得很不合理,厕所的防漏做得很差,所以单位新宿舍才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如果他们的管线是靠谱的话,你就可以告诉别人,我的管道走的是哪里,那些地方你可以打孔,但是某些部位不行。但是我们的宿舍呢?阳台一整堵墙都不允许打孔,因为水管和电线就埋在那里了,但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整的。没人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整的,但大家都心里明白,他们必定偷工减料,100个宿舍就会有100种风格。唯一能保证安全的只有叫你不在那里打孔。戳到水管,修起来很麻烦,戳到电线,那就是要命的节奏。宿舍墙体用的是空心砖,所以即便你想用冲击钻在上面打一个爆炸螺丝,能不能打上完全是靠运气。打下去之前,估计得仔细敲一敲。空心砖这种东西。打在空洞上的几率非常高。还记得从前我的同事打算在宿舍打几个爆炸螺丝拉几条绳挂蚊帐。本来明明打4个洞就行了,但实际上,她尝试了非常多次,虽然已经敲过,但还是遇到不少打在了空洞下。

楼上的人稍微走动,下面的人听得一清二楚,走廊有人路过,或者随便说句话,都能听得明明白白。哪怕是某个人的厕所在滴水,你也能清晰地听到。可以这么说,我从来没有见识过隔音效果差成这样的地方。虽然房间是用砖头隔开的,但实际上效果跟从前那些房间用板隔开估计没差多少。

对我来说,新宿舍唯一的好处就是回到房间里就可以独自一个人,不需要被迫跟别人聊天,也不需要被迫接受别人的习惯。在自己一个人一个宿舍之前,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那种经常搞卫生的人,但现在,我每天都会拖地,潮湿的时候或者会不用湿拖把,但是会换其它方式。在跟其他人一个宿舍的时候,每年拖地的次数对我来说是凤毛麟角的事。在家里我也不怎么拖地。因为我觉得家里到处都堆满东西,很麻烦。我之所以不拖地,倒不是因为我觉得那活儿辛苦。

房间神马只是人生命中的一个处所而已。

2018-10
14

广州电影院之旅

By xrspook @ 21:47:51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我和我妈去了广州电影院看《嗝嗝老师》。我妈说在六七十年代,广州电影院是一流的影院,但显然她已经很久没去过了。她去得最多的是她还在读小学的时候。妈说当时广州电影院场场爆满。我之前从来没去过广州电影院,甚至直到去年,我都不知道广州电影院在哪里。听名字,显然相当牛逼,但现在的广州电影院已经几乎只剩下个壳。门口那小小的几个字一不小心就会错过。我们两个的票是分开买的,因为我买票的时候根本没想过我妈要和我一起。后来,我找了个看完电影之后我们去吃广州传统小吃的借口才吸引了她跟我一起去。因为小时候她对那个电影院有感情,所以一定程度上,她也想再去看看那个记忆之中牛逼的电影院。我感觉,可能现在的广州电影院就只剩下一个放映厅。进了门,如果不是有工作人员的指引,根本不知道那个地方在哪里。我们的电影是中午12:15开场的,我们进去的时候还没到点,里面漆黑一片,工作人员是打着电筒给我们照路的,进去的时候她还跟我们说可以随便坐,因为这场电影的观众很少。里面什么都看不到。我们找了个正对屏幕中央位置坐下了。

整部电影接近两个小时,只有五个观众,但这五个观众都看完了全片,直到电影院提早结束了字幕播放,开灯了,我们才不得不离开。开灯后我才发现原来那个电影院的装修挺好。那跟我之前去过的电影院感觉很不一样。两侧墙的装修有古典的味道,而我身后的那些座位居然不是一个一个的,而是一大张的贵妃沙发。难怪工作人员叫我们随便坐,因为这样的沙发你也说不清到底那是几号位了。我们进去的时候,工作人员让我们随便坐,当时我很纳闷,因为我买票的时候电影院有很多位置标注红色,意思是卖出去了,但实际上影厅根本没人,也就说,那些是虚报数量,但当我从电影院出来以后,我才觉得那并不是虚报数量,而是电影院真的已经没有了那些位置。有些地方的座位被拆了,有些地方的座位从一个一个换成了一条一条的贵妃沙发。这是一个很神奇的电影院,与其说这是一个电影院,不如说这是一个剧院。去过广州十几家电影看电影,我从来没试过电影是提前几分钟开场的。现在的广州电影院,音响和屏幕都挺好,就是座位有些神奇,我跟我妈坐的那两个座位前面完全没有遮挡,但地面却有几根,冒出来的电线轻微挡住了屏幕。如果我以葛优躺的方式坐在椅子上,肯定会有点遮挡,于是你就不得不一直都挺胸坐直,这是唯一让我觉得有点遗憾的。一开始之所以选择这个电影院,是因为我买票的时候这个电影院的票价几乎是最低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当时排片的电影院还很少,但当我周六早上再去看的时候,显然排片的电影院多了很多,但我买的这一场我旁边的位置还是空的,所以我把我妈的也买了。我买的时候是23元,我妈买的时候是21元。就电影院本身来说,我觉得这次的广州电影院之旅是一个挺神奇的经历。还记得读初中的时候我试过在永汉电影院搬小凳子坐在前面价位看。那次真的看得我们很辛苦,而这一次虽然挺奇葩,但实际上还是很舒服的。

《嗝嗝老师》这部电影之前我已经看过,印坛的片名翻译是《图雷特之爱》。在电脑上看的时候,我已经被看哭了好几段。在电影院看的时候我哭了两次,第二次的哭点是孩子们说老师是他们的北极星,他们喜欢这个引路人他们不能失去他们的老师。这个点,我妈也哭了。但我没拿纸巾,我偷偷地擦眼泪,我妈掏纸巾了。电影开场的时候我就跟我妈说,这个女主角非常厉害。看完电影出来的时候,她非常同意我的观点,她甚至觉得,女主角之前可能真的当过老师,但其实她没有,真正优秀的演员会让你觉得她不是在演戏,会让你觉得她就是角色本身。这是一部很简单很套路的电影,但又不是日本的那种治愈系。她会让你自然联系自己的经历反思自己的人生。如果你还年轻,你还没经历过这些,你会希望自己能遇到这样的老师。当你年龄已经达到一定程度,或者已经经历过这种事,你会有深度的共鸣。好的老师可遇不可求,但如果人人都这么尽心尽力,我们都可以成为别人的好老师。

让你不能自已的电影肯定是好电影。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