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
10

我的外公(六):判官

By xrspook @ 11:36:33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是外公三个孙子孙女里最小的那个,也正是因为我是最小的,所以我的表哥表姐总觉得我的出现抢走了外公外婆对他们的疼爱。小的时候我总觉得我跟表哥水火不相容,他是最吃醋的那个。作为最小的那个,当时我并不觉得外公外婆非常偏袒我,可能是因为在我之前表哥表姐曾经有过更优厚的待遇吧,所以当那些减少以后,他们就会觉得心里不平衡。比如说好吃好玩的东西都得我先,又或者我要占他们一定的份额。

每次家庭聚会的时候,大家都会谈起因为外公抽了表哥一巴掌,表哥就离家出走。把家人吓得要死,结果是表哥背着个小书包走路去了我的一个亲戚家。在亲戚家那边打电话过来之前,全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之所以抽他一巴掌,原因好像与我有关,至于具体是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因为当时我还不太懂事。当我懂事以后,我跟表哥的矛盾从来就没有停止过。比如中午吃饭的时候,表哥要听收音机讲古,而我要看电视看老电视剧的重播。我们两个吵得不可开交,互相去拔对方的电源线。最后外公只能大发雷霆,电视和收音机谁都不能看不能听,大家只能全部静静地吃午饭。每到寒假暑假,外公外婆家这个托儿所就不得不开张营业,忙得不可开交。外婆通常都躲在厨房,外公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我们吵架打架的判官。因为我是最小那个,被骂肯定有过,但在我记忆之中,外公没打过我,打我的人只有我妈。

我不知道我的表哥表姐对外公的记忆到底有多少?他们能记住外公多少细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能记住这么多,难道因为小学三年级之前我的身体一直不好,尤其是读幼儿园的时候,所以可能在家的时间比去上幼儿园的时间还要多?所以我有更多的时间和外公在一起?另外一个原因是我的暑假基本上都只能在外公外婆家,而我表姐的暑假,因为她妈妈是老师,所以她可以留在家里。表哥比我大5年,所以我上小学的时候他快上初中了,初中生的暑假肯定宁愿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又或者跟同学朋友去玩,顶多吃饭的时候去一下外公外婆家。

我不知道表姐能记住多少,但我肯定表哥心目中的外公会跟我记忆之中的不一样,因为他接触到的外公更年轻。小时候的表哥非常顽皮,外公去接他放学的时候,他故意跟外公捉迷藏,不让他找到。外公从来没有接过我放学,我妈小学的时候也几乎没有接过我放学,因为我家就在小学对面,从客厅的窗户就能看到学校的门口,我妈是暗中观察我放学回家的。小时候的表哥经常让他们家长操碎了心,尤其是外公。所以我觉得在我出生之前,表哥大概是一个小霸王的状态,但是我的出现让他不能再那么霸道,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自己也是个小霸王。我跟他就像天生的死对头。但如果说跟谁玩的更好一点的话,我觉得相比于和表姐一起玩,和表哥在一起的时候会玩得舒服些。小时候的表哥从来都看不起我这个很讨厌的个小不点。

现在回想起来,当年的外公真的太难了。他女儿们小的时候都未曾有过这些烦恼,但幸好我们不会一直都在他那里。上学的时候我们会各回各家。但我觉得外公外婆会有点喜欢这种甜蜜的烦恼。他们从来不会把爱挂在口边,甚至从未说过,但他们的行动表现出来的东西就是爱。

2020-06
8

玩具哪去了

By xrspook @ 9:43:2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的玩具哪去了?人长大了以后,还能轻易地回答出这个问题的估计没有多少个。首先是因为可能小的时候,根本没有把玩具当作一回事,所以去哪了根本不知道。有可能是因为坏掉,所以丢了。也有可能是根本不喜欢,所以把那个东西送给别人所以现在完全不知情。小的时候我觉得,玩具很多的小孩一定很幸福,因为他们有很多选择,想玩什么就玩什么,无论你想得到的,又或者是想不到的,他们都有。但实际上,真的是那么回事吗?我们之所以会记住那个玩具,之所以过了好长时间之后要找回他们,是因为曾经有段时间,我们跟那个东西朝夕相对。和玩具快乐的时间连10个小时都没有,我们又怎么称得上喜欢呢。那些家里很有钱的小孩,家里有很多玩具的小孩,可能玩具买回去以后,拆封后只玩过一两回。然后就丢在那里,接着,被时间遗忘了,然后多年以后,丢垃圾的时候一并丢掉。这种情况下,人跟玩具是不会结下什么密切关系的,我觉得这个挺可悲。小时候我总觉得写日记是非常烦恼的事情,人怎么可能每天都有想法可以写出来,但是当我真那么干的时候,我才发现其中的秘密。故事什么时候都可以有,问题只是你有没有注意到,就像孩童时的玩具,你有没有真的用心跟他们一起玩。

我的玩具去哪呢?有些已经被丢掉了,因为我是一个破坏王,越是高端越是机械的玩具越容易被我毁掉。于是,陪伴我最久的那些是摔不烂的款式,虽然样子有点丑。我的玩具就是我的玩具,从来不会跟表姐混在一起,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表姐从来不会把她的玩具放到我的那些里面。但是我跟我表哥的玩具有一段时间是混搭在一起的。那是一些变形机器人玩具。我拥有的数量不多,只有几个。我还清楚记得,那几个机器人玩具我是在哪里买回来的,是在什么情况下买回来的。那是某个周六,妈妈带着我去省中医院,看完病以后,路过海珠广场的谊园。妈妈知道我一直都很想要一些变形机器人的玩具。所以那一次,她给我买了一个大的,三个小的,其中两个小的是可以合体的,那是两台车,是分别是雷达车和导弹车。跟表哥的机器人比起来,我的机器人数量真的很少。但是我的机器人要比表哥的精细。大概是因为,他的那些机器人已经有些年头了。多年以后,但我重新回忆起小时候的事,原来我根本不记得表哥的机器人到底是怎样的,我脑海之中只剩下我的那些。但我的机器人在哪里呢?有段时间,我的机器人混在了表哥的机器人那里,然后送给了别人。至于送给的那个人,有没有把玩具,再次转手给下一个,我实在不知道。如果当初我知道玩具要拿去送人,我会先挑出我的那些。但显然,我根本不知道玩具是什么时候被大人拿去送人的。为什么我的玩具命运不掌握在我的手里?不是人人都会有这种纠结,但我就是这么个怪物。

你可以玩我的玩具,但你不能拿走我的玩具,倒不是因为那个东西值多少钱,而是因为我已经和我的玩具建立某种关系了。

2019-09
23

当年期待的裤子

By xrspook @ 9:22:20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小时候,我一直都想拥有一条吊带的工人牛仔裤。我最接近拥有的那一次是我大概小学三年级,我一个表哥结婚的时候。当时他要在环市东路的63层摆酒。要穿些什么衣服去?家人琢磨了好久。最终能我没得到我想要的工人牛仔裤其中一个原因是卖那种裤子的地方很少,而且当时很热。我妈说那条裤子在胸前有好一大片,会非常热。第三是因为那种裤子的价格要比普通裤子贵不少。最终那天晚上,我穿的是普通的牛仔短裤,T恤,外加一件白色的小马甲。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大家都照了不少照片,但是照片里没有我。如果能找到某张大合照的话,我应该会在里面,但实际上,我从来没见过。我还记得那一天我早上去学完奥数,然后就回外婆家,带着外公外婆打的士去表哥家。那一天家里要接待的人很多,所以除了他们家以外,也借了同事的屋子。那天中午摆不下那么多围台,所以就把东西都摆出来,然后大家自助餐。那一天的行程挺丰富,先是去接新娘,然后再到晚上的喜酒。接新娘这个东西也很讲意头,因为我们在广州市名字吉利的好几条路兜了一下。过去30多年,让我印象深刻的婚礼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之前的那个表哥,而另外那个表哥连他的喜糖都是我们买材料回来,亲手包起来的。但当我第二个表哥结婚的时候,外公已经不在了。外婆是我们这房人里面最年长的。20多年前,第一个表哥的婚礼,在场的长辈一大堆,甚至有些我都说不出名字,但现在这些都已经不复存在。

之所以会突然有这种感慨,是因为今天早上在广园快速路某个等车点,等待同事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穿着吊带工人裤的女生走来。从前是因为各种原因我没有买过那种裤子,而现在,当时的问题都已经不成问题,不过我却再也没有想过要买那种裤子。或者某一天心血来潮,我会来那么一条,但显然,在广州这种天气之下,我只能在秋冬季节穿那种裤子,但随着全球变暖的影响,广州一年下来能穿那条裤子的天数估计不到100天。未来天数会变得更少。小时候,之所以想穿,是因为好多同学都有那种裤子,我觉得那很好看,但现在,几乎看不到有人穿了,所以自然我就没想到要来一条。那东西在我小的时候是种潮流,但现在显然已经不是了。如果我要买一条那种裤子,估计现在在实体店已经很难找到。在实体店找那个东西纯粹是碰运气,而如果我要在网上解决的话,也是碰运气。倒不是因为没人卖,而是因为我太胖了,非常有可能不合适,而我又不是那种习惯退换货的人。准确来说,我从来没有试过换货。

往事回想起来总让人唏嘘。我已经回不去小学的时候的那个我了,同时,我也找不回身体健壮、精神抖擞的外公外婆。为什么当年我妈会让我一个小学生带着外公外婆这般呢?为什么不是她带着我和外公外婆这般呢?现在,爸妈也快到外公外婆当年的那个年龄了,岁月不饶人啊~

2015-08
1

家里烦

By xrspook @ 22:30:53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不想带着软键盘出去,所以今天在外婆家把东西写完再走,这样可以节省时间,也不用带着一卷东西到处去。一卷东西不重,但我只背着个小包,所以即便是不大的一卷东西也占地方,包里放一卷键盘、一瓶700mL的白开水,一个苹果,几片面包,一个kindle,一包纸巾,一件衣服。我觉得东西不多,但实际上数出来还是挺复杂。虽然呢,相对于一个普通女生的包包来说,这已经算很简约了,对一个男的来说也很简约,毕竟,不能吃的不过是一包纸巾、一个kindle和一件衣服而已。

我有点明白为什么我不喜欢在家里写东西,喜欢在外面随便哪个地方写了。妈妈和姨妈在场的时候总是嚼舌头个不停,可能是普通拉家常,但更多时候是训年事已高的外婆这种那种不记得或者做事不按她们觉得正确方法去做。好不容易,那两个扯嗓门的出门去买菜了,外婆开始大声地喃喃抱怨说某人偷了她放在门口晒太阳的鞋子。这些都很烦,相当烦,比在公众场合听路人甲乙丙的对话或吵架还要烦。首先,外人的说话分贝绝对没有家人的高,可能跟家里的环境比较安静和空间比较小有关。其次,外人说话我想听就听,不想听就当他们唱歌,但家人不一样,因为用的是你最熟悉的语言,而且她们不只要求你得听,不时还强迫你必须给出回答。那根本就等于强迫你听重金属音乐,而且听完以后还让你必须给评价,太折磨。听重金属音乐没什么,但也要讲究场合啊有没有,我的思绪正在敲键盘上,我怎么可以一心二用认真听你们扯嗓门,而且还必须用心听给答复呢,强奸一般。所以,我经常觉得,我在外婆家很难有个恰当的写作环境让我写出和公众场合某个地方质量类似的东西。我不过要求你们别烦我而已,但原来连这都很难。小时候,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不会这样,他们拼命创造出安静的环境,好让我们那些小屁孩能专心做作业,但当时的我们恨不得身边多点花边干扰呢。他们为了我们可以在我们作业期间不怎么说话,看电视的时候会把音量调得很小(如果必须在客厅做作业,他们甚至会要求我们必须背对着电视),当年的我们也就只好竖起耳朵听电视了。我生在80年代中,我表哥生在80年代初,每到暑假的中午时分,他嚷嚷着要听收音机广播里的说书,我嚷嚷着要看电视机里的连续剧,六国大封相乱成一团的场面啊啊啊!这种事几乎天天上演,真佩服外公的主持控制。人是会变的,从前是不想专注,或者说不懂得把心专注在功课上必要性,现在我只是想把专注完全用在写blog上,但却发现家里难有这种氛围。主要是,她们就没有意识到其实我敲键盘也是需要那环境的。在她们心目中,她们没有在我敲键盘的时候叫我干这个那个,必须挪地方从这里到那里已经叫做很宽容,叫做不打搅了。

今天跑步很舒服,估计跟天气有关,也跟我心情和生理状态有关。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昨晚回家上磅秤,体重居然超过了55公斤,这是很久(一年半以上)都没试过的事,那可是晚饭前的啊!这些日子的运动没少做过,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在单位吃的早餐我越吃越多了,周五晚上在家里吃的饭也都会吃不少,但饥饿感近期我也是没少过啊,所以很神奇。一个月之前,大概53.5公斤的正常状态,一个月内长1.5公斤以上,这到底是肿么了???1.5公斤的脂肪预示着很多卡路里的摄入才能造成的哦。我觉得这跟我上个月放血,减少运动量恢复,同时也持续以预防剂量摄入琥珀酸亚铁有关。根据我的补铁经验,随着血红蛋白的升高,体重也会显著提高,其特征是身体会发胀,全身都会有这种现象,对我来说下半身尤为明显。短时间内明显发胀增重增加的到底是什么?营养吸收好了?多的是水?蛋白质?脂肪?就感觉上来说,重量增加,我的爆发力和耐力都会有提升,也不容易疲劳,运动能力会改善,很神奇。胖的人通常不会贫血;瘦的人,尤其是女人通常不会主动让自己增重(或增肌或增肥或两样都有),所以他们也通常不会主动让自己进入发胀的噩梦(不是缺铁的,想轻易做这种噩梦也难)。所以,我的经历坎坷无奈也有点神奇。要长期控制好体重,远远不是偶尔节制或定期禁食那么简单,那需要全方位的合理调配。

写够了,我可以出门去疯了~

2014-06
26

破坏王

By xrspook @ 17:12:51 归类于: 烂日记

不要试图让我做一些我不想去做的事,我会让你相当后悔的,今天,我就做了这么一件事!从前我不想做我也就不做,你无论怎么试图说服我我就是不干,但去年的这种硬脾气让我得罪领导,而且还不只一个,我不在乎得罪领导,屌不屌他们对我来说都无所谓,但既然可以有不得罪、他们也没我办法的路子,我为什么还要非得让他们像仇人一般对待我呢。于是,今天我就做了一件让他们没办法批评我,但我也可以顺利不做某事的事。要知道,当xrspook开始“建设”之前,我可是超级破坏王!家里的沙发,呵呵呵,某个夏天的下午,我和表哥把我那辆最重量级的电动玩具车彻底给拆了!能用螺丝刀的地方用螺丝刀,不能用螺丝刀用胶水粘死或电焊焊住的地方我们暴力撬开用剪刀剪开。最终,好端端一辆完整的电动车被我们完全五马分尸,妈妈下班回来简直傻眼了,但她并没有打我,因为大部分不是我动手的,是我表哥动手的,她当然也没有打表哥,因为那是我的车,是我授权表哥让他和我一起破坏的。如果我有个不到6岁的女儿,她做了这种事,我一定会打她的,哪怕就只是一巴掌。妈妈当时应该会很心痛吧。我已经忘记当时我为什么要那么干,只是记得当时很爽,超级爽,完全未成熟的心智无法让我明白到我们做的那种事很傻且无法挽回。很多小盆友的玩具都会烂掉,摔烂、碰烂、踩烂、弄丢这些很平常,但像我和我表哥那样故意用工具去分解估计不多。

破坏是我内在的暗系基本属性,我天生就喜欢干那个。

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破坏之余能来些建设也成了我的大爱。平面拼图是我的大爱,立体木头拼图也是我的大爱。小学时,一个人的时候我喜欢用扑克牌垒城堡,家里有木头积木,但我更喜欢堆扑克牌。不过我最喜欢的应该是用塑料的积木不断地合并成各种玩意然后再分解再合并。如果从前有乐高这种东西我一定会乐疯的!!!但我有个非常不好的习惯,一波玩具全部倾泻出来,玩完了,不收拾,然后就开完另一波去,于是,外公总得帮我收拾后续。但或许并不是因为我习惯不好,是我知道即便我不去收拾外公也一定会帮我收拾,所以我就可以放心玩下一个了。长大后我才发现我和外公一样有整齐类的强迫症,遇到什么不干净不整齐的东西我会浑身不自在。所以如果和我一起干活的人是那种丢三落四不收篇幅的我会抓狂到想把TA掐死。

今天早上按正常4:30第一次闹钟,4:40第二次闹钟并起来,5:07开跑,按计划,只跑8K。因为周六晚上还有一个21.2K的比赛,虽说是比赛,但我完全不去竞速,今天的8K过后我决定了我那天晚上的策略是慢慢来,完全按照MAF180来,不故意提速,除了最后几百米。今天之前我还计划第一圈慢慢来,第二第三圈看情况,第四圈冲起来。但今天8K的情况告诉我,过早的强迫身体提速只会导致后面不得不一直压抑,为了保住最高152的心率,那实在太痛苦了。不过是8K而已,但我已经压抑了超过4K,所以最后即便我心率飙升到160+,但400米冲刺的速度也不快,糟糕。因为今天只有8K,所以我过了第1K就开始加速,到第3K的时候心率已经150了,无论是从感觉还是速度曲线上看,这都是失败的策略,因为这样的硬来反而还不如我平时慢悠悠的那个速度,让人掩面。

我的计划是7、8月继续MAF180,7月或者8月去献血400cc,9、10、11月速度训练。每周4发跑步。周一间歇周二周四MAF180周六LSD。为啥间歇要安排在周一?因为间歇过后估计会酸死,所以周二的低心率是用来排酸的。到底间歇式用400、800还是1600米我暂时没想好,看情况吧。到底间歇是按照距离开始第二组还是按照时间,也看情况吧。

这周的两发橡皮章其实都不是今天做的。大的跑赢世界杯的主体是上周五刻的,余下一点点昨天下午搞定。至于古典花纹的Y,是前天描图昨天晚上刻好的。

2014-06-26_stamp01

2014-06-26_stamp02

2014-06-26_stamp03

2014-06-26_stamp04

几乎比上周四做的那个小的大了一半!

2014-06-26_stamp05

古典花纹的图案我有点刻到没感觉了。

2014-06-26_stamp06

归档:2014-06-26 跑赢世界杯II。

2014-06-26_stamp07

归档:2014-06-26 小Y。

2014-06-26_stamp08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