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
29

激素波动

By xrspook @ 11:10:59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起来发现我的基础体温进入了我自己的高温期,36.6℃。通常对我来说,当体温高于36.5℃就是进入了高温期,但要保证那真的是高温期。确诊的方式必须得等到基础体温到达36.8℃或以上。当然,同时如果伴有乳房胀痛,基本上确定即便那只有36.6℃也是高温期。如果今天真的得算是高温期的第一天,按照我一贯的习惯,再过十一二天大姨妈就该来了。恰好现在离广马刚好就是十二天。大姨妈这个鬼怪,非常喜欢在人家参加比赛的时候来凑热闹。有没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呢?吃药当然可以解决问题。也有一些对我来说很偏门的招数,比如说每天晚上都过了十二点才睡觉。如果每天晚上我不在十一点之前睡觉,我的基础体温就会一直保持在一个低的水平。高温期的时候可能不超过36.5℃,低温期的时候更加只有35点多℃。但通常只要我晚睡,高温期和低温期就不明显,没有一个超过0.3℃以上的波动,大姨妈就不会来。前段时间看了一个关于肥胖的BBC纪录片。对比了正常人和肥胖人群的饥饿和饱腹感激素水平。发现正常人无论是饥饿感还是饱腹感激素水平都会有明显的波动。正是因为激素含量有变化,所以人就感到饱了或者饿了。对肥胖人群来说,他们的饥饿和饱腹感激素水平变化不明显,所以就会存在,怎么吃都不觉得饱,过了好长时间到饭点了还不觉得饿。这种事情我深有体会。因为从前我正是那个状态。即便到了吃饭的时候,我完全不饿,但我还是可以吃很多,也不觉得很饱。由此可见,无论是影响基础体温的性激素,还是影响人肥胖的各种激素,理论上都是应该是一个上下波动的状态,但如果这种状态被打乱,人就进入了亚健康。至于为什么人的这种正常的上下波动会消失。我觉得这应该是科学家们好好研究的课题。难道这是温水煮青蛙的道理吗?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不觉得饱也不觉得饿属于安乐,而吃一点点就饱非常容易就饿属于忧患。很多时候,我觉得那种很瘦的人,都会处在忧患的范围。某些女同事跟我说,中午12点吃过午饭,即便吃了很多,下午起床,大概2点的时候,她就会饿得不行,必须得找点吃的。她自己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睡个觉消耗会那么大。因为这种奇葩的事情不会发生在早餐和晚餐过后。即便是中午起床以后觉得很饿继续去吃,他们还是不长胖。这种无论如何吃不胖的状态,实在让人羡慕。但换另一个说法,一天到晚就只是为了食物而奔命,也够凄惨的。

还记得三年前我开始减肥的时候,因为吃的还是原来那么多,但运动量大增,所以有些晚上或早上起来,我饿到了极点,饿到想吐。通常那种情况,人的身体会应急反应降低新陈代谢,但我的体重依然可以规律下降。不过实际上,即便饿得我半死,那个重量减下去的效果跟后来我吃多了,不怎么觉得非常饿的速度差不多。从完全不觉得饿,到开始觉得饿,再到饿到脑子里只有食物和水。估计当时我觉得非常痛苦的东西,瘦子们每天都在为其挣扎着。减肥健身类的微博,经常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没吃饱,你就只有一个烦恼,但吃饱了,你就会有无数多个烦恼。

在写这篇之前,我的灵感只是激素波动变化,但后来扯到了减肥和饥饿。恰逢今天,刚刚发布了一个米叔为了Dangal从FAT到FIT的视频。从峰值97公斤、38%的体脂,到最后体脂变成9.67%。这么神奇的事,发生在一个51岁的中年人身上,而整个变化只花费了五个月的时间。无论是减过肥的人还是没试过的人都会觉得米叔这般绝对牛叉。这是控制饮食以及配合锻炼的共同结果。如果这发生在十年前,那绝对是几乎不可完成的任务,但现在随着各种科技的发达,对人体的研究越来越深入,这种事变成了可能,问题只是,你有没有那个决心和毅力真的那么干。Dangal这部电影是个励志故事,米叔为其身材变化,从壮到胖再变回壮,也是一个相当励志的过程。

人体是个相当精密的结构,研究中间的规律其乐无穷。

PS:Aamir Khan’s body transformation from 97 kgs to six packs(从97公斤的老胖子到6块腹肌的小帅哥)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