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0
23

不一般的英语老师

By xrspook @ 9:20:25 归类于:烂日记

有些老师会在你最不知所措的时候,给你一个方向,让你有奋斗下去的力量,可能他们并没有手把手地去帮助你,但是他们给你的信心会让你觉得你可以跨过这个坎,你可以实现你的目标。但有些老师,他们不只管你的学习,还管你的人生,在他们的眼里,成功只有一种模式,书必须要读,家庭必须要建立,生活必须得独立,工作必须得是他们喜欢的那种类型。简单来说,只有按照他们的意愿去完成人生,他才不会过来批评你。每次说起这种老师,我都会非常痛恨,我也瞧不起他们。一样米养百样人,为什么人人都得按着那个模式去活呢?!你根本没资格去评判别人到底是不是最好的选择。有些老师会尽其所能的向你展示世界的无限可能性,有某些老师的眼里成功就只有一条路,如果你不走那条路,你就算是误入歧途。三人行必有我师,如果你不能发现别人的优点,那么,你也是一个失败者。

再过几天就是广附的70周年校庆,他们把主会场放在大学城了,直到昨天晚上才知道。黄华路老校区他们只会开放到早上9点半,接着就把人都转移到大学城的新校区。之前我也有考虑过要不要回去看一下,但问题是实在太早了。不是因为我不能早起,而是因为一周七天我都要做数据统计,而那个时候,估计别单位的那些人还没把数据发给我。的确,大学城的新校区才是他们现在的主战场,但对我们这一代人来说,黄华路的老校区才是我们的全部。

在那个学校,我遇到了一些喜欢和不喜欢的老师,但无论我喜不喜欢,他们本身都很厉害就对了。其中对我影响最深的,是那个要求我们带着牛津高阶或朗文相应程度枕头那么厚的字典去上课的英语老师。我们问到的问题,其实他都可以直接给我们解释,但很多时候,他故意自己不说,而是让我们去查字典。因为双语字典的解释显然要比我们中国人认知的要好。我们要用英语的思路去理解英语,而不是强行地把它翻译为中文。有些人喜欢他,有些人不喜欢他,我喜欢他,但我对他并不崇拜,虽然他老是在吹自己有多么厉害。我喜欢他的教学方法,之前从来没有一个英语老师要求我们这么干。从我们开始学英语,老师就要我们去买字典,但并没有说要买什么类型的字典,更加没有要求我们上课的时候要带着那本字典。那个老师很反对大家使用电子词典,虽然电子词典更加方便。他颠覆了我的英语词典的认识。他教我的那段时间,我真的喜欢上了那本牛津高阶。有些时候你为了查找某个意思去翻字典,但翻着翻着的时候,你会被其他的东西吸引过去、不能自拔,尤其是越乱七八糟的东西越能吸引你的注意力。老师不能教你一辈子,他顶多只能叫你两三年,但是牛津高阶字典却可以指导你一辈子。他教给了我们一种自学的方法,一种终生有效的方法。在他开始教我英语之前,我非常害怕阅读以及完形填空,但是,当他教了我英语以后,我喜欢上了那两个题型,尤其是完形填空。他的方法是做完形填空的时候我们自己首先把那些空格都填了,然后再去看选项。这样不容易被答案迷惑,厉害的时候,我们自己填的那些东西准确率会达到90%以上。从前看到那道题目我就发愁,但后来看到那道题我反而兴奋了。特别的老师的特别方法,会让你可以使出一些对别人来说是奇招怪招的东西完成任务。如果高中的时候我没有遇到他,大概现在英语仍然是我非常畏惧的一门东西。我的英语从中考所有科目的最低分变成了高考的最高分。如果不是有那个老师,我不会有这种逆袭,也不会让我往后觉得英语是一门工具,是一个好东西,而不是我的敌人。

感谢老天爷,让我曾经遇到了这么一个英语老师。

2018-10
20

记不住

By xrspook @ 18:06:42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模仿能力不强,无论是语言类的还是动作类的,我都需要一定时间去消化。所以那些过目不忘的人经常会让我很羡慕崇拜。

还记得语文或英语要背书的时候我每次都会非常痛苦,因为显然那些东西你不能靠理解,你不能天马行空地按照你觉得的意思复述出来。在往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那都让我非常痛苦。尤其是我记得小学四年级学英语口语的时候,简直让人痛不欲生。因为我根本记不住那个发音。到后来,开始学音标了,也学语法了,我觉得一切都算是走上了正轨。只有理解了,我才能更好地把那些东西输出。情况就像只有我掌握了工具,我才能解牛。

但有些时候,工具用不上。比如当我要学唱一首印地语的歌的时候,我看到的只是外国网友的音译。那些东西是完全没有意思的,而且不同人的拼写方法还不一样。因为不知道那个单词的意思,所以你只能按照那个发音去唱。习惯了,你可以看着那些东西唱出来,但如果真的把歌背下来,我需要花很多时间。那让我想起小学的时光。虽然现在的背书是我自愿的,以前我不得不背,现在是我自己主动去吃那个苦。为什么做这种事我会觉得很难,但有些人却看上去那么容易呢?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快速背下来的,虽然我要花很多时间,但是当我能背下来的时候,那东西就会成为我的条件反射,我能不假思索思索地把那些东西复述出来,而且能持续很长时间。即便有些时候我忘了,只要我听一下,我还是能继续下去,我不需看到文字本身。在看某些超强大脑节目的时候,我觉得那些人简直匪夷所思,他们记住的还不只是发音,还有一大串乱飞的数字。显然他们可以这样做到,必然有他们的技巧。所以,如果当我们开始念书之前就掌握了那个技巧,我们的人生会不会就舒服很多呢?但话说回来,因为要把一首印地语的歌背下来,对我来说就像绕口令一样很困难,正是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进去,而且我一辈子能背下来的没多少首,所以会我觉得很特别,也很珍惜。如果所有东西我都看一眼就能记住,我肯定不会对它们产生多大的感情。对普通人来说,记忆大神真的非常厉害,但是,可能对他们来说,生活会少了一些乐趣,除非他们把那种成就感完全寄托在别人羡慕的眼光里。我不能把语言或者动作很快地复制模仿出来,但是我会用比其他人更多的时间去练习,所以出来的效果未必就比他们差。要我完成模仿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效果可以很好。如果人生得经历过无数次以后痛苦之后才能似懂非懂地悟出其中某些快速记忆的方法,那么大家可以稍微称自己为大师的时候,估计我们已经不再年轻了。

我不完美,这是明摆的事,但我觉得这样的自己还不错。

2018-07
8

不是学霸

By xrspook @ 21:36:28 归类于:烂日记

几乎每一天,我都在做与字幕相关的东西,有可能是看别人制作的字幕,也有可能是自己做字幕。看多了,做多了,尤其是自己一天好几个小时都耗在那上面,自然而然就会形成某些条件反射。字幕这种东西,一开始的时候有就已经很满足,但后来我会对那个要求越来越高。不只是有,而且出现和消失的时间还得非常精准。不能太早也不能太迟,那应该让你觉得很舒服,但是什么才叫做舒服呢?估计不同人会有不同的见解。作为一个做字幕的人,我仅仅能以我觉得最好的方式表达出来。至于我觉得最舒适的节奏别人是不是也这么认为,这就很难说了。

今年中考的成绩已经出来,广州某个学校出了一堆高分学霸,新闻去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有一些很神奇的爱好特长,比如说800分满分拿了785分那个平时就很喜欢写一些科技军事类的小说,而另外一个,乐器玩得非常溜。新闻里说,这些学霸都有各自的特长,但他们明显的共性是很注重错题的收集及整理。这种事情我高二高三的时候也有做,而且是老师强迫我们这么做的。在英语方面,我抄的错题真不少。抄是抄了,看是看了,但问题是我并没有进行整理。那些不是数字的东西该怎么整理呢?该用什么分类方法整理呢?还记得当时的化学老师要求我们把错题剪下来,贴到本子上。英语老师建议我们把错题抄在本子里。迎接考试的时候,什么都不用做,拿出那些来看一看就好。做题做多了,做到了一定的程度,有时我都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的觉得有可能不能保证,错的觉得那可能没问题。但因为当年我真的抄了很多英语的错题,所以相对于中考来说,我的高考英语成绩有了质的飞跃。可以这么说,高考那么多门科目里我最踏实的就是英语。基本没什么风险。就像平时那样去做就可以了,但是其他科目,总会让我捏一把汗。高考的时候,英语我觉得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之中。对于某些语法性的东西,我还是没有把握,我的词汇量也不多,但是某些东西我就是能感受得出来。听力我很自信,阅读我觉得我应该能看出感觉。至于主观的写作题,纯粹是看改卷的老师怎么看了。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考语文的时候,我总是提心吊胆、很折磨,但考英语的时候我却觉得很好玩很自如。语文卷子里面的古文部分是最折磨我的。我觉得那个东西比考英文还要痛苦。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掌握学习语文的套路。一个语文学不好的人,怎么可能把外语玩得溜?!的确到现在为止,我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为什么要外语溜呢?又不是让你成为外语的文学家。科学技术什么,全部都是有套路的。你并不需要用非常严格的语法去表达那些东西。科技的世界里,自有它们的规则。所以,如果我要在那些地方用外语,又或者只是需要满足交流水平。我的语文真不必那么完美。文革之前,我爸是华师中文系毕业的,但是我自感从小到大我的语文就没有拔尖过。甚至有些时候,我对那个东西很厌恶,但语文一直以来都是最重要的科目之一,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啃。

如果我根本get不到那个意思的话,怎么谈得上享受词句的优美呢?!

2018-05
13

纠结于语法

By xrspook @ 16:24:30 归类于:烂日记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语法的了,是小学的时候吗?还是初中的时候?语法这种东西,我总觉得那是自然而然的,条件反射就出来了,但无论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又或者是其他语言也好,还是让你去学语法。还是学生的时候,我觉得语法这种东西,别人叫我去学就学嘛,什么搭配什么,那都是些固定的结构,都是用来应付测验考试的。什么跟什么搭配最好我通常都不会深究。只要搭配出来的东西不被判定为错误也就可以了。直到我开始做中文字幕翻译,我觉得自己慢慢地不断纠结于这些问题。单纯是文字翻译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变态。一旦要做字幕翻译,情况就不一样了。所有动词都应该精准到位。什么主谓,什么动宾,什么副词,什么定语……这些我都得考虑,因为别人一句话可能是分开几段去说的。我不能在一行字里把所有都写出来。也正是因为我要分几行,所以我得搞清楚自己到底想怎么样。也就唯有到了这种时候,我才会后悔为什么当年语文不更认真一点去学。但其实,大概这种东西是学不回来的吧,我觉得这应该是积累回来的。但用什么去积累呢?这是个问题。到底哪个教材、哪些地方写出来的东西才更正统准确呢?语文书经过那么多代人的推敲,当然不会有问题,但如果只是专注于语文书,那显然就太狭窄了。如果看其他作家的,我们又怎么才能保证他们也没有我们的烦恼呢?虽然他们是著名的作家,而我们什么都不是。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马尔克斯那本叫做《族长的秋天》小说。那本书真的很变态,一本书两百多页下来就只有一个句号。没有分段、没有句号。谁能保证翻译的那个人犯语法错误吗?语法这种东西,错了也好,没错也好,其实能保证理解通过也就没什么大碍。但我总觉得,如果读起来不通顺,语法估计也会有点问题。而这种用感觉去反观语法的做法,也就只能是通过积累了。因为近期我一直在纠结这些东西,所以看电视的时候我会很认真。看本地台新闻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记者的某些描述是有问题的。虽然他们没有说得一卡一卡的,但实际上句子不通顺。之所以这样,那不用说,肯定是语法搭配出现了问题。以前CCAV的新闻联播我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下去的,但现在我居然能很认真地看完,因为除了获取某些信息以外,我可能在研究他们的各种词语使用。的确,CCAV的新闻几乎不犯错,即便只是一个采访路人甲的镜头,当然,我们所看到的路人甲可能根本不是一个路人甲。当你真的要在某些问题上较真的时候,你会意识到身边那些貌似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东西都是学问,但绝大多数时候,你都把那些放过了。你根本意识不到那些东西很重要。

自知自己无知是一个很重要的觉悟。也只有真的正视了这个问题,人才会开始无休止地探索。

2017-11
5

不合格往事

By xrspook @ 21:34:18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脾气比较暴躁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我的忍耐力,已经比从前很多,这个跟的是我学生时代做的对比。记得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会因为一些事感觉到烦心,于是自然而然的就会发脾气。结果可能不是骂人打人,而是大哭一场,最终会导致,我被家长教训一顿。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之前,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多,都快晚上12点了,我还没有做完,于是我就哭了,但哭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还是得继续装下去。哭只会让我产生怨气,做得更慢。回想当年,那些作业不过是老师要求把后面生词表的字全部都抄上不知道多少遍而已。为什么会做得那么慢,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胡乱写,肯定可以快很多。从狡猾的角度考虑,即便我把一些字漏掉,老师也可能察觉不出来,而且那真的是无意漏掉的话,老师也真的不能拿我怎样。但是学生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这样,实际上抄是抄了,但真的有没有漏掉真不知道。因为那种抄写的作业谁也不会认真去看。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其实每到期末考试之前都会有这样的作业。从前写得慢大概是因为我妈对我的田字格汉字有要求。但到了那个时候,其实那个字不写错也就可以了,丑不丑不是重点。汉字写得慢,可能是因为,我对文字的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每个笔画都要按照印刷体来画,与其说那是在写字,不如说那是在临摹。就像外国人学汉字一样,那是在画画。只有把每个笔画都清楚了解了,你才不容易把字写错。这个过程需要积累,到期末考试之前,理论上我们应该已经把那些汉字掌握了,所以老师布置那个作业的时候,她觉得我们不需要用那么多时间去完成,但实际上,我去耗了很长时间。

还有另外一次我做作业做哭了,那是因为第二天就是高中的物理考试。当时我真有这个感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考及格。并不是因为考试之前老师就已经恐吓我们,而是因为那些知识点无论是从公式还是计算,对我来说都很难。每次物理期末考试,很多人都不及格,所以为了让分数好看,老师只好在所有人的成绩上面乘以一个系数。最终大家要不要补考还得把平时成绩加权平均算上,因为如果只是用一次考试成绩做定断,补考的人实在太多了。最终那一次物理考试,从卷面成绩说,我的确没有及格,但我也不需要补考。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明天去考试,今天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过,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完全不是胸有成竹一定能考得好,而是胸有成竹自己必死无疑。之前之后这种事都没有发生过,唯独那一次。

高中时候的英语测验我也试过有一次不及格,那是因为卷子是学校里面非常牛的英语老师出的,那份卷子的难度相当于四级。我做那份卷子的时候我们只是读高二。除了第一大题语法题是跟那个单元的生词有关,完形填空、阅读理解以及后面部分看不懂的单词看不懂的句子比看懂的还要多。给我们出那份卷子的老师就没想过我们会有多少人及格。他只是纯粹想让我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难。在做那份卷子之前,我并不知道那份卷子会这么变态。知道那份卷子如此厉害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合格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做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份卷子就像天书一样,纯粹碰运气瞎掰。通常老师出的卷子都不会让大多数的人太难堪,但显然那一次老师出的卷子就是故意让大家很难堪的,所以我死了那是很自然的事。

高中时候的数学,有段时间我一直徘徊在合格与不合格之间,正负十分以内。当时我真的很怕我们那个数学老师,但后来,我居然习惯了他经常让我心惊胆战,再到后来,虽然要挣扎达到班的平均分以上还是很难,但总算我不会在合格线附近徘徊了。

高中是我唯一觉得测验考试合格或者达到班平均分也很难的阶段。

Page 1 of 512345»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