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8

不是学霸

By xrspook @ 21:36:28 归类于:烂日记

几乎每一天,我都在做与字幕相关的东西,有可能是看别人制作的字幕,也有可能是自己做字幕。看多了,做多了,尤其是自己一天好几个小时都耗在那上面,自然而然就会形成某些条件反射。字幕这种东西,一开始的时候有就已经很满足,但后来我会对那个要求越来越高。不只是有,而且出现和消失的时间还得非常精准。不能太早也不能太迟,那应该让你觉得很舒服,但是什么才叫做舒服呢?估计不同人会有不同的见解。作为一个做字幕的人,我仅仅能以我觉得最好的方式表达出来。至于我觉得最舒适的节奏别人是不是也这么认为,这就很难说了。

今年中考的成绩已经出来,广州某个学校出了一堆高分学霸,新闻去采访他们的时候,他们都有一些很神奇的爱好特长,比如说800分满分拿了785分那个平时就很喜欢写一些科技军事类的小说,而另外一个,乐器玩得非常溜。新闻里说,这些学霸都有各自的特长,但他们明显的共性是很注重错题的收集及整理。这种事情我高二高三的时候也有做,而且是老师强迫我们这么做的。在英语方面,我抄的错题真不少。抄是抄了,看是看了,但问题是我并没有进行整理。那些不是数字的东西该怎么整理呢?该用什么分类方法整理呢?还记得当时的化学老师要求我们把错题剪下来,贴到本子上。英语老师建议我们把错题抄在本子里。迎接考试的时候,什么都不用做,拿出那些来看一看就好。做题做多了,做到了一定的程度,有时我都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对的觉得有可能不能保证,错的觉得那可能没问题。但因为当年我真的抄了很多英语的错题,所以相对于中考来说,我的高考英语成绩有了质的飞跃。可以这么说,高考那么多门科目里我最踏实的就是英语。基本没什么风险。就像平时那样去做就可以了,但是其他科目,总会让我捏一把汗。高考的时候,英语我觉得已经融入到我的血液之中。对于某些语法性的东西,我还是没有把握,我的词汇量也不多,但是某些东西我就是能感受得出来。听力我很自信,阅读我觉得我应该能看出感觉。至于主观的写作题,纯粹是看改卷的老师怎么看了。我也搞不懂为什么考语文的时候,我总是提心吊胆、很折磨,但考英语的时候我却觉得很好玩很自如。语文卷子里面的古文部分是最折磨我的。我觉得那个东西比考英文还要痛苦。之所以会这样,大概是因为我一直以来都没有掌握学习语文的套路。一个语文学不好的人,怎么可能把外语玩得溜?!的确到现在为止,我也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为什么要外语溜呢?又不是让你成为外语的文学家。科学技术什么,全部都是有套路的。你并不需要用非常严格的语法去表达那些东西。科技的世界里,自有它们的规则。所以,如果我要在那些地方用外语,又或者只是需要满足交流水平。我的语文真不必那么完美。文革之前,我爸是华师中文系毕业的,但是我自感从小到大我的语文就没有拔尖过。甚至有些时候,我对那个东西很厌恶,但语文一直以来都是最重要的科目之一,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啃。

如果我根本get不到那个意思的话,怎么谈得上享受词句的优美呢?!

2018-05
13

纠结于语法

By xrspook @ 16:24:30 归类于:烂日记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习语法的了,是小学的时候吗?还是初中的时候?语法这种东西,我总觉得那是自然而然的,条件反射就出来了,但无论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又或者是其他语言也好,还是让你去学语法。还是学生的时候,我觉得语法这种东西,别人叫我去学就学嘛,什么搭配什么,那都是些固定的结构,都是用来应付测验考试的。什么跟什么搭配最好我通常都不会深究。只要搭配出来的东西不被判定为错误也就可以了。直到我开始做中文字幕翻译,我觉得自己慢慢地不断纠结于这些问题。单纯是文字翻译的时候,我还没有这么变态。一旦要做字幕翻译,情况就不一样了。所有动词都应该精准到位。什么主谓,什么动宾,什么副词,什么定语……这些我都得考虑,因为别人一句话可能是分开几段去说的。我不能在一行字里把所有都写出来。也正是因为我要分几行,所以我得搞清楚自己到底想怎么样。也就唯有到了这种时候,我才会后悔为什么当年语文不更认真一点去学。但其实,大概这种东西是学不回来的吧,我觉得这应该是积累回来的。但用什么去积累呢?这是个问题。到底哪个教材、哪些地方写出来的东西才更正统准确呢?语文书经过那么多代人的推敲,当然不会有问题,但如果只是专注于语文书,那显然就太狭窄了。如果看其他作家的,我们又怎么才能保证他们也没有我们的烦恼呢?虽然他们是著名的作家,而我们什么都不是。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马尔克斯那本叫做《族长的秋天》小说。那本书真的很变态,一本书两百多页下来就只有一个句号。没有分段、没有句号。谁能保证翻译的那个人犯语法错误吗?语法这种东西,错了也好,没错也好,其实能保证理解通过也就没什么大碍。但我总觉得,如果读起来不通顺,语法估计也会有点问题。而这种用感觉去反观语法的做法,也就只能是通过积累了。因为近期我一直在纠结这些东西,所以看电视的时候我会很认真。看本地台新闻的时候,我总觉得有些记者的某些描述是有问题的。虽然他们没有说得一卡一卡的,但实际上句子不通顺。之所以这样,那不用说,肯定是语法搭配出现了问题。以前CCAV的新闻联播我是无论如何都看不下去的,但现在我居然能很认真地看完,因为除了获取某些信息以外,我可能在研究他们的各种词语使用。的确,CCAV的新闻几乎不犯错,即便只是一个采访路人甲的镜头,当然,我们所看到的路人甲可能根本不是一个路人甲。当你真的要在某些问题上较真的时候,你会意识到身边那些貌似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东西都是学问,但绝大多数时候,你都把那些放过了。你根本意识不到那些东西很重要。

自知自己无知是一个很重要的觉悟。也只有真的正视了这个问题,人才会开始无休止地探索。

2017-11
5

不合格往事

By xrspook @ 21:34:18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脾气比较暴躁的人,在一定程度上我的忍耐力,已经比从前很多,这个跟的是我学生时代做的对比。记得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总会因为一些事感觉到烦心,于是自然而然的就会发脾气。结果可能不是骂人打人,而是大哭一场,最终会导致,我被家长教训一顿。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有一次期末考试之前,语文老师布置的作业很多,都快晚上12点了,我还没有做完,于是我就哭了,但哭并不能解决问题,我还是得继续装下去。哭只会让我产生怨气,做得更慢。回想当年,那些作业不过是老师要求把后面生词表的字全部都抄上不知道多少遍而已。为什么会做得那么慢,我也不知道。如果我胡乱写,肯定可以快很多。从狡猾的角度考虑,即便我把一些字漏掉,老师也可能察觉不出来,而且那真的是无意漏掉的话,老师也真的不能拿我怎样。但是学生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想过还可以这样,实际上抄是抄了,但真的有没有漏掉真不知道。因为那种抄写的作业谁也不会认真去看。语文也好,英语也好,其实每到期末考试之前都会有这样的作业。从前写得慢大概是因为我妈对我的田字格汉字有要求。但到了那个时候,其实那个字不写错也就可以了,丑不丑不是重点。汉字写得慢,可能是因为,我对文字的了解不是很深。所以每个笔画都要按照印刷体来画,与其说那是在写字,不如说那是在临摹。就像外国人学汉字一样,那是在画画。只有把每个笔画都清楚了解了,你才不容易把字写错。这个过程需要积累,到期末考试之前,理论上我们应该已经把那些汉字掌握了,所以老师布置那个作业的时候,她觉得我们不需要用那么多时间去完成,但实际上,我去耗了很长时间。

还有另外一次我做作业做哭了,那是因为第二天就是高中的物理考试。当时我真有这个感觉,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考及格。并不是因为考试之前老师就已经恐吓我们,而是因为那些知识点无论是从公式还是计算,对我来说都很难。每次物理期末考试,很多人都不及格,所以为了让分数好看,老师只好在所有人的成绩上面乘以一个系数。最终大家要不要补考还得把平时成绩加权平均算上,因为如果只是用一次考试成绩做定断,补考的人实在太多了。最终那一次物理考试,从卷面成绩说,我的确没有及格,但我也不需要补考。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明天去考试,今天知道自己一定不会过,那种感觉实在太糟糕了。完全不是胸有成竹一定能考得好,而是胸有成竹自己必死无疑。之前之后这种事都没有发生过,唯独那一次。

高中时候的英语测验我也试过有一次不及格,那是因为卷子是学校里面非常牛的英语老师出的,那份卷子的难度相当于四级。我做那份卷子的时候我们只是读高二。除了第一大题语法题是跟那个单元的生词有关,完形填空、阅读理解以及后面部分看不懂的单词看不懂的句子比看懂的还要多。给我们出那份卷子的老师就没想过我们会有多少人及格。他只是纯粹想让我们感受一下什么叫做难。在做那份卷子之前,我并不知道那份卷子会这么变态。知道那份卷子如此厉害之后,我觉得自己不合格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做的时候我就觉得那份卷子就像天书一样,纯粹碰运气瞎掰。通常老师出的卷子都不会让大多数的人太难堪,但显然那一次老师出的卷子就是故意让大家很难堪的,所以我死了那是很自然的事。

高中时候的数学,有段时间我一直徘徊在合格与不合格之间,正负十分以内。当时我真的很怕我们那个数学老师,但后来,我居然习惯了他经常让我心惊胆战,再到后来,虽然要挣扎达到班的平均分以上还是很难,但总算我不会在合格线附近徘徊了。

高中是我唯一觉得测验考试合格或者达到班平均分也很难的阶段。

2017-10
22

吃螂蜂

By xrspook @ 20:30:10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样的观察力才能成为科学家我不知道,但是我觉得自己随着年龄的增长,在观察力方面越发强大。一开始,这种能力是被迫练成的,但后来,那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自然而然就会那么干。还记得还是学生的时候,我最讨厌英语考试最后的那一题,在一篇文章的某些行中找出错误的部分。我总是不知道哪里出错了。直到高考,我能答对一半已经很神奇。毕竟,那又不是律师信,又没有什么法律效力,不过是篇东西而已,你看明白其中的意思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还要纠结于那些细节呢?实际上在现实生活中,交流不并不需要那么计较。当然,估计也是当时被迫练出来的那种计较,才会让我后来很自然地就发现了正常中的不正常。

昨天中午,我在啃一条已经拆过肉的鸡腿骨头的时候偶然发现地上的蟑螂尸体在动。因为我是坐在外婆家门口吃的,蟑螂在外婆门口的公共空地上。据说近段时间街道到老是喷药,所以屋里屋外有非常多的蟑螂尸体。正在动的那个是众多尸体里的其中一个。当时我的第一感觉是,难道蟑螂还没完全死?走近一看,我震惊了,蟑螂死了,之所以那块东西在动,是因为有一只蜂正在吃蟑螂的尸体,那东西不像马蜂,也不是蜜蜂,我不确定是不是黄蜂,反正就是蜂的一种。之前我就已经听说过有寄生蜂那回事,但是那只是给蟑螂来一针,然后让其处在僵尸状态,昨天我看到的那个蜂正在吃蟑螂的尸体。我不知道那蜂是不是觉得那个尸体比较新鲜,所以选择了那一只蟑螂尸体而没有选择其它。我过去看的时候,蜂已经把蟑螂的脚全部咬了下来。正在吃蟑螂的上半身。我一边啃我的鸡骨头一边观察着那里的状况。丢完骨头,我发现那一坨不再动了,进而发现,蜂飞走了。但过了一阵它又飞回来,继续吃。然后又飞走了。它飞走的时候,我特意过去看了一下那个残渣。蟑螂的上半身几乎被吃空了。只剩下腹部以下以及脑袋和不完整的翅膀。我觉得蜂应该不会回来了吧。但是我错了,那蜂又飞了回来,继续在那里折腾,我觉得它想把整个蟑螂的尸体都带走。我看到它很努力的咬住蟑螂的尸体想飞起来,但是那个残骸还是太重。蜂飞起来了,但是蟑螂的尸体还是一直拖着地。就那样蜂带着蟑螂的尸体到了不远外。当蜂飞走的时候,我看过去一看,半个蟑螂的脑袋已经被咬了出来。但显然即便这样,那个残骸很很重,蜂没办法带走。看到这里的时候,我妈喊我去吃午饭。我吃完午饭回去一看,那个蟑螂尸体不见了。地面上有蟑螂的半个脑袋以及腹部以下的部分。其它的部分我在那个地方以及附近看了半天都没找到,估计是蜂把那些带走了。蟑螂是杂食动物,所以它们会把同类吃掉。也正是利用了这个,蟑螂药才可以起效,让蟑螂回到窝里发病,然后死一窝。但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原来蜂也是吃肉的,而且把蟑螂吃掉的效率还相当高。看到这么一个现象以后,我就去度娘搜索,结果发现出来的东西基本没有一个跟我所见的类似。这到底是因为我发现了很奇葩的东西?还是度娘这个搜索引擎实在弱爆?

如果蜂可以用这种方式把蟑螂干掉,它们遇到危险的时候也就不用拼了它们的命给我们一针然后同归于尽,它们只要咬住我们不放,我们就会很惨。

2017-01
18

无知即无敌

By xrspook @ 9:11:20 归类于:烂日记

无知不可怕,但无知仍觉得自己天下无敌、无知是理所当然的,那就非常可怕。虽然我知道这句话是悖论,因为无知的人自然而然就会无畏,因为不知道很多他应该知道的,当然也就不知道怕是什么。从前学哲学的时候有一句话叫做“存在即被感知”,反过来就是,不被感知到就当它根本不存在。在一定程度上,这是正确的,但实际上从整体来说,这是谬论。那些无知即强大的人,就是奉行了那句,因为我感知不到,所以那不存在。

不知道不要紧,但如果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知道的必要,这就非常可怕。那种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情况有多么的严重。

过去还是学生的时候,我们一直都有一个纠结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读书?我们为什么要考高分?我们为什么不可以一直都很渣?还记从前有个成绩不太好的同学问老师,我去买菜,知道加减乘除就可以了,为什么一定要学高等数学、要学函数积分!的确,如果你只是去市场买菜,知道那些也就足够了,但如果你是在网上购物,而且商品琳琅满目,网店让你看得目不暇接,要比出最优惠的价格,高等数学能帮助你很多。要获得别人得不到的优惠,你就要得比别人有更先进的计算系统。有些人买股票纯粹是凭感觉,或者别人买什么他就买什么。但有些人玩股票,真的是在分析那些曲线和那些业绩。所以有些人炒股,靠的纯粹是运气,某一天,连内裤都输掉,也是很正常的事,但有些人玩股票一直都赚钱,买的都是涨停板,钱源源不断地涌进他的口袋,这也非常正常。学校的那些时间是为了让你习惯学习,掌握技能。并不是说分数越高能力就一定越强,但起码你得学会技能是怎么学回来的。当你有需要的时候,你可以学习任何一项技能,让自己过得快乐、过得舒适。

英语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技能,那是生存的需要,就像吃饭睡觉一样,那是沟通的手段。没有了英语,就像要上网,却没有网络一样。不是人人都必须得这样,但因为我想知道的东西中文所得到的信息不能满足我,而且我很怀疑那些信息是不是正确的。比如说现在满大街的人都可能知道《摔跤吧,爸爸》是什么鬼?我是个后知后觉的人,所以这些非正统信息来源的名字我很久以后才得知,但看到那个名字以后,我马上醒觉了。昨天有人告诉我不知道Dangal是什么鬼?他只知道《摔跤吧,爸爸》是什么鬼。这让我觉得非常悲哀。看看中国的电影引进方都干了些什么好事?!乱七八糟的片名都已经扎根于吃瓜群众心目中,但他们的官方中文片名居然还没出来。我们经常吐槽为什么印度电影来到中国片名全部都会变成渣。一开始,我也觉得那是引进方的错,他们怎么就为了吸引眼球给印度电影起那些稀奇古怪的低能名字呢!但经过《摔跤吧,爸爸》以后,我明白了,这不完全是他们的错,是很多中国人都没有把印度电影认认真真对待。这个山寨出来的Dangal片名显然和电影不搭调,中心完全跑偏了!真不知道写出这个的人是谁,大概他写出这个的时候,没有想到后来影响居然这么巨大。我猜那个人可能是米叔的粉丝,因为只有那样,他才会非常主观地觉得这部电影应该是说爸爸,里面应该有很多他可以用来舔屏的东西。但显然,根本就不是那样。取名是一个非常困难的过程,所以即便我觉得某个名字非常适合这部电影,我仍不敢随便乱说,因为一旦传开,假的事情就可能变成真的了,就像,现在到处乱飞的谣言一样。有人觉得他知道《摔跤吧,爸爸》是什么,不知道Dangal是什么这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他的英语非常不好,但这是理由吗!Dangal跟本就不是英语啊亲!更进一步,他不知道Dangal是什么不是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而是他觉得他没必要知道。这就相当恐怖了。国内的人说的每一句话他认为是正确的的,但真正的事实就在那里,他却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你不需要知道Dangal是什么语言,你也不需要知道那怎么读或者什么意思,但如果你是米粉,至少你能认得出这连起来的六个字母代表的是什么电影。其实我真没必要跟这些人较劲,但是我内心深处就是有一团火。现在人们的无知即无敌的做法让我非常生气。

随他吧,别人怎么活,是别人的事。我也一起视而不见就好了。

Page 1 of 41234»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