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
17

融汇

By xrspook @ 9:02:26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开始这篇东西之前,我突然意识到,原来一直以来,在网上我都通常不是在论坛之类的地方求助的那个。绝大多数情况之下,我的是去帮忙的那一个,又或者是发布某些信息的那个。我的确是有发过求助的帖子,但是,相对于其它来说,那非常的少,而且通常我是那种还没等到别人回复,我自己就已经找到答案的人。某些东西,靠我一个人的力量没办法找出答案,那个时候,我会求助于身边的网友。但网友不一定直接就能给出我答案,但是他们会给我个方向,让我明白我纠结的那个东西到底有没有找到答案的可能性。在一些根本就错误的命题上,也就不需要继续费神了。但是,在我纠结得死去活来之前,我不会找别人。当然,这也会有例外情况,比如电脑坏了,直接开不了机,或者能开机,但无论如何进入不了系统界面,又或者是电脑用得好好的突然就蓝屏。这些东西相比于软件上的纠结,又或者是习题上的误解会让我很慌。在电脑都开不了的时候,我也就无法找解决问题的方法了,因为绝大多数情况下,我的自学是搭配搜索引擎的。搜索引擎的答案是网友们的集思广益,众人是我最好的老师。暂时,我只是个低级的用户,所以答案可能难找一点,但通常都会有现成的答案,虽然可能不是一步就能上岸,要通过多种答案组合才能得出我想要的结果。

我不知道其他人自学的时候是怎样的,反正当我在学习某样新东西的时候,自然而然我就会联想我曾经做过的事。如果运用了这个新知识,会不会有一些更好的效果。比如昨天我下载了一本Power Query的教程。那是一本pdf,2017年出版的书,京东卖50多。我没想过买,也没想过不买,但是这么老的书,肯定已经有了pdf版本,所以我就下载了一本回来看看。结果发现,那本书里面说的Power Query是基于Office,2013的,所以,已经没有购买的必要了。因为Office 2013版本的Power Query和Office 2016的有差别。倒不是功能上有一些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在找按钮上会让人有点棘手。于是我就直接开始看这本书。之前我觉得自己很讨厌看pdf。这次的这本pdf是扫描版,我也不明白我为什么看得下去,因为书本其实挺模糊的。里面说到用合并查询的方式来实现vlookup的功能。vlookup这个东西,只有几行的时候,效果还行,但数据一多,那就是死机的节奏。之前我们打算一整个表都用vlookup出结果,后来发现那会死机,所以最终使用vlookup的地方我就只留下几行而已,但即便只有几行,当我在那个源表增加数据的时候,还是会有卡机的感觉。在8GB内存的台式机上,感觉还好,在8GB内存的笔记本电脑上,有时会看到右下角说有多少个线程正在计算,显然这就是卡机的征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慢,如果用Power Query可以快一些。那本书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说少量的可以用vlookup,但大量的索引,Power Query才是最佳选项。从前我打算千行数据都用vlookup,后来发现那会死机,所以后来我就把那减少为只有几行,所以在我的那套操作里,无论用不用Power Query查询都无所谓,但是,我要掌握这项技能,但暂时,我还没有摸索出个所以然。

在没有得出为什么不行的时候就要停下来做其他事,总会让我觉得耿耿于怀意犹未尽,但我又不得不这样。以后我还得更严格要求自己,到点了就必须按下暂停键。

2020-09
10

求知

By xrspook @ 9:42:18 归类于: 烂日记

当我在使用Excel的时候遇到问题,通常我都会去搜索,搜索出来的东西通常来说论坛和知乎的结果会比较靠谱。当然了,不是搜索所有东西都是这两种途径获取的信息最信得过。如果是搜索影视相关的东西,尤其是资源类的东西,那就必须靠感觉和经验。搜索编程类的问题,个人博客通常能帮大忙,尤其是那些已经有好段历史的博客。基础信息的搜索通常可以找教程,通常最基本的东西,官方都是有教程的,但要做到更进一步,尤其是有些特别的私人定制需求,那就必须拜访民间的知名教程。

在没有互联网之前,书本是我们不求人获得知识的唯一途径。那个时候,要不翻自己手头上的书,要不去图书馆翻书,没有别的选择,但书之所以成为书,肯定是因为已经有比较有把握的积淀,这是一件好事,但同时也是件不怎么好的事,因为这就意味着书里说的东西可能已经过时了,有时甚至已经很过时了。从前,要上手一个新软件,手边没有教程类的书还真不行,过去我们都是按照书本上的步骤一点点模仿的,但书上的版本和我们实操的版本往往又有区别,所以时间还得耗费在找到底在哪里上面,运气不好的时候根本就找不到,因为可能某些功能已经被删除了。后来,教程类的东西我感觉自己越看越少了,接触的东西多了,摸索软件我靠的是经验直觉。倒不是因为软件运行的机理我明白了,而是我对软件的功能分布有点心里有数,即便完全没见过,我也可以根据我过往的经验去猜测我想要的东西在哪里,所以找按钮从按图索骥变成我感觉它就在那里,如果不在那里我觉得它应该在哪里。完全清楚某个软件的按钮分布其实意义不大,最重要的是理解做软件的人大概会把功能如何划分。纯粹靠熟练去摸索软件的操作,一个大更新以后绝对傻眼。比如Office从2003转为2007,界面发生了巨大变化,搞不懂其中的分类逻辑,哪怕你对2003再熟练,但操作2007的时候依然会让人觉得你是个Office白痴。

一直以来,我都对论坛这种东西有好感,几乎可以这么说,我的互联网生涯总是在不同时期侧重地在不同的论坛里流连。要不不干,要不干好。在完全不同的领域,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可以做到从路人甲变成管理员,为什么论坛的管理者就觉得我就应该是他们的一份子的呢?他们是如何看上我的呢?我不知道,我也从来没有问过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反正这种事屡屡发生了。我不知道这种事在我现实工作中什么时候会发生,又或者说到底会不会发生,反正我是不会强求的,正如我从来没强求过自己要当论坛管理员一样。至今我仍然觉得自己适合当高级技术员而不是高级管理员。我喜欢独自解决我自己的问题,同时,我也挺喜欢帮别人解决他们的问题。多管闲事这种嗜好会让我在无意之中得到提升。在线性的工作中我们不可能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正是因为我们八卦要帮别人的忙,所以我们才有机会在乱七八糟的其它领域大开我们的脑洞。提前打开脑洞这种事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派上用场,到那个时候,别人会惊讶你为什么居然会知道,但我就是知道怎么破,这很平常好吗。

在专注解题的路上,不知不觉中我就储备出问题的成因及对策了。

2020-09
6

从检验员到车工

By xrspook @ 16:35:1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妈昨天突然跟我讲起,从前她最讨厌当工人,所以她初中毕业报的第一志愿是师范,但不知道为什么师范没有录取她,反而被石油中专录取了。到了石油中专,她被分配到石油检验,总算是不需要当工人。中专毕业以后,她被分配到龙川县。那里的石油厂只有几个烂罐子,而更重要的是那家厂没有女工,接着我妈就被分配到当地最大的国营器械厂。然后,她就成为了一个一线的工人,工种是车工。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我妈是个车工,但是她为什么会成为车工,她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直到昨天,不知道为什么她全盘托出来了。

从石油检验到生产零件,完全是两件不一样的事。这其中的完美转变,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有身边的人的教导;其次,也有她自己的努力。虽然在那个机械厂有师傅带着她,但实际上教会她更多的是身边来自于轻工学校的学生,而让她真正能上手这份工作的是她的自学。她说那时的中专、大学出来的学生,就能独当一面。中专生根本不需要额外的培训就能把工作做好,而大学生到了他们那里,可以把新的理念和技术带入到工厂,改变那里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效率。我妈说,当她从那个机械厂回到广州的石油修配厂之后,她才意识到,这边的修配厂比那边低端很多。工人的技术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边的人基本上都是通过吸收附近的农民,靠着传帮带,师傅带徒弟带出来的,但师傅实际上也没有经过规范的教育。我妈说,在她的那个年代,中专生已经很了不起,领导知道单位来了个中专生会非常的高兴,当时的中专生和大学生的确配得起这样的期待。当时有名的中转比师范和高中难考很多!家境不好的聪明人都去那里了,能不好吗!

反观现在的大学生到了一个企业以后,能干些什么呢?即便专业对口,但是到工作的时候,还是会出现很多的未知,而这种未知往往都是通过师傅带徒弟去解答疑惑的。在陈腐的晋升制度里,晋升跟成绩没有必然的关系,反而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所谓荣誉会让你升得更快。没有上升的空间,只有一并重复前人做的事,渐渐地,那些人就没有了自主思考,又或者他们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自主思考,工作就只是在混日子而已。

我妈说,当时她工作了一个星期后,觉得自己虽然读了12年的书,但好像都不知道。所以那个周末她去了附近的新华书店,把相关的书籍都买回来,然后,上班的时候就自己看书学习。看到不懂的时候,就去现场看一下师傅们是怎么做的。如果现在的年轻人能像我妈当年那样,现在的很多企业就不会是如今的模样。

冥冥之中我觉得,我的人生路就像是我妈的一个复刻版。在学生的年代,我希望自己能成为医生,或者科学家研究员。但实际上,我到了一个企业当检验员,然后又因为机缘巧合的关系,工作偏向于统计方面,最后被调到了财务科。相比之下,我的跨专业没有我妈那么遥远。如果我妈当年被调回来的时候,要她再次去做石油检验,估计她仍然可以胜任,但之所以她生命中没有发生这种事,大概又是某个选项出了状况。

我跟我妈的特点是做每一件事都要把它做好,从来不会因为被分配到一个不是我们心仪工种的时候就自暴自弃,得过且过。要做得更好,不是因为别人有要求,而纯粹是因为我们内心想做到,而且我们知道自己一定能做到。

昨天之前,我妈从来没有跟我提起过她有过这样的人生,这估计叫做命中注定的传承。

2020-07
31

奇怪的人

By xrspook @ 9:01:09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一个经常让人意外的人。那些别人觉得我不会的东西,我都会。那些一开始,我一窍不通的东西,过一段时间之后我会变得挺溜。这种能容下任何知识的能力,实在很恐怖,但我自己却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有条件的。不是因为我喜欢那个东西,又或者我对那个东西感兴趣,就是我不得不做那些事。在自行精通和被迫精通的路上,我经常会创造出一些奇迹。

还记得第一次惊叹我有这种能力的人,是大学的网球老师。一开始学的时候,我连网球拍都没碰过。网球这种东西,只是在电视上看到过。要怎么打?要怎么计分?完全不知道。当我手握网球拍的时候,更加不知道该如何控制。所以一开始那几节课,我的球全是乱飞的。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砸到人,显然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却完全避免不了。是不知道从第几周开始,我的球变得控制力很强,于是老师在课间的时候问我是不是参加了网球协会。为什么要那么干呢?我只是在课余的时候面壁练习而已。我不知道其他人为什么要练习,他们希望能练到什么程度。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要练到什么程度。那个时候,我根本没考虑过自己面壁的练习能有什么效果,我只是一有时间就去练,通常固定在周五的早上。因为那天我10点才开始有课。我早上通常宿舍楼下那块空地,那块有墙的空地练习,因为那个时候通常不会有人在那里打羽毛球之类。除了上课和练习,我没看过教程之类的东西,但是我就是具备这种自学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不仅仅是在体育方面,在任何东西上面,只要我一根筋钻进去,就会有所得。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根本没考虑过自己最终要获得些什么,也没有制定过明确的目标。

决定自学能力强弱最重要的因素是什么呢?我觉得不是天赋,而是毅力。当然,一定的智力也是必须的,因为只是一直学一直练而不去思考自己有什么不足,自己应该在哪方面努力是不可能进步的。就运动来说,我觉得条件反射重要一点,而脑力方面的自学,条件反射很重要,但是有正确的思路更重要。用思维导图配合不懈的努力,我觉得效果会很不错。有了思维导图你就知道你的整体趋势应该是怎样的,你不会因为一直埋头苦干就忘记了自己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因为我在很多方面都会出乎人别人的意料,所以大概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定义我。就连我都不知道如何定义自己。另外一个让我这么神奇的地方是我一直都没有谈恋爱,所以其他年轻人用在谈恋爱的时间和精力,我都省下来了。我把那些时间和青春花在各种各样你想不到我也想不到的事情上面。

我不是为了震惊别人而活的,我只是为了让自己一直都活得很有趣。

2020-04
27

随机应变

By xrspook @ 9:06:39 归类于: 烂日记

python的习题我已经习惯了他们不给参考答案,又或者是参考答案里有一些超纲的东西。既然这样,如果我可以用我学过的东西得出答案,我会努力地那么干,但如果我实在没办法,就会请教搜索引擎,然后我也会用上一些超纲的函数解决问题。现在我只学到了一些很入门的东西,所以实际上现在很困扰我的问题实际上已经有现成的函数可以秒杀掉。秒杀是很简单的,你知道使用范围,然后把东西丢进去就可以了,但如果全部都这样拼凑,跟直接在Excel的系统函数里玩有什么区别呢。知其然,也要知其所以然。经常让我纠结的东西我会想到一些很特殊的情况,我该怎么把那些特殊情况也处理掉呢?当然我想到的特殊情况可能并不算太特殊,又或者还有很多特殊的东西我没有考虑到。内置的函数里,很多东西都固定了取值范围。比如说针对字符串的函数很多东西,你只能在里面填字符或字符串,你不能把列表、元组或者字典丢进去,所以这就很烦恼了,如果我要处理的不只是我能列举的那些字符呢?比如说我要处理的是32个半角的标点符号,我要把他们替换掉,它们32个是以一个字符串的形式放在一个函数里的,你可以直接的把它们引用出来,但是,如果你要把它们替换掉呢?我遇到的问题是,我需要把它们全部删掉。为了实现这个,我写了个循环,历遍了字符串里面的32个元素。然后把它们逐一替换为空字符串。后来我认识了一个比较高大上的函数,叫translate,而在translate之前,又有一个制定翻译规则的函数maketrans。Python3中,maketrans已经被列为内置函数,不需要再引入模块才能使用。Python3的maketrans有一个相当牛逼的功能,就是在创造翻译规则的时候,我可以引入字典。这是一个非常妙的点子!因为在创造翻译词对的时候,强制规定前者跟后者,必须是等长的,而字典的键与键值一定会成对出现。一开始我用那个函数的时候,被翻译的是32个字符,然后我手动数了32个空格进去。后来我为这32个字符建立了一个字典,然后优雅的把字典丢给了maketrans,最终让translate秒杀完事。

关于分隔出一段话里的每个单词这种事,正常人的思路是筛选出那些0-9以及大小写字母。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我被暗示要用减法。首先,把整段话都变成小写,然后剔除掉里面的标点符号。最终根据分隔符把单词切开。如果一开始,我就想到用限定字符的话,我会从正则方面考虑,但貌似我的做法跟正则出来的效果有点不一样。因为正则之下,居然星号、逗号和杠都没有去掉。这让我非常惊讶。当我对比我的方法提取出来的词和用正则方法提取出来的词以后,我发现在那个排版有点过分的emma文件里,我的提取效果要比网友的正则好。虽然总的来说两种方法算出来的单词量没插多少个,但实际上但把差异打印出来以后,效果还是差得挺远的。

我还是比较习惯自己先琢磨一下,得出自己的方法,然后再去跟别人比较。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