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1
12

搞啥呢

By xrspook @ 18:18:45 归类于: 烂日记

在梅州的那个晚上,突然9点多被告知要去总公司大领导那里,检查组里3个女孩都要去。大晚上的把人叫去那里到底怎么回事呢?而且据说还要带上笔和纸,结果去到大领导的房间。原来是个领导正在打牌。他们只不过想把我们叫去那里聊天,又或者说如果我们会打牌的话,就跟他们一起打。他们打的是炒地皮,炒地皮也好,拖拉机也好,斗地主也好,反正我都不懂。我们三个女的被迫在那里看着他们打牌看了一个多小时。

我不知道那些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领导说如果想升职想快一点的话,就必须要学会打牌,尤其是在粮食系统。那个时候我内心的潜台词是即便我会打牌,我也不会通过这种途径去升职。更何况我不会打牌,我就更不会为了那个要去学打牌了。因为一定程度,我觉得通过那种途径挺恶心的。大领导说打牌是一种廉政建设,虽然会抽烟,但不会喝酒,更加不会有其它乱七八糟的行为。把下属叫过来打牌,打到很晚才放他们走,下属自然也没有机会到处惹事。他们觉得出差最大的乐趣就是聚在一起打牌,无论是在坐车的路上,还是晚上住酒店的时候,但对我这一辈人来说,起码对我来说,我根本不喜欢做那种事。之前我从来没有过和总公司的大领导有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很早以前就见识过他了,但是一直都只是开会的时候他坐在上面讲,我坐在一堆人里面听。

经过这么一次晚上被叫去看打牌以后,我突然觉得自己跟了10年的那个领导还真好,他不会故意弄这些花招,如果他真要找你聊天的话,会直接在上班时间把你叫去办公室,而不会使用这些伎俩去达到目的。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吃饭的时候领导讲话的风格真的大不相同。反正我总是觉得这个总公司的大领导的说话总会有点让你觉得他高人一等,大概是我层次太低,于是他说话的时候,尤其是说的比较文雅比较高深的东西时候我总是有点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他是个有文化的人,但显然我不是,所以我还是比较习惯从前我领导的那种比较通俗的表达方式。也正是因为那种表达方式很接地气,所以绝大多数时候我都不会觉得很紧张。另外一个让我不紧张的原因是我们已经认识很多年了,所以也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因此我根本不需要担心突然间他会问一些让我踩雷的东西。遇到总公司大领导的时候,我也未见得很紧张,只不过是在说话的时候会一再思考到底该不该说?应不应该这样说?不是因为我紧张说不出话了,而是因为我得再三思考这样说到底合不合适。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干嘛。反正我是那种无欲无求,没想过要怎么升职的人。我尤其不想到总公司本部。所以有些时候我会觉得故意表现得糟糕一点不被他们相中反而是件好事。对绝大多数的人来说,我这种想法真的非常奇葩。但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是佛系中的佼佼者。

我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仅此而已。

2018-12
1

人与人

By xrspook @ 23:59:14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会想,要多长时间的谈话才足够呢?真说不清到底要多久。今天我昨天跟同学去看了一部电影,然后逛了半天,接着吃了顿饭,最后走了好长一段路散步回家。她是直接走回去了,我坐了一趟公交车,因为实在太远。除了看电影的时候,我俩一直都在说,好像永远都来不及把话都说完就得分开,所以可能把我们两个放在一起十天半月,东西还是说不完。不过,当我俩不见面的时候,我又会觉得可能我们没什么话特别要说。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只是听她说就好,但实际上我有没有全部都听进去,又或者是听着听着就开小差了,我不知道。

不是所有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有这种化学反应。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但我说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有些时候,我也会跟网友谈好久,但通常我们都是围绕一两个话题,但是和我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她任何话题都可以一直说下去。于是到了分手回到家的时候,我会莫名地感觉到自己有点喉咙痛,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平时我是个不怎么说话的人。我把我要表达的东西大部分都用敲键盘去解决了。我这辈子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她那样可以一直说下去的人。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不知道,但起码不会有冷场。

回到家以后,一开始我只是想去看看单位的数据,解决一个问题。但是,却在不知不觉之中带出了另外一个让我觉得很慌乱的问题。因为如果那个真的是问题,要解决掉就得付出我们前所未有的努力了。希望这不是问题,但是还是会让人觉得很恐怖。在提出问题过了接近半个小时后,终于有人出来答复。幸好那是虚惊一场。但与其说那是一场误会,不如说那是一个人为造成的事故。有些事情,明明只要你做到位了,别人就不会有那种担心,但就是因为他们想东西的时候不够全面,完全没有把一些因素考虑进去,所以造成了今天的问题。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大家都退一步只做自己的事。显然这次是一个衔接方面出现的问题,我作为一个在他们以外的局外人,尤其能看出他们的逻辑错乱。最恐怖的是,他们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这种事情是可以完全避免的,但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当然也就不会去做进一步的措施保证这种事不会再发生。话说回来,这种事今年以来已经不只发生过一次了。记忆之中,这之前已经有两次,不过那些还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但这一次实在太吓人。中国的那种先人情后规律的管理模式简直太恶心了。有些人懒掉一些步骤,另外一些人觉得我也不如一起懒吧。别人要懒,我不好意思站出来让他不那么做,况且这样我也可以一起懒,何乐而不为呢?人人都退一步只为自己着想而不按照规则办事,最后就导致了今天发生了让我慌得一逼的事情。或许这种事只是因为我太认真了,我没必要那么纠结,但如果我不认真不纠结,我就不是我了。这个单位应该很庆幸,他们还有一个会为他们的全局慌张的人,而这个人还不是他们的顶层领导。

或许有别的地方能让我的这种属性得到更好的发挥。

2016-09
26

莫名其妙的不和

By xrspook @ 13:12:27 归类于: 烂日记

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我跟女的聊天通常会有可能聊着聊着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继续下去了,尤其跟女网友聊天,聊着聊着会进入一个死胡同,两个人都开始钻牛角尖,情况就像我们两个开始对骂。这种情况很早很早以前我已经体会过,那时候,我还没上小学,在读幼儿园,暑假的时候我跟我表姐都会去外婆家。因为当时不流行培训班或托管班之类,所以暑假的时候父母通常会把我们扔给外婆帮忙照顾。一开始那几天我两个关系好得不行,老是粘在一起,有各种游戏等着我们去玩。但只要时间一长,超过一两个星期。我们的状况就会开始变坏。会出现各种不和,会吵架,甚至会打架。那个时候,通常被打的是我,因为我表姐是那种在大人看不到的时候才偷偷袭击的人。大人看到的只是我又无缘无故哭起来,在那里闹、在那里发脾气。我跟我表姐的状况准确来说那不叫打架,应该叫我被虐、被欺负。为什么我不直接欺负回去呢?我选择的是跟大人告状,但实际上这样解决不了问题,表姐还是会一再偷袭。正如我的同事所说,他小的时候在学校有个同学老是欺负他,但他妈教育他不能跟别人打架,所以他就向老师举报,但无论举报多少次,老师惩罚那个同学多少回,他还是照样被欺负,于是有一天他实在忍不住还手了。结果呢,居然好了,那个同学从此怕她了,再也不敢欺负他了。当时如果要是我有这种觉悟,大概就不会形成那种一开始表姐是我的闺蜜,到后来她就变成女魔头的状态。

直接接触的人相处久了,会出现各种矛盾,然后吵架打架。但即便只是在网上交流,当意见不合的时候,各种神经病的状态也会出现。跟有些人聊天的时候我觉得,即便我们意见是一样的,表达出来方式有区别,我们聊着聊着也会产生火药味,像是在吵架。这种情况,通常会发生在我跟同性聊天的时候。如果网友是男的,很少会发生这种事,当然也曾经发生过。但如果对方是男的,我觉得到某个程度我们会自动承认错误,问题也就不成问题了,但跟女的聊天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不会觉得自己有问题。少了承认错误,也少了对别人挂在嘴边的赞美。虽然讨论的是很实在的事情,但是到最后却会有不愉快的结果。所以有时我是挺害怕跟女网友聊天的。男朋友聊天的时候,我想什么时候结束就什么时候结束,不用担心会有什么后果,或者怕别人说我神经病怎么说着说着就不见人。但跟女网友聊天的时候,我甚至有时会神经紧张到字斟句酌。因为一旦有什么差池,或许那又会演变成一场骂战。吵架到底有什么不好呢?我也说不出来,但是如果可以避免,我不想跟别人吵架。而且还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完全不是原则性的东西,那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精力。还不如把那些都省下来,嘻嘻啊哈哈一下或者专注在某些工作上。

昨天看到了一句话,内容大概是:业余工作决定了一个人的成败。这么些年来,我的确是这么觉得的,我在工作以外的收获比我在工作那七八个小时里多得多。而且,那是我付出了非常多的主观能动性去精心培养的,不像平时工作那样只是在完成任务,只是在耗时间。工作和兴趣,有些人是合一的,但我觉得还是分离开来比较好。起码当你心灰意冷的时候,你还可以继续麻木、条件反射地工作,糊口过日子。把所有都投入到一个地方,成功当然好,但失败的时候真可能就会因此而崩溃,寻死也变得很正常。

髋部的隐隐作痛有所好转。昨晚明明已经吃过晚饭,但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觉得饿得不行。这又是什么新状况呢?

2013-05
29

灵魂游离的一天

By xrspook @ 16:44:0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晚被拉出去宵夜,因为科室有人拿到了全国技能竞赛的二等奖,所以大家就去庆祝一下,还有一个原因是科室几个月前来了个新同事,但她从未和大家出去宵夜过,所以,我知道这次我跑不掉了……

宵夜 = 喝酒 + 猛吃 = 长胖

我最讨厌这个关系了!!!!!!!!

几周前把Corona给喝了,但那玩意只是一瓶,330mL而已,酒精度是4.6,所以,一瓶下去只是暖胃。但宵夜这玩意可是猛灌,也不管你到底能喝多少,也不管你到底想不想喝。在没有工作之前,啤酒这玩意我还真的不喜欢。但如果不是有酒精,光谈入口的话,我可以把啤酒忽略为汽水。昨晚又虾又啤酒的,我的尿酸没救泪奔了~~~ 所以,我真心没搞懂宵夜这玩意到底有什么好!一帮傻逼把自己撑破肚皮兼喝醉,分明就是自虐。然后开始分散一堆堆小团体咬耳朵悄悄话,各种谈心。难道清醒的时候就不能好好坐下来慢慢说么。非得借助酒精的威力,那帮胆小鬼。

晚上9点出去,半夜接近12点回来,然后洗澡过后差不多12点半,开始看余下的Raw和顺便和别人聊天。Raw大概剩下1个半小时,聊天却搞了好久好久,于是,今天我凌晨3点多睡觉的,早上7点多正常起来,我都崇拜自己为啥好像啥事都没有。但实际上,我是有事的,比如说眼睛里都是血丝,肉体到到位了,但灵魂还在游离中。但无论怎么颓废,该做的还是要做,没人能帮你,顶硬上吧亲~ 今天能撑下来,我怀疑我是内置了备用电池,启动了,所以不至于一天都行尸走肉很累很累的样子。

但这种变态生活必须只是特例,并且应该下不为例!

2012-09
15

令人感动的成熟

By xrspook @ 22:38:30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本来打算放下一袋小麦就走人,但后来却成了免费帮工。

好吧,这就是我今天去干的事。加工LED灯串,据说是某歌舞团的订货,每条10个灯,用硅胶线连接,灯用的是3mm的七彩慢闪圆头。剪缩套、穿缩套、开线、拧灯、焊灯、上缩套。很简单的步骤,但如果150条都这般折腾,那可真会让人疯掉的。干这种事,我并不烦躁,反而有点乐在其中,我完全不介意兼职干这个。已经2周多没有闻到焊锡的味道了,那是多么的熟悉啊!我这个变态的有点喜欢闻焊锡,但那个实际上是有害的。

今天搭车的路上塞着耳塞,听着陈奕迅的老歌,但实际上我却在偷听着后面2个小年轻的谈话。这两个小少年18岁都没到,但其中一个的成熟简直到了让我诧异的地步。开始的时候,他们在聊打架,只抽,群殴都有,还有谁更牛X,谁打人痛谁打人不痛什么的。我虽然出自一个臭名昭著的学校,但实际上我没有见过那种电视/电影场面的打架,我甚至连见红的都没见过。所以,当他们谈论起那个的时候,我觉得挺有趣。然后,他们聊起了职业选择和工作。一个或许16岁都没到的孩子已经盘算过当高级汽修的发展和出路,甚至已经在想过了18岁爸妈就不会再养他,反而,他要给他爸妈家用,他的计划是半工读完成学业,每个月给爸妈1000元,自己出去租房子住。他说的那句:“爸妈为了我已经辛苦大半辈子了。”让我异常的感动。他说如果当个汽修的,往后怎么买房子,怎么养爸妈,怎么娶老婆养家糊口。在一个我觉得还是放荡的年龄居然已经考虑到这些,我动容了。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只会应付考试。他没有读高中,更加不会读大学,但他知道自己想干什么,自己能干什么,自己起码要达到什么程度。

学校名声可以很烂,但那些孩子并不缺心眼,他们并不笨,不过是因为一些特殊环境让他们显得有点“奇怪”而已。在应试教育,补习班满天飞的今天,我甚至把这看成是一种洒脱。

聆听你身边人的故事可以让你顿悟到很多。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