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
1

人与人

By xrspook @ 23:59:14 归类于: 烂日记

有时我会想,要多长时间的谈话才足够呢?真说不清到底要多久。今天我昨天跟同学去看了一部电影,然后逛了半天,接着吃了顿饭,最后走了好长一段路散步回家。她是直接走回去了,我坐了一趟公交车,因为实在太远。除了看电影的时候,我俩一直都在说,好像永远都来不及把话都说完就得分开,所以可能把我们两个放在一起十天半月,东西还是说不完。不过,当我俩不见面的时候,我又会觉得可能我们没什么话特别要说。我不觉得自己是一个话很多的人。在一起的时候,我只是听她说就好,但实际上我有没有全部都听进去,又或者是听着听着就开小差了,我不知道。

不是所有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有这种化学反应。她是一个很特别的人,但我说不清这到底是为什么。有些时候,我也会跟网友谈好久,但通常我们都是围绕一两个话题,但是和我的同学在一起的时候,她任何话题都可以一直说下去。于是到了分手回到家的时候,我会莫名地感觉到自己有点喉咙痛,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平时我是个不怎么说话的人。我把我要表达的东西大部分都用敲键盘去解决了。我这辈子没有遇到过一个像她那样可以一直说下去的人。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我不知道,但起码不会有冷场。

回到家以后,一开始我只是想去看看单位的数据,解决一个问题。但是,却在不知不觉之中带出了另外一个让我觉得很慌乱的问题。因为如果那个真的是问题,要解决掉就得付出我们前所未有的努力了。希望这不是问题,但是还是会让人觉得很恐怖。在提出问题过了接近半个小时后,终于有人出来答复。幸好那是虚惊一场。但与其说那是一场误会,不如说那是一个人为造成的事故。有些事情,明明只要你做到位了,别人就不会有那种担心,但就是因为他们想东西的时候不够全面,完全没有把一些因素考虑进去,所以造成了今天的问题。各人自扫门前雪,哪管他人瓦上霜,大家都退一步只做自己的事。显然这次是一个衔接方面出现的问题,我作为一个在他们以外的局外人,尤其能看出他们的逻辑错乱。最恐怖的是,他们根本不觉得自己错了。这种事情是可以完全避免的,但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当然也就不会去做进一步的措施保证这种事不会再发生。话说回来,这种事今年以来已经不只发生过一次了。记忆之中,这之前已经有两次,不过那些还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但这一次实在太吓人。中国的那种先人情后规律的管理模式简直太恶心了。有些人懒掉一些步骤,另外一些人觉得我也不如一起懒吧。别人要懒,我不好意思站出来让他不那么做,况且这样我也可以一起懒,何乐而不为呢?人人都退一步只为自己着想而不按照规则办事,最后就导致了今天发生了让我慌得一逼的事情。或许这种事只是因为我太认真了,我没必要那么纠结,但如果我不认真不纠结,我就不是我了。这个单位应该很庆幸,他们还有一个会为他们的全局慌张的人,而这个人还不是他们的顶层领导。

或许有别的地方能让我的这种属性得到更好的发挥。

2016-06
23

运动专注

By xrspook @ 7:24:56 归类于: 烂日记

闭上眼睛人的平衡感就会差很多,即便是最简单的站立,也可能变得站不稳。所以我不能认同瑜伽老师第一节课就跟我们说在做很多动作的时候要闭上眼睛感受身体的变化。专注感受身体的变化。难道你叫一个跑步的人闭上眼睛去跑吗?即便那只是在跑步机上也应该没有人那么干吧!感官的存在是让我们更加敏锐,闭着眼睛,难道你可以不听外界的声音也不闻外界的味道?这是不可能的。把专注从外界收回来,完全用于感觉自己,这才是瑜伽的精品所在吧。那跟张眼闭眼我觉得没什么关系,因为即便是张着眼睛人也可以在那里发呆在那里做白日梦。所以我觉得睁着眼睛在练瑜伽那而是一个辅助,而且是新手必须依靠的武器。学习一个新体位新动作,不可能完全凭借听就把动作做到位,最直接的方法当然是看着老师怎么做,我们就怎么做。而老师应该做的是她自己边说边做,然后告诉我们其中有什么注意事项,不该做些什么。学习一个新动作新体位纯粹靠听我们又怎么可能都做到位,按照我们的想法,把她说的动作做出来,往往和实际情况相差十万八千里。这也是为什么,看电视比听收音机过瘾。因为有些东西看一看你就懂了,但说的话,说半天,还是,完全没能表达出那个确切的意图。

我不知道我们现在这个瑜伽老师,在瑜伽上面的造诣有多高,反正,她很多懂的东西我都不懂,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做应该注意些什么的她知道。但我确定,她在跑步上的造诣没有我的高。因为从她随口说的那句:“不像跑步那样,心跳和呼吸都很急速。”很多时候,有这种心态是因为你几乎不能放松下来,去聆听你自己身体的声音。如果跑步的时候她慢不下来,她不可以进入一个很平和的状态,当然达不到跑步的冥想状态,这是显而易见的。对她来说跑步只是一个很痛苦的事。对所有人对所有运动来说,到达一定的境界,你就会忽略外界,把专注力用回到你自己身上,就好像在健身房里练器械的人。如果是练到一定程度,有一定经验的,他一定会知道,他正在用的那个器械是锻炼哪个部位,具体到是哪些肌肉在起的作用。所以他在练那个动作的时候,他就会把专注力都用在那些肌肉上。人的专注,如果真的能定在某些肌肉上,那些肌肉的锻炼效果会变得更好,这不是心理作用,的确就是这样,因为分心的时候,起重要作用的肌肉可能并不在正在起着重要作用,而是一些其他的肌肉辅助的帮你完成动作。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自己的哪些部位在起作用,知道要把专注力留在那些部位,这是所有运动到达一定层次都能感受到的。我在器械健身和瑜伽上面没有造诣可言,但是从我跑步得回来的经验,我能理解那个,而且在我慢慢地学习掌握,运用到其他运动的过程中,我会更容悟出该怎么做。这大概就叫做一通百通,像哲学一样,用在任何一个环境下都是适用的。

1000多字的blog很短,感觉我还没有说到位就到该结束的时候了。

2016-06-23 坏小孩。

2016-06-23_stamp01

2016-06-23_stamp02

2016-06-23_stamp03

2016-06-23_stamp04

2016-01
18

解梦

By xrspook @ 13:25:41 归类于: 烂日记

什么叫做“脑洞大开”?我觉得那种事在做梦的时候最能反映了。如果脑洞足够大,梦里的东西就能天马行空。在清醒的时候我经常玩这个玩那个,而且一旦开玩就会持续很长时间,比如说跑步也比如说做橡皮章,但在我睡着的时候我几乎不做那两种事。虽然已经30年的人生经历,但在梦里做一些巨细无比的事还是比较困难的,刻橡皮章就属于那个类型,无论是在用硫酸纸描图还是在后续的雕刻过程中。在梦里我偶尔会跑步,但通常在梦里跑步我都会像武侠小说的轻功了得那些大神们一样跑得飞快,但脚却几乎不碰地面,呼吸也很顺畅。在梦里我经常会惊讶自己为什么跑得那么神奇那么快却一点都不觉得气喘。在梦里我也不会读书和打架。被别人追杀是有的,受伤也是有的(受伤居然会有痛感!)。最讨厌的是梦见自己在考试,而且那种事发生的频率还不低!在现实生活中我就从未打过架,劝架在小学的时候经常做,我总是很英勇地冲上去把打架的人拉开,前提是我蛮力够大,他们也不敢打我。可能正是因为我从未打过架,虽然看打架看得很多,但始终没有实施过,所以在梦里我也是一直都很斯文地,从来不动粗。我压根就不会打架!!!就像想做一下叛逆学生一样,我也很想试试打架是什么滋味,打别人和被别人打到底是什么感觉。做很多事都可以让肾上腺素飙升,打架也是,所以打架肯定能打出一些快感来。我说我想试试打架可能不过是我想试试那种因为打架而产生的快感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挑选的朋友都很严格,我朋友不多,但都很好。有些人是因为某些原因而不得不在一起的,比如说同学比如说同事,因为被迫长期在一起你不能有任何的不爽,因为那样的话会影响长期的心情。不能让自己讨厌,但也很难让自己跟他们铁上。有些摆明我很不屑,我怎么能放下他们那些我大部分都不认同的观点而挖出一些或许存在的共同话题呢?!隔行如隔山,但其实山不山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到达一定程度什么都趋于大同了。一些不懂的,我们可以大开脑洞去发挥想象力。最要命的是什么呢?最要命的是遇到一些只停留在最表面认知的,你没有任何办法,他们不想深究也不试图扩展他们的思路。高水平和低水平的差别就在那里。我不擅长说,但我擅长听,你可以一直给我说,只要你能一直说得下去就可以,有时我不是没有要插话的,我只是觉得插话没有十足的必要。有些人的输出是用嘴,我的输出则比较喜欢用键盘。还记得一开始接触电脑的时候我的文章都是先手写然后再一个个字敲到电脑里,当是我总觉得直接在电脑上写思路无法开展,但经过15年以上的锻炼,一切都已经锤炼出来了。现在的年轻人都很习惯用键盘输出,那些不习惯的并不是因为使用技术方面能力不到家而是因为他们长期都没有做这种输出的习惯而已。他们可以滔滔不绝地给你说上几个小时,但要让他们写篇年终总结出来得磨叽好几天。在写方面,轻而易举的一句话他们也得斟酌半天担心主谓宾结构不对,词语搭配有问题等等。现在我觉得无论是文科还是理科讲的都是某种感觉。那些规矩条理都入脑了以后往后的输出是顺其自然的事,正是武侠小说里说的那种“无招胜有招”。

这周据说有2天放晴,然后又开始湿冷模式。

2014-06
23

牛人之死我之见

By xrspook @ 17:01:06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看到某条消息说一个46岁的男性牛人在中午32℃出门跑步,结果一去不回头,挂了,挂了的原因是重度中暑。事发地是四川峨眉山附近。如果,那是在一场马拉松比赛上,会发生这种事吗?从很辛苦很辛苦到昏迷倒下估计是需要一个过程的吧,理论上,马拉松比赛每几十米就有一个志愿者,难道十几、几十甚至上百个志愿者都看不出这位选手很异常,需要主动上去帮忙?估计不会。有新闻说某某马拉松比赛上多少多少人晕倒、需要救治甚至抢救无效,但我这只关注了跑步大概半年的人甚少听说过有新闻提及某人在跑步训练中猝死,或许,那些不在比赛上的某人们都太微不足道,所以根本没有作为一条新闻的价值。但这次,挂在峨眉山的这位是中国MBA界牛人中的牛人,所以他爱跑步,还因为跑步严重中暑(射热病)并最终离开人世的故事才偶然被我看到。

我觉得跑者在训练时挂掉的几率要比在比赛中大,首先是安全问题,对那些不是跑操场而是跑路跑山的人来说,要是在一条僻静的路线上倒下,估计发臭好几天都不会被发现,更加不要说即使抢救了。不过,话说回来,做为一个不是为了什么分数,为了什么面子,为了什么奖励,而是纯粹出于自身想跑所以去跑的人,TA上手跑步第一点必须掌握的就是必须懂得“聆听自己”,也是Kalenji的那句经典广告词“FIND YOUR RHYTHM, ENJOY YOUR RUN”。如果你觉得自己状态不佳你就得考虑减量减强度甚至休息,而不是如果我制定了目标是40分钟我死也要死完40分钟。村上春树是跑步牛国的奇葩,他觉得马拉松是跑步比赛,他不是去走路的,所以他再怎么慢再怎么辛苦都要“跑”而绝对不能“走”。

在身边的人的眼中,46岁牛人是个热爱跑步的人,也经常跑步,跑步就是他的生命,他的其中一个梦想是参加马拉松。牛人之所以能成为牛人我完全肯定这人的智商情商都非常优秀,他对学术问题他对专业问题那是相当的严谨到位无懈可击,但是我真的很怀疑,他真的了解他自己吗?因为作为一个哪怕只有几个月跑龄的我来说,我都相当清楚夏天正午去跑步那是多么的愚蠢,而且是去路跑哦!不是跑步机哦!一个对自己身体了如指掌,一个聪明绝顶的人怎么会选择在那个时间去跑步呢?消息里说过他经常晨跑,晨跑是为了什么的呢?避开高温啊!避开人流啊!避开一天接下来的繁忙先爽一把啊!既然有晨跑,当然也会懂夜跑,我无法理解既然能经常早起的人怎么会选择在一个夏天的正午去开跑。他自己觉得没问题,他身边的人难道不觉得那很有问题?!

因为牛人是正午跑步的时候中暑并最终挂掉的,所以消息里就划出了一个警戒线——温度大于32℃,湿度60%进行剧烈运动都是危险的。尼玛的,这般一搞南方夏天都不用跑步了吗!南方5月起白天气温就稳超32℃(暴雨天除外),至于湿度,只要不是艳阳高照你看到蓝天的那种,多云或阴天湿度超过60%都是显而易见的,如果太阳下山或没起来湿度达到85%以上太正常了,难道说南方就不用跑步了?不要吓唬人好吗!最重要的是跑者对自己身体的了解以及各种非常有必要的保护措施——补水。不要戴着耳塞播激情音乐打鸡血了,不要看着配速狂奔了,聆听身体的声音,看着心率表做事吧。夏天能跑步,但夏天不是一个你付出200%努力创造什么速度距离记录的好时机。细水长流,该停则停,不能勉强是基本要求。

如果某一天我也跑挂了,被送进ICU,那么估计事先我得签个纸,如果3天之内也不见好转的话,撤掉维生机器,把我有用的器官都捐献掉吧!

2012-08
29

并不愉快的谈话

By xrspook @ 16:51:1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下午离下班还有半小时的时候被叫到大领导的办公室,然后,他说了大半个小时,我的直管领导继续和我说了小半个小时。于是,由于他们的“语重深长”外加我是编辑blog到一半被叫走的,我有强迫症,必须把东西搞定才去吃饭,所以,毋庸置疑地,我又成了饭堂里最拖拉的一个。

他一直在说,我一直在听,而且听的时候盯着他的眼睛,尽量做到目不转睛。有种你也一直正视我,当然啦,没什么人能这么做到的。好吧,你说完了,要我说,OK,你吹的时候我一直在组织point了,至于成不成体系,那是另一个问题。我说了没两句,你示意时间差不多了,你要走人。大领导这玩意挺矛盾的,一方面,你说你不是那种命令型的领导,你要用道理说服别人而不是用权力去控制别人,你说你和下属的关系很好;另一方面,一个好领导在说和听方面都必须是优秀的吧,那种只有他说,不屑去聆听的人我无法理解别人为啥会喜欢。这不是谈话,谈话是相互的,这只是一个训话,单方面的。你喜欢怎么吹,这是你的事,你说你做人如何现实主义,那是你的话而已,我会听取,但在我验证之前我不会认同。昨天的那个“谈话”让我不爽的地方除了不让我说以外还有那种绰绰逼人、我的观点才是王道感觉,必须理解且照做,你的观点,必须只能是浮云。你不尝试去理解我,我为什么要莫名其妙地为了所谓的大家做奉献呢?其中说到了女同志都要结婚生子的问题,我直接扔出一句:“我不打算结婚。”他的回答是:“你怎么可以这么跟领导说话?!”是你暗示我如果要结婚生子那必须要休假,休假就得有人接手我的工作的,那么我告诉你,你可以忽略这个点了。然后他继续说,即便不结婚,那么生病什么的总会有,我又直接接上说:“我怀疑自己鼻咽癌。”他给了我一个类似的回答。嘿,结婚是你说的,生病也是你说的,我只是直截了当作出反应而已,难道我还要笑着跟你说这么严肃的东西?对头,昨天的1小时谈话里,我一直在控制着自己的眼神和面部表情,全程很严肃,大概只笑了1-2次。我要让你知道,我这不是开玩笑的。

关于这个所谓的谈话,我足足等了9个月!这个领导空降这里的时候,在第一次员工大会里就诺言说他要和每一位员工谈话,之前没有任何一个领导作出过这样的承诺,所以,当时,我有点惊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觉得这是坑爹。我不需要知道你曾经多么牛X,如果你不能信守诺言,那么你在员工心目中就只能是一个浮云。

能给你一个漂亮的训话,那得有经验和技术,但如果同时能聆听你所说的东西,同意也好否定也好对你的观点作出评论,那就真的是要临场的智慧了,因为那个根本无法准备。

我知道昨天大领导的意思是怎样,我会去做,但他这种“谈话”的方式,我不认同。其实他完全不需要费那么多口水,直接命令我怎样怎样就OK了,那样的话,起码他不会暴露出我觉得不满的东西。

xrspook可以很牛X,xrspook不是一般的坚毅,但xrspook是登峰造极的倔强。

我不会靠一张嘴吹出来,我会通过实际行动show出来,睁大你的眼睛看好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