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
13

居家养老

By xrspook @ 23:59:25 归类于:烂日记

如果我开始觉得老人活着很麻烦他们自己也很遭罪的时候,估计他们距离和我们道别不远了。之前有人跟我说过老人离开之前会有段时间很反常,让你莫名地对他们产生厌恶,跟我说这个的人理解为大概老人不想让后人们为他伤心。我不这么觉得,的确有段时间我会有他们不如死了算了的想法,但他们让我们觉得很麻烦完全是他们不可控的,控制不住身体,也控制不住思维。婴儿拉屎拉尿的时候大人们都高兴得很,虽然嘴里说很辛苦,但实际上忙得不亦乐乎,但老人们失禁的时候绝大多数的人都躲得远远的,为什么?他们都是人,他们有那种行为都是因为他们无法控制,一个是功能还没发育完成,另外一个是功能已经退化。如果把已经不能自理的老人当作是孩子,估计那种厌恶和烦心就不再有了。我们之所以觉得烦是因为老人还没老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那些事情根本不用我们操心,不只是不用我们操心,他们还可以分担我们的烦恼,但现在反过来了,心理有落差,当然会不爽。至于婴儿,把孩子生出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做好了全部心理准备,生孩子养孩子不容易,但再难在艰苦也是我们自己选的,所以痛并快乐着。老人的不能自理也不是他们选的,很多时候那都是出于自然规律。那些敢于长期受折磨慢慢老死的人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太厉害了,因为如果可以让我选择话,估计我会自行了断。死前的折磨比死本身更可怕。如果我们觉得不能自理的老人很烦,估计都出于我们没有把心态放正,接受婴儿和接受老人其实是一回事。但我也明白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即便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还是会不情愿。

我们每个人都会有老去的那天。

因为星期六晚上外婆晚上起来方便的时候跌倒所以星期天晚上姨妈和妈妈就急忙去家政中心那里请了个阿姨过来陪睡。只是陪睡,晚上8点多到,早上6点多走人,这样的服务每个月要1800元。这份工作看上去很简单,但实际上如果你让家人自己去做,却不会有人愿意。如果肯出同样的价格,有家人会去做吗?估计也没有。只是单纯去睡觉而已,听到看到不妥当的时候就去看看。如果现在我们的技术足够发达我们完全可以做到在屋子里装监控,实时传送画面和声音。老人的手边也放一个按钮,只要按下被关联的手机就会收到电话,也就是传说中的一键拨号。这样就不需要在家里配备一个外婆觉得不放心的外人,但问题是估计跌倒的时候外婆不会按下手边的按钮。其实平安钟做的大概就是这样。既然大街上可以安装监控,家里也一样,街道管理中心可以在提出申请的老人家里安装监控,发现异常情况可以第一时间通知家人并采取相应的紧急措施。就像设置请勿打扰一样,可以预设什么时间开始通电监控,这样一定程度上也可以保证个人私隐不被泄露。如果有这种服务,每户每月缴纳1000-2000元估计大众可接受。只要受监控的超过20人,监控中心就可以支付得起2人每月的工资及其它支出了。

老龄化问题越发突出,居家养老肯定是选择之一,但如何让这个过程更优化,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2017-07
18

老人味

By xrspook @ 17:23:43 归类于:烂日记

什么是老人的味道?这个东西很难解释,那不是跌打药水或者清凉油的味道,也不是厕所的那种很浓的氨味,又或者屎的味道。但是,你却可以一下子就辨别出,那就是老人的味道。跟年轻人的臭狐味,又或者是汗味不一样。老人的味道是那种你可以忍受,但是你的潜意识却想逃跑。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尚且有这种感受,如果我是嗅觉相当灵敏的汪星人,估计感觉会更加深刻。我知道什么是老人的味道,但暂时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人的味道。我知道腐烂的水果是什么味道的,但我不知道腐烂的肉类是什么一个状态。经过传统菜市场的鱼档肉档,我看过一些很恶心的场景,但是我并不觉得那个味道太刺激,可能是我呆的时间不太长。鱼类会有很明显的腥味,而羊肉之类的会有很明显的骚味,至于猪肉是什么味,我至今说不出来。与其说我不会说,不如说我根本不觉得猪肉档有什么臭味。还记得小的时候,我总觉得我爸买的猪肉总有一股我不喜欢的味道。后来听说那个味道是因为猪在被杀死的时候受惊吓了,憋尿了之类的,所以会有一股怪味。但那只是我小时候遇到的事,而且那个不是闻出来的,是吃出来的,在后来的日子里,我几乎就没有再遇到过。

今天去外婆家的时候,我直接开门进去,在密闭的空间里。扑鼻而来一股老人味。其实闻到的那一刹那,我是有点害怕的,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那是老人味还是死人味。虽然我的心并没有想得那么恐怖。但是,的确有这个可能性。外婆呆呆地坐在藤椅上,看着我开门进去,她首先对我说话了。我的心立马放下,她还活着。但我的第二个反应是,她昨晚真的有在床上睡觉吗?还是只是一直都这么坐着?想到她晚上没有睡觉,一直就这么坐着,看着门口,我就觉得有点恐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不知道。

在闻到那股老人味以后,我以最快速度把房间的窗户打开,让空气流通,然后把电风扇也开了,接着,回到门口。我好久都没试过呼吸新鲜的空气原来是那么的美好。但美好归美好,你还是得回到屋内,于是,那股老人味再次袭来。

我已经不记得,从前当我还小的时候,是我的话多一点,还是我外婆的话多一点,反正现在,我几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直接就不说。我外婆属于那种,如果她开始一个话题,就会不停地重复那几句话。她能听得到你在说什么,但是她不会接着你的话题继续下去,兜了一个圈,又回到她刚才说的那几句话上。她一直在说,我一句话都不说,于是,说着说着,她自己也不说了。本来老房子里面就比较昏暗,外加在那个气味的笼罩之下,两个人相对而坐,默不作声。这比较难整。为什么我小的时候就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事呢?大概是因为从前,我总在玩我自己喜欢玩的,我外婆总是忙这忙那,操持家务,我们两个人相对坐着的时间很少。我们也有坐在一起的时候,但是,通常是因为我们在看电视。好长一段时间,外婆都会主动的跟我们说某个电视剧好不好看,里面的人物剧情是怎么个走向。后来她不说了,因为电视整得越来越复杂,开机也要好几个开关。要外婆学会用遥控器转台实在太难。电视机因为长期不开,所以状况也不好,最终彻底坏掉。而外婆其实在电视机坏掉之前,估计她的白内障,已经让她只能看出个画面的大概模样而已。

我和外婆共同生活了30多年,今天却有种想逃离的感觉,更何况几岁甚至是婴儿会多么抗拒这种气氛。环境、灯光、味道,都会让人感觉到莫名的恐怖。但原来,最让人想逃离的,居然是味道,那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杀手。

那些希望自己能够长命百岁的人,真的有考虑过他们熬到百岁时,是个什么滋味吗?

2017-03
19

老去

By xrspook @ 20:21:19 归类于:烂日记

本来打算今晚看一部电影,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戏,因为没有预留超过2个半小时,那搞不定。本来打算这个周末结束看完米兰·昆德拉的《笑忘录》,跟可以把电影看完无望不一样,但我也得抓紧时间了。这些事情我本来都可以在今天做完,但就是因为我把太多时间都浪费给了睡觉。洗澡也好,写blog也好我都应该在晚上6点晚饭之前完成,但我就是拖拖拖,还没到下午4点就去睡觉,但醒来的时候已经差几分钟就6点了。我本可以写完blog再去睡觉,但我却没有那么做。真的那么困吗?显然不是,这完全是因为我觉得往后还有时间,但时间这东西在躺到床上迷迷糊糊以后就再也不是清醒时候那么可控了。从前我的blog几乎都是完全靠电脑及物理键盘输入,但现在科大讯飞的语记已经成为我的主流输入方式,一周敲键盘输入blog的频率甚至不足一次,但是,既然今晚看完电影无望,我也就有了时间慢慢地敲键盘。我敲键盘的功力到底是怎么长进起来的呢?如果你每天都敲键盘,每天随心而输出的字数都超过1000,而且这种做了超过10年,任何东西都会慢慢地积攒起来。相对于高手而言我不觉得自己敲键盘有多么了不起,无论再练多少年我都只是处在中等水平。我认了。

从前不知道谁跟我说老人是有种味道的,而那种味道跟年轻人的汗馊味或者其它体味不一样,你甚至可以把那称作是死亡的味道。我这里所说的当然不是老人家经常这里痛那里痛而涂的各种药酒的味道,因为那些东西虽然也是老人的一种象征味道,但起码那是因为人感到不舒服而主动染上的。当老人老到已经慢慢地失去运动能力或知觉,真正的死亡味道就不远了。而在出现死亡味道之前的好长一段时间即便你鼻子再好,你也不能嗅出任何特殊味道(如果你的鼻子比汪星人厉害除外)。家里失去了从前清新的气息,衣物床铺上再也没有洗涤剂以及阳光的味道,厨房里也再也没有熟悉的饭菜香。衣服和床铺还是过去那些,饭还是一天天地吃,但那种感觉不一样了。不是买些新的洗涤剂就能把味道带回来,更加不是在外面打包个豪华的饭菜就能打破格局。那些曾经自然而然的东西已经不再扎根在那些地方了,那只存活在你的记忆之中。归根到底是因为家里最勤劳的那人已经老去,动作越来越慢,手脚越来越不好使,记忆力衰退,他们不干了,那些曾经一直被他们所照顾的孩子们并没有扛下大旗……

我才31岁,但我已经在被迫接受着家人都已老去的事实。如果以65岁为老龄分界线,我的爸妈已经是老人,我的家人们老龄化的比例超过了70%!从前,在国家强制推行独生子女政策、晚婚晚育政策的时候大概不会考虑到多年以后当我这代人遇到这种境地的时候可以怎么办。我们这代人已经不是孩子了,但我们需要担起的老人架子也太巨大了吧!

今天偶然看到CGTN的一则消息,说日本老年人的犯罪率增加,而且一再犯案的特多,原因是出狱以后他们不适应社会,不了解社会也不被社会接纳,走投无路唯有通过犯案回到监狱庇护所。到我们这代人老了的时候也会沦落成那样吗?

心老很恐怖。

2016-11
30

复杂的梦

By xrspook @ 9:55:2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了个比较奇怪的梦。那种奇怪法你甚至可以称呼为有点恐怖。遇到的人都是从前的同学,而且是小学初中高中的混合一起了。但现在让我想起来到底遇到了谁,我又说不出来。梦最特别的地方是那些匪夷所思的老建筑。那些东西的模样已经老去,但在从前,那是非常奢华高档的欧陆式风格。我在下面走过的时候慨叹它们现在没落和悲凉。因为从窗或者门那些地方看进去,里面已经破败不堪。我跟同行的人说了,如果能进去瞧瞧该多好。我能理解这句话,因为还记得小时候,应该说现在我也有这么个想法,想去广州市中心老城区的那些老房子里看一下。骑楼也好,竹筒屋也好,西关大屋也好,东山小洋房也好。以前一直我都只有在外面瞧瞧的份儿,我真的很想进去看一下,那到底是怎样的。荔湾博物馆里有西关大屋的样板房,但那是经过修葺的,我想看一下真正普通人正在居住的西关大屋,以及其它建筑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因为我们要到某个地方去学习些什么,于是我们就真的有机会进入到那些老建筑里面了。进入的方式很奇怪,是坐的一种交通工具,但是那个东西会飞起来,我们从老建筑的窗户里飞进去。然后以航拍的视角在里面兜,我能看到老建筑里面的内部结构,还有房间的布置,甚至我还看到一个老人正在擦一张很大的桌子。虽然屋子从外面看上去很破败,但是里面因为还有人居住,虽然只是老人,但也收拾得很整齐,虽然东西都是老物,但却莫名地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时代感。只有我看到那老人,老人看不到我在他们上空飞过。这种视角不像是真实的,更像是电影里使用的那种。至于为什么近期我的梦都跟老建筑有关,都跟那些虽然破旧但很壮观的建筑有关,估计是我印度电影看多了,所以无论是建筑的外表还是建筑的内部,在我的脑子里都已经形成了印象。在去学习那个地方的路上,我们还经过一些比较恐怖的区域,那是老建筑里已经没人居住的地方,到处挂着布条、绳子还有蜘蛛网(就像鬼屋),因为我们坐的那个交通工具是敞开的,所以那些东西,还会不时碰到我们,或者粘在我们身上头上。那个场景绝对是恐怖片的节奏。最终我们到达学习的地方。虽然我们一路上经过的都是老建筑,但实际上学习那个地方处在新建筑和老建筑之间。当然了,那些新建筑也不能算是非常新,因为虽然是高层,但如果从另一条路到达那里的话,还是需要走很多楼梯,那种楼梯的布置模式跟东山的教工新村类似。外面阴森恐怖,里面却是暖意洋洋的。我总有个感觉,我曾经去过那里。大概是某个梦里,我去过那里,所以那里的人对我很熟悉很亲切。昨晚梦里我也去了同学的家,那绝对是我臆造出来的,最大的特点是那里有好多小动物,有猫也有兔子。每次到她那里,动物就会跟你打招呼,你必须回应它们。和我同行的人有些太激动,动物们不喜欢,会主动攻击,容易伤到人。然后我们又一起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拿出字帖写字,写的是隶书。我觉得我临摹得还可以。我足足写满了一页田字格。然后,我就拿着我自己的字以及别人给我的一张字,去参加某考试了。

总体来说,昨晚的梦,各个故事之间并没有什么关联,但却调动出我内心深处很多奇怪的东西。有家有爱有欲求。

2016-04
5

过节的邪门

By xrspook @ 17:39:22 归类于:烂日记

从前,老一辈人的人会说,每到大时大节,老人家就容易生病,甚至非常有可能因此而去世,从前我觉得,这是封建迷信,但当你一次又一次经历过这种事后,你觉得,那不只是邪门那么简单。我第一次遇到那种事是在某一年的重阳节,那时大概我读高中,当时外公有老人痴呆,完全由外婆照顾,但某段时间外婆说她很不舒服会头晕,或者是累什么的。后来去医院院检查,发现外婆其它指标都很好,但心率特别低,即便是用药以及上了仪器还是很低,所以,医生的建议是去装一个心脏起搏器,但快到重阳节了,到处都在放假,医生也忙不开,所以不能马上排期。因为口服药已经不能解决问题。这种状况是如果病人一旦心率过缓到一定程度心脏就会停止跳动,所以必须24小时监护。那年重阳节前,外婆住进了医院,妈妈说有天晚上,外婆的心率低到只有二十几三十几?即便那是在已经用药的情况下,那天晚上大家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但过了那天,过了重阳节,外婆的心率又恢复正常了,虽然还是偏低,但不至于低到非常夸张的程度。当然了,后来起搏器肯定是有装的,而且在几年前又换了一台,因为第一次装的那台电量已经不足,起搏器大概10年就要换一次。外婆的第一台心脏起搏器用了很久,因为当时外婆病的心脏并不需要时刻都要由起搏器去辅助跳动,但现在,外婆的心脏几乎每时每刻都要靠心脏起搏器的帮助。

除了重阳节,还有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都是非常要命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已经开始有点忌讳。这些大节日那可不是有几天休息日可以去哪里玩或者去哪个商场到处逛剁手的时候。每到这些节日前,当妈妈突然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都会突然有种不安的预感。外公是在我高三的那年春节期间去世的。外公走的那天是年初十,还没到正月十五,所以还在过年期间。虽然当时外公糟糕的状况,大家都会预料到有会发生这种事。因为那年特别冷,外公一直喜欢坐在房间靠门口的位置一直坐着不动。那年我要备战高考,所以除了团年饭,几乎都只是宅在家里。据说,春节的前几天很冷,然后当妈妈和妈妈的姐妹们发现外公不正常的时候,外公已经几乎冻僵了,他们开始开电暖炉之类的东西给他加热保暖之类,但实际上,那已经是快结束的先兆,外公的肺一直都不好,跟我妈一样长期气管炎鼻炎之类。大概是因为这么又冷了一下,所以就引起了肺炎。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也是有点残忍的,为什么外公病成那样不把他往医院送呢,但大家都知道,把他送医院只不过是在烧钱,在辛苦老人家也在辛苦家里人。外公在那一场病之前,也已经病倒过好几次,情况比那严重很多。最后的那次,反而比较平静安详。什么胡言乱语,什么大小便失禁,那些事情遇到过一次你就不想再见第二回了。常人都说,当时家人不把外公送医院的做法有点残忍,但实际上,对他来说,那是一种解脱,他再也不需要活在他自己的梦里了,他再也不需要在做白日梦的时候或者在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才见到他的家人朋友了。

为什么会说起大节日和老人家,生病的问题?因为,前几年的中秋节前,外婆整了那么一回,而就在前几天,清明节前,外婆又整了一回,万试万灵,你不信邪也不行,所以每到大时大节,妈妈和她的姐妹们都会非常小心。

小时候大节日对我来说,就是吃喝玩乐,一大帮人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但现在,大节日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责任,要多加N份小心。大概跟我年龄差不多的人无需担心这种事,而这就是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无法改变,这就是我的生活。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