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
18

笑话

By xrspook @ 11:00:18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上班路上,我又看到了一堆穿校服的学生。是不是可以这么说?这是一个噩梦的学期,到夏天才开始上课。5月下旬开始上课,7月无论如何都放暑假了。所以这个学期就只有两个月,想想都觉得相当恐怖,但更恐怖的我觉得是那些初三高三的孩子,当然也包括那些小学六年级的。如果不自觉的话,要想通过考试,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难了。不只是学生很难,成年热人也很难。世界各地的人也都不容易。这个新冠病毒实在太牛逼。它把人类封印了起来,虽然总的来说死亡率不算非常高。那是因为传染性非常强,所以即便还没被感染,或者已经被感染过的,还是得藏起来。人类过去几千年都无所畏惧。尤其是近百年。这几十年人类简直得用肆无忌惮去形容。相比于动物的灭绝,人类的死亡率其实已经算很低了。人死的时候,我们会说什么人道主义,我们把动物逼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过它们的感受?很多时候,我们都不是迫不得已才杀它们、伤害它们、抢占它们的家园。有时只是因为我们闲得无聊,觉得那很好玩,觉得那很好吃,又或者那些动物身上有宝贝。无数的觉得,让那些动物被无辜地滥杀。新冠病毒我觉得让地球上的动物,除了人类以外的动物,终于能喘一口气。

对人类来说,新冠病毒是恶魔,对其它动物来说。如果它们也相信神佛,我觉得它们一定会认为新冠病毒是神派来的使者,为的是拯救他们。

一个国家,应该由谁去领导?之前我没有什么感觉,因为我根本不知道其它国家的领导人是怎么上去的。但当我认识了特朗普,尤其是见识过特朗普政府处理新冠疫情以后。我觉得让纯粹的商人当国家领导人绝对是个悲惨的。对人类来说,现在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他们居然仍旧一切向钱看。他们关心的只有自己的选票。他们关心的只有别人觉得自己的政职如何。当自己的确没有做什么大事,甚至已经闯出大祸以后,就通过造谣、煽动民众来打压对手。他们从前做生意的时候,就是这么干的,为什么现在要改变策略呢?又或者说,这些做法就是他们的杀手锏,怎么可能丢弃!但实际上,管理一个国家,在某些非常特殊的时候,有些东西比钱还要珍贵,比如说生命。自己赚不了钱,也不让别人赚,这种心理非常恶心。我不知道,美国历任总统,尤其是已经去世了的那些,泉下有知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感觉?当一个国家领导人连民众的性命都不顾,觉得人命就是在一些数字,可以随意篡改,可以随心所欲改成自己喜欢的形式的时候,这个国家怎么可能还有救?!人民怎么可以仍然选这种人管理自己的国家?!当一个国家领导人经常口出狂言而又无人可遮拦,这是相当恐怖的。更恐怖的是那个领导人还完全漠视科学,只靠自己的“商业头脑”做决定!美国人有那么多,偏偏选了个脱口秀的佼佼者上去当总统,这本来就很呵呵,而现在,貌似就是他们承担后果的时候。生命无take two,靠篡改数据和甩锅改变了不了死人的事实。这可不是一个电视节目,不喜欢看就可以随时转台的啊!

人类不团结是毁灭的根源。

2020-03
29

国外

By xrspook @ 17:34:00 归类于: 烂日记

现在新冠病毒的风暴中心毋庸置疑地已经转移到了欧美国家。就我个人而言,我也说不准现在的风暴的中心到底仍然在欧洲,还是已经转移到了美国本土,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武汉再也不是风暴中心。

两个月前,中国本土所经历的东西,现在在世界各地都在发生着。但庆幸的是,当时中国国内的新冠病毒几乎就只有一个来源——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所以当我们把武汉市封闭起来,把湖北省也封闭起来以后,各省市自治区的人把自己关在家里,憋了大概两轮14天以后,我们看到了曙光。最终,我们在4月之前做到了非输入性病例为零,当然,这会有反复,因为今天就新增了一例被无症状感染者感染的人。但是,相对于外国来说,我觉得我们已经很幸运,因为他们甚至不知道那些感染者是如何进入,如何感染,国民就中招了,而且患者的数量是以指数式增长的。这就意味着,在他们采取措施之前,那个东西已经在社区传播了。之所以之前不知道,是因为根本没有检测。

世卫组织官员最害怕的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真的发生了。几乎可以这么说,这次新冠病毒的感染程度可能超过了100多年前的西班牙流感。就感染人数和感染程度而言,我觉得超过是确切无疑的,至于死亡人数能不能控制住,这就要看各国有多大的决心。同样是欧洲国家,德国跟意大利比起来,德国的死亡病例就低很多。因为意大利是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而德国感染的通常都是年轻人,而且德国的检测能力非常强,所以跟他旁边的欧洲国家比起来,德国的确诊数的确很高,但是德国的死亡人数和死亡比例都很低。

让我觉得很不解的是美国。那个向来很骄傲的国家。他们至今为止做出来的很多东西,都让人非常难以理解。比如我就看过某一条消息说,纽约市的医务工作者被要求一个N95口罩要佩戴5天以上,因为没有那么多的资源。这样真的可以让口罩保护自己,也保护别人吗?如果一个N95口罩经过某些处理以后可以用5天也没问题,为什么那个东西要设置为一次性的呢?而如果经过一些处理以后,N95口罩的确可以这么干,那么为什么不一开始N95口罩就不加上这种设计?这样的话,大概全世界都不需要为口罩而慌张了。

大概一个月前,上海说研发出一种纳米级材料的口罩,可以反复使用。如果真的有那些口罩的话,我觉得口罩这种东西走进百姓家,成为大家的生活必需品,在必要的时候随手都能拿出来戴上是再正常不过的事,起码这在中国可以做到。理论上,现在这个春天时节,忽冷忽热,是流感及其它疾病的高发季。我没去过医院,没路过医院,也没有从新闻上看到医院新冠以外的报道,但我觉得,和平时相比,今年的病例数下降了,因为前段时间大家都窝在家里,出门的时候人人都被迫严格地戴着口罩。

同样让我觉得挺费解的是美国总统动用应急法案,要求美国的好几家制造业巨头生产呼吸机及其它防护用品。昨天的新闻还只要求了一家,但是今天已经扩大到了好几家。呼吸机是新冠病人病情到达一定程度后,活下去的必备维生设备,但是,如果不是发展到重症或者危重症,是不一定需要呼吸机的。为什么美国在远远没达到他们国内新冠高峰的时候就做出这种事呢?特朗普是不可信的,但是美国的科学家和资本家不会无端端地做事。之所以我们不知道,大概又是因为某些条例禁止他们把真相公诸于世。

这次的新冠疫情全球大流行让全世界的人都体会到了原来健康地活着,也很不容易。连英国首相都能中招,意味这新冠病毒真的很一视同仁,感染的时候没有种族、性别以及贵贱之分。上帝据说是这样的,原来恶魔也是。

2020-02
2

关注美国首例新冠

By xrspook @ 14:38:45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中午开始,我看到了那个美国还在进行2期临床试验的埃博拉新药的消息。因为那边的人马上用了这个新药救治了美国的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估计那个人是一个美国公民,但是近期去过武汉探亲,回去以后就出现了症状。论文详细的描述了病患的发展过程,尤其是用数据的方式清晰的阐述了病患的各种身体变化。到写这篇blog之前,我大概已经把那个案例看了起码三遍,昨天看的版本比较简单,今天有人直接把那篇论文全文翻译成了中文。我不知道如果让我直接看英文的话,我会不会看得那么顺畅。虽然某些专业术语我仍然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起码总体而言,我知道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我们这边的人员收治那些肺炎患者的时候有没有也像他们那样做全套的检查,而之所以他们还来得及这样这样的检查,可能是因为他们接诊的病患仍很少,所以所有人就只是围着他一个人转。

那个病人是要到不得不上呼吸机以后才开始停用最厉害的抗生素,转为试用这种新药。从他们的治疗过程看来,他们一直只是在对症下药,患者出现了什么症状,他们就用相应的药物缓解那些症状,让病人舒服一些。没进展到肺炎之前,他们还未能在患者的咽拭子里检查出核酸阳性。当病人开始腹泻,并且肺炎进一步加重,需要上呼吸机以后,就能从患者的咽拭子以及粪便样品中检测出核酸阳性。这样一个事实挺让人无语。的确,检测出核酸阳性就能确诊病人已经中招,但问题是要发展到相对严重的程度才能确诊的话,肯定太迟。有没有一些其它方法当患者的症状还比较初期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其它检验方式确诊患者呢?显然血清检验是不可能的了,如果我没看漏,病人全程血清都显示核酸阴性。现在的问题不在于检测的结果是否正确,而在于抽样的部位到底是不是病毒进入人体的原发部位。病毒刚刚进入人体,但是没有繁殖到一定数量,没造成那个地方有比较明显的炎症,仍然不会被人类感知。

因为这个新型冠状病毒现在是热门话题,所以我又顺便看了一些介绍冠状病毒的东西。今天又看了一篇消息,同济大学研究发现亚裔的男性是这个病毒的高危人群。这主要是因为ACE2受体刚好跟冠状病毒的S蛋白结合得很好,而亚裔男性的体内的ACE2受体要比其他人种的男性,又或者是亚裔女性多。所以这就等于是冠状病毒拿着一串钥匙,刚好亚裔男性又有很多门,而那些门又刚好可以被钥匙开启,所以那个东西就进去了。相对而言,亚裔女性这个储藏室门比较少,所以虽然冠状病毒的钥匙能开进去,但是进去的病毒数量还是没有亚裔男性多。

过去这么多年,中国在军事上面有了长足的进步,但经过这一次以后,我觉得我们应该在医学上凶狠地投入了。

2019-10
10

苹果也作死

By xrspook @ 11:13:2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的blog最后我猜想NBA在作死,如果苹果也一并作死呢?昨天下午,就马上看到了苹果也在作死的消息,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相对于NBA来说,中国的苹果用户简直得用铺天盖地来形容。真不知道当他们听说苹果也作死的时候,果粉可以有什么表情。他们开始用苹果的时候,显然苹果是还没有这般作死的,而且相对于其它安卓手机来说,苹果除了价格以外实在太爽了。为了面子上以及性能上的痛快,很多人不知道卖了多少个器官才终于买到了苹果手机。真的会有人因为爱国而放弃用苹果吗?我觉得一定程度上,美国这个贱人真在不断地试探我们的底线,甚至得用得寸进尺来形容他们。之前,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因为在很多东西上面,他们都是先进的代表,但当中国人在越来越多方面跟他们不相上下,甚至超越他们的时候,商人的犯贱本色暴露出来了,为了赢得经济战他们不惜一切。

当苹果上架一个能帮助乱港分子的APP的时候,为什么我们的人就不能把APP黑掉呢?显然就技术而言,中国的红客可以做到。又或者我们的人可以把设计软件的人抓起来,又或者干脆把苹果的服务器黑掉。但做这些实际上都无济于事。他们在跟我们耍流氓,我们用这种手段对抗的话,跟他们没区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怎么做呢?

NBA也好,苹果也好,他们使出这招肯定是美国官方贸易战的一部分。的确,他们现在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但如果真的搞砸了,丢掉了中国这个市场,他们只会落得个半残废的地步,这是他们的一场豪赌。难道中国人就真的不看NBA的吗?如果官方不转播NBA,显然会有无数民间的手段免费提供NBA视频资源。我们照样可以看最精彩的篮球,不过现在我们可能要在平台上付费,但到那个时候,跟多年以前我们看球赛一样,只要技术老练,就能免费获得资源。跟NBA相比,苹果的这一招更狠。因为他们铁定觉得现在的果粉不能拿他们怎样,反正现在苹果手机在中国的份额也在不断的下降,再来一个玉石俱焚也没什么大不了。就现在而言,还是可以支撑一段时间的,但智能手机这种东西日新月异,一两年之后呢?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苹果仍然不知悔改的话,估计这边就会爆出某些重大的苹果漏洞,让现在的果粉胆战心惊,甚至这种漏洞不是之前就已经发现的,而是现制现卖的。

体育也好,生活中少不了的智能手机也好,虽然突然没有了的确会大大影响我们的生活,但实际上认真思考一下,那些东西都不是非看不可、非用不可的。美国的那些拿自己整盘生意赌博的商人,或者他们并不想赌博,但是却被政府逼迫着不得不这么干的商人肯定也不会好过。自杀式的贸易壁垒行为让各国再次封闭起来,缺少了中国市场,某个企业要自称自己是全世界最牛逼的,能让人信服吗?

羞辱一直都有,现在看来还会越发过份,这让我明白到核心技术必须掌握在自己手里,我们才能主动、才能有发言权。

2019-05
25

开挂的神与实在的人

By xrspook @ 14:55:37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看完了美国电影《传奇的诞生》,今天看完了中国电影《流浪地球》。感觉自从我开始看印度电影以后,我越发觉得自己和美国电影不是一个频道上的。几乎可以这么说,他们的电影,尤其是真人的电影很难做到全片都和我在同一个频道上。文化上的差异造成了道德价值观上面的差异。有些对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再正常不过的东西,对我来说无所谓,但有些对我来说非常看重的东西,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得一提。《传奇的诞生》和《流浪地球》是两部性质完全不一样的电影,为什么我要把他们放在一起谈,这是因为里面体现了之所以造成现在我抗拒美国电影的东西。

每一部电影都肯定会有英雄,在《传奇的诞生》里绝对英雄只有男主角一个,那就是贝利,但是在《流浪地球》里谁才是唯一的英雄,是很难说,因为全部人都是英雄。有别于其他电影,《流浪地球》貌似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反派。电影最大的冲突是人类与自然的抗争。在《传奇的诞生》里,英雄的突然爆发基本上都是如有神助一般,突然开挂。情况就好像他被某个神在某个时间打通了任督二脉,然后他就天下无敌了。他开挂的原因就是这么无厘头,而他开挂做出来的事,也让本该写实的运动电影变得就好像设计好剧本的作秀一般,于是,其实所谓的高潮根本没有跌宕起伏。那些本该细腻表达,有纠结、有抗争的地方因为开挂是那么的突然,所以你也觉得无关紧要。在《传奇的诞生》那部电影里,男主角的开挂就像是天神附体。天赋秉异再加上遇到了恰当的时间与地点,于是一触即发,挡也挡不住。最让我觉得超无语的是全片用的居然是流利的英语,而实际上,主角出生在一个都说不上到底是哪里的一个巴西小地方。光是语言这一关,作为一个外国人,我觉得那实在假得太离谱了。配音这种东西我可以接受,但问题是那根本不是配音。就像多年以前,当《贫民窟的百万富翁》在奥斯卡的大舞台上星光闪耀的时候,印度人却非常不高兴,因为贫民窟里的孩子绝对不可能说出那么流利纯正的英语,听着外国人讲着瞎掰自己的故事,光是语言这一关,就已经让人觉得假得让人无法接受。

在《流浪地球》这部电影里,我们没有贬低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人,我们甚至没想过自己在暗暗提升中国人。在这个故事里,我们不是为神而战,也不是为什么非常高尚的东西战斗,而是为了我们骨子里最心爱的东西。那可能是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民族,一个国家,甚至是整个地球。我们因为某些实实在在的东西,为了要保护她,而不得不奋发图强。在抗争的路上死了很多人,牺牲了很多东西,最后人类苟且活下来了。虽然其实所有人都不确定到底还能活多久,又或者能不能实现最终目标,但起码有些人活下来了。如果最后时刻主角死掉,大概他会马上被灌以英雄主义的名号,但但刘慈恩没把他搞死,而让他继续活着,继续做一些再普通不过的事。于是,虽然经历了一些非常不平凡的事,但最终,无论是开始还是结束,他仍然是那个渺小的路人甲。

在美国人的故事里,在关键时候,总会有英雄出来打救你,那通常是一个有超能力的人。但在中国人的故事里,开挂本不存在,但是当你把人逼得毫无退路的时候,就有一些不寻常的事情会发生,没有超级英雄来拯救我们,我们会成为自己的超级英雄,但对我们来说,超级英雄只是刹那间的闪现,最终我们仍会变回普通人做普通事。之前做过那些牛逼的事,就像梦一样,仿佛不曾存在过。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