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7
15

撕掉全部

By xrspook @ 8:16:2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终于撕掉了双手的所有结痂。当然,这个所有的说法是不完全正确的,因为手上还有一些当时擦伤了一条的伤口,貌似那些就比较难解决。伤口不大,不是连片的,我一直都没有放在心上。直到现在连片的结痂都已经解决掉了,但那些东西还是原来的样子。摸上去凹凸不平,非常容易勾起。那些东西怎么才能处理掉,我不知道。

昨晚撕掉结痂以后,因为结痂外围一圈的皮肤不平整,而且很硬,所以我又涂了一层润肤露在上面,软化皮肤。这样做可以让皮肤保持湿润,到今天早上,基本上边缘就不那么明显了。但问题是左手的手掌的伤口跨越了掌纹的两边,当手进行任何收缩或舒张动作的时候,就会有很奇怪的异物感。如果手保持在收缩或舒张状态,没有感觉。但除了睡觉的时候,哪能保证手能不动,尤其是我的工种就是要不断地动手。我唯一能做到就是把工作尽量在上午完成。需要经常接触灰尘的,都在上午搞定。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做到的,在双手废掉的这些日子里,工作日的时候我每天都在用这双手。虽然动作肯定是跟其平时的有点不一样,但实际上却完全没有拖慢工作的进度。几乎可以这么说,虽然这烂手非常影响我生活的其它,比如说洗澡,比如说睡觉。但几乎不影响我的工作。

昨晚散步的时候,我就在琢磨我应该什么时候重启跑步。理论上,这应该是这两天的事。之前,我给自己承诺过,在双手好之前不去跑步。现在,双手的结痂都已经去掉,我是时候凤凰涅槃了吧。虽然现在肯定还没有到百分之一百完全正常的状态。我也已经完全不想这个月跑量能达到160K,这完全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停跑了接近两个星期。而因为这个月突然之间落下了太多,落下了超过60K,所以今年能不能达到2000K的跑量也是个问题。为什么一定要160K呢?为什么一定要2000K呢?开始的时候,我觉得自己不跑心里有愧疚感,但是,太长时间不跑了,懒惰的心理已经滋生。今晚我不会跑太长,只会先跑个5K,然后明晚再跑个10K。至于18K什么时候恢复。可能是这个月最后一个星期的双休日。

双手基本已经好了,但是我的上呼吸道貌似还是处在一个不完全恢复的状态。我也说不准为什么会这样。因为通常来说,早就应该已经好了。平时我几乎不咳嗽,所以了解我的人肯定知道我这段时间不正常。双手的问题,跑着跑着就不会有感觉,但是呼吸道的问题,只会一边跑问题越发突出。去年春节过后,我就曾经试过一次上呼吸道感染,但是当时,我还一直跑步,结果拖了一个多月才算完全好了。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理论上,心肺功能是我最强大的武器,但为什么貌似近期每到上呼吸道发生了发烧之类的问题,我都要用很长的时间去恢复呢?

我知道,我不能一直都处在那个我很舒服的状态。所以重新开跑是必须得做的。但是,要跑多长距离,要以什么样的配速,这都可以商量。现在,我甚至不考虑今年要去报名广马的半马了。

时间会让伤口愈合,但再也不是从前的样子了。

2017-07
13

撕掉结痂

By xrspook @ 14:37:11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撕掉了左手的一大片结痂。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前天我已经发现结痂那里裂开了一道,昨天裂开的位置越来越大,已经达到了3/4个。结痂是很坚硬的,但是里面刚长出来的皮却很嫩。如果我任由其不管的话,可以移动的结痂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戳破那很嫩的皮,造成二次伤害。结痂刚刚开始裂了一道的时候,我曾经很担心,因为天知道那是因为伤口愈合了,所以结痂裂开,还是因为伤口里面感染,所以结痂裂开,这两种情况之前我都遇到过。据说从前用紫药水和红药水的时候,经常会出现外面已经结痂了,但里面还在发炎的情况。直到后来我知道结痂里面是干的,结痂裂开越来越大,已经能看到里面的小鲜肉了,我才终于觉得安稳。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两只手的多个伤口,居然是之前伤得最重的地方先开始把结痂撕掉。因为那个地方的结痂首先自动裂开分离。其它地方的结痂还都贴得紧紧的,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开始的时候,伤口的那个部分流出的组织液是最多的,一直保持在湿润的状态。难道湿润真的非常有利于伤口愈合?如果这样,为什么不开发一些凝胶状的半固体的涂抹在伤口上面呢?都说伤口结痂这种东西要等它自己剥落,而不是手动撕开,但是几乎每一次我都忍不住。出于职业习惯,一开始的时候,一些很细小的东西就已经被我留意到。显然那个时候我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却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去关注那些东西。所以当手上有伤口的时候,我忍不住每天都花不少时间去看,其实看不看都一样。如果双手是好的,我肯定不会去看。不只是看,我还像狗一样用鼻子去嗅。尤其上周当一只手在不停的流组织液,而另一只手几乎不流的时候。我总是嗅完这一次就嗅那一只,试图从气味上分辨出二者。正常来说,没有发炎的手应该是没有味道的。因为无论是碘伏还是那种很贵的抗菌敷料,都没有味道。如果闻到了蛋白质的味道,就意味着可能有麻烦了。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组织液还没有收干的时候,有些时候,那个伤口会有点味道,弱弱的蛋白质味,但有些时候却没有。一天之内,这种情况可能会出现交替出现。在消毒换药的前后,这种情况也可能会发生。我实在说不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有细菌附着在组织液上,但那只是很表层,甚至只是液体表面的微生物繁殖?但为什么过一段时间那个味道即便组织液还没有完全收干,也会自动消失呢?这个东西很费解,我至今都没想明白。

昨天撕掉了左手的一大片结痂,小鲜肉露出来了,但问题是露出来以后,我又有另外的烦恼,因为小鲜肉太脆弱,所以,某些手指的动作会导致那里有不适的感觉。尤其是小鲜肉外围一圈的其它结痂还没有掉。硬邦邦的结痂和软绵绵的小鲜肉碰撞,会出来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与其说那是痛觉,不如说那是触觉。看到新长出来的皮就只有非常薄的一层,感觉一戳就会破的样子。昨天下午撕掉结痂后没过多长时间,我就贴上了止血贴,覆盖住那个柔弱的地方。然后在晚上洗澡之后,把它撕掉,因为基本上晚上不会有太多的动作。今天早上我再次贴上止血贴。记得上一次烂手的时候好长一段时间,我也不得不进行这个操作。大概这种事要持续一周或者以上。

时间是神奇的魔术师,一切都会好起来。

归档:2017-07-13 舞王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