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
23

当年期待的裤子

By xrspook @ 9:22:20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小时候,我一直都想拥有一条吊带的工人牛仔裤。我最接近拥有的那一次是我大概小学三年级,我一个表哥结婚的时候。当时他要在环市东路的63层摆酒。要穿些什么衣服去?家人琢磨了好久。最终能我没得到我想要的工人牛仔裤其中一个原因是卖那种裤子的地方很少,而且当时很热。我妈说那条裤子在胸前有好一大片,会非常热。第三是因为那种裤子的价格要比普通裤子贵不少。最终那天晚上,我穿的是普通的牛仔短裤,T恤,外加一件白色的小马甲。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大家都照了不少照片,但是照片里没有我。如果能找到某张大合照的话,我应该会在里面,但实际上,我从来没见过。我还记得那一天我早上去学完奥数,然后就回外婆家,带着外公外婆打的士去表哥家。那一天家里要接待的人很多,所以除了他们家以外,也借了同事的屋子。那天中午摆不下那么多围台,所以就把东西都摆出来,然后大家自助餐。那一天的行程挺丰富,先是去接新娘,然后再到晚上的喜酒。接新娘这个东西也很讲意头,因为我们在广州市名字吉利的好几条路兜了一下。过去30多年,让我印象深刻的婚礼就只有两个。一个是之前的那个表哥,而另外那个表哥连他的喜糖都是我们买材料回来,亲手包起来的。但当我第二个表哥结婚的时候,外公已经不在了。外婆是我们这房人里面最年长的。20多年前,第一个表哥的婚礼,在场的长辈一大堆,甚至有些我都说不出名字,但现在这些都已经不复存在。

之所以会突然有这种感慨,是因为今天早上在广园快速路某个等车点,等待同事过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穿着吊带工人裤的女生走来。从前是因为各种原因我没有买过那种裤子,而现在,当时的问题都已经不成问题,不过我却再也没有想过要买那种裤子。或者某一天心血来潮,我会来那么一条,但显然,在广州这种天气之下,我只能在秋冬季节穿那种裤子,但随着全球变暖的影响,广州一年下来能穿那条裤子的天数估计不到100天。未来天数会变得更少。小时候,之所以想穿,是因为好多同学都有那种裤子,我觉得那很好看,但现在,几乎看不到有人穿了,所以自然我就没想到要来一条。那东西在我小的时候是种潮流,但现在显然已经不是了。如果我要买一条那种裤子,估计现在在实体店已经很难找到。在实体店找那个东西纯粹是碰运气,而如果我要在网上解决的话,也是碰运气。倒不是因为没人卖,而是因为我太胖了,非常有可能不合适,而我又不是那种习惯退换货的人。准确来说,我从来没有试过换货。

往事回想起来总让人唏嘘。我已经回不去小学的时候的那个我了,同时,我也找不回身体健壮、精神抖擞的外公外婆。为什么当年我妈会让我一个小学生带着外公外婆这般呢?为什么不是她带着我和外公外婆这般呢?现在,爸妈也快到外公外婆当年的那个年龄了,岁月不饶人啊~

2019-01
31

整理老照片

By xrspook @ 10:06:15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中午没有睡觉,直接把时间都用在过塑上面,但最终我还是有14张照片没能完成。因为我的五寸护卡膜不够了,也就是说我已经用完了300张,想想都觉得非常变态.原来家里没有过塑的老照片,居然有那么多。出乎我意料的是我妈说她结婚的时候,他堂哥送给他的那个相册居然能放108张照片。其实那不止108张,因为一开始的几格放五寸照片的地方放了好几个黑白老照片。最终我把那些黑白照片排列组合为三份。跟五寸相册我妈消耗掉的空间一样多。做的时候我在考虑做完以后要裁剪一下,但做完以后我觉得没有必要了,因为如果不裁,放在五寸的地方非常稳固。放了108张照片的相册,里面的照片绝大多数都是我妈的,其次是我跟我妈的,接着才是我爸的照片。我爸的照片几乎全部都只有一个表情。那个表情也是我从小到大最擅长的。当我完全没有表情的时候,我就是那个表情。所以难怪我妈把我生出来,护士把我抱到外面的时候,她会一眼就认出哪个是我爸。我非常明白在做人做事方面自己不能成为第二个我爸,但是外貌和面部特征,这根本不由得我选择,除非我去整容,但整容这种事我觉得是完全没必要的,我跟我爸简直一模一样。颜值的确很重要,但是我的内在绝对不是我爸的款式。

在给老照片过塑的过程之中,我发现有一些照片能勉强的塞进五寸的相册,但问题是那些东西其实是跟五寸的护卡膜一样大的,所以要过塑就必须裁掉。那些照片是我爸妈结婚的时候照的,他们没有大摆宴席,而是直接去旅行了。那几张照片是他们去黄山,去杭州时候的照片。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一些已经拿去过塑了,就相册上的那几张来说,我真心觉得少得可怜,因为他们度蜜月的合影居然只有一张。那些照片从背后的文字看来,貌似不是在中国晒出来的,而是拿到香港晒的。但我不确定是否真的这样,因为我妈曾跟我说过这种事,但这些照片是不是这个生产流程,暂时我无法确认。那个能放108张照片到相册里,我妈跟她同事的合影最多,那是他们单位外出活动的各种合影。每一张合照里我妈最大的特征是笑得非常灿烂,口非常大。要认出我妈,直接选那个露牙最多的就是。显然,照相的时候我从来不会这种风格。甚至可以这么说,我不懂得如何那样笑。我妈除了笑得非常灿烂以外,她各种动作也都摆着很有心思,你甚至可以用妖娆去形容,虽然还没有到达芙蓉姐姐的那个水平。我照相的时候这种事情也几乎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如果我某张照片不是很正经的,我摆出来的表情大都是恶搞。要不面目狰狞,要不装可爱。我做不出外公那种深邃的远望表情。整理了这么多天老照片,我越发觉得外公很帅,他不只长得很帅,而且他拍照的时候更是有一种模特的气质。从小到大,我对我的外公总是又敬又怕,估计原因就在这里。我崇拜他,是偶像,倒不是因为他有钱有地位,是他的气场让我尊敬。

相遇是一种缘分。

2013-03
19

过去现在与未来

By xrspook @ 17:36:07 归类于:烂日记

吐槽完很长的一篇后我没什么需要再吐槽的了。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感想不敢想都已经发泄完毕。所以,其实为什么我一直会在blog里杂七杂八地各种花痴呢?因为我一直都没有把花痴完全集中发泄出来,所以就出状况了。不过其实混合发泄是因为我发泄一篇已经需要很长的时间,我没办法一天发泄好几个吐槽文,所以,为了懒,我不得不一篇多用。于是你也就会看到我到处花痴鸟。

连续好几个晚上我都在做梦,梦见一些老人们。现在想起来,周六晚上我梦见5个人穿着武侠小说里的装束整齐划一地舞剑,其中一个是ADR,站在右二,其他人是谁我忘光光了。他们在为我庆祝,那貌似是我的结婚。至于新郎是谁,完全毫无印象,因为那玩意根本不重要嘛。但我居然会想到自己结婚,这太奇迹了。然后,前天和昨天的梦里,我梦到了小学的老师,梦到了在中学上课。我甚至在怀疑,这是不是和临近清明节有关。因为小学的某个老师我已经起码5年以上没有想起过了。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东西在梦里交织起来。即便在梦里我也知道那不是真的,但真的假的有时还真心不重要。

我会怀念起妈妈工厂车间的机油味和轰鸣声。我是在妈妈修配厂那满地钢板的环境下学会踩自行车的,地上横七竖八大块小块的钢板,一个拿捏不好,我会死得很惨,但我一次都没摔过就学会了。

妈说如果她还在工作,她会给我做很awesome的架子,我的那些憋足的DIY完全可以完全不孵出。但是,我妈已经退休超过10年了!

生活中根本没有如果……

PS:WWE Raw House Show 2013-08-02 Shanghai, China有了!

2012-07
31

活着并发亮

By xrspook @ 16:44:03 归类于:烂日记

每天都不能懒惰的信条激励着我要起床,要RS!试问啊,这种东西如果没有信仰和目标肿么能行呢?从前,上学,你不起来,家长也把你拉扯起来,但现在,如果可以直接睡到早上8点,你还会愿意每天早上6:30起来吗?当我的RS结束了,或许我就可以把早上的时光给吉它,给篮球,给网球,早上,那些不被骚扰的安静时光很美好。既然晚睡对我来说不靠谱,起码早起,这个还是有好处的。通常来说我不会拿自己跟别人比,但有时,我会问一句,他们每天都睡那么长时间,不累么?每天就是工作和睡觉,没有其它的追求,这日子该怎么活。当我斩钉截铁地跟别人说我不打算结婚的时候,别人直接觉得我不正常,说这样的话生活会存在缺陷。一方面要我要求别那么高,另一方面说什么爱情会让你很快活。首先,对我来说,那种事情一辈子就一次,能随便么?难道还要像我妈那样忍受我爸一辈子?其次,结婚那玩意给我更多的是负担和责任而不是快乐,在这么个单位,如何给家庭足够的时间和关怀?每天都在上下班的问题上疲于奔命,我不想做那种奴隶,我也不希望我的家人和我一同受罪。至于快乐,难道不结婚就不可以有快乐?作为一个随时随地能爆发正能量的高手,我表示,如果你们觉得只有爱情能给你最大限度的快乐那么你肯定是看NC言情小说/电视剧太多了。

生活中还有很多很多东西可以让你挥洒激情创造快乐,别吊死在一棵树上。

今天早上醒来,我以为我好了,因为感觉真的没事,但改变体位,我知道我还没痊愈了。不过今天的状态已经好了很多,不能算鼻塞,毕竟我还能用鼻子呼吸,但咽喉肯定还是有肿的,否则我不会有浓重的鼻音。已经不用一天到晚都在拧鼻子了。谢天谢地!让我在809出发前完全康复,可以么?811需要一个100%健康的xrspook去shining!

下午把落下了很久很久,具体来说是2个月的ADR基础数据补完,剩下的就只是看视频和读招了。我并不讨厌读招,我只是闲读招以外的基础信息很麻烦。或许,我其实可以从2012年开始把与比赛无关的基础信息一律抹掉的,毕竟,那些都不是重点。把竞争力集中在最核心的部分,这才是point。

我一直在做这么个操作,把事情归类、合并然后简化。只有看清了根本,你才知道该如何精简。

2012-01
15

雨天不可怕

By xrspook @ 23:38:54 归类于:烂日记

曾几何时我很讨厌雨天,觉得雨天是绝对和射手格格不入的。学生时代,xrspook总觉得下雨天让我心情不好,运气也会很霉,遇上什么测验考试更是注定fatal的。但你知道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开始不信那些鬼东西了,因为我居然觉得人的主观态度可以改变一切。那个貌似不可能被攻克的Rosetta Stone语音已经被我“破解”了,晴天也好,雨天也好,都无法影响我的成绩,生病也好,身体棒棒也好,结果都一样。恶心事情要发生始终会发生,逃不了避不掉,就像Alberto Del Rio注定要在我2011年生日那天受伤并休上1-1.5个月。我们可以做的只是尽自己的所能,最大限度地调动主观能动性,至于后续的东西,概率事件也好,天意也好,都不重要了,因为我们都可以无悔。

不要嫌弃客观环境怎么样,不要太在乎别人怎么看。

今天请sunfruitfish去吃了点东西,去的是江南新地的安第斯薯吧,2人吃了81元,有点出乎我意料,但在情理之中。

两个宅碰到一起真是精彩!她初中开始就跟父母摊牌说她不结婚了,我去年开始跟所有人摊牌说我不结婚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们都觉得那个所谓的老公对我们来说并非非如此不可,我们的生活很精彩,我们不空虚,我们不孤独,我们不需要必须找一个唯一的男人来慰藉。对一个躺在床上倒数3秒就能睡着的人来说根本没有怕黑的地,根本没有感到自己孤独可怜的地。“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宅宅相吸绝对是有道理的。

近期我在到处看各种杯子,我已经沉迷上柠檬红茶,所以单位用来喝水喝了3年多的塑料水瓶显然不再适合。漫天的塑料瓶子,显然那个不适合我;漫天的保温杯/瓶,内胆是铝/不锈钢的,显然那个不适合我。我的目标只有2个,要不陶瓷,要不玻璃!这些东西都可以很便宜,但要找到我喜欢的非常不容易。盖子更是难点中的难点!!!!

下午先是和sunfruitfish逛了广百新一城,然后逛了江南西的内街,最后我一个人搭车到了天河,逛了东方宝泰和宜家家私。在东方宝泰看到了一家叫做“emoi 基本生活”的,里面的杯子就是我期待的!但塑料,我不放心,因为没有任何说明书之类的,大爱那里的双层玻璃杯,但跟塑料杯一样没有任何材质说明,我说不准那到底是真的玻璃还是一些我不熟悉的塑料材质。鉴于这不是一个我熟知的品牌,所以我并没有出手。

最后,我在宜家买了这俩便宜货。

橙色的9.9元,宜家正在做活动,如果你在2011年购物的时候有刷会员卡,那么你非常有可能可以免费把它带走(活动刚好今天结束,今晚回家后我很囧地发现我2011全年都没在宜家消费过)。至于右边的玻璃货4.9元,正是打烂了都不心痛的类型。不知道你信不信,我长那么大以来,不小心摔烂过很多实验室玻璃仪器,从移液管、试管到培养皿以及各种大小的三角瓶等,但我从来没有打烂过家里或单位的所有茶具和餐具!呵呵,不洗碗的人不打烂碗,这个我懂。偶尔我会不小心把水打翻,但都只会停留在睡倒这个层次。

今天完成任务鸟,真高兴!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