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
16

谓之神

By xrspook @ 8:33:10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在看某Power BI的教程的时候看到了这么一句话“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我觉得这里说的是随机应变,但是随机应变这种东西真的不是凭直觉。实际上随机应变是把已经养成经验的东西变成条件反射。当遇到问题的时候,当理论上没有一个直接解决方案的时候,脑子就会自动调用各种资源,然后得出一个方案。这种东西不是一本书就可以把你教会的,可能很多本书都依然没办法把你教会。最重要的是融会贯通。看这本书的时候能感知到那本书的某些东西,明明不一样的领域,却能得出相似的结果,又或者说在某个程度上,它们可以以某种关系连接在一起。我不知道能不能这么说,其实这里说到的是发散思维,还记得中考的时候老是提发散思维这个词,但实际上那不过是某些奥林匹克的题目而已。这些年来,我发现自己是一个挺喜欢crossover的人,在某个领域我不是顶尖的。首先是因为我知道得不多,其次是因为我的爱好太广泛。所以这就注定了我不可能在某个领域达到高精尖,但也正是因为我爱好广泛,所以我总能知道某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当我给出某个方案的时候,是因为我在其它地方得到了灵感。纵向发展和横向发展这两个东西一直都是矛盾的,但是却一直都必须存在。

我觉得在变得更好的路上,没有一个终点。所以根本没有一个终极方案,强大的大脑里面有非常厉害的各种关联,无论遇到什么都能给出一个恰当的方案,这大概就是那句话最后到半句“谓之神”的意思。神不神这个东西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神是怎样的,因为我是无神论者,无论是中国的神还是外国的神,我感觉都是臆想,与其相信那些不如让自己更努力。有些人会奢望有牛逼的人,或者说某个超人出来拯救自己,而我一直以来的观点都是我要成为自己的英雄。在成为自己的英雄又或者说神之前,我要经历什么磨砺呢?不知道,谁也给不出这个答案,因为没有人最终真的成为了神,但是确实存在那么一些人,当你很困惑,当你请教他们的时候,哪怕他们不能给你一个确切的方案,但是他们却可以给你一个前进的方向、给你光明和希望。这种人相当厉害,在大学的时候,我遇到过这样的老师。我很尊敬他们,也很崇拜他们,所以我希望某一天自己也能成为那样的人,成为别人有问题问我的时候,我都可以成为他们的指路明灯。但我也知道这实在太难了,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要找的灯在哪里,我怎么能成为他们的灯呢?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觉得自己的记忆力在大幅度地下降,经常会出现我正要去做某事,但是刹那之间我又忘记了,到底我要做什么了?这种状态下,如果还像年轻的时候那样去背书考试肯定不行,所以我怎么才能继续进步呢?我除了比小年轻们多活几年,多经历了些东西,多吃了些苦头以外,没啥了。但一定程度上,或许我可以让这些东西变得稍微有意义。

我已经不可能变回从前那个记忆力很好的少年了,但起码我还能继续成为从前那个精力充沛的少年。足量的运动可以实现我的这个目标。

2021-04
7

自寻烦恼

By xrspook @ 8:43:01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这样做有什么问题吗?我只是为这个单位着想,为了这个单位能变得更好,但我觉得自己用力过猛了。我给单位的领导推荐我的师傅,但实际上我的师傅有什么诉求其实我不完全了解,因为她没有很直接地跟我说,她到底想要些什么。如果这个单位接受了这个人,无论对她还是这个单位都是双赢,但是领导考虑的跟我考虑的显然不是一个东西。领导考虑的首先居然不是她的能力,而是她的学历和其它的硬件。本科是最基本的底线。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大家仍然有这个思维。毕竟现在已经在推崇工匠精神了。那些沉寂了很久的职业学校现在渐渐又火爆起来,因为某些岗位上已经招不到人了,于是蓝领成为了抢手货。在这种情况下。居然有以本科为底线,不能再低这个要求,实在让我挺惊讶。今天本科是底线了,明天能跟我说非粮院的不要。我感觉这些条款迟早会把自己整死。为什么要把自己限定在学历这个问题上呢?人家有的是资历,有的是经验。

我从来不觉得大中专生有什么问题,的确,可能他们小的时候读书不怎么好,但那是从前的事。一个摸爬滚打了十几二十年的大中专生难道依然比不上一个愣头青本科生?!这跟种族歧视纠结血统有什么不同!大概对大中专生有这种看法,是因为我妈经常跟我说,她的那个年代(60年代),刚毕业出来的那些技校学生完全可以独当一面。无论是完成任务还是做各种创新。所以我觉得其实从那些学校出来的学生没什么问题。现在的人觉得因为靠不上高中考不上大学才读大中专,为什么大学是唯一的出路?!有些人去读大学了,而他们则是进入了社会的大学,就专业方面,就某种技能方面,我觉得那些人绝对是比吊儿郎当的大学生好太多,为什么非得招个本科,非得要招个大学生呢?让我觉得郁闷的是,他们能做得熟练顺流的事大学生根本做不到。我要把一个大学生培养能做到这些事,没个三五年不可能,但是我们耗不起三五年。一方面在说这些事情必须在一年之内推进完成,另一方面在招人这个问题上却设置了这种门槛,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不通过挖人的方式,根本不可能。摆在我们面前就有这么一个人。她完全可以用她的能力在这里吃饭,但是你甚至不给她这个机会和选择,而选择在茫茫的人海之中寻觅那个梦想中的他。没有本科学历就很难入编制,顶多来的时候当个技术工勤人员,开什么国际玩笑?!我真的很为这些人抱不平,他们能做的事我们都不会做,但凭什么我们就要比他们高一档。之所以我会对蓝领工人,会对那些基层技术人员特别有亲切感,因为我妈也是个工人,最终她也没当什么官,顶多是个班长而已。倒不是因为她技术不好,她的技术公认非常好,但就是因为她身后没有人。几十年前她遇到的事,现在我也遇到了。在国企的这种体制下,这种事会一直存在,又或者说不是国企,任何企业里都会有这种东西。有时我觉得一定程度上我妈把我教化得很开,因为我们都很明白这种事完全没有必要放在心上。因为从一开始我们就已经认了穷人就会这样。我甚至没想过有一天能爬上去改变穷人的命运,因为我甚至连自己的命运都改变不了,但是我却可以让自己好过一些,也就是不往那里想。

这一次过度用力的问题。我觉得自己挺无奈,因为我太热心了,我过于热心了,操心一些很不该有我操心的事,所以自寻烦恼。但起码经过这次以后,我觉得起码自己的血性还在,起码我仍然是个会沸腾的人,会为了我觉得是正义的事挺身而出,完全没有考虑过会让自己落入窘境。如果时光可以倒流,我还会做这件事吗?

2019-05
20

唯一

By xrspook @ 11:11:25 归类于: 烂日记

当人渐渐老去的时候,从前一切感觉正常的东西都会变得不对劲,而这种事情自己或许会感觉不到。但对别人来说这却是很不同寻常的。有些时候我觉得自己会有点活在记忆里,因为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的长辈全部都在当打之年,精力充沛,家庭管理得井然有序。虽然那个时候会被学习考试之类的东西折磨,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家人会给我们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即便是平淡无奇的生活也过得很舒服。当你亲看着身边的人经历年老以及死亡以后,人生会变得非常不一样。年老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看着别人年老和看着自己的家人年老感觉是不一样的。年老和死亡这种事避无可避,在你没亲眼见过之前,你不会懂得害怕或者敬畏。当你真正尝试过以后,你才会更加懂得什么是珍惜。于是这又回到了一开始的话题那里,有时我不得不活在记忆里。

很多东西人类都可以靠想象干出来,但即便你读过再多的书,看过再多的电视剧或者电影,见过听过非常多类似的事情,但很多东西只有当你真正经历过以后,你才会突然间像开窍了一样,突然懂得。大概这就是经验的力量。这东西祈求不回来,也无法通过金钱或者权力进行交换。为什么有些演员能演出那个感觉?为什么他们能表达出那种感觉?那些演员通常都已经有一定岁数,而不是初出茅庐的小鲜肉。做一些自己一直在做的事相对容易,但要演出不同的风格,那可不是简单事。有些东西通过知识或者智商可以挽救,但有些东西、那些更深层次的东西显然从教科书上是学不回来的。这种事你不可能全部都经历过,所以很多时候有经验的演员其实非常擅长观察与学习。那种技能就像是他们与生俱来的、融到血液里的一样。甚至他们不会觉得自己已经在调用那个能力,那只条件反射。有些人演100个角色能有100种味道,但有些人演100个角色全部都只是一个模式而已,于是你甚至怀疑那是不是各种续集。

我不是演员,我不需要演100个角色,我只需要演好我自己。当我还只是小孩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模样,同样不知道到底我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自己。往后我渐渐明白到,自己这个角色并不需要刻意塑造或模仿些什么,那是自然而然的结果。如果你内心是喜欢的,冥冥之中你就会向那个方向靠拢。所以一开始的时候你不需要定义你自己,你说不准,别人也看不准,但这个准不准其实无所谓。定义这种东西我觉得必须得一段时间以后回头看才有意思,如果一开始就定死了,只是一直都跟着条框走,多没意思。喜欢某个东西的时候我们可能根本不需要理由,否则怎么解释那些一见钟情;但如果讨厌某些东西的时候我们总有无数吐槽点。那是因为之所以讨厌肯定是那个人或者那件事的某些部分冒犯了你。如果人不能敞开心胸怀,总是以判断讨厌的标准去判断喜欢,那么人生本该有的很多意外惊喜就会被忽略浪费掉。

我不演100个角色,我甚至不演网络上和网络下两个形象,我只做一个xrspook,唯一的xrspook。

2018-09
14

三分开窍

By xrspook @ 9:19:32 归类于: 烂日记

23岁的身体加33岁的经验,我觉得现在的我真的过得很爽,以前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没有目标,要做某件事的时候很茫然。在做之前,不会先理清思路,而只是别人让我去做我就跟着做了,但现在很不一样,在我开始之前,我首先会想这样做可不可行,如果可行应该用什么方式。在做的时候,应该有什么步骤。结束的时候我应该得到什么效果,如果里面有什么问题,会大概在什么情况下发生,影响有多大。这些我都会全盘考虑。经验并不意味着在做某事之前我就一定曾经做过那些事,而是做其它事的时候积累回来的套路,可以用在我新接触的所有事情上。互联网盛行的今天,大大方便了我们,从前当我们不懂怎么做的时候,我们只有去找书或找人,但现在把问题打上搜索引擎,通常大概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结果。虽然那些东西未必靠谱,你要提取出恰当的关键词,可能得用各种语言去搜索。这样下来,起码当你开始的时候,你就不会再那么茫然了。

过去几年我发现自己做的事情越来越顺畅,虽然那些东西是我之前没遇到过的,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能用正确的方法很顺利地完成。当我还只是20出头的时候没有发生过,也正是因为30岁左右我突然领会到了这个,一次又一次成功以后,让我积累了不少信心。我不一定一开始就知道的比你多,但我的学习能力非常强大。可能我的天赋不如别人,但通过后天的经验和坚持,我可能会比别人掌握得更快更好。

昨天晚上去国丰打篮球,只是我们自己单位的人在练。在打球之前,中间休息,和练习结束以后通常我们都会投篮。昨天一个晚上,我投进了三分球比我过去一辈子曾经投进过的还要多。而且我用的不是乱来的套路。之所以可以这样,是因为过去几个月,我已经稍微掌握了中投的柔性手感。在罚球线两端,我可以用稍微屈膝弹跳的方式投进。在那个位置投进与否与我出手有没有偏有关,力度是刚刚好的,而昨天白天,在还没有开始尝试三分球之前,我就已经在网上搜索过,也根据自身条件去考虑过我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投三分。三分和我中投比较有把握的地方相比,大概远了一两米。在中投的地方,我轻轻弹跳就能命中。在远一点的地方,我能不能用更猛一点的弹跳去支撑呢?的确,昨晚我就是这么干的。一开始我尝试的是垂直方向猛一点的弹跳,这样的结果是我的球还是离篮筐有半米到一米的距离。然后,我尝试在三分线把重心降低,以接近立定跳远的方式给自己一个向前的力。在开跳的一瞬间同时把球推出去。腿部的推力足够大,我的球就会完美的进入篮筐,那个抛物线刚好。如果有些时候歪了,可能是左右手的力度不完全一致,或者出手的角度有一点偏移。这样的三分效果,我很满意了,因为对其他三分不擅长的男同事来说,这样的抛物线,这样的命中率,他们多年以来都不曾做到过。这样的动作,我必须依靠腿后蹬发力,而且重心很低。这就意味着,我前面必须有很大的空间,而这种事在打比赛的时候通常极少发生。但说不定某一天,我会拿到一个压哨的球,然后我就可以表演一下了。即便不能命中,而偏出打在框上,我也觉得很满意了。你或许会说,如果早一两个月我就知道可以这样,大概现在我的球队就不是现在的打法,我自己就不是现在的这个用处了,但是一两个月之前,我还没能很好地掌握柔性的手感。从小到大,没有一个人真正指点过我应该怎么去投球,应该用什么力度角度以及出手方式去投球。一切都是在摸索中前进。突然之间,到了三十几岁的时候。有了比较大的飞跃。我觉得这倒不是因为我在球场上遇到了什么高人,可是生活中做其它事的经验让我在自学的层面上长进了。我不只是学,我还会把我想到的应用起来,用无数次尝试去实现我的目标。

我不觉得自己很强大,但是,我知道自己是个遇强越强的人。

2018-08
12

彩蛋

By xrspook @ 14:11:49 归类于: 烂日记

几天前我才意识到,原来我是单位篮球队里唯一一个超过30岁的首发正选。如果不把身份证的年龄暴露出来,没有人会想到我已经超过了30岁。在一般人的眼里,超过30岁就会出现体各种不好和各种油腻,但对我来说,根本不存在这些问题。准确来说,我的运动生理年龄看上去只有25岁不到。感谢跑步和长期运动给我带来的这些好处。实际上就我个人的性格而言,在心理层面,或许我仍然只有18岁。因为我还想尝试很多东西,我不在乎那些东西要求我得从最基础做起。我很想知道得更多,而且我会真的会花时间和精力在上面。如果说那是因为我有一个童心的话,可能描述并不完全准确。因为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只是想知道,但并不能预测到那到底真的有可能发生,还是纯粹是瞎掰。但现在,我明白到我想知道而我又真的投入去努力实现的那些东西都是可行的。我有18岁的好奇心,25岁不到的身体,以及30多岁的人生经历。这些拼凑起来真的很强大。这些优势在我只有十几二十岁的时候,我从来没考虑过。对十几二十岁的小年轻来说,他们有的是冲劲,但有些时候太鲁莽了,不够沉稳,做事的时候可能也能做到,但是不稳定,耐力不足是他们的致命伤,该专注的时候走神也是他们的常规特点之一。在他们相处的时候,我得允许他们犯错,但是这种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能一犯再犯。他们不能一直用自己年轻经验不足作为借口。在犯错之后,总结经验、改进是他们必须学会的。那这种步骤,可能是他们自己体会,也有可能是我们这些老人家去指点他们。

我比单位新招的那些小年轻大了十岁以上,想想都觉得这很疯狂。我还不觉得自己有那么老,为什么他们这么小呢。

近几个周末我都花了不少时间看各种体育比赛。有足球的,有篮球的,有羽毛球的,有网球的。结果发现,无论是网球还是羽毛球,接发的那个人在对手碰球的那一刹那,他们就开始小跳。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但是这显然能增加他们的反应速度,因为小跳这种动作在拳击比赛里很重要很常见。通常来说,在对方发球之前准备动作的时候,羽毛球和网球运动员都是双脚叉开,做类似深蹲的姿势,但是,只要对方即将发球,他们就会开始小跳。通常,如果是我自己打球,在准备的时候我会双脚张开,但却不会小跳,遇到高手的时候,经常会暴露出反应太慢的缺点。只要我的站位太靠前或太靠后,反方向的球我就很被动了。所以下次,或许我也得试试在他们即将发球的时候原地小跳。在小跳的帮助下,我的反应速度应该可以更快。这种事情已经在篮球练习的时候验证过。教练让我们原地小跳,听到哨声后我们就向前奔跑,等下一个哨声响起的时候停下来原地小跳,重复多次。如果只是直线奔跑,我的速度不如男同事,但是加入了小跳,我有可能比他们完成得更快。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大概他们之前没有练过原地小跳这种动作,但我却已经练过好几年了。我并不是故意训练,这刚好是我平时做的HIIT里的其中一个动作。不能说我对这个动作有多熟悉,但起码我不觉得陌生,我做得很自然。我不觉得自己的反应有多快,但通过合理的训练,我的确可以比一般人做得更好。

身体是用来用的。有些时候,当你做某些事的时候,你或许不会意识到那会对你做别的事有帮助,而这就是彩蛋。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