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
24

做些实事

By xrspook @ 9:52:21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真搞不懂为什么有了网红那两个字,东西就可以好卖。就像平时路过街边的一点点,总是排了很长的队。每次路过我跟我妈的共同话题肯定是看一看一点点有没有人在排队.而通常,这个是设问句,因为答案一定是肯定有人排队。铺天盖地的网红店,铺天盖地的网红食品,到底为什么网红会让我们感兴趣?为什么网红推荐的东西就一定是好呢?网红这种东西,我觉得一定程度是吹出来的。一定程度上,我能明白网红的生活也很难过,但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我觉得人应该脚踏实地地做一些实在的东西,而不是为了某些利益而进行各种无底线的推广。

还是小屁孩的时候,老是问我们,长大以后想做什么。有人要当医生,有人要当工程师,有人要当警察,有人要当消防员。但是现在,再问小孩,有些居然回答他们要当网红。还记得某年六一儿童节前夕,某电视台的主持人问幼儿园的小朋友,长大了他们要做什么,有个小女孩毫不犹豫地回答她要做贪官。也许你会觉得,从前的我们有点低能幼稚,但是我觉得现在的那些思想实在太前卫了,前卫得我无法接受。那些小孩怎么可以把不劳而获的东西当做是梦想呢?!显然,他就没想过获得钱与权是需要付出很多很多的,他们在乎的只是得到了那些东西以后就可以花天酒地、为所欲为。的确,人生是要花一点时间用来享受,否则奋斗就变得有点失去意义了,但是我觉得,要实现人生的价值,通常都会在那些让你痛不欲生、最苦最累的事情上,而不是在你花钱享受的时候。大概你会说。因为我有这种想法,所以我注定这辈子都过得挺辛苦。如果我的辛苦能换取我的幸福感、换取我的自信,我甘愿辛苦。

还记得之前我的室友一直跟我说她很想去旅游,但是她没有时间。让她觉得很烦恼的是她姐姐总是去旅游,她的朋友、她以前的同事也经常各种旅游晒。唯独她被困在这个她完全无爱的工作上,而不能去干她喜欢干的事。对她来说,旅游是快乐的,但对我来说,旅游让我有点忐忑。因为作息紊乱可能会导致我的新陈代谢不正常。这种事我还不知道该如何避免,反正在那些跟团游的时候,我总是有点担心。旅游应该是享受的、应该是快乐的,但是对我来说,还不如窝在某个地方做我喜欢的事,比如做个幕后花絮的翻译。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看纪录片,因为我经常看,所以大概把我爸也带得有点喜欢看了,但是他看的类型有点跟我不一样。他喜欢看考古类或者历史类的,而我则比较喜欢看一些科技类的。但实际上总的来说,看纪录片我基本不怎么挑,也正是因为我喜欢看纪录片,所以我对那些电影的幕后花絮特别感兴趣。相比于电影本身来说,那些会真实一点,当然,也非常有可能有戏剧的成分。翻译电影总会隐隐约约触碰某些红线,但是幕后花絮通常只是打一个擦边球,因为片方通常不会做。那些东西通常会在宣传的时候使用,或者直接放到蓝光光盘里作为彩蛋。只有骨灰级的人才会对这些东西感兴趣,而我觉得,如果那个幕后制作花絮是精彩的,我应该推荐给所有人,因为看过那些以后,大家就更有冲动去看电影本身了。翻译过好几个幕后制作花絮,我最喜欢的还是《地球上的星星》那个。做字幕翻译是一个痛并快乐着的过程。

我不觉得某一天会有人请我去做有偿的字幕翻译,但把这当作是一辈子的嗜好也挺好。

2018-05
14

五分之一

By xrspook @ 10:52:06 归类于:烂日记

《地球上的星星》制作篇时长62分钟我用了半个月(准确来说是19天,2015-11-30至2015-12-18),而且是有官方粗粗的时间轴,但Dangal幕后花絮时长45分钟只有内嵌英文,没有轴,我只用了4天(2018-05-10至2018-05-13)。这里我说的是为两个电影的幕后花絮纪录片内嵌配上中文字幕。TZP一共1098条字幕,Dangal则是835条。昨晚我没有非常精准翻查自己数据的时候写的是TZP的制作篇我用了2个月。的确,最初提取出来的英文字幕是放了两个月,但在制作篇之前我先做了预告篇和删减篇,所以具体制作篇的开干时间我必须得翻查自己的日志才能得出最终数据。两个月和半个月相比的确有点过于夸张,如果真的整那么久肯定是因为期间我不知道干嘛去了。不过,4天和19天,这个5倍的差别是实打实的。现在我已经无论如何都记不起当年TZP整出来以后我校对了多少次,但可以肯定昨天做出来的Dangal我翻译了1次,粗打轴了1次,校对了5次(前三次是边看视频边校对,主要核对字幕和声音是否对上,有没有出现有声音无字幕的缺漏。最后两次校对是把字幕以纯文本的方式导出,然后用软件朗读文字的方式核对我翻译出来的语句是否通顺,是否有错别字,以及是否符合逻辑。第一次视频校对的时间是最长的,因为要精细调节粗粗打出来的时间轴,几乎每句话都要调整。往后的部分你说不准修改的东西会有多少,因为不断看就会不断发现新问题。)Dangal的这种翻译、校对我沿用了做《古拉姆》时的方法,《古拉姆》也是校对了5次。3次视频2次纯文字的方式我觉得挺合理。从前我不用纯文字的方式,那是因为我没想过居然可以这样,但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去做全家桶,加入这样的校对模式能让我尽可能地少犯低级错误。

关于时间轴,我一直都挺纠结。如果完全按照音频的开始结束去做字幕的显示和消失观众看起来会不舒服,因为太突然太着急了。如果句前和句后都留固定时长的反应时间也不完全合适。因为有些很短的句子,尤其是语速很快的句子不应该在后面留那么多时间,会让人觉得字幕怎么还不消失,反应迟钝的节奏。但如果遇到一些语速慢,意味深长的句子,用一般的句末预留时间显然就会觉得太着急了。我觉得遇到那些句子在声音结束之后你还得预留说话人一次呼吸的时间才比较合适。所以呢,如果平时句末预留的是30-40ms,那些句子就得再多加10-30ms。这些东西理论上是很随意的,但做出来的字幕能不能让人看得舒服却不是随意就能实现。但如果你要我总结出一套方法吧,我又真的暂时提炼不出来。估计我还要更长时间的磨练,又或者得有高人指点。

到底专业做字幕的人是怎么处理的呢?

PS:【中文字幕】Dangal幕后花絮制作特辑(45分钟完整版)

2018-02
24

节目表在哪里

By xrspook @ 9:37:44 归类于:烂日记

我用了三分钟的时间就把衣服晾好,也把浴室擦干了,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我为什么居然可以这么快呢?如果不是今天晚上在晾衣服之前我开始喂鸡,我绝对不会意识到自己晾衣服,原来是如此迅速。之所以这样,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只有两件衣服,余下的是零碎内衣。晾衣服这种事,我从来都不觉得享受,尤其是要让我晾很多很多的时候,我会觉得相当烦。一个人住以后我觉得自己洗衣服的频率高了。说不准现在自己晾衣服的次数相比之前是多了还是少了,因为之前要不就不晾,要不就要晾一大堆。晾衣服的时候只有几件是你的,余下的都是别人的,会觉得心理不平衡。春节之前,我换了一种洗衣液,之前用的都是妈妈一选,现在用的是威露士的卫新。感觉现在用的洗衣液几乎没有味道,虽然我已经很努力的去闻,但还是没有闻到。洗衣液这种东西,加得够不够我通常不是看有没有泡沫,而是去感觉闻不闻到那个味道。这种卫新的洗衣液,我拿了一袋回家,现在单位开了一袋,但我还剩下两袋,估计那两袋我也会拿回家,让我妈消化掉。通常我觉得不好的东西就会拿回家。但实际上用什么洗衣液,我妈是有讲究的。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对洗滴剂非常敏感,只有少数几款她不过敏,天知道现在用的这种她会不会过敏。其实有没有味道不要紧,能把衣服洗干净就可以了。而至于衣服干不干净,通常我都不会去仔细研究。毕竟一个人的衣服如果天天洗,基本不会有什么味道。我们不像黑人,需要用某些东西来掩盖掉自己的体味。

春节放假的时候,手机装了小米万能遥控器,感觉挺好。因为那个东西只要安装完成以后就可以随便脱机使用。我把家里能遥控的东西全部都按上了,比如机顶盒,比如电视,也比如空调。相比于空调,电视和机顶盒的操作复杂一点点。但我之所以觉得复杂是因为我用的是英文界面。也不知道是他们的英语写得很别扭还是因为我自己英语太糟糕。总觉得写出来的东西有点误导我的成分。而之所以要装个万能遥控器,是因为我觉得甜果时光高清机顶盒配过来的那个遥控器实在太难整。按键非常不灵敏,尤其是数字键。如果从前就用手机的智能遥控器,大概那个标清机顶盒遥控器坏了的时候,我妈就不需要再去买一个了。我家里三口人,手机都是小米,都具有红外功能,所以都可以成为遥控器。我觉得在手机上装个遥控器的好处是可以看到电视节目表了。珠江数码还是标清机顶盒的时候,可以调出每个电视台的节目表查看,但变成高清以后反而不行了。但手机只要连上网络,就可以根据机顶盒的电视台搜索相关的节目表。虽然机顶盒没有回放功能,但显然如果是看同一部热播剧就可以错过了这个电视台就转到另外一个台去看。我觉得小米遥控器做得不好的一点是搜索电视台的时候没有把纪录片划分出来。我常看的纪录片频道有四五个,但因为小米万能遥控器的节目表没有纪录片这一栏,你在其他栏目里搜索纪录片的名字也搜索不到。所以也就只能一个一个纪录片频道打开来自己研究。但这样同样存在问题,因为那些电视台的节目表只有一个大方向,没有具体节目名称。比如说如果要薄国家地理杂志的节目,他们不会直接给你说清楚播的是哪个方面的,那有可能是历史的、人文的或者动物的。这样不清不楚的节目表,天知道他们是给谁看的。明明可以把工作做细,为什么要做得如此粗枝大叶呢?还记得从前家里刚装有线电视,可以看香港台的时候,每周外公都会买一张香港电视的节目表报纸。当时我认的字还不全,但是那张东西却可以让我看得津津有味。现在已经不需要那个了,但是当年的这种做法却让人很怀念。人家一周的节目表都可以写出来,但是现在我们每天的节目标都不明不白。

看纪录片不是流水帐般消磨时间的,看纪录片也要挑选啊。

2017-02
6

沉迷纪录片

By xrspook @ 11:00:38 归类于:烂日记

想想都觉得很疯狂,前天我用在睡觉的时间超过十个小时,但昨天我的睡觉时间才六个小时多一点。即便如此,我也并不觉得今天起来的时候太痛苦,甚至在闹钟响之前我就已经自然醒了。这绝对出乎我的意料。跟之前好几个晚上一样,昨晚我也有做梦。梦中的细节,跟之前有点不一样。之前好些天,我梦里的主题都跟建筑有关,但昨天的梦,却跟学校有关。老师布置的作业,即便纯粹只是抄答案,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其中有个搞笑,老师要求我们写作文,然后把作文,拿去给一些编辑修改。我也不知道那是怎么做到的,反正,拿去给编辑修改的文章,是用复写纸誊写的,字迹模糊。我自己的那篇文章,被改得乱七八糟,只有65分,但评价却是优。同样莫名其妙的是我同学的那一篇,编辑叫她把某件事写详细,但那根本就不是我同学文章的重点。所以最终我们得出结论:那些评语简直是神经病。关于一开始说到的那个作业,本来我想提早一点做,但我却记得那个练习册我放在某个地方,但那时正在放假,我拿不到,所以,想快点开始做也不行。梦中老师责怪我们,练习册上面的东西我们应该按照学习的进度自觉完成,实际上我们没有,到老师催促我们的时候,才疯狂地把那些东西都补回来,所以才弄得很痛苦。清醒的时候我不觉得自己是那种到最后时刻才补作业的人。在梦中那种必须赶时间补作业的感觉让人非常不好。

今天早上回单位,我们科室十几个人里面有三个女的,只有我一个上班,平时我可以搭我两个同事的顺风车,所以今天早上我就得另找别人了。但这也是件好事,因为平时,她们一个人搭车的地点我得硬生生走一个公交车站,另外一个则是很晚才开车走人,恶果是可能到达单位的时候几乎迟到。虽然昨晚睡的时间比之前少了很多,但今天在车上我居然没睡着,一路都是醒着的。和平时不一样,今天走的是沿江高速,所以路上的时间又短了一些。

回到办公室,搞完了一大堆的东西,发现居然还没到8点半。通常来说,春节之前和春节之后的一大段时间,都会处于一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因为领导要开会,天天开,可能要足足开一个星期。今天早上我没有什么确切的事要做,所以干脆搞卫生去,首先,把办公室的地拖了,然后把称量室的地也拖了。放假的时候在家里除了睡觉就是看电视的纪录频道,一个春节下来,我把纪录频道的电视号码都记住了。看得最多的是,上海卫视的纪录频道,是88,北京卫视的是90。金鹰卫视的是91,CCTV-9,也就是中央电视台的纪录频道是35。我看得最多的是上海的纪录频道,其中看得最多的是他们关于西藏,名叫《第三极》的纪录片。北京的纪录频道主要以说历史为主,我的兴趣不大,金鹰卫视的纪录频道,主要以旅游为主,但是那些看上去更像是在卖广告,没有深度。至于中央电视台纪录片频道的东西,比较广泛,很难说清到底是什么,但简单来说,关于科技原理本身的说得很少。几个纪录频道的特点是大概每十五分钟就会卖一次广告。总体来说,我还是比较可以接受上海纪录频道的广告。上海纪录频道的节目有科技的,有人文的,有历史的,几乎涵盖所有方面,而他们的节目单不会让你有那种随便拼凑起来的感觉,他们有属于自己自行制作的纪录片,在卖广告的时候,主要都是在做他们自己纪录片的广告宣传,而不是插播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北京上海都有记录频道,为什么广州没有呢?其实,广州或者说广东电视台们自身一年也制作了不少纪录片,但是他们却没有放在一个特定的频道播放,这是为什么呢?

把放假的时候发呆的时间,工作日都用在清醒上面,突然间觉得时间多了很多。

2015-06
30

令人感觉沉重的纪录片

By xrspook @ 14:18:16 归类于:烂日记

破天荒地,昨晚我居然10点前就回宿舍,大概10点就睡着了!不知道多久都没试过这么“奢侈”,每次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事而拖沓,近几周更是有些时候拖到午夜12点都没睡着。早睡的好处是,5点多不到6点的时候我就会自然醒,到底是睡够了还是尿醒的呢?可能都有。只要我睡着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不知道我室友晚上是几点睡的,不知道她上了几次厕所,不知道她快天亮的时候热得不行起来开空调。只要我睡着了,一切都是浮云。我是那种可以睡得相当沉的人,如果不是睡觉的环境太糟糕(太热,太冷,太多蚊子之类),外加我没喝酒没吃得太饱,我的睡眠质量可以相当高。如果外加我的身体处在正常范围,连梦都不做的话,我的睡眠质量会更高。或许你会觉得,哪里会有那么好彩我所点出的那些东西都不在日常之中,但我很诚实地说,若不是我自找作死,我的普通生活模式下那些我点出的东西除了做梦以外其余发生的概率高于90%。躺下后3秒睡着对我来说真心不是个空话啊亲~

昨晚看了电视纪录片《真想访谈》第一季的头两集。一集就有1个小时,印度的玩意都挺长的。我看完以后觉得愤怒之余有点压抑,也由于时间关系,我只是连续看了2集而已。现实是残酷的,相比之下,无论电影怎么“仿真”都不如现实来得让人各种不好受。好尖锐的问题,好直白的方式。说是说这是纪录片,但我更觉得这属于谈话类的节目,就幕后制作的复杂程度而言,这样的节目我觉得做起来相对简单一些,因为用人与人的直接对话取代了很多可能已经无法重复再现的场景了。我喜欢看纪录片,但这个纪录片的模式我总觉得有点怪怪的。纪录片传递着制作者强烈的主观愿望,那是以一种push的方式强加给观众的,没有讨论到底好不好的余地。在这个严肃的纪录片里,当被告知那些残忍的事实的时候,我甚至有这么个念头“我能不能当作不曾知道”?可想而知,策划制作、现场观众、印度电视机前收看的观众得有多沉重,我一个外国人,一个事不关己的人尚且有惨不忍睹的感觉。但也有这么个可能,他们有些人早就麻木了,早就视而不见习以为常了。那种麻木就像是某些通过自残来祭祀神的仪式一般让局外人一律目瞪口呆。

幸好,我是从AK的大卖级主流电影看起的。先看主流电影,从那些口碑无数的开始,再慢慢看一些名气没那么大的,接着才到我昨晚看的纪录片。如果一开始就把那种纪录片扔给我看,我真的会看了半个小时候后看不下去的。这不是制作水平的问题,我暂时还没考虑过到底有什么办法能让那些纪录片里的东西有个更好的表达方式。每一集纪录片的主题内容,AK实际上都可以发展为一部完整的电影。但电影是电影,现实是现实,电影的主要功能是娱乐,如果电影除了娱乐还可以起鼓励和教育作用当然更好,但如果完全放下娱乐核心属性而追求其它,电影就本末倒置了,那是四不像?上面那段话,是我从AK的LAGAAN BLOG里某些观点概括总结出来的。试想如果《真想访谈》的主持人和制作不是AK和他的团队,而是随便一个不知道谁,《真想访谈》还能达到现在的效果?还能被很多人看中,甚至把外国人都吸引过来吗?很多人都是出名了以后就呵呵呵了,AK我觉得他是出名了以后更懂得利用他的知名度来传递他一直信仰的东西。

昨晚没有跑,做了个30分钟的有氧郑大妈。今晚继续打算休跑,但做点什么好呢?

Page 1 of 3123»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