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
12

干冷湿冷

By xrspook @ 9:38:21 归类于:烂日记

几天湿冷以后再次开启干冷模式。对比干冷和湿冷,光从天气来说,当然干冷好。但干冷意味着湿度低,湿度低就会导致嘴唇一直都很干,即便我经常喝水。干到实在不行了,只好润唇膏上阵,但虽然已经把嘴唇涂得有点油油的,但还是觉得感觉不好。跑步的时候干冷和湿冷都要流鼻水,干冷的时候更容易会导致鼻子摩擦破皮,又冻又痛就是这么来的。搬了新宿舍以后,干冷对我来说除了意味着太阳很好以外也意味着灰尘很大。湿冷的时候我的阳台张起篷布挡雨挡风又挡灰尘(湿度很大,甚至一直都下雨的时候还会扬尘?)虽然没有太阳,衣服晒在阳台的篷布里不会被雨打湿,但水分比较难蒸发,衣服难干,不过好处是拖地非常方便,因为两次水就搞定了。无论是屋内还是阳台都不脏,之所以要过第二次水是因为要洗干净拖把。干冷的时候阳光非常好,湿度非常低,扬尘非常严重。我们旁边就是东莞深赤湾码头,日夜不停息地作业,即便是我们自己,内河码头也每天都在不停地装船,还有侧壁发放装车的,外加单位里正在施工的地方有多个,什么挖啊砸啊打桩啊,有泥浆一风干就变成了极好的扬尘……如果只是装船或装车作业,我们在出粮口安装抑尘的装置还是能做到减少扬尘的,至于施工的工地我们也可以要求他们定时实施喷水除尘,毕竟广州的大型工地政府是强制要求他们这么做的,但显然在我们这个小破地方,这种要求我们绝对不会提出来。至于东莞深赤湾码头装卸生成的灰尘,他们才不会理你。主观因素客观因素、内部因素外部因素的共同作用意味着阳光灿烂的干冷日子新宿舍的阳台就一定脏得要死。阳台是连接屋内和洗手间的通道,不可避免必须从那里通过,所以阳台脏意味着整个单间都脏。在湿冷且拉了篷布的天,整个单间拖地只需换2次水,但在干冷的天起码需要3次甚至4次。拖把第一次过阳台的时候,水从清澈见底变成混浊发黄,再来一次变成了浑浊发灰。换水再来一发才让我觉得程度稍微能接受,但清澈的水其实也已经有点浑浊了。如果我们的阳台能实现他们之前所说的加装玻璃窗我也就没有了这个烦恼。有玻璃窗意味着阳光继续和我玩游戏,但灰尘能很好地挡在外面了。

现在我用的篷布是白色的,一开始买回来的时候我觉得有股味道,但挂上去晾了一个周末以后我觉得彻底没有味道了。还记得挑选篷布的时候我还各种纠结篷布会不会太薄不耐用,买回来的时候才觉得那东西真的很重。篷布这东西其实就是红白蓝彩条布的升级版,防水效果杠杠的,但至于用的时间长了、晒多了会不会变脆然后裂开之类很难说。毕竟我双12买回来的这张2*3m的篷布实际到手价才1.8元,我实在不能强求太多。有玻璃窗当然最好,但其实现在这张篷布的透光性也不错,不过是大风吹的时候肯定会发出一些响声,让我有种篷布会不会被吹开的妄想。靠单位走流程装玻璃窗不实际,还是自己脑洞大开解决燃眉之急靠谱可行。

昨晚我就把篷布张开,因为我实在懒得周五中午还得再拖一次地了。

2017-12
25

决战蓬布

By xrspook @ 22:33:48 归类于:烂日记

上周五中午,我好不容易才把那根撑衣杆搞到了阳台上面。挂上篷布以后,如果蓬布摊平均匀受力还好,但是如果把篷布拉到一边的话杆就非常容易会掉下来。因为把杆托上去的高度已经是我的极限,所以我非常艰难才把那东西搞上去。但今天中午,当我在想用绳子绑住蓬布中间的时候,杆上面非常容易就掉下来,上周五还只是一边,今天是两边都往下掉。于是我不得不又把书桌重新拉到阳台,把那根杆拿下来,把销钉向外挪一点点。这样,肯定可以让那根杆更稳当,但问题是我安上去的时候会变得更加困难。那个受力方向非常奇怪,你要一边往里压一边叫往上推。所以如果你只是一个力从下往上打,不能解决问题。那个地方我几乎够不着了。没有防盗网,一旦用力过度,我就会掉出阳台,从二楼掉下去…… 如果有防盗网我就不需要这么烦恼,蓬布直接绑在防盗网上就可以了。刚开始做的时候,的很难。但当我做到了以后,那个东西真的很稳当,甚至在那里做引体向上也可以。之前我选择钢管而不选择不锈钢就是因为我知道通常那些所谓直径很粗的不锈钢都薄得很,就像我的蚊帐架那样。我试了一下在各个角度拉篷布,杆都很好,没有要下掉的趋势。那个东西不够高很麻烦,即便够高也轻松不了多少。即使我能找到梯子,双脚站在梯子上,只要我不能腾出双手,要做那个操作,还是几乎无能为力的,除非有两个人。希望那根杆的弹簧不会那么快就到极限,我要再次登高再次压缩。我觉得今天的操作,比前两天顺溜了那么一点,因为起码知道应该怎么用力了。周末两天拉了那块篷布以后,我觉得屋里的灰尘好像真的少了那么一点点,因为盖在洗衣机上面的纸皮貌似真的没有那么脏,相比篷布外面的阳台台阶,纸皮箱真的很干净。更干净的要数宿舍内部,如果不是开门拖了一下门口的地方。估计拖完整个房间水都是清的。虽然周五张紧蓬布的方式还不够完美,因为如果大风的话,篷布的上部会被吹开,所以接下来我要做的是在阳台的两面侧墙上贴一些挂钩或者打一些钉,作为固定点,如果要把篷布张开,就绑住那些固定点。篷布的下面我妈说无论你压什么东西上去还是没有直接绑来得实在,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要在地上直接用爆炸螺丝打几个勾。我妈说直接在蓬布下方捆杆子是最好的,不过那样的话我要把蓬布收起来就很麻烦了。如果不能打几个勾的话,我可以找来几个水瓶,然后把绳子绑在水瓶上。甚至我可以把哑铃拿回宿舍,篷布就绑在哑铃上,我就不信风能大得把两个六磅的哑铃吹起来。

方法总比问题多,就看你有没有那个心去纠缠了。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