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
9

清理

By xrspook @ 23:34:47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近期我放了很多假,2018年的最后两天我请假了,加上元旦的三天,我放了五天假。回去上了三天班,又到周末,但周六早上,外婆去世了,所以我周一到周三又请了三天。也就是说,在过去的13天里,我只上了三天的班,余下的时间,我都在家里奔波。之前的五天,我妈愁的是外婆不知道能挺到什么时候,每天侍候她都很辛苦,但这些事又必须做。伺候别人的人很辛苦,被伺候的人也很辛苦。幸好,外婆给了我三个工作日,在那三个工作日里,我完成了两项考核,一个是单位内部的,另外一个是上级单位考核我们。考核完毕的第二天,我把单位2018年的数据又重新汇总了一下,然后把最后那篇大型的统计分析的最终校对版搞了出来。因为周五下午下班的时候领导还在开会,也没有人回广州,所以我一直在那里等,在等的时候,我顺便表把余下那篇我不怎么重视的统计分析的图表也整了出来。也就是说,2018年所有统计分析我都已经完成,无论是指定动作还是我的自选动作。在匪夷所思地做完那一堆事情以后,外婆的噩耗就来了。我向来就是一个不想把工作往后拖的人,但我真心没想到上周那三个工作日的疯狂原来意味着后面的这些事。

从外婆离开的那天早上到昨天她出殡,整个过程大家都很慌乱,人人都在忙,但是因为没有章法,所以效率很低。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一个他们没当做一回事的小兵,但后来在一定程度上,我却成了总指挥。昨天的出殡,理论上是最后的官方步骤,余下的事情是收拾房子里外婆的遗物。昨天之前屋子里还有很多人,但今天就只剩下我一家三口加我的一个姨妈。这几天的合作让我明白到他们都太想帮忙了,所以经常帮倒忙。他们都有自己的主张,但却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他们经常会想到一些就做一些,所以一件事刚做了一阵子,然后又去做其他事了,又或者明明有很重要的事要做,但是他们却一头扎在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上面。最让我烦恼的是,他们明明正在做着某件事,但是一边做一边就说,说着说着就讲故事去了,手头上的那件事就撂在那里。在做某些事的时候,我不能同时操作,但是当我做条件反射的事和需要思考的事的时候,我可以双核并行。因为我知道他们的思路混乱,所以我经常做的是把他们拉回正轨,做一些我觉得重要,实际上又真的重要的事。理论上,今天一天之内我们就可以把屋子里塞在抽屉里、盒子里的东西全部都翻出来,判定要还是不要。但问题是,今天早上我们去得比较迟,做个午饭又耗掉了两个小时,所以到下午6点多的时候,我们只是把几个柜子里面的东西全部都清理好,还没有做到把所有柜子里的东西都搞定。即便这样,这已经是大大的出乎他们的意料。大概他们就没考虑过要从什么地方开始清理,该怎么清理,而只是知道必须清理。我是个一气呵成的人,当我想把事情做好,就不会考虑其它的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经常可以把效率提得很高。今天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他们的确也体会到了这一点,所以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如果今天我们早点去,如果中午吃饭不是耗了两个小时,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一天之内就可以把所有柜子里的东西都搞定。

还记得外婆去世的那一天,当我打开某个柜门的时候,虽然当时外婆已经被殡仪馆的人收走。虽然那里没有她刚穿过的衣服,但是那里还有她的味道,但今天再打开的时候,已经完全没了。抽屉里的东西有些没有味道,有些只剩下樟脑丸的味道。

屋子里的记忆,在一点一点地消失,但显然,如果要忆起外婆,我不需要屋子的辅助。

2019-01
7

统帅

By xrspook @ 23:53:44 归类于:烂日记

坐在床上,我犹豫了十分钟,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为脑子里的东西太多,不知道从何说起。

过去这几天,我经历了非常多的事,很多都是第一次遇到,而实际上,或许不能算是第一次。对我来说是第一次,但对我妈来说不是。第一次的时候,她们还有长辈指导,但现在,她们就是最高指挥官,而她跟其他指挥官又有各种矛盾,谁也说不服谁。大家肚子里都有很多方法,但是又不太一致。每个人都是想到一些做一些,却没有看到事情的全局。具体的事情或许她们知道该怎么做,但实际上,有很多事她们都只是做了个开头,然后画风一转,又去做别的事了。作为一个旁观者,真的看得我心烦意乱,所以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直接把她们的管理权抢过来。显然她们都是很好的兵,但问题是她们从来没当过将军,不知道如何指挥,所以每次都只是在一些很细端末节的问题上纠缠不清。如果有一个人说了算,显然这些事都可以很快解决,比如说统计人数的问题,可以通过一个电话搞定,但现在,她们却走了无数弯路。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做某些事不好意思,但实际上,当计划要进行下去的时候,她们又必须厚着脸皮做之前她们觉得不好意思的东西。

我妈那代人都70多岁了,显然他们的脑子已经不太好使,尤其是在这些一辈子大概只会遇到几次的事情上面。从前还能找个老人指点,但现在老人都走了,她们就只能靠自己残存的记忆。对我来说,我从来没有做过这些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完全不需要从她们那些记忆的角度去处理事情。东西摆在那里,只要你把它做好就行,无论你用什么方法。我是一个做统计的,显然你要我列清单,然后计算次数和总数显然非常简单,但是,如果靠她们的老一套办法,即便她们通宵不睡觉也整不出来。归根到底,是因为她们的思路不清晰。明细数据只有一个,但汇总方法有无数种。很多时候,你不仅仅要一个汇总结果。所以如果用手抄的方式会非常累人。但显然,按照我的思路,只要原始数据录入完毕,各种汇总都相当简单,那就只是一个拖拉鼠标刷新数据透视表而已。一直以来他们都全凭记忆排列出来的各种亲戚关系如果按照一定的脉络排序,那是相当简单的事。哪个有,哪个没有,哪个差多少,一切都清清楚楚。不需要抄N张纸得出汇总数据又或者用更为不可理喻的画正字盲数方法计算。这不是什么选举,这不是什么计票,不是不记名的,做某些汇总的时候,你必须得记名,虽然那个汇总数据就只是一个总数,但如果你的明细不清晰,你根本没办法再复核。在我的统计逻辑里,汇总出错这种事不存在,只要原始数据没问题。所以只要他们按照我的思路,只要跟我核对好原始数据,其它东西可以水到渠成,所有汇总都可以在弹指间获得最终结果。

为了得到那个最高的管理权,让她们都听我的,这几天我真的拍了不少桌子。但最后,连我最牛逼、最习惯性说了算的妈妈也终于臣服于我,配合我的工作。话事权这个东西,我真不喜欢要,但是如果我的管理能让一切都更顺畅,为什么不把这个权力给我呢?的确,我可以让他们更高效,更舒服。

一直以来,我都宁愿做最基础的工作,但这几天我发现,在某些特殊时候,我必须担负起管理的责任。

2018-08
7

不靠谱

By xrspook @ 9:45:46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午饭过后,单位篮球队集合开会,主要是领导有些话要说。因为他下午就要回总公司开会,所以也就只能挤出那点时间来干那种事了。几个月前我跟他说我铁不成钢,估计现在她能体会我的意思了。这帮人懒到了一定的程度,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领导直接把那改成了,两天打鱼四天晒网。领导说上周四他本来想去看看我们的训练,但居然因为某些原因取消了。他觉得那个原因是租场费用太贵了,一个小时200块钱,一个晚上就要扔400进去。对个人来说,这可能有点难,但是昨天领导直接发话,对单位来说,那不过是小意思,别说四百,即便四千都没问题。我不知道为什么上周四他们不去训练,美其名曰是有人请假有人受伤,人不够。真是这样的吗?可以去的人没去,除了被点名的人以外,其实单位还有很多可以过来,一起玩的,但显然,作为组织者,他直接把这个当成了任务,纯粹是为了完成,甚至也不去管完成的质量如何,所以对他来说,每次要让大家都去很让他烦恼。

在这件事之前,我不觉得当我们队长的那个人有什么问题,但经过这一次以后,我觉得作为一个兵,他是非常优秀的,但现在他还不懂得如何当管理者。因为他缺乏全局思维,他没有把东西都计划好,他也从来没在如何调动大家积极性上花过心思。队长一定就是队里最牛逼的那个吗?我觉得不是,最能唤醒整个队的那个人才是队长。《灌篮高手》里的大猩猩,显然不是他们队里最牛逼的那个,但是他却可以起到核心的作用,把大家团结起来。不只是组织篮球这个问题,工作上的很多事情,我也体会到他经常性习惯性有畏难情绪,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发生的事,现在都发生在他身上了?有些东西他觉得不妥,但他没有很早就提出来。他没有自己去想可以有什么解决方案,也没有向上级汇报这个事情他做不到,需要支援,于是事情就撂在那里。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很早以前,总公司系统内部的篮球比赛因为我们是主场,所以计划是有一笔资金用来买比赛用球,但直到离我们的第一场比赛还有几天时间的时候,当我们问他我们比赛用什么球,买了没的时候,他说不买了。教练的意思是比赛时用耐克,也就是我们单位里最贵的那个,那球手感是最好的,但队长说那个球已经磨得有点旧了,不太适合。所以最终我们的比赛用球用的是迪卡侬199块钱的那些。但实际上,那些球买回来纯粹只是为了我们练习用。几百块钱的一个的预算,即便买不了耐克也肯定可以买到斯伯丁,而这笔钱并不是单位不愿意出,连财务都已经审核通过了,只需找个人去网上或者去实体店买回来而已。对于经常打球的人,不可能不知道应该买什么球,应该去哪里买。为什么到最后的时候,他会给出这样的答案呢?我真的很惊讶。钱这方面,其实他根本不需要担心,即便超了,肯定也不是他自己掏腰包。相对于很注重面子的领导来说,多花几百块钱,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其实到最后几天的时候,我们也有点急了,因为连我们自己都从来没有练过那些传说中的比赛用球。事情就这样一拖再拖,拖到不可挽回的时候,直接忽略不计,真的让人很烦。

当你不太了解某个人的时候,你会觉得他还可以,但是当你因为一件又一件事跟他接触以后,你会觉得这个人实在让你不能太信任。完成一些小事大概是可以的,但是遇到一些比较复杂的事情,需要缜密的逻辑处理的时候,那就麻烦了。我不知道之所以这样是不是因为他还太年轻。他年纪再大一点,情况会有所好转吗?他现在这个年龄也该结婚生孩子了,到那个时候,已经没有时间让他长大。这样的老公,这样的爸爸,肯定会让那个家庭经常性习惯性碰壁,想想都觉得头大。为什么和他一起来的那个小年轻,已经结婚生孩子了,但他还没有,估计这就是原因之一。但话说回来,谈恋爱的时候,又哪里看得到这些东西。

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我越发能冷静地评判一个人,而且也能感受得出哪些人适合当领导。而在感受那些东西的过程中,我也在完善自己,虽然从小我就不喜欢当领导,但是,所有东西都得有所准备。

2018-06
14

当印坛的打杂

By xrspook @ 9:04:1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不知怎的,就成为了印坛的总版主,而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只有总版主才有权限做一些很琐碎的小事,比如说把帖子的标题加粗高亮,又比如删除一些广告帖子以及屏蔽一些垃圾,注册。总版主头衔很高,实际上跟打杂没什么区别。在接受这份工作之前,我深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如果我的权限更高,甚至我还得做一些模板上的修改、权限的设置,以及某些格式的调整。因为要做很多帖子标题的高亮和加粗,所以我第一次把办公室可旋转的23寸宽屏显示器从正常的横向变成纵向。家里买同款显示器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这个显示器具备这么牛逼的功能。也正是因为它可以这样,所以我才选择买可以多方位移动及旋转的显示器。昨天显示器能纵向设置的确帮了我的大忙,因为这样以后我就不用滚动鼠标滚轮就可以把整个页面展示出来。每个页面最多只能全选20条标题,最多的那个版块的里有58页,少的那些也有三四十页,如果我不用这种最快捷的方式,而是不断地滚动鼠标滑轮到底部,天知道要滚到什么时候。当然,除了那些几十页的标题还有一些,几页的小儿科。

对帖子的标题进行高亮加粗这种事我以前经常干。我还在摔迷之家当图片版版主的时候每周我都要干好几回。准确来说,应该是天天都要干,甚至一天要干好几次。每周都要把固定板块的新帖子顶置,然后把上一周的撤下来。年复一年干这种事我当然很熟悉,但是我却没试过像昨天在印坛那样一次性批量操作20条,有百来页20调等着我去完成。这些东西说起来貌似很吓人,但实际上只要熟能生巧,15到20分钟就完成58页操作完全是可以的。这取决于你鼠标操作够不够熟练,你的显示器够不够大,以及那个网页的反应速度够不够迅速。谢天谢地,这几条都满足了,所以我就可以很快完事。从摔迷之家到印坛的时候,其实我很不适应,因为有些代码的东西两者是不同的,虽然默认用的都是BBCode。因为虽然都是论坛,但二者依附的框架不一样。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摔迷之家用的核心服务器也是基于Windows,但后来因为被攻击的太多,漏洞太多,于是就改为了Linux。而印坛之前用的那个框架就是因为被黑客攻击得几乎瘫痪了,两个月以后才终于,从Windows换成了Linux。昨天早上,印坛管技术的说他已经关闭了论坛的注册,但到昨天下午我们还是看到不少用户注册成功。而那些用户通常都是垃圾广告。之所以那样,居然可能是因为注册的时候有一项要求填邀请码,但那个不是必填项,所以各种注册机可以轻松突破这个漏洞。后来呢,印坛的技术员作了调整,把注册的第一步变成邮箱认证,你必须从邮箱里获取连接才能进行下一步操作。对人又来说这显然麻烦了,但还是可以做到,但对机器来说,这就有点难度了,所以从昨天下午他们开始用这招以后,我们再也没看到新注册成功的用户。只要不吧新注册的入口关闭。我们还没把这个基于新框架的模板整理好,就已经可能会被黑客攻占,我们不得不一直忙于清理各种垃圾。

印坛的数据很庞大,资源很丰富,虽然老实说,很多东西因为各种原因其实已经失效了,因为这些年来国内国外的网盘变化非常大,但是昨天做过了那么多资源的高亮加粗整理以后,我明白到他们为什么还要这样经营下去,因为这是他们多年心血所在。印坛就像他们的孩子。

我只是个打杂的。

2017-08
6

沟通技术

By xrspook @ 19:23:11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我第一次去海底捞。久闻他们的服务很到位,同时价位也很高端。今天中午那一顿,我没有看账单,因为不合适,但今天我的确体验到他们的服务很到位。通常来说火锅店你一进去,都有一股味道,但显然海底捞控制得很好。海底捞的价格很贵,因为他们把所有东西都包进去了,其中包括很好的服务以及各种配料和小吃的费用。如果可以选择,我不会去海底捞,我的家人不怎么喜欢打火锅。今天虽然没吃辣,但是在夏天开着空调,即便在海底捞,我也吃得一身汗。可想而知,如果我去吃辣,而且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店,会是怎么一个效果。我很难明白为什么大夏天,那些人吃麻辣烫也可以吃得那么爽。海底捞的东西是不是最好的、最新鲜的,我不知道,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什么都往肚子里塞的人。只要东西没有严重的变质,吃下去会拉肚子或者生病之类的,我都无所谓。今天这一顿我觉得很奇怪的是我们吃的基本是肉,没有吃什么青菜。我坐在里面,出去比较麻烦,如果我坐在外面,我肯定要吃几盘沙拉,但显然我做不到。这个挺可惜。如果去吃海底捞,我只是猛吃他们配料台上面的沙拉和小吃之类的东西不知道会怎样呢。但其实如果要这么吃的话,自己去买回来在家里做更便宜,几块钱就能够吃到你吐。还记得有一次,我妈买了一些青菜,一些鸡胸肉,还有其它东西。菜和肉都放到开水里涮一下煮熟,然后捞起来滤干,再加一些千岛酱进去,所有东西加起来,把一个平底锅装满了,我和我妈两个人吃,撑得半死,不算人工,那里十块钱都不用。

我妈昨晚说她当了一辈子的穷人,小时候肯定是穷人,现在跟别人比起来,也是穷人。大概因为我们是穷人,所以我觉得把钱花在服务费上有点奢侈。那些明明可以自己去做,却把钱花在让别人去做上面,有点觉得没必要。大概是因为我一直都是穷人,所以我觉得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什么都靠别人,一切都会很被动。比如说,每天早上,我都要报数给总公司,但星期六日我在家里没办法读取单位系统上的数据,所以这两天我就只能靠同事把数据给我。但显然这个步骤很麻烦,因为他们报数的口径跟我需要的不一样,另外不好的就是他们一天分两个班。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一天下来做的事,人一多就会出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状态。白班的人觉得今天的业务还没结束,所以我不能结数,夜班的觉得白天做的,都不是自己做的,为什么我要为他们负责。人人都想少做一点,结果工作上就会出现很多空白。正是这些东西导致很多问题。白班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把数给我,夜班的人觉得白班的事不应该由他去做,所以也不报给我。如果谁都不报,我应该怎么获取数据呢?如果我能自己查询,我早就这么干了。不只是报数这个问题矛盾越来越大。在分单的问题上,他们也存在那种我想懒一点他也想懒一点的现象。所以白班的人不分单,夜班的人也不分单,到第二天早上甚至几天过后的早上才分单。东西如果及时做,都很轻松。但如果所有东西都积累到最后才完成,肯定会被压垮。他们知道怎么做事,在他们自己的领域怎么做得更快,显然,他们会有自己的一套心得。我作为一个外行人,看到的却是他们人与人之间缺乏一种连接。可以说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也可以说是他们正在用的那一套管理方法有漏洞,不能保证整个系统能顺畅运行。如果他们能做到一键查询调运单号的车数以及数量,他们也一定能够做到一键查询某一天不同仓号不同客户的车数以及数量。因为其实利用的是同一个原理,只不过一个是一层操作一个是嵌套了几层而已。我能在Excel里用数据透视表做到的,编程的人肯定也能做到。要实现这个,估计某一天,我要去跟编程的人好好聊一聊。毕竟,如果做到了这个,到那个时候,他们就不需要痛苦地给我计算,只需要给我照一个相就搞定了。报数这个问题,不只是一两周,而是今年甚至往后都会一直出现。我们在一开始,就应该想清想透,设定一个方法,让我们在往后可以轻松自在执行。工作应该越做越简单。

明天又到非常忙碌的周一了。

Page 1 of 41234»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