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
9

我的外公(五):糯米糕负责人

By xrspook @ 9:48:04 归类于: 烂日记

绝大多数时候家里都是外公说了算,因为外婆没读过书,外公读过几年私塾,最高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所以外婆不认识字,外公懂那么一点能看报纸。外公可能认识的字不多,但是他是打算盘的高手。我见过外公的算盘,但那个东西绝大多数情况之下都是不让我碰的。我妈说外公打算盘又准又快,当时外公用来记录的数字不是我们现在的阿拉伯数字又或者汉字。那种特殊的数字在某次参观陈家祠的时候。我妈就兴奋的指一堆文字说当年外公就是用这个记录的。我见过外公打算盘,但是相比于我妈看到的那些情景,我看到的那些不过是生活中的小菜一碟。可能是家庭里的某些收支,也可能是公租房某一片住户的分摊水电费。简单来说,外公懂的那些字,不是用来写文章发表感想的,但是要应付生活中的必须已经绰绰有余。

但是在做饭这个问题上,外婆从来都是主角,外公只是她的绿叶。逢年过节要做几围台饭菜的时候,外婆是大将军,但这个大将军不仅仅是指挥别人,她自己也要做很多,甚至当别人休息的时候,外婆也一直在忙里忙外。当外婆生活开始不能自理,然后离开了我们以后,我才意识到我有多怀念我外婆做的菜。款式很多,味道非常好,绝对不会输给外面的餐馆。虽然外婆很厉害,但是当要做的事情很多的时候,她就不得不分一些给外公。

比如说端午节包粽子的时候,外婆会负责准备各种材料。让人很意外的是,实际上每一年负责包粽子的那个都是外公。外婆也会去包,但是大部分都是外公包的。

过年的时候外婆会做好几个款式的年糕,其中有一款是绿色的糯米糕。之所以绿色是因为里面有芫茜汁液。糯米糕这个东西首先要泡糯米,然后一点一点的用沙盆和雷浆棍把糯米碾碎,但是又不是越细越好,如果需要很细的话就不是用沙盆而是用磨了,但是糯米糕要保持一点糯米嚼头,要碾到什么程度,要到达什么样的颗粒度才算是终点,这就要凭经验。每种年糕外婆都要做好几大盆,因为除了自己吃以外也要送给亲戚。糯米糕的这个操作显然是所有年糕中最耗时最费体力的,不连续搞个一天甚至两天,根本整不出那几大盘的糯米糕。其它年糕由外婆搞定,而糯米糕每年都是外公负责碾米。有一年外公身体不好,外婆的胳膊也不太好使,所以那一年的糯米糕是由我负责的。我整了一天半,才终于全部搞定。第一天结束,当我回到家的时候,我觉得双臂酸得根本就不是我的,而那也是我第一次用上了伏特林。效果超厉害,第二天我一点酸痛的感觉都没有了。外公负责这个糯米糕,负责了几十年,他从来没有扶他林的助力。这真的很累人,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抱怨过。在很多问题上,他一直默默承受着别人想都没想过的痛。当我还小的时候,外公做糯米糕的时候,我半点都不能碰。谁会想到,多年以后,当老人们都去世了,家里能用这个传统技法做出那种传统食品的继承人是我。

传统观念里,男人通常不入厨房,外公也极少去厨房,但他会在厨房以外做与食品相关的事。

外公不像我爸妈,会用很直接的方法教我要怎么做,他的话极少。和外公的相处,其实很多他做正经事的时候我都不能参与,我只能在旁边看。长时间的仔细观看,也是一个绝佳的学习过程,尤其当我学习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的时候。

2021-06
15

扛牛奶

By xrspook @ 11:29:17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个端午假期在平淡之中就这么过去了,除了第2天出去了两个小时以外,其它时间我都待在家里。待在家里哪都不去,这是最大的贡献,但实际上我有消费。因为618来了,618的某些活动的红包我已经拿到了,所以必须刺激消费。端午前的那一天,我拿到了红包,早上下单,晚上牛奶就送到了,相当给力,而且是有点让人觉得出乎意料的给力,因为那个快递员甚至没给我妈打电话,就直接把12升的牛奶抬到了没有电梯的6楼。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前一天晚上也送了一箱12升的牛奶,被我妈告知家里只有两个70多岁的老人。理论上快递这种东西是应该送到家的,但实际上家住6楼没有电梯,而且那又是一箱那么重的东西,当快递员真的这么做的时候。=,连我们自己都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但又没有办法。还记得还有一号店的时候,某次安佳的牛奶特价,我一天之内买了两箱。当时一号店负责我家这一片派送的快递员也非常给力,他从来都是不用询问,就直接把东西送到6楼,但那一次一次性两箱牛奶,真的把他扛得够呛。于是连我妈也不好意思,她只好跟我说下次买的时候不要两箱一起买了。如果不是快递员把那12升的牛奶扛上6楼,谁扛呢?

我单位宿舍有冰箱的时候。我会买液体奶。从保安室把12升的牛奶扛到宿舍已经把我累得半死。我试过把那个东西扛在肩上。的确会好过一些。扛在肩上,腰部就不需要在前后方向上的接力。但问题是要把12升的牛奶扛上肩,走了一段路以后,再把那东西拿下来,相当的不容易,除非有个人帮你一把。每次当我把那箱牛奶扛回宿舍的时候,在路上我都跟自己说,下一次扛之前,我一定要看一下视频研究一下正确把重物上肩的方法,但每一次扛完以后我都忘了,所以下一次再来的时候,我依然是一片空白。后来我想到了另外一个方法,在腰上先绑一条结实的皮带,然后把牛奶箱的一个棱角靠在皮带上借力。这样我就只需用手抱的方法就可以扛牛奶了,相对来说没那么费劲。

也不知道是扛牛奶扛到我怀疑人生了,还是说我觉得宿舍的冰箱除了用来放开过的牛奶以外没什么其它用途,所以我就直接卖掉了。首先是因为那个东西没有什么用,其次是因为冰箱放在房间里,晚上睡觉的时候突然启动,经常把我吓一跳。但话说回来,液体奶不喝以后我并没有停止牛奶生活,不喝液体奶就喝奶粉。问题只是我不能悠闲地在宿舍里一边吹空调,一边喝冰牛奶了。我只会在我晚上吃麦片的时候把奶粉混进去。牛奶是我的命根,这辈子都不会停掉,无论我用的是什么样的摄入方式。

如果单位的早餐我还有什么建议的话,能不能保证每天都给大家一个鸡蛋和一盒牛奶呢?就金钱上来说,其实这也没多,但是从长远的角度考虑,对所有人都有好处。这不是一个中西式早餐的问题,是一个人体需要的问题。每天500毫升的牛奶,持续不断,的确能强壮中国人的!

2021-06
14

端午任务,DONE

By xrspook @ 9:55:56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按照计划先去了献血,然后去验了测核酸。两个都很顺利,简直顺利到出乎我的意料。天气预报说昨天应该会下一整天的雨,所以实际上我并不确定自己能不能真正完成任务,但有些事叫做人算不如天算。反正我是一个喜欢随机应变的人。我已经做好冒雨也要去的准备,也不管那雨有多大。现在的雨如果下很大的话,通常持续时间都不会太长。所以如果不下雨我就得赶紧出门,如果下小雨我会继续前进,如果雨下得很大,我就找个地方先躲一躲。

这一次我没有选择广百中怡的献血点,我选择了离家最近的客村献血站。去广百中怡我非搭公交不可,但是去客村我走路就可以了,我也可以选择搭公交。如果天气允许的话,我还是比较喜欢走路过去。首先是因为那样就不需要花钱,其次是因为我可以选择一些人少的路,这样就可以保证跟别人有足够的社交距离,而且从离开我家到到达血站,我不需要做任何的其它接触。

我感觉前天开始我就有点紧张,因为无论是前天下午还是前天晚上我都睡得好像不太踏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已经在自己觉得有点困的时候才去睡觉,但实际上我居然在床上辗转睡不着。昨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我总感觉自己有点发热,但实际上水银温度计显示我的基础体温很正常,36.6℃。献血站是早上10点30才开始工作的,如果从我家里出发走路过去,10点开始就差不多了。在出门之前我又测了一次体温,不超过37℃。

出门的时候没有下雨,而且貌似在短时间内没有下雨的趋势,所以我选择走路过去。走了10分钟之后,我有点纠结了,因为现在的天要不下雨,要不出大太阳,简而言之就是湿度很大,仅仅走了10分钟,我已经觉得自己浑身都是汗,口罩里装的都是水。的确,出门之前水我是喝够的,但按照这个状态,当我走到血站,我的汗液已经排出了不少,所以这会不会导致我献血的时候不太顺利呢,比如说血液出得很慢。血液出得慢这个情况对我来说比较普遍,这也是我为什么要选择夏天才去献血的原因,冬天的话情况更糟糕。

但是这一次跟我料想之中的有点区别,因为平时去广百中怡的献血点,我都是搭公交车,大概要坐20分钟,坐的是空调车,下车之后大概步行5分钟。而这一次我是要先走30分钟的路,所以我献血的时候,血液出得更顺畅了,尤其是一开始的时候,当然这也要归功于在我献血之前,先喝了一杯葡萄糖水,但是在我喝下去之前,其实我不知道那里面有葡萄糖。当时我只是觉得自己要先补充些水分,因为我太了解自己献血的时候容易出现血液不顺畅。

整个献血的过程很顺利,前面出得挺快的,后面有点慢,这可能是因为我抓那个球的频率不是很高。如果在献血的时候,我仍然一边喝水的话,情况会不会更好一些呢?不过太快好像也不太好,因为拍照还没搞完,献血就结束了,很囧的节奏。

血站出来以后,我要去验个核酸,当时已经超过了11点30,我不确定去社区医院测核酸的话,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但是如果那个时间点去三甲医院,我担心医院会中午休息,那个时候我又开始有点纠结了。从血站出来,我最顺路的是先去社区医院兜一圈,不行的话再兜去三甲医院。

现在去社区医院测核酸已经要收费了,除了大规模的核酸筛查,其它核酸检测是要自费的。自费这个没有问题,但是结果什么时候可以出呢?医生说昨天测核酸,今天就能查到结果(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核酸结果已经出来了,凌晨3点出的结果),这样的话我就放下了心头大石,所以赶紧扫小鱼码登记信息,然后交钱测核酸。去社区医院测核酸的人不多,大概跟去献血的情况差不多,一直都有人过来,但是一直都不怎么需要排队,只需要稍微停留一下。

我大概早上10点多一点出家门的,大概11点30完成献血,12点30之前我就已经测完核酸并回到家中。在回家的路上,当我路过小超市,看到里面有特价的肥宅水的时候,其实我是很有冲动进去买一瓶的,但我还是控制住了自己。毕竟昨天我的任务是去献血和测核酸,其它地方我实在不应该再涉足。

很高兴能一天之内顺利地完成了我的两个端午任务。

2021-06
12

回家了

By xrspook @ 9:42:24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个端午假期我回家了。

主观原因是我要去献血,因为这个端午假期刚好其中有一天是6月14——世界献血者日,这是一个重要的日志。虽然实际上我不会选择那一天去献血,大概我会选择星期天去。之所以可以是因为我的大姨妈很赏脸,在这之前就已经来了。以前的献血者日只有那一个星期才会有特别的纪念章,但最近的几年纪念章的发放时间延长了好多,已经延长到半个月甚至一个月。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我已经成为了这个纪念章的收集控,但实际上第一次在6月份献血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回事,大概因为从前根本就没有这个纪念章吧。

每年我都会去献血,但每年我只会献一次,因为我会献400毫升的全血。全血的间隔时间是半年一次,如果我第一次选择的是6月的话,下一次就得是12月,这显然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因为我的血管就不粗,加上寒冷会导致血管收缩那就更麻烦了。所以即便有那么一两次,在冬天的时候血站的人打电话过来说血库告急,问我有没有近期献血的计划,我只能跟她说冬天我的状态不适合献血。如果我选择的是3月和9月,3月也比较尴尬。所以总的来说,如果只能选择一个月份,6月好像是最合适的。6月大学差不多开始期末考试,然后放假。暑假那几个月用血量挺大,但学校少了很多新鲜血液供应,所以相对来说会紧张一些。前段时间因为新冠疫情的关系,血库已经频繁告急,因为要做手术的人依然要做手术,要输血的人继续要定期输血,但是因为疫情关系上街献血的人大幅减少。

对我来说6月去献血,尤其是6月中旬去献血是件有仪式感的事,我甚至会为这个感到紧张,害怕自己赶不上6月中旬这个点。担心会遇到大姨妈,也担心突如其来的感冒之类的事情。前几个月单位说6月要举行篮球比赛,但是在第1例广州本土新冠病例爆出之前那个取消了,因为4月底的时候国家粮食局说要搞一个库存检查。广东省有26个检查组交叉检查,各省完成了以后,国家还要下来抽查。总公司的直属库在6月底之前就已经完成了全部被检查。在完成被检查之前,广州的疫情还没发展到现在这个严重的状态,所以广州以外的其他地区省粮食局还有没有继续去检查,我们就完全不知情了。可能因为这个,总公司取消了6月的篮球比赛。之前我还担心献血撞上篮球比赛,要我取舍的话,我肯定选献血。对我来说这是很矛盾的一件事。现在篮球比赛取消了,又或者说推迟了,大姨妈结束了,感冒不适之类的没有,我也没有困在东莞不能回广州,所以命中注定我还是能继续我每年的例行公事。

回家的客观原因是我妈想我,要我回家了。其实她上周就想把我叫回来,但上周我之所以没回来,是因为我们的一个同事突然发烧,在麻涌做了核酸,但是在结果出来之前她就已经自己驾车回广州了。回到广州之后,核酸结果没出来之前,她的穗康码是红码。我们所有的人都捏一把汗。只要她红了,我们全部人都会黄。在这种情况之下,我肯定不能回家把这个东西继续扩大,但幸好她的核酸是阴性。

所以呢,这一次回家满足了我自己的愿望,也满足了我妈的愿望。

2019-09
20

还是个新手

By xrspook @ 10:07:57 归类于: 烂日记

这个星期每个工作日晚上我都不得不背着电脑回宿舍,因为到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单位的作业还没有结束,有可能是车的作业没结束,也有可能是船的,反正一整天的数出不来。为了在早上吃完早餐上班的第一时间我就可以带这数据去收集磅单,我必须在那之前就要有前一天的所有数据。以前单位的食堂在办公楼旁边的时候,我一大早先去办公室整理数据,完了以后再去吃早餐,但现在的饭堂。变成了在宿舍旁边。如果一大早我先去办公室然后再折回饭堂吃早餐接着再去办公室,这样实在太折腾。于是每个晚上我只好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从办公室拿回宿舍,第2天再把那背回办公室。之所以要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我在宿舍也能办公。

这个星期某天早上起来我发现宿舍没电了,空调没电,插座没电,照明也没有,但是走廊的灯是亮的,WiFi也是好的。幸好我用的是自己的笔记本电脑(用电池),如果我在宿舍用的是台式机的话,显然我就无法工作了,而且幸好走廊还有电,WiFi还能正常运作,所以我依然可以进入单位的系统。

在参加工作之前,我几乎没用过笔记本电脑。仅有的几次接触,只是在高中老师要求我们上讲台用PPT讲课的时候,除此以外我接触的电脑都是台式机。因为跟用使用台式机的频率比起来,笔记本电脑用得很少,而不同的笔记本电脑键盘的分布又有所不同,所以即便是最简单的文字输入,在笔记本电脑上我也会出现偶尔卡机。相比于文字输入,最让我卡机的是数字输入,如果只是输入法的数字输入还好,但如果是一串数字的输入,我就很烦恼,因为一直以来我最习惯的方式是用台式机完整键盘里的小键盘,又或者是办公用的大版面计算器。如果用那两个东西的话,我右手的多个手指可以在上面飞舞,但如果你要我在笔记本电脑上用两只手按那一行数字,我经常得想半天。或者其实我直接不去想,看着数字点下去就好,但这样的话在输入密码之类的东西的时候就很不安全。

以前我做的不是统计,所以要在笔记本电脑上输入数字的几率不高。以前最让我烦恼的是用手指在触摸板上实现鼠标的功能。我一直都觉得能准确定位的那些人非常神。其实回想当年,我们从什么都不懂到真的能熟练的操作鼠标也花了好长时间去练习。那些练习可能是在不知不觉中玩Windows自带的游戏的时候。纸牌、当空接龙等,我和我妈都耗费了很多时光在那里。现在我妈仍会玩纸牌,但我已经好久都不碰那东西了。我甚至不知道在Win10系统上还有没有那个经典的游戏,又或者那个经典的游戏的界面是否已经改变。如果没有当年的小游戏俄罗斯方块,大概我对键盘的上下左右键不会像现在这般顺手。在电脑上玩小游戏俄罗斯方块和我小时候那种手持式游戏机好很多。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从前那个游戏机的质量不如现在的键盘,而且小时候打游戏的时候,我总是很激动,第三是因为我玩的那个游戏机是我妈在地摊上买的二手货。小时候我做梦也想得到一个任天堂的游戏机,但我知道那很贵,我从来都不好意思开口找父母要。当我长大了,我完全买得起的时候,我却对那些东西没兴趣了。

我记得那是一个端午节的前后,电视机里正在直播着珠江上的龙舟赛事。不知道为什么那天我妈突然兴起,在外婆家楼下的地摊给我买了一个二手的俄罗斯方块游戏机……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