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
4

终于绿回去了

By xrspook @ 8:37:32 归类于: 烂日记

好不容易在穗康码变黄的第7天我终于变回绿码。其实凌晨的时候我在给淘宝星秀猫找好基友的时候,顺便刷了一下穗康码,希望奇迹会发生,结果仍然是黄码,那个时候大概是凌晨1点30。当时穗康小程序告诉我,凌晨2点00到5点00要进行系统维护,于是我就想会不会第2天早上一觉醒来我就变回绿码呢?结果还是没用。但是跟之前的很慌很慌,很生气很无奈到现在的无欲无求,其实我也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了,反正我就待在这里哪都不去,对我来说什么码都不重要。我已经决定星期五要再去做一次核酸,如果星期五核酸依然是阴性的话,也就满足了他们三天两检的要求。但实际上他们给我们赋予黄码的时候并没有说必须得三天两检,他们只是说要12个小时之内去检测核酸,阴性以后码会自动变绿,有了阴性结果后我妈等了一天,但是我等了一周。

昨天下午当我又习惯性的去刷穗康码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终于绿回去了。这对我来说就像是重回了人间。这一周我都经历了些什么。这一周下来,上班的时间除了喝水的几分钟,我完全没摘过口罩,即便口罩里都是汗水。我不想让自己当那个害人精。这几天我总感觉自己的汗出个不停,还有就是在不出汗的时候,我觉得自己有点发热,但是这又跟有病发烧的那种不太一样。因为除了发热以外,就没有其他任何症状了。之所以这样,大概率是因为姨妈快要来了,这几个月姨妈来之前我都会乳房胀痛。当乳房胀痛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意味着姨妈大驾光临,但是在一开始的时候,感觉不太明显,有种若有若无的感觉,比如说不小心碰到也会有那种痛。姨妈来之前随着激素水平的变化,逐渐也会有那个感觉,那么到底我这种有点发热的是不是姨妈来了呢?好长一段时间。我都没给自己测早上的基础体温,因为懒,所以我不知道现在体温的变化。如果我还是认真一直有测体温的话,我一定能发现那个突变期,那比比感觉中的乳房胀痛的程度准确多了。昨天早上醒来以后我还真测了一下基础体温,结果是36.9℃,如果基础体温这么高的话,意味着白天的时候我的体温肯定会超过37℃,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一整天都会有点发热的感觉。近期我汗很多,而且完全是止不住的那种,同时我发现自己的舌头有一层厚厚的白舌苔。这意味着我的湿气很重,脾脏的运化不算太好,气虚和阳虚混合起来就会这样。所以昨天我给自己煲了一壶黄芪水,喝了一整天,感觉好了一些,起码汗没出得那么过分了,但我不确定那些黄芪还行不行,因为那些东西已经被我放在抽屉里一年多了。药效肯定是没有问题的,问题只是如果那些东西一开始的时候不是很干,会不会发霉之类呢?我感觉黄芪水这种东西我起码得连续喝3-4天,症状会明显的改善,但我的黄芪存货只够再煲一天了,所以接下来我会煲一些薏米水。薏米水要煲到什么时候呢?大概得让我的舌苔大部分消退吧,一直以来我都是有点白舌苔的人,让那些东西全不存在对我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除非我上火热气了。大姨妈这种东西如果进入高温期,人的确是会有点上火的感觉的,但因为我的湿气很重,所以根本感觉不到上火,于是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我的大姨妈一直都推迟。

喝了一天黄芪水以后,我感觉乳房胀痛的感觉程度加强了,汗没留的那么多了,舌苔也稍微好了一些。

2021-06
2

一个都不少

By xrspook @ 8:29:56 归类于: 烂日记

每天我都会把穗康码刷几次,希望有一次打开的时候,看到我的黄码终于变绿了,但是无论我刷多少次还是那个样。所以昨天我终于忍不住了打电话给广州的卫生热线,他们的答复是,既然我已经在医疗机构做了核酸,而且在穗康小程序上是可以查到核酸阴性的结果,那么什么都不用做,等待就可以了。但为什么我妈的穗康码可以变得那么快,而我的却一直没有动静呢?这种做法很浪潮。根据这些年来我们使用浪潮的经验,他们经常性习惯性会有这么个状态,我上传了,我的确上传了,从我这里看我提交了,而且我已经不能修改了,但是我上面的人就是看不到。我妈是在广州的社区医院做的核酸,我是在东莞的二甲医院做的核酸。二甲医院做的核酸结果出得要比街道快一天。但即便快了一天,即便无论是在穗康码还是粤康码上都能查到阴性的结果,但是穗康码就是不把我的黄码变绿,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呢?遇到这种事我可以向谁投诉呢?如果说我是有问题的话,理论上我的粤康码也是有状况的,但我的粤康码一直都是绿的,除了绿码以外还有绿色的核酸阴性报告以及绿色的两针疫苗已注射超过14天。我不知道穗康的码农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难道我们要打爆广州的卫生热线吗?如果我是黄码的话,我可以回广州吗?又或者说我回了广州,我还能来东莞吗?这是一个挺尴尬的问题,原因就只是在什么问题都没有,但是就卡在不能自动变绿的这个骨节点上。如果他们真能意识到这个问题,哪怕服务器真的不能自动同步过去,能不能给用户一个提交反馈,然后他们人肉核查资料,然后后台手动数据同步呢。正是因为我太了解浪潮了,每当我们的数据说已经报送,但总公司那边看不到的时候他们就会说我们没有开启同步,又或者说我们这边的程序没有升级。这个就很屌丝了,如果说没有升级的话,为什么在穗康上能查到阴性的报告呢?但或许我根本不用为这些烦恼,因为在关键的地方他们要求出示的是健康码,我出示粤康码就没有问题了。

穗康是腾讯开发的。一开始之所以用这个小程序,是因为只能通过这个途径去买口罩。当时的秒杀口罩可谓是经典之作,几乎可以说是毕生难忘的。都说小米手机是饥渴营销。2020年口罩缺货的时候在穗康上抢口罩那是真的完全拼人品的节奏,但幸好后来口罩充足了他们也研究了一套轮流抽签的方案,于是我们大家才终于不用为口罩而非常发愁。

国外的人觉得中国不太行了,中国的人觉得广东不太行了,广东的人觉得广州不太行了,广州的人觉得荔湾区不太行了,荔湾区的人觉得纯粹是芳村的那一片不太行。这种层层递进的歧视一直都会存在,而且也很正常。无论是局内人还是局外人都会这么想。哪怕是第八人民医院的病人,也会觉得自己没什么问题,自己只是个轻症,又或者只是个无症状,那些在重症病房甚至是ICU的那些才真的不太行。

这10多天以来我觉得广州虽然一天一个新状况,但是一定程度上,这些估计都已经在预案范围之内,所以对决策斩者来说还远远没达到慌的地步。只是我们这些普通民众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而已,可以这么说,经过这次以后,我们算是见过大场面了。

昨天傍晚的时候,海珠区打电话过来问我是不是海珠区的居民,三天之内有没有去做核酸。显然他们排查到我在户籍范围之内,但是却没有做核酸的记录,这个电话让我觉得莫名的暖心。现在虽然我人不在那里,但是他们仔细到不放过任何一个。

生活在中国真好,生活在广州真好。

2021-05
31

煎熬着

By xrspook @ 22:58:0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是我穗康码变黄的第3天,我感觉那个东西就没有再变回去的意思了,到底什么时候才变回去呢?没人知道,理论上说明那里写只要检测是阴性,穗康码就会自动变回去,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昨天我妈跟我说,她去家里附近的利口福买早餐的时候人家要求她出示穗康码,看到是黄色就直接不让她进了,然后我妈把核酸检测阴性的报告也给她看,那个店员经过了一系列的照相以后,才允许她进去购物。所以黄色的穗康码到底有多么影响我们的生活呢?我不知道现在广州有多少人的穗康码是黄色的,难道在荔湾区出没过的人穗康码都是黄色吗?又或者是其实荔湾区几乎所有人穗康码都是黄色的?但是这说不过去啊!如果我要去搭地铁,我展示出黄色的穗康码,肯定又是不让我进的,所以回家这个东西变成了很遥远的事。

几乎可以这么说,每一觉醒来,都会有新的变化,肯定又是开了一个发布会,可能又是有什么凌晨通告。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东西跟打仗已经没什么区别了。问题只是跟我们战斗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而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大炮子弹。

昨天凌晨广州的海珠区和越秀区都已经宣布了要进行全员的核酸检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核酸检测可能一轮不能解决问题,起码要2-3轮。重点区域的人已经检测了多少次核酸呢?只有他们知道。重点区域的人,尤其是中风点地区的人,估计得一天一次。在这种疫情面前,什么东西都变得不再重要。上班到岗一定程度上已经变得不再可能,如果没有经过去年的磨练,线上上课也很难实现,在一定程度上,经过这一年多以来的纠结好像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事实。在这种东西面前,我们除了努力配合、相信我们的国家以外,别无他选。

广州这个城市现在仅仅只有几例确诊和十几例的无症状感染者尚且要这样。看看国外那些每天新增成百上千例新冠肺炎的国家。他们的管理者对他们的群众做过些什么呢?

去年我就觉得这个新冠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谁好谁不好,高下立分。从前我一直都不觉得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有多么的糟糕,但这一次以后我彻底的体会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当然不是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能做到这样,这必须依赖强有力的经济基础。如果我根本没有那个技术,我也没有那个财力的话,即便我有多好的心都做不了好事。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难处,还记得外婆曾经跟我说,她当过富人也当过穷人,见过那些钱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纸。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她都尝过了。我觉得外婆认为她的晚年算是非常不错了。起码不需要像年轻一样漂泊在船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仅够糊口。有时我会觉得外婆有些时候会怀念她从前当老板娘的日子。那时候好像外公和他的兄弟开了一个铺子,请了几个工人。虽然外婆从未跟我说过,那个铺子生意到底怎样。外公是骑单车的能手,他会开车也会开船,算盘打得尤其厉害。但即便是能力这么强的人,这么努力勤快地为生活奔波,也仅仅只能让家人过活。如果给他换一个生活的时代,情况可能很不一样。外公主外,外婆主内,外婆是做菜的无名高手,同时整理生活中的所有家务也都非常了得。他俩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虽然他们从来没有把情爱这种东西挂在嘴边。一直以来我都对他们尊敬崇拜。他们是我的亲人,也是我的榜样。

希望有一天早上醒来,我发现噩梦已结束,美梦开始了。

2021-05
29

惊魂的一天

By xrspook @ 11:01:3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经历了比较惊魂的一天,早上起来我就在想晚上要不要回家呢?但是这个想法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当我吃完早餐回到办公室,打开手机的时候就发现了广州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发来的短信。说我是新冠疫情风险人群,我的穗康码已经被改为了黄色。这条短信的意思是叫我尽快到就近的采样点进行核酸检测。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我是一脸懵逼的。虽然现在荔湾区跟海珠区好像都比较水深火热,相对而言荔湾区更严重一些,但我家离海珠区发病的那个地方比较远,没有交集,但是在5月的第2个星期六,我跟我妈却在荔湾区那个出现了第一例新冠确诊的地方逗留过一些时间。那天我跟老妈去城光荟剪头发,剪完头发出来去和业广场麦当劳吃了个雪糕。我跟我妈去过的场所都是第一例新冠肺炎出没的地方的附近,没有去她的那些被点名的场所,所以当荔湾区一开始号召在病人出没过的重点场所逗留过的人做核酸检测的时候我们没去。

为什么昨天早上突然间又把这个风险管控加大了,大概是因为已经不理会理有没有确切在某些场所逗留过,只要你在那边区域停留的时间大于一定数值就会把你确定为风险人群,你就要去做核酸筛查。

那天我跟我妈的路线也挺神奇的,从家里出发先去城光荟负一层剪头发,然后去和业广场麦当劳吃了个雪糕,喝了杯咖啡,然后沿着龙津路一直向前走,接着是多宝路,然后去了恩宁路李小龙故居。接着又走到了黄沙。去黄沙的迪卡侬买了一条裤子,接着在黄沙码头搭船去了芳村码头,最后在大冲口站上车回家。路线挺长,但是我们都没有摘下口罩,除了麦当劳以也没有吃喝。所以即便我们路过了好多地方,我们也仅仅只是路过而已。

当我接到短信后,我知道昨天我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去麻涌医院做核酸检测。过程算是挺快速,但是回到单位以后,中午吃饭之前办公室就跟我说下午不要上班了,直接待在宿舍,午饭跟晚饭都找人送过来给我。这种隔离要等到我的核酸结果是阴性为止。理论上上午9点多测的核酸,6个小时之后,下午三四点应该有报告了,但实际上麻涌医院就是这么慢,他们告诉你下午4点30到5点去医院取纸质的报告,但实际上我们这边的人5点打电话过去,他们仍然说还没有结果,让我们晚15~20分钟再打过去,但是当我5点30过后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已经没人接了。

做完核酸走之前,我还特意问了护士,是不是必须过来拿纸质,还是说能从手机上能查到。她说手机上可能要晚一点,粤省事大概第2天早上能查到。

等核酸检测结果是让人忐忑的,因为下午的时候我妈跟我说居委打电话给她,让她下午去区委一趟。这样的操作是不是意味居委要把这些黄码的人隔离起来呢?郁闷的是,我的宿舍一点手机信号都没有,所以无论是谁打电话给我,又或者无论是什么地方发短信给我,我都不可能收到。这个就很尴尬,我明明是一个有风险的人,但是却失联了。我妈去居委的时候顺便给他们说了我的情况,他们要了我的单位地址,所以估计他们会直接跟这麻涌漳澎这边的居委联系。说不准什么时候东莞漳澎就会把我拉走,傍晚的时候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

刷了一个下午一个晚上的小程序,核酸检测结果在接近11点的时候我终于刷到了,是阴性的。这就意味着单位的宿舍隔离理论上可以结束了。所有曾经跟我密切接触的人也可以放下心头大石。但实际上在这一整天忐忑的过程中,我的心里只有工作,如果我真的被拉去隔离了。工作怎么办呢?我怎么才可以继续我的工作呢?这种事情被我想了一遍又一遍。不仅是想,我还把可以做的准备都做好了。

经过这一场虚惊以后,我再次感觉到生活在中国真好,起码有人关心你的生死,在乎你有没有病。在乎你的病会不会传染给更多的人。宁愿他们辛苦一点也要把你圈起来,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大家好。

那些貌似很遥远的东西,突然间就发生在你身上,一切都是这么的不可思议。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