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
14

终于找到靠谱的篮球教程

By xrspook @ 18:15:5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我最大的优点在于我敢于尝试新事物,如果我遇到某种好的方法,我会勇于颠覆之前我所有的认知,兴奋地从头来过。

此刻我的右手在发抖。因为就在较早前,我开始了新一轮的投篮练习,那个手法我之前未曾听过,也未曾练过,没有人给我推荐过那些视频,纯粹是因为运气,我在B站搜索三分球的时候,无意之中找到一个香港教练的视频。那个教练叫做CoachFui,翻译成比较通俗叫法是灰Sir,之所以称为Sir,是因为通常香港人就是这么称呼他们的老师的。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管他长得什么样,身材如何,反正教的东西很有道理,我就接受。他的教学视频都很长,接近20分钟一个。看过好几个视频以后,我觉得他的视频是最靠谱的,最接地气的,最可以使用的。其它视频通常都是一些篮球爱好者在研究模仿他们的对象,有些视频他会加入某些自己的经验观点,但为什么会这样?他们没办法说得出来,不过是他们一直都在用觉得有用的东西。刚开始用单手投篮之前我就想找教学视频,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所以我也就只能东拼西西凑大概差不多那样。现在我的罚球的命中率在正常情况下能达到6成以上,如果状态很好的话,甚至能达到8成以上。如果不是在罚球线,而是定点投篮,我的命中率也可以在5成以上。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的投篮,并不在对抗的条件下进行,但即便这样,我依然觉得不满足,因为今年我的目标是解锁三分技能,只拥抱着现在的命中率、以我现在的技术、没办法实现愿望。

在我看灰Sir教学视频之前,我没有找到我无法实现三分球非常确切的原因,除了身体协调性,腿部的力量无法传递到上身这个大方向以外,我没有明确地找到确切原因和解决方案。大概如果在这个时候有个比较厉害的人指点我一下,打通我的任督二脉,我就可以通过了,但显然没有。在看过一个灰Sir的教学视频以后,我很喜欢,所以忍不住一个接一个往下看。他用很科学的方式解释为什么会这样,还会结合人体的构造以及实际的情况去讲解为什么是这样而不是那样。为什么这样是错的,为什么我们要这样做。如果要实现某个目标,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去练习。这些东西都非常实际。他的风格很香港、很现实主义,不会让你觉得有教条主义的感觉。不像书本上说的那些,又或者一些历史比较悠久的外国教学视频里讲的那样。因为书里面和老版本的教学视频只会告诉你要这么做,不能那那么做,但不会跟你解释为什么会这样。光说不练假把式,光是看视频不拿起篮球,不到球场上练习,所有东西都是瞎掰。

因为在这之前我已经用手指的力量投球一个多月了,虽然也会制造旋转,但是旋转的那个效果我也说不准为什么有时可以,有时不可以。但是当我转为用手腕力量,当我知道了下腕和拉球以后,我明显地感觉到出手更顺畅更稳定。当然这些都只是在篮球场以外的感知,至于投篮效果如何,我还得去篮球场去亲身体验。他的教学视频我会一直看下去,除了看投篮部分的,还有其它篮球技巧部分的。这些视频看一遍不行,估计得一个视频重复好几遍。看字幕和直接听完全不一样,因为我的母语就是粤语,字幕反而会让我觉得有点生硬。如果一边听一边看的话我会更加专注,莫名亲切莫名入戏啊!

不是所有人都敢于颠覆自己,而我恰好就是那种人。现在我的运气又这么好,遇到了非常适合我的篮球教学视频,真幸福!

2017-02
1

跑修

By xrspook @ 17:40:16 归类于: 烂日记

前两天,我的某个亲戚兴奋地问我,跑二十公里每公里要跑多少分钟?我轻描淡写地回答他:六分钟。实际上我可以跑得更快,但我没有作更多的解释,因为情况大概就这样。如果你现在让我当兔子,大概我能跑出这个配速,前提是我感觉良好,没有特别的不适。他问我的时候没用专业术语配速所以我也没没有很仔细的回答他是600。通常这样问我的人都想用他们的速度跟我比,从而得知他们比我优秀还是我比他们好。但这有意义吗?通常我不怎么喜欢回答这个问题。跑步这种事,可以很简单,也可以很复杂。简单是因为那不过就是一条腿落在另一条腿前面,然后如此循环。但如果复杂,也可以弄得非常复杂,比如说,配速是多少?距离是多少?用时是多少?爬坡的时候是多少?步距是多少?间歇跑是多少?节奏跑是多少?冲刺能力是多少?最大摄氧量是多少?等等等等。以上说的这一堆,其实最终应该回到了最原始的跑量是多少?每周练习跑步的次数是多少?但这些都比不上最经典的那个问题,你为什么跑?你的目的是什么?当然,不会有人要把自己跑残作为目的。但多人随性而跑,高兴的时候就跑多点,而且那个多实际上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能力范围,这跟自残没什么区别。没有人一开始就什么都懂,但是如果只顾自己嗨,而不去学习,最终受害的还是自己。问我问题的人是我舅舅,刚完全退休没多久。因为退休了,所以他终于有时间做点自己的事,而不需要一整天都只为养家糊口而忙。从他问问题的语气我就知道,他是一个新手中的新手,因为老行家绝对不会说出那种话。他说,如果要跑五公里,那轻而易举,他单脚跳都能完成。但是要跑二十公里,对他来说还非常有难度,他只完成过两次,可以肯定,两次足以让他觉得那个距离很遥远很痛苦。因为,不用多说,我已经能猜出那些二十公里是他某一次兴奋而那么干的。因为天气好,所以想多跑跑,然后盲目制定了二十公里的任务。他问我,跑二十公里每公里的速度是多少的时候,他并没有先报出自己的成绩如何,最后也没有直接告诉我。他问我那是不是匀速跑的,我告诉他,那是一个平均速度,如果我是在状态正常的时候跑,我的后半程一定会比前半程快。总体而言,全程都处在一个相当匀速的状态。不用多说,他的肯定是前面跑得很快,有段时间撞墙了,所以到后半程,可能是跑跑走走。后来我无意中听到他跟某些人聊天的时候说起他跑二十公里每公里的时间需要七分多钟。

我没有把二十公里当作一个里程碑,但对我来说,二十公里那不过是计划的一部分而已。我还没开始全程跑步之前,我周末的快走路程就超过了二十公里。但全程跑步以后,我发现二十公里以上的距离,有点太过了,尤其是每一周要进行一次这样长距离的拉练我的身体无办法支撑。所以后来我那条二十公里以上的线路,改成了现在的常规十八公里。我最长的跑步距离是24公里,全程都是跑没有停下来。虽然,我能连续跑二十公里,但是我却没有把三十公里四十公里甚至百公里当做我新的里程碑。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我看重的是积累,当你已经接近跑过七千公里以后,你所看到的世界将非常不一样。因为你会明白到,你的目标不是某一次突破了某个极限距离,而是希望能一直健康地跑下去。每一次都能感受其中的快乐,而不是每一次都硬逼着自己下地狱。

我不喜欢在亲戚面前当老师。以我现在所知道的东西,我的确可能可以教会他们一些东西,但我不想那么干。正如之前我单位的某个同事问我为什么不开个跑群,号召大家一起跑。如果你想跑,有没有跑群,你都会开始。我不想做那个领导者。或许到了某个时候,我会改变主意,但是现在我还不想那么干。

跑步对我来说是一种科学的修炼过程,其中的很多东西我还没能征服,所以那很神圣。

2015-10
9

吃饭运动那些事

By xrspook @ 13:15:20 归类于: 烂日记

之前我不明白为什么说减肥增肌之类的人要小吃多餐。把一日三餐变成一日六餐之类,当然了,这种数量上的增加不代表总量上的增加,那不过是把一日三餐的量分散到六餐里。为什么我们平时要一日三餐呢?为什么不能一餐或两餐?一日六餐这又是怎么回事?岂不是一天到晚都会抱着食物的模样???

为什么一日不能一餐或两餐?因为进化让我们的身体就这个节奏,一定的胃容量,一定的消化速度。如果我们能像牛一样有4个胃,像某些鸟类那样可以把食物鼓在喉咙,或许我们一餐就够了。但我们的胃就那么大,我们的胃肠消化速度也一定,你吃太多了撑不下,同时,身体默认多吃的东西多吸收回来要转化为脂肪待用,但脂肪不是一餐下去,8个小时后你觉得饿了又可以立马拿出来用,在动用脂肪之前糖原首先应该是消耗得差不多了,但在蛋白质和脂肪两选择面前,身体又比较喜欢先耗掉蛋白质。那么一日两餐呢?那些晚睡晚起的人经常是这个节奏,起床时早就miss掉早餐时间,过那么一阵子就该午饭了。那些萎靡的生活估计谁都有过。小学时过春节我一家三口就那样,以至于有人来拜年我们全部都不知道。不只是我们,我们去拜年的时候也试过别人家是这样。为什么要晚睡?为什么要晚起?当时觉得,那是一种享受,爸妈估计觉得那般干就可以少做一顿饭了。一日三餐是我们最普遍的模式,为什么是三?为什么不是四?这估计跟我们平时的生活节奏有关,学习和工作在一日三餐的协调下和谐共处,但谁知道这是不是只是个折中的模式呢?

减肥也好,增肌也好,大家强调的一点是不能饿着自己,应该适当控制卡路里的摄入,但经常感到饥饿是不对的,人感到饥饿的时候身体就会自动调节降低基础代谢以适应。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基础代谢降低了,你得吃更少的食物才会感觉到饿,且一旦达不到更少,身体又自然地把多出来的部分赶紧储存为脂肪,以防你又把身体饿了。现在有广告在卖什么脂肪酶抑制剂,原理是食物中的脂肪在转化过程中得需要脂肪酶的参与才能被消化吸收,那个随餐服用的药正是对应的酶抑制剂,那样的话,摄入的脂肪就无法被吸收了,浮云一般吃进去再拉出来。但事实就这么简单吗?要知道,有多少人是因为吃了过量的脂肪而长胖的呢?尤其是在发展中国家,温饱满足时能让大家吃饱的主要是碳水化合物,谁说脂肪形成前体就必须是脂肪本身!过量的碳水转化生成脂肪的效率比脂肪变脂肪更高!!!所以,除非能精确地算出某人需要多少碳水充盈肝糖原和肌糖原,余下消化吸收终止,才能保证多出来的部分不合成脂肪。要把握到那个点,那得全方位的身体检测啊亲,而且不同温湿度不同劳动强度得出的结果差异也很大。把握住足够那个点已经很难,终止糖原转化为脂肪也不容易。综上所述,身体是个复杂神奇的机器,试图用简单的手段控制,并让其朝我们目标的方向发展远没那么简单。

一日多餐(三餐以上)能起作用又是什么原理呢?每次进食和消化身体都要启动运作起来,进食过后人体的温度要升高,体温升高意味着代谢加强,一天之内高温要是比平时多了就意味着可以多消耗。这是很简单的数学题:被减数一定,减数增多,结果必然变小,甚至出现负数。增加进餐次数是一个提高基础代谢的手段。除了分散吃还有其它招吗?从理论上说,我觉得可以在一天内之增加多段中到高强度运动,时间不用长,5-15分钟/次也就可以了,其强度得达到你发热,甚至微微出汗,大汗淋漓呢,就没什么必要了。如果增加餐数能提高代谢,那么增加这样的运动应该也可以。进食是身体内在的启动,运动是人主观按下开关。短时间运动的目标真的不是为了消耗脂肪,那是为了在一定时间段里提高人的温度加快代谢。但运动加速后身体又感到饿了怎么办?那会是消耗了糖原更容易合成脂肪的节奏吗?我不知道,所以之前的运动理论我以“从理论上说”为开场白。

了解自己的身体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课题,只能耐心摸索、时刻关注、适时改变策略。

2015-02
10

大元帅府的跑步爷爷

By xrspook @ 11:39:51 归类于: 烂日记

清闲的时候就应该更好地配置自己的“工具”,更好地规划自己的时间。其实这样人也不会闲,因为杂碎很多,所以其实需要脑子思考的时间一点都不会少。比如说先做这个还是先做那个,这个那个到底得分配多少时间去完成。一直坐着也不行,还得给每隔一段时间的运动留出空间。手头上有好几件事,但我不觉得今天我都能做完。ADR的RF VIDEO校对是大头,我打算安排一整块的时间进去。过家家和写blog是可以打断的事,可以分切开来,但当然能单独完成最好。我还有Binder烘箱的说明书需要翻译以及这周的橡皮章需要雕刻。关于橡皮章,我可以多描几个图。写blog的时候可以把说明书放在手边,哪个不长进的过来我就开始翻译说明书。做橡皮章的时候把感官评价的教科书放在手边,尼玛难道我看书还不行!天天都要这么装逼到底是为何?反正,上班时间我不会坐在办公室,我不喜欢老被那个狗屁领导路过时就看一眼,看到他我就烦。今天在检验室配置了台路由器,尼玛的我喜欢在阳光灿烂的地方工作好吗!那是个孤岛独立式的地方,反正我不戴耳塞,即便跑步到我那里也需要一段距离,在这之前我早把不该被你们看到的东西收起来了。以前,我从来不需要这般“躲起来”,但“躲起来”并不是什么坏事,因为办公室常年阴冷,检验室常年阳光普照,我何苦为了那个台式机的安逸而折磨自己呢!我是幸运的,因为我有两个完全不相同的工作场所,我在这两个场所里都能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前提是我的正经事都做完了)。

上周六的18K我跑得很快,是我个人那条线路18K的PB,但我回到外婆家的时间很晚,比平时足足晚了一个多小时,被我妈骂得半死。她担心我不知道出什么状况跑丢了。实际上那是因为我跟住在素社、在大元帅府附近江边跑步马爷爷聊天聊了很久,我们就站在大元帅府正门口聊,虽然那天只能算是多云,且有雾霾,但站在那个开阔的地方偶尔也会有那么点阳光,不至于太冷。上一次对话是他搭讪询问我一些关于GPS心率表的问题,而这次,纯粹是交流。他的故事已经足以让我明白到他是一个相当厉害的牛人,虽然不是大型跑步比赛里拿到前三的那种,但对我来说,能在前十以内已经很厉害了好吗!从前,他5K只需17分钟多,全马只需3小时十几分。他参加的可是广州很久以前的全马哦!当时跑步的人还很少,政府不会为马拉松比赛封路,选手在路边跑,车照样在马路上走,当时的广马关门时间是4小时。OMG!6小时的全马关门时间对他来说是走走跑跑只要能坚持下去就能完成的事。我感觉他估计有70岁左右的样子,从年龄上说和我爸差不多(我爸今年72),但整体的感觉二者完全就不是一回事。从前他还会去跑山,跑越秀山、白云山什么的,也会去跑芳村,跑新港路广州大道之类…… 他的跑龄比我的年龄还大,虽然就当年的跑步成绩而言,他已经是业余级别的高手,但他是31岁才开始跑步的,而开始跑步是因为某次工伤后他发现自己的其中一条大腿肌肉萎缩,他要扭转改变那个事实,天知道,一跑就是一辈子了。现在,他平时跑步130-140心率的配速仍能达到51*,反正呢,11公里跑进58分钟很正常,6公里用31分钟完成很正常。不得不说,如果要我跑到这种速度的话我必须只能全程用数五了,而且平均心率一定会在160以上。为了健康而跑步,我们的初衷是一样的。是什么可以让他跑这么快且可以一如既往地跑下去呢?可以肯定他不是一个盲跑的人,盲跑没有目标没有策略的人肯定做不到!对我这一代的新生跑者而言,跑鞋就是喜欢就买,看到打折就买,我们知道鞋子穿了一段时间后就会不行就得退役,但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自己修理补救,但爷爷那一代的人会这么干!对练长跑的人来说,鞋子消耗是最大的,衣服裤子什么想穿烂真心难,但鞋子即便你不愿意,一定时间/里程后你还是得换,否则你就会跑得不舒服甚至受伤。爷爷跟我说:“练长跑的必须会补鞋。”他穿的是NB经典休闲鞋那种款式的慢跑鞋,也就是中底是海绵状,大底是一片橡胶的那种,让我叹为观止的是他在大底前掌和后掌外侧自己用其它胶补了一块上去,非常的完美贴合。无论用什么跑法(他是前掌落地的),他说大多数的人通常都会脚掌外侧落地,所以外侧磨得比内侧厉害,两边不平行了自然你就容易伤,但因为外侧磨损了就丢掉整双鞋很可惜,所以他就会从其它被淘汰的鞋的大底那里剪切一些出来填补外侧的磨损。他的手工真的很完美你们知道吗!相比之下,我们这些只会剁手抢红包折扣的后生实在太败家了!他们的DIY自我救赎真的可以拯救世界!过去一年里我读过不少关于跑者的故事,但用这种方法让跑鞋重生的我第一次听说。遇到这种动手神人,跑鞋制造商估计得倒闭一大片了,哈哈哈。他为什么能跑那么快,我觉得他非常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需要做什么、需要怎么做。他完全懂变速跑、跑坡和控制心率的重要性,肯定,他也一定知道间歇跑的牛逼之处。他根据江边的路灯能精准地算出跑步距离,知道江边人行道的水泥砖和沥青马路哪个更软哪个更伤鞋。我相信,现在倡导的所有科学跑法在他还年轻的时候都已经运用过了,可能除了不再拼老命短距离间歇跑以外其它的事他都会在日常的跑步里去做。现在网络发达,要获取那些知识非常容易,问题只在于你有没有去使用执行,但在他那个年代,他是如何知道这许多的呢?正是因为那种科学积累才让他可以一直跑下来,匪夷所思!他不是专业运动员,估计和我差不多,他跑的路绝大多数都不是在运动场完成的,某些比赛是在运动场里举行,那没办法,但更多时候他在路跑。现在很多跑马的人也跑越野,但我感觉爷爷跑的越野不多,他曾经参加过白云山的跑步比赛,那是跑沥青盘山公路上去的。从白云索道跑到天南第一峰3K多只用十几分钟,OMG!有时甚至会跑到摩星岭!他的跑路技术和坚持真的很有一套。他知道什么时候不应该坚持该休息,这也是他一直可以跑下来的原因。他在以普通人的身份进行经过调整的专业化训练。他的竞技期超长是我五体投地的佩服!

人生是一个美好的相遇盛会,你会遇到很多不愉快的事,但让你激越打鸡血的神奇也会发生。

2013-05
6

思考,永不止步

By xrspook @ 17:49:20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被某人评价为一个“爱思考”的人。哈哈哈,还记得我最喜欢的英语老师经常教训我们要“use your head”。当我还是学生的时候,貌似我还不能怎么纯熟地思考,但正是因为那些青涩的摸索才有了后来/现在我甚至都有点过分条件反射的自发思考。都说聪明的人不用睡太长时间,因为他们思维太活跃了,很难low下来,也没必要low下来。由此可证,我不是个聪明的人,从来都不是,所以在四舍五入奔三的时候,我觉得我每天最恰当的睡眠时间是7小时左右。多了会睡到萎靡不振,各种腰酸背痛←你待遇太好了,睡床垫,睡硬板床估计就不会痛鸟~ 少了,我会大脑缺氧,表现形式和喝多了的时候类似,清醒,但却各种不协调,经常做错事,抄写东西的时候特容易出现短板。据说,聪明的人,一天睡4-5小时就绰绰有余了,所以,得出结论:我天资并不过人,但也算凑合还行,虽然我后天试图/已经很努力,但我的智商始终没有达到足以让人羡慕的水平。

普通人,始终只是普通人。

我没有宗教信仰,我尊重具有宗教信仰的人。我只相信科学!即便很多很多事情是科学暂时还无法解释的,但我相信谜底总有被揭晓的时候。I WANT TO BELIEVE. 这是THE X-FILES里的一句话,我喜欢,但我更喜欢的是那句THE TRUTH IS OUT THERE.

到底什么是真相?什么才是真理?公平与正义是怎样的?这都很难说。比如说我看完黑泽明的《罗生门》后纠结了半天。到底谁说的才是真话?他们都在说真话?他们都在瞎掰?又或许他们都只是说了部分真话?排列组合得出答案的方式太多种多样了。多年以后,我突然蹦出了这么一个念头——那个所谓的真相真的很重要吗?

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有时真的太难一锤定音。记得我还只是个初中生的时候,我的好朋友兼班主任在我的期末评语里从某本书里抄下了一段很哲理的话,意思大概是人生很复杂,爱憎分明固然是好,但人生远远不止是非黑则白那么简单。所以,当你遇到灰色的时候,你是忍着,还是故意一定要把它说成白色/黑色呢?

我已经在思考,我经常在思考了,但这种程度,智者应该会来一句——继续努力吧,还远远不够呢。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