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
13

挂历回忆录

By xrspook @ 10:46:05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从前每到教师节,学生就会送挂历,有些家庭富裕一点的,可能送钢笔。初中的时候,我们班集体合伙给班主任订了一束花,而且还在她正在上课的那个时点送。小学一年级开始,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我都会教师节送日历,倒不是因为同学们这么干,我也这么干,而是家长要我这么干。那些日历都不是我家特意买的,因为我家有个当老师的亲戚,她有收入,我们也就有支出。我不知道为什么教师节要送日历给老师,但显然,班上很多人都会这么干,虽然我不喜欢,因为我是个害羞的孩子,但是日历这种东西还是得交到老师手上。当时的老师也都会照单全收,大概他们也明白的送日历这种事,对一年级的孩子来说根本没有意识到到底是什么,只是在执行家长的意愿而已。后来送日历渐渐少了,因为各家各户基本上都已经不挂那种很大的挂历。为什么不挂,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挂那种挂历,我已经不记得了。因为用挂历的人少了,所以送挂历的人也少了。不知道到小学几年级,每到教师节就没有了给老师送挂历的风气。后来过了好多年,我才明白到,给老师送挂历是家长为了让老师能关照自己的孩子。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各种其它的场合,比如说医院,比如说要去办某件事。八项规定以后,这些东西只有在私企才会出现,于是老百姓的钱终于不用花在这些冤枉的地方,也不用为了每次干这种事买什么东西、送多少钱而头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年我都会打印一张竖版A4纸的年历,然后把它折起来,竖在我的办公室桌面上,那就是我的台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需要在台历上记下的东西很少,不过是一些加班儿值班而已。正常情况下一个月才一次。在我开始这种A4纸年历之前,我没有台历,大的小的各种型号都没有,但我又不想花钱买。我需要记录某些东西,于是也就只能这样。或许你会问我,为什么不在手机上记录,大概因为当时手机上的日程表还没有现在这么功能丰富吧。同时,我经常要报数,要看一下周一和周四是几号,显然纸质的日历要比在电脑上调出日历又或者打开手机的日历方便。又过了不知道多少年,单位不知道怎么又有了一些小台历,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没有那个需要了,我反而觉得那个东西太占地方。

小时候的挂历,除了用来看日期以外还是个很好的装饰品,家家户户都会挂,还记得从前我家客厅挂1个,爸妈的房间里挂2个,我的房间里挂1个。为什么要挂那么多呢?我不知道,因为挂上去以后一个月还得翻一次,那么大尘多麻烦。从前的挂历设计得不怎么好,翻页后就没有了挂钩,所以外婆家的挂历,外公是用绳子绑着挂的,那些绳子是外公用普通的红绳自己搓的。我还记得外公搓红绳的那个模样。现在的家庭,挂在墙上的大概是某些装饰画、家庭照片或者明星海报。挂历这种东西是某个时代的特定产物,现在已经消失在我生活的圈子里了……

挂历除了是看日期和家庭的装饰以外,还是我的包书纸。现在的孩子能想象我们当年的家长是怎么帮我们包书的吗?

2018-04
30

一样的奉献

By xrspook @ 17:01:1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早上花了接近三个小时从单位回家。回家以后看了一集GA,然后睡了个午觉。余下来的时间都是用在校对《忠肝义胆》的字幕上。也总算完成了我第二次校对吧。首先我要把字幕的翻译全部过一遍,然后第一次校对,第一次校对室看字幕在时间轴里对不对得上号。字幕这种东西跟一般的翻译不一样,你必须严格控制字数。因为如果翻译得太长,但是那里的时间间隔太短,看字幕的人根本来不及,单纯只是做文字的翻译没有这个烦恼。当然,如果做的是听译,而且是同声传译,肯定也会遇到这个问题。这些年做字幕下来让我在翻译的时候不再像一开始那样那么紧张,脑子不像对付高考那样小心翼翼了。现在我觉得自己挺自由。有些时候是看着英文发挥想象力,有些时候是看着中文发挥想象力,具体就是把长句缩短,把短句变长,又或者用更直白,而不是文绉绉的方式把东西表达出来。从前考语文的时候我都没这么认真过。因为字幕这种东西本大都是人物的对白。如果是在一部电影里的话,那就是角色对话。除非角色是一个诗人或者文人之类,否则,不可能那么文绉绉。另外一个需要考虑的是角色的身份,如果那是一个小混混,你就不能把他的话搞得太文雅。插入一些介乎于粗话之间的俗语也是应该的。我不想在我的字幕里面加入过多方言。因为别人加入这些的时候,我也会很反感,比如说有些人很喜欢加入儿化音。我尽量让自己不加入方言,但有些时候,方言是我与生俱来的,我加了也不知道!在这个自省的问题上,我还需要花些力气。

下午睡醒了就在那里做字幕,晚上睡觉之前也在那里做,所以即便躺在床上睡着了,我还在做字幕,不过问题只是我觉得这句话有问题,我把时间轴调整过了,但梦里还是没反应。过后我才意识到,哦,原来是自己在做梦。

今天早上跟往常有点不一样,我用了个很早的闹钟起来吃早餐,本来应该吃完以后再睡一阵,然后去跑步。但我睡不着。所以干脆把blog搞定了,余下的时间,继续做我的字幕。因为我实在不喜欢把工作撂在那里,我的计划是明天之前把这个字幕作业交上去,希望他们能在五一假期之内把片子压出来。那么也就算是我送给大家的五一礼物了。

经常会有人问我,做字幕有没有报酬。显然是没有的。因为这纯粹是我的业余爱好,大概如果真的要让我专业地去做字幕,我就会撒手不干了。不过话说回来,那些专业的单位也不会要我,因为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工科生,紧紧过了六级考试而已,而且还不是优秀。在理论和技巧上,我肯定不如那些英语专业的人,但是在实战经验上,,在结合实际情况的考虑上,我未必就比他们差。对他们来说,做字幕是一份工作,要去完成任务,然后拿薪水,但对我来说,做字幕是一个责任,没人会用分数去衡量我,但显然我对自己的要求从来不低。每次我都希望自己能做到最好,哪怕那个最好对别人来说不过是一般般而已。

献血肯定是一种奉献,对我来说,做字幕也一样。

2017-07
1

爸爸送的行李箱

By xrspook @ 21:25:03 归类于:烂日记

还记得我大学本科毕业,找到了工作,即将结束那个几乎不算开始了的暑假,要去单位报到的时候爸爸送了我一个行李箱。为什么是行李箱,我至今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那家离家很近的小超市里那个行李箱算高端了。跟我后来所见到的很多相比,那很一般,完全谈不上档次,甚至可以说完全拿不出手。这跟我爸一向给我的感觉一样,大概他觉得已经给我最好的了,但他的能力所限,实际上那不对劲。今年已经是我参加工作的第10个年头,从那往后我买了很多包包,但再没买过旅行箱,究其原因是我出差的几率非常低。开始那几年单位每年还组织一次国内游,但八项规定以后一切都成了往事。不长途旅行,也不外派出差,我几乎没有用旅行箱的必要。回想当年,虽然再也不能像上大学那样爸妈帮我把东西都带到东莞麻涌的单位,但当时回家的频率是一周一次,每次带一些就够用,没必要动用大行李箱。为什么我爸当年要买呢?现在回想起来我会莫名地热泪盈眶。我小的时候我爸没给我买过玩具或休闲的小挎包腰包之类,我上学了他也没给我买过书包。从前我用的所有包包都完全由我妈包办,无论是自己买的还是用亲戚的二手。但我爸在我得到第一份正式工作的时候给我买了一个比之前所有包包单价都要贵的行李箱!大概他觉得从那一刻起我就会开始自己独立的人生。

我嫁人的时候我爸会送我什么呢?虽然或许这个角色永远都不成立。爸爸43岁那一年有了我,从那以后他基本把所有都给了这个家,之前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反正在40岁之前他都只是一个人过着自己生活。我这里所说的所有包括了金钱和时间。在我印象之中,我爸总是在家里,虽然他老是出现在我面前,我不能做些其它的什么也是个烦恼。虽然他几乎从来不干涉或者帮助我做些什么。除了小学低年级的时候,在造句或者写作文的时候不知道某个字怎么写,他总是我的专属人肉字典。不只懂得那个字怎么写,相关的东西他都能一并脱口而出。不是每个60年代大学本科中文系毕业的都可以这样。但换句话说,他的大学同学当中又有多少个不是当官的或者工作比他更糟糕呢?我并不是说当一个普通工人就有多么的不好,但是从年轻的时候在办公室里工作,在工厂里当老师到退休之前在单位的检验室里三班倒作业。这种逆来顺受在外人看来很不可思议。一个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居然在退休之前的十多年要服从分配到一个需要三班倒的岗位。如果他不做那个他又可以做什么呢?如果他不工作,靠我妈一份工资我家还能支撑下去,但是我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怎么办?如果他不接受那份工作,我家的经济情况就会从一般变为略略的潦倒。

父母真的很不可思议,他们明明可以选择一个人过比较舒坦的生活,但是他们却选择了一男一女在一起建立一个家庭,然后生孩子、被孩子折磨起码20年。在被榨干了一切以后可能最后孩子会恩将仇报,到老年的时候将他们置之不理。人为什么要这般一代又一代地自虐呢?

回到一开始,为什么我会谈起行李箱,因为昨天下午搭地铁回家的时候,我看到一个人的行李箱上面的挽手已经坏掉了,箱子看来已经有一定年月。从他的衣着看来他并不富裕,是个学生,但是现在的行李箱不贵,他完全可以买一个新的,为什么他还继续用这个呢,可想而知行,李箱的背后可能又会有一段故事。

如果人人都是我这种思想,估计这个世界也快倒闭了。

2017-04
14

大家都操心了

By xrspook @ 8:48:2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搞了一个下午的卫生,其它的东西我什么都不知道,因为我全程专注,什么都不理会,不看手机也不看电脑,甚至连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对我来说,我之所以能很快完成任务,是因为我脑子只能单核运作,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所以,当快到下午5点,我终于上个厕所掏出手机的时候,短信才发现网友紧急地在找我。幸好前两天我给另外一个网友发了个快递,上面有我的手机。无论是谁,如果只是在QQ或者微信上留言,我肯定看不到。当我看到的时候,估计那已经是接近5点半的事了。

情况非常紧急,的确没什么时间了。我被告知我的某个网友将要从台湾直飞北京,因为他被安排了一次和米叔单独见面。无数粉丝做梦都想遇到这种事!但这一次,我的网友他终于成功了。而他首先想到的,是我曾经说,要送米叔礼物,也曾经托他,问能不能找人帮忙送过去,但最后我放弃了。因为我们默认大家都不会去北京,上海或者成都,能放心的人不确定要不要去,而其他人我都放心不下。这一次正是因为被安排了这样一次见面,所以他无论如何都要从台湾飞到北京。被告知这样以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我能不能把礼物寄给他,接着他就可以亲手交给米叔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曾经我觉得做这个应该比较简单,所以很多个月以前,我已经开始在着手准备。在一两个月以前,我也的确什么都已经做好了,只等那一刻。直到一周前,我知道那简直就是奢望。于是几天前我把从前为米叔准备的礼物送给了其中一个米粉。现在台湾的网友问我能不能再准备另外一份,显然这是做不到的,其他资源都好说,但是相框我没办法在短时间里买到。于是,我们甚至考虑要不要厚着脸皮去找收到礼物的那个米粉,让他先把东西寄去北京送给米叔,过后我再补一份给他。这些这种话需要多厚的脸皮才说得出,但是最终我还是去说了。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以后,他答应了。他们两个都是我的朋友,都是我的人,所以即便是很厚脸皮才说得出的话,我们还是干了。因为把礼物寄去台湾已经不可能来得及,所以要在台湾网友和米叔见面之前收到快递,必须把礼物直接寄去北京。台湾朋友找他的北京联络人要地址的时候,他却告诉我们来不及了。如果他能早一天告诉我们,这肯定来得及。但即便是礼物能昨天下午或者晚上寄出,也可以赶到。我觉得那是因为那个北京的联络人连帮忙收个快递都不愿意。这就是外人跟自己人的区别。所以最终,我们取消了那个念头,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很艰难的。

昨晚7点要开始加班对账,所以我理论上530就应该开始跑步,然后我才能在7点之前吃完饭和完成拉伸。但因为这突然插一脚的事,开始跑步的时候已经超过了545。当时我还没放弃,10K的过程中,我脑子里一直都是与这件事相关的思绪。相框我真的不能搞定吗?我在北京朋友,但不能算很熟,更准确地说我们曾经很熟,但因为我已经很长时间不看WWE和摔角了,我不好意思麻烦他们,但如果麻烦他们真的能解决我相框的问题,我很愿意那么做。相框问题如果能在北京解决,但里面核心内容的问题呢?除非我能在昨天晚上顺丰下班收件之前就把所有东西都凑齐准备好,否则如果今天早上才收件寄出去,16号之前到不了北京,即便我用最贵的快递方式。如果我要把东西直接寄去北京,我应该准备些什么呢?什么是代表我的?什么是我觉得好玩的?我甚至有想过,要不要即便不睡觉也半夜把橡皮章给赶刻制出来。然后我又想到,我单位有个同事家住在广州宜家家私附近,如果他昨晚回家的话,我可以让他帮忙,今早带个相框回来,而昨天晚上我只需要把相框以外的东西准备好就可以。但跑步绕了六个大圈以后,我确信,他昨晚没有回家,因为他的车还放在单位。相框我没办法搞到,而里面的东西,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在时限之内寄到北京,所以在昨晚跑步10K的最后几百米,我终于放弃之前所想,得出了一个肯定能做到的方案。也就是让我的台湾朋友带上我数个月前寄给他一封信里面的小卡片去北京给米叔看,甚至让他拿着来合影。那两个小卡片是我相框的主体部分,是网友肯定就在手边、能带上的资源。我们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我们都尽力了。我们输给了那个作死的安排者。他们做事没有条理,也导致了我们全盘计划完全没办法按部就班。

台湾网友要去北京,但是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我想送给阿米的礼物。光是这一点,已经觉得非常感动。和米叔一对一面对面的机会是千载难逢的!你或许会问我,会不会羡慕嫉妒恨?一点都没有!!!因为我就从来没奢想过能得到那个机会,我的朋友能有这样的机会我为他感到非常的高兴,因为他的确有资格代表我们所有人。昨晚他告诉我,他粉了米叔十年,这次他终于能在老婆面前找回些面子了。作为一个粉丝,我累积起来的时间也超过十年了,但是我却没有把这些时间都用在一个人身上。十年的专注相当的不容易,所以他真的是实至名归!

衷心希望我的台湾网友这次和秘书的面基之旅一切顺利。

2016-11
12

自扛责任

By xrspook @ 22:20:53 归类于:烂日记

女人每次买东西都会犯挑选困难症!买什么东西,买什么牌子,买什么款式,买什么颜色,去哪里买,买多少…… 一周前我才刚去过宜家,但几天前我才听说Dangal正在全力争取明年一月初在中国上映,而他们的剧组确切要过来宣传,而且希望深度和中国粉丝交流!于是,几天前我才确切意识到我的橡皮章卡片非常有可能送到米叔手中。他们在纠结该给中国粉丝什么礼物,我想的却是我要给印度人什么纪念品,我这思路啊啊啊,绝对的非主流神经病!除非真的屌丝到极点“巾帼雄心”这名字被选中为Dangal的中国片名,或者Dangal剧组来广州做宣传,否则我只会在网络上随时待命更新最新的中国宣传消息,而不会到其它城市凑热闹。我人不到,但我的礼物一定会尽我所能送到米叔手中。那是中国粉丝的深度心意,因为那是完全原创不可复制的,这正是DIY作品的价值所在。对其他人来说那完全无用,但对知情人来说那将会是让人非常惊讶的感动。既然我能尽我所能理解印度人的东西,如果印度人也想深入和中国人交流,他们一定能找到合适的方法。我的小礼物心意上的价值远远大于那些东西的价格。我的东西需要相框去承载,所以这周我又一个人去宜家了。眼花缭乱的相框,我又陷入女人的选择障碍…… 最终我选择了白色的厚框,因为薄框显得有点儿戏,其它颜色也很好,但因为背景我打算用弄皱了的牛皮纸,所以只有白色能和我卡片的白色呼应。而之所以不选择木色是因为那是贴木纹纸的,新的时候尚且有瑕疵,更不用说…… 既然相框是木的,为什么不直接涂哑光漆呢?真的是理解无能。宜家卖的相框有超过20款,最终我选择的13*18cm厚框白款是我觉得最恰当的。我的品味就这样,已经尽力。宜家的相框前挡板有玻璃和塑料两种材质,我特意选择用玻璃的。不知道这东西最终会不会到达米叔手中,而他又会不会真的带回印度,回去以后又会被放置在他家的什么地方,多年以后那有会变成怎样。我真的想多了,实际上对我来说确保东西到他手中就可以。我的责任到此为止。

一直以来我都觉得自己是个负责到有点过头的人。这种做法不是天生的,家长教会我的是做好自己的事。工作教会我的是跟自己利益无关/有冲突的事绝对不能干。是网络和粉丝教会我要大爱无私,要将心比心。我觉得别人提供的东西好,别人花了很多心血,当某一天我也到了他们的位置我也要有所作为。我一直都这么干。很庆幸,当我刚开始上网的时候我遇到的是一帮单纯的好人。当别人在用QQ进行各种交友聊天吹水侃大山的时候我在绞尽脑汁想到底要去哪里搜刮资源然后把宝贝和大家分享。收集宝贝就像网购剁手一样得耗费非常多的时间,但没有最后的分享也就是没有网购以后的使用一切都是扯淡。分享不一定就能保证别人和我一样快乐,但起码对我来说我尽力分享以后就算完成任务了,我自己的良心任务!人的精力有限,我不能把我的责任心没有尽头地分布在任何地方,所以,受我关照的,估计能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至于我没兴趣涉足的,你们继续自给自足吧。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事为什么要死心塌地地做?因为即便得不到钱,甚至要为此花钱换来的是良心的舒坦和莫名其妙的快乐/成就感啊!

自扛责任这种自虐法估计这辈子我是改不了的了。别人无法劝说我丢下担子,只有当我失去热情的时候我才会自行放手。

Page 1 of 41234»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