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
10

记忆中的石围塘在哪里

By xrspook @ 18:29:26 归类于:烂日记

上星期六我跟我妈下午去了芳村。首先我们去了石围塘,验证一下我是觉得三厂仓所在的位置,结果如我所料,的确百度街景小车拍的那个地方就是三仓。那片区域都是些老旧的厂房,但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那里的感觉比我想象之中还要荒凉。到处都尘土飞扬,因为附近有个工地,理论上如果不修路,从路的两头都可以到达那个工地,但现在貌似封路了,所以车只能从单边进出。我们单位门口是超宽的4车道。我们尚且觉得路不够用,因为只要我们或者赤湾的车挤在一起,显然整条路会扭成一团,但三仓门口那条路顶多是普通的两车道。甚至有些地方只能通过一台车。装满淤泥的大卡车飞驰而过的时候,你根本无处可躲,而这条路除了马路,就没有人行道了。所以,真的无法想象,如果那里有很多货车出入的话,会是一个什么状态。除非他们用的那些货车不是我经常看到的那些六轴的或者拖挂集装箱车。

三仓有楼房商以及油罐。楼房仓看上去很破旧,不明白为什么从高处要垂一个像蚊帐一样的帘子下来。显然那个地方貌似不在整修。因为外面尘土飞扬,一张帘子,也很破旧的样子,所以,虽然我们是下午3点多到达那个地方的,但实际上那个厂房给我阴森恐怖的感觉。油罐区那边,我没有再走过去了,因为那条路继续往那边走地面上的泥越来越多,而且大车一过,根本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闪。广州市内居然有这样的野蛮施工,如果在其它地方,而不是在这个人烟稀少的角落这样的泥灰洒落,早就已经被罚款很多了。所以三仓油罐区的那边我没有再去看。三仓门口挂着一个白底黑字国家粮食储备库的牌子,而之所以没有在百度街景小车拍摄的街景里看到,估计是上级部门要求这些地方要模糊处理。不知道从前三仓附近有没有辉煌过,现在这种荒凉落寞简直让人心痛。

接着我带我妈去了石围塘火车站以及码头。从前,她一直跟我说它她小时候怎么先搭船,然后转搭火车去佛山走亲戚,但实际上到石围塘火车站的时候,她一点记忆都没有了。她只记得从石围塘码头上来以后得走一段路才到石围塘火车站,但至于石围塘火车站在哪个位置,站台是怎样的,他已经不记得了。外婆没去世之前,我一个人探险过这片区域。那一次以后,我觉得自己还会再去,但这次跟我妈去的时候感觉很不一样。在某个告示牌上,我们看到了危房改造,所以可能过不了多久,这里再也不是我第一次看到的那个模样。那时候,虽然房子很破败,但是因为里面有人住,有人的声音,有宠物的声音,有电视的声音,也有饭香,这一切叠加起来,让那个地方有了灵气。如果这片老房子和老住户要拆掉要搬走,即便这个地方还是这个地方,但再都不是我记忆中、让我着迷的那个模样了。

我渐渐明白到自己喜欢、寻觅的老东西是什么类型的了。

2018-03
13

寻找南园四街

By xrspook @ 10:36:1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的梦非常神奇,里面的主角除了我以外还有外公外婆,另外还有两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鬼。很确切地,我梦到鬼了!但是他们并不是什么坏东西,他们也想帮助我们,而我们也只想可以帮助别人。梦里的外婆身手矫健,不止走路很快,而且跳跃动作还非常灵敏。

梦的主要内容是某些殡仪馆的人员要到南园四街去收某个已经过世的人的尸体,但是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南园四街到底在哪里,于是我就跟外婆随着我上一次在南园新村逛的时候的记忆去寻找南园四街。在我印象之中,的确是有南园四街,但是那条街跟其它比起来只有非常短的一段。从西向东,南园新村的主干道分别是南园大街一街二街三街以及康公街,四街位于三街和康公街之间。我很确切地觉得,四街是存在的,但是那早已被人遗忘了。我跟外婆就像探险一样在南园大街寻找南园四街。我们一起路过很多地方,记得路过一个小摊的时候,外婆好奇地问那些东西是不是陶瓷的,并用手去摸。我觉得她那个问题很奇怪,因为我一看就知道那是纸做的。外婆知道那是纸做的以后完全没兴趣了。那些纸像白报纸,那些饰物是可以3D展开的。其中有一盏非常精致的纸火水灯,我很久都没见过火水灯了!但这东西居然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外婆跟我说,其它都不好,光有这个就足够了。那些东西像是纸扎品,她在暗示我往后只需烧那个给她?我和外婆来到了一个多层迷宫,虽然那也算不上是个迷宫。我们从上面走楼梯下去,从下面的某个洞里钻出来。外婆走在那里的身手啊,我自愧不如。与其说那是个迷宫,不如说那是个立体的街心建筑。但为什么下部出口是个要钻过去的洞,而且还湿湿的,我搞不懂。

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南园四街,回到南园大街和南园直街的交汇处,外婆想跟殡仪馆的人说我们也没办法了,但殡仪馆的人说他们找了3天都没找到,那个尸体已经放在那个地方3天了!我于心不忍,于是一个人又继续回去找。我又回到康公街和南园三街的交界处,我记得我就是在那个地方看到过一块小小的牌子,标明了南园四街在那里,那里貌似是个老人活动中心,因为有人在里面打麻将打扑克之类的。站在那个点上,我向右回头一望,发现了一栋貌似危房的东西,那栋建筑非常破旧,完全处在飘摇之中。房子外部有脚手架,但那都已经烂烂的了。要进入那栋房子和旁边正常房子之间的通道并不容易。通过仔细打量以后我站到了一个视线比较好的位置,隐隐约约地看到破旧房子上有个蓝色搪瓷牌写着“四街”,四街前面应该还有“南园”,但因为锈蚀严重我实在已经看不出来了。在蓝色搪瓷路牌旁边的一片墙上,写着“二十七号”,难道说这就是南园四街的二十七号?那栋破旧得完全不成样子的房子里真的有人居住?没人知道南园四街在哪里,但为什么会有人打电话给殡仪馆说南园四街有个老人在三天前去世了,需要他们去处理呢?那种破败被遗忘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不是滋味,但我总算大概找到了传说中的南园四街!

故事打断于我找到了南园四街之后,往后就轮到外公出场开始新的部分。

离清明节还有大半个月,为什么我已经在做这种梦呢???

2016-11
30

复杂的梦

By xrspook @ 9:55:2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了个比较奇怪的梦。那种奇怪法你甚至可以称呼为有点恐怖。遇到的人都是从前的同学,而且是小学初中高中的混合一起了。但现在让我想起来到底遇到了谁,我又说不出来。梦最特别的地方是那些匪夷所思的老建筑。那些东西的模样已经老去,但在从前,那是非常奢华高档的欧陆式风格。我在下面走过的时候慨叹它们现在没落和悲凉。因为从窗或者门那些地方看进去,里面已经破败不堪。我跟同行的人说了,如果能进去瞧瞧该多好。我能理解这句话,因为还记得小时候,应该说现在我也有这么个想法,想去广州市中心老城区的那些老房子里看一下。骑楼也好,竹筒屋也好,西关大屋也好,东山小洋房也好。以前一直我都只有在外面瞧瞧的份儿,我真的很想进去看一下,那到底是怎样的。荔湾博物馆里有西关大屋的样板房,但那是经过修葺的,我想看一下真正普通人正在居住的西关大屋,以及其它建筑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样。因为我们要到某个地方去学习些什么,于是我们就真的有机会进入到那些老建筑里面了。进入的方式很奇怪,是坐的一种交通工具,但是那个东西会飞起来,我们从老建筑的窗户里飞进去。然后以航拍的视角在里面兜,我能看到老建筑里面的内部结构,还有房间的布置,甚至我还看到一个老人正在擦一张很大的桌子。虽然屋子从外面看上去很破败,但是里面因为还有人居住,虽然只是老人,但也收拾得很整齐,虽然东西都是老物,但却莫名地给人一种时光倒流的时代感。只有我看到那老人,老人看不到我在他们上空飞过。这种视角不像是真实的,更像是电影里使用的那种。至于为什么近期我的梦都跟老建筑有关,都跟那些虽然破旧但很壮观的建筑有关,估计是我印度电影看多了,所以无论是建筑的外表还是建筑的内部,在我的脑子里都已经形成了印象。在去学习那个地方的路上,我们还经过一些比较恐怖的区域,那是老建筑里已经没人居住的地方,到处挂着布条、绳子还有蜘蛛网(就像鬼屋),因为我们坐的那个交通工具是敞开的,所以那些东西,还会不时碰到我们,或者粘在我们身上头上。那个场景绝对是恐怖片的节奏。最终我们到达学习的地方。虽然我们一路上经过的都是老建筑,但实际上学习那个地方处在新建筑和老建筑之间。当然了,那些新建筑也不能算是非常新,因为虽然是高层,但如果从另一条路到达那里的话,还是需要走很多楼梯,那种楼梯的布置模式跟东山的教工新村类似。外面阴森恐怖,里面却是暖意洋洋的。我总有个感觉,我曾经去过那里。大概是某个梦里,我去过那里,所以那里的人对我很熟悉很亲切。昨晚梦里我也去了同学的家,那绝对是我臆造出来的,最大的特点是那里有好多小动物,有猫也有兔子。每次到她那里,动物就会跟你打招呼,你必须回应它们。和我同行的人有些太激动,动物们不喜欢,会主动攻击,容易伤到人。然后我们又一起去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在那里,我们拿出字帖写字,写的是隶书。我觉得我临摹得还可以。我足足写满了一页田字格。然后,我就拿着我自己的字以及别人给我的一张字,去参加某考试了。

总体来说,昨晚的梦,各个故事之间并没有什么关联,但却调动出我内心深处很多奇怪的东西。有家有爱有欲求。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