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10
14

征服你

By xrspook @ 8:37:02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些事情你越害怕、越想逃避,你就会越容易碰到。而当你征服了从前你觉得最困难的东西的时候。你会觉得人生仿佛无限可能。但显然不是所有人都会主动正面那些人生的难点。要逆流而上、要向自己最痛的点发起总攻显然远远不像说说那么简单,这需要某个机遇,也需要突然之间爆发的某种力量。

我觉得长跑在我学生年代就是我最痛的一个点。那个东西只能通过训练以及某些技巧才能起到效果,最重要的是训练。现在我觉得跑步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场地。穿好鞋就可以去遛弯了,但还是个学生的时候,我却完全没有过这种想法。小学和初中的时候没有操场。高中的时候有操场了,但是当班主任逼迫我们每天都要跑多少个圈才能回家的时候,我们会觉得那简直就是恶魔行径。虽然现在回想起来,200米一圈的运动场跑个5圈也不过是1千米而已,跑得再慢,10分钟无论如何都搞定了。10分钟1公里,哪怕不用跑,用走的方式也已经可以,但是当时我就是非常讨厌长跑、非常讨厌在那里绕圈,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学校的操场绕圈通常都只是意味着为了考试的时候不要挂。初中的时候我的800米是试过不及格的,但是好像那个成绩并没有在我的最终成绩里体现出来,因为其它科目太优秀了,平均下来不会看出问题。但是高中的时候我的800米却没有挂科,虽然达不到优秀,但是及格还是一点问题没有的。之所以不够优秀,是因为我身边的人太优秀了。一个班里面二三十个女生居然只有几个人不能把800米跑到3分20秒以内,我们这个可不是体育特长班呢。有些人居然可以跑到接近三分钟。所以那个时候长跑对我来说绝对是一个噩梦,首先是我觉得那太痛苦了,其次是因为身边的人优秀得你根本没有追赶她们的欲望。你甚至觉得不被她们套圈已经很了不起。200米一圈要跑4个,她们跑得很快,把你套圈就是绝对有可能发生的事。

现在长跑对我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的必需品。也不能说我真的很喜欢干这个,而是因为我觉得这么干是很有用的,我需要这么干,但之所以有这个感觉,是因为我不再像当年那样觉得长跑非常痛苦了。我找到了自己的节奏,我再也不需被迫跟别人比谁更快,同时也没有一个确切的要求让我必须达到一个什么样的速度或距离。我是运动员,我也是这个运动员的教练。没有观众给我喝彩,我也不会得到奖励,但是运动本身自然而然产生的肾上腺素愉悦会让你着迷。

至今我都不觉得自己跑步的时候很帅,我甚至觉得好丑。无论是从前学生时代运动会上的抓拍,还是参加了各种路跑比赛专业摄影师捕捉到的画面,我都觉得自己好怪异。我跑步的时候明明那么认真那么严肃,为什么出来的那个效果却那么的不堪呢?不过幸好跑的时候我没有感受到那么的恶心,所以我还能继续下去。

挑战自我是什么鬼?我觉得不一定是做一些之前从未做过的事,把之前做得不好,甚至是完成得很糟糕的事情搞漂亮了,可能人生会更有成就感。

2019-09
5

仔细观察,认真反思

By xrspook @ 8:54:06 归类于: 烂日记

前天便血以后,昨天继续这样,所以昨天其实我上厕所开大之前是有点忌讳的,我担心又会见到前天的那些东西,但实际上这种事情避无可避。昨天在广州日报的微信公众号上我又看到了一个20岁不到的高考生得了直肠癌这种事,就更加觉得遇到这种情况我不能再拖。

首先我要做的当然是打电话回家,跟我妈说一下我的情况,因为她是一个经历过结直肠癌的人,所以她知道如果真的是遇到那种事应该是个什么状况。跟我妈的电话一打就接近一个小时。在打电话之前,我就已经知道现在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去看医生,让专业人士去做判定,然后决定以后我该怎么办。如果这是癌症的话,当然得要用癌症的解决方式,但如果这是息肉或者痔疮的话,会有其它途径。如果这是痔疮或者肛裂的话,出现喷血状况,据说有些人很快就会因为出血过多而贫血了。

还记得小时候,我纳闷大姨妈的时候出那么多血,为什么女人还活着,至今我仍觉得这是一个相当神奇的存在。但是,当我在开大的时候在厕所里也看到了那番景象,显然这就不是闹着玩的,天天这样失血,鬼知道什么时候真的会贫血。虽然我也知道其实人的造血能力非常厉害。如果每天都要开大,每次都要失去20毫升血液,其实跟每天都抽几管血没什么区别。我对现在我开大时的失血情况不了解。因为我总不能拿个试管去接着,然后测量一下那里到底量有多大。可以确定的是,一开始的时候是没有出血的,但是当我拉完第1条以后。肛门就开始滴血了。昨天我还非常认真地观察了一下我那条便便的颜色形状以及上面的血块之类,我我觉得我的便便没有和血混在一起,那些血块只是粘附在便便的外面,而且只是在某个方向上有黏附血块。据说内出血的人便便不是正常的颜色,会偏深色,严重的会变黑色。我非常确定我拉出来的那些全部都是鲜红色的血,这就意味着我的出血点非常靠近肛门。如果真的是癌症的话,这更加郁闷,因为意味着那个东西就在直肠,直肠离肛门很近,如果截掉一段以后,肛门的控制力就有不好了,于是不得不切除的的人余生都要背个屎袋。昨天我集中注意力感觉开大时痛点在哪里,我觉得是在一个接近肛门的地方,出口那一下感觉痛。然后慢慢就好了,因为通常来说,便便的开头会比较干硬。所以非常有理由相信,我的状况应该是一个痔疮。痔疮这种东西其实我一直都有,不过是严重与否的问题。严重的时候,洗澡的时候我能摸到肛门口有个小肉肉,严重的时候能明显的感觉到那跟肛门其它褶皱不一样,但不明显的时候区别不出来。当我便便得很用力,又或者我吃了一些刺激性的食物的时候,那个我觉得是痔疮的东西就会变大。这个东西我很早以前就发现了,但是却一直没当回事。如果我当初处理好这个的话,大概现在我就不用面临大姨妈似的开大了。

遇到问题的时候能和家人坦白,也能从他们那里得到建议,真幸福。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