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
5

痛痛痛

By xrspook @ 11:20:2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突然间我有个很奇怪的部位开始痛。实在说不准为什么那个地方会有毛病,因为在我印象之中我什么都没做过。我那个地方没有什么外伤,让我想了半天是昨天我又没有被某个动物亲过一口。但实际上,摸遍那个地方或者全身,我都没找到。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会痛呢?

痛的那个部位,刚好是尾龙骨屁股的地方。如果说那是因为我长期保持一个坐姿而导致的麻木,换个姿势很快应该就没事了,但显然不是这么回事。坐着的时候会痛,站起来的时候会痛,站着和坐着转换的时候也会。睡觉的时候也会痛,无论是侧着还是仰面平躺。所以昨天晚上睡觉我睡得很不踏实,因为转身都会痛。睡觉的时候不可能一直都保持一个姿势,但每次换姿势的时候。我觉得自己都痛醒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如此神奇的事?我实在说不出来,最痛的动作是把腿提到高抬腿那样的高度,然后再用力登。所以普通的上下楼梯还好,但如果遇到台阶很大,麻烦了。如果我坐在某个地方一个姿势很久,起来的时候更是痛苦不堪。

昨晚我第一次跟我妈说的时候,她说她用某个姿势看电视看久了那个地方也会痛,但显然我觉得她的痛跟我不一样,我的持续时间很久,无论我变换什么姿势都没用。我觉得现在我最需要知道的是为什么会产生。你说那是因为肌肉吧,那个地方除了皮,不是骨头,理论上没什么肌肉。你说那是骨头痛吧,但实际上尾龙骨本身不痛。不过那个地方我的确是可以找到压痛点的。压痛点这东西,正常来说做其它动作的时候是不会痛的,因为那是闭合性的伤。各种原因都好像说不上,最后一点就是有没有可能尿酸高堆积那个部位呢?通常来说,那些尿酸结晶会堆积在脚、手、膝盖等关节,但我很认真照了镜子半天,的确没有发现那个部位有任何的红肿。长期的运动习惯下来,我知道肌肉痛是什么样的,但现在我也说不准,那是不是肌肉痛了。痛点位于屁股正中央,而且那不是深层的,也不是皮肤表面的那种。有段时间我在怀疑周六下午我室外花坛和同学聊天的时候被某些东西叮咬了。如果我真那样,理论上我的体温或者我身体的其它部位会有反应,实际上根本没有。

一个起身一坐下或者睡觉的时候换个姿势都要先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慢慢来,这显然非常的神经,但这样我一点办法都没有,因为你明知那样做会痛,所以即便大脑想告诉身体要放松,但全套动作还是紧张得不得了。

这种痛昨天下午开始,我没理会,但感觉越发明显,睡了一觉今天早上的起来的时候情况跟昨天晚上没差多少。所以我觉得这不是疲劳导致。因为这个周末我没做过什么让自己疲劳的事。唯一让我觉得自己可能尿酸高的是前天吃的濑粉里有虾米之类,而昨天上午我又吃了很多肉。如果就因为这一点点东西就会产生这样的效果,我也实在是无语了。

痛得死去活来,却完全不知道原因。

2018-03
17

痛并快乐着

By xrspook @ 22:42:35 归类于:烂日记

自从买了尤克里里,每个周末我都会把她从单位带回家里,然后工作日的时候再把尤克里里从家里带回单位。显然这样做很折腾,不过这保证了无论我在哪里,每天都有尤克里里在手边,可以练习。也几乎可以这么说,琴买回来以后每一天我都有碰过她,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一开始的时候,连续5分钟10分钟15分钟,我就会开始觉得手指有点受不了。一开始觉得受不了的是右手的拇指,但是在出了个水泡、破掉,长了块茧,然后又反复掉了以后,现在右手拇指已经完全没有感觉了。大概右手再次出现不适会出现在我不再只是用拇指向下扫弦,而是需要用食指上下扫弦的时候。那时我又会进入一个糟糕的痛苦过程。右手的痛苦几天之内就没感觉了,但左手的痛苦一直都在持续着。即便现在左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的指尖已经长出了茧,但是那不过是保证了我可以在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之内感觉不太明显,时间长了还是会痛,你还是不得不停下来。如果长时间只按那么一两个和弦不变换,手指的疼痛感会更明显。

记得小时候学电子琴和竖笛的时候,从来不觉得痛。大概是因为那些都不是弦乐。也非常有可能因为当时我只是抱着好玩的心理,没有学到一定的境界。鼠标拿多了会得筋键发炎,乐器拿多了也会那样。从前学吉他的时候我没有继续下去,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没找到一个非常适合的教程可以让我坚持。当时我还没有养成跑步的习惯。坚持那种与生俱来的本能,还没被很好地发掘出来。现在我为什么可以继续尤克里里下去呢?教程很重要,但是要通过教程里面的课程考核,你需要大量的练习。我也不知道某些和弦我是在什么时候突然就掌握的。有一些一开始就很好把握,但有一些是在不断地重复之中条件反射掌握的技巧。我记得教程里面说过,G曲和弦对新手来说很难。的确,我在那个和弦上耗了很多时间。之前甚至要把那个和弦准确按响一次也不容易,但现在几乎可以这么说,我可以轻松地在F和弦或者C和弦自然地和G和弦转换。轻松不意味着我一定就不会按出闷音,但起码我按准的几率要比我按歪的几率地低。正是因为我进行过G和弦的四分音符练习,所以往后那些一两个节拍才换和弦乐曲G和弦转换对我来说是很轻松的事。现在我掌握的和弦有六个。能盲按的有4个,余下的2个我按准的几率大概有50%。有些时候,我的指法没到位。有些时候,我没反应过来。但是如果叫我单独按准那两个和弦,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单独按准和弦用处不大。因为歌曲要求你得在短时间内快速转换和弦。

过去30多年里,我觉得学习尤克里里算是一个最痛但必须坚持的事。那些能轻松地把这乐器玩得很溜的人都不简单。

2017-07
5

撕开

By xrspook @ 16:32:40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单位的工会活动开始上瑜伽课,显然我的手不便参加,于是我就坐在一旁观摩,足足坐了一节课。看人家做瑜伽其实很有趣,因为各种动作跟你想象中的有非常大差别。有些动作有些人做不下去,有些动作有些人靠蛮力又做过头了。更多的情况是老师示范的时候貌似很简单,但是大家好像都做不到那个层次。瑜伽这种东西是因人而异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没必要强求一定要到达什么水平。他们一开始在打坐的时候,我就在努力把肩背部三条星期六晚上贴的肌效贴撕下来。那个过程比较痛苦,但是还可以接受。因为之前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大概也就是那个感觉了。其实那跟在身体其它部位撕个止血贴差不多,幸亏虽然我的手脚上的毛发比较多,但是肩背部的相对还算少一点。但这不等于就不痛,显然最好的方法貌似真的是慢慢地卷下来,但实际上在那个尴尬的位置,而我两只手又不方便,所以卷得很别扭。在一些实在够不着的地方就不是卷是硬扯了,但硬扯也是有艺术的。昨晚晚些时候撕那个我觉得还可以接受,大概是因为昨天下午我把早上护士遮盖在伤口上面的纱布和我的烂肉撕开。试过那种敏锐的痛以后肌效贴那也就不算什么了,毕竟毛这种东西狠一点的话刷一下就过了。但是你看到纱布的一根一根线粘在你的伤口,其它地方都开了,就那里粘着,无论如何怎么扯,好像都没什么进度,都不知道那是真的痛,还是你在心急。想无痛把那个东西扯下来绝对是不可能的,就看你的心理承受程度到底能去到哪里。也正是从那里我学会了一直是用某个力向某个方向拉扯,短时间内你看不到运动,但时间一长就会发生相对位移,东西也就能撕下来了。撕手上烂肉的纱布我是怎么干的,撕背上的肌效贴我也是这么干的。这种做法我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从感觉上来说是最容易避免疼痛的。要这么做得非常有耐心。如果不是自己动手,基本上谁也没办法做到这个效果,因为痛不痛,只有你自己知道,所以那个力度和那个时间完全是一种经验。我能告诉你的只是你要以一定的角度拉扯,然后慢慢来,时间一长肯定会掉下来的,这个进度将非常的缓慢。你得非常有耐心。因为我是怕痛的人,所以我不能理解那些刷一下就撕下来了的人是如何做到的。这在撕之前得有多大的勇气,又或者说他们完全就没考虑过有什么后果。直到刹那间痛了才在那里乱叫。因为我知道从伤口上撕下纱布非常痛苦,所以我宁愿伤口上面什么都不覆盖,但这不代表一定就是最好的。这样的确会让伤口快一点结痂,但问题是外面覆盖了硬的东西,一旦你有比较剧烈的动作。伤口将再次撕开。多次被撕开的位置长期以往将会形成疤。如果要做到无痕,就必须得保证伤口处在湿润的状态,但是要做到那样,除非一直有覆盖物,否则裸露在空气之中,无论如何做不到。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存在。不覆盖东西,显然更省事,但伤口再次破裂的感觉和从烂肉上撕下纱布不相上下。简单来说,这是横竖都是死的节奏。

最简单的其实是不要故意让自己去招罪,但意外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如果跑步这种事会经常让我摔跤,而我跌倒的时候又总是双手中招是不是每次跑步的时候我都得戴上手套呢?什么类型的手套才能解决问题呢?用轮滑的肯定可以,但是那也太夸张了吧。在轻便与安全之中寻找一个平衡点,其实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这就是一场赌博,在没有人为因素影响的情况下跑步摔跤概率很低,但事实证明这的确存在。

今天感觉很奇怪,有点上呼吸道感染的苗头。

2017-06
28

RUN NOTE

By xrspook @ 21:01:02 归类于:RUN NOTE

星期三 2017-06-28 17:44
平均心率154,最高心率173,平均配速556。星期天晚上的落枕至今在折磨着我,虽然相比两天前的跑步这一发算是好很多了,但那痛真不知道跑着跑着什么时候会冒出来,想死的心都有了。跑完今天的10K以后这个月的跑量总算超过了160K+,如果明天再跑5K,就会170K+。TO BE OR NOT TO BE?#xrspook未行够#

2017-06
27

落枕进行时

By xrspook @ 11:18:01 归类于:烂日记

不通则痛,俗话经常这么说。前天晚上睡觉落枕了,昨天一整天我的感觉都非常不好,尤其是要低头做检验以及跑步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今天早上醒来感觉会好一点,但貌似今天比昨天早上更糟糕。我不知道那种疼痛程度是不是今天更甚于昨天,但显然这种挥之不去的感觉真的让人很崩溃,于是今天我必须采取点措施搜索些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还记得前段时间围脖上经常有一些关于落枕之类的缓和运动。我看到了标题,但具体内容没有看。看来之前那些东西不断地在我眼前出现是有原因的。如果当时我花了那么几分钟去看,估计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

所有弯腰低头或者提重物的动作都会让我有想死的感觉。昨天我还做了超过三个小时需要低头的检验真的很痛苦。即便你用手把头托住也没用。一直保持低头的那个动作很痛苦,当你不做低头的动作站起来走动的时候同样痛苦。所以当我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也就只能暂时不做,找个有靠背的椅子坐上去先躺一下。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颈部的肌肉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缓和一下会好一点,比如说昨天中午睡觉起来了以后,我感觉好了很多,但是因为下午两个小时的检验,又让我从天堂回到了地狱。而让我加重了这种感觉的大概是跑步。以前我也试过落枕,以前我也试过在落枕的情况下跑步。跑步这种东西到达了一定程度就会分泌肾上腺素,也会分泌内吗啡,那是身体自动形成的止痛剂。所以理论上这些痛跑着跑着就会渐渐缓和,但实际上昨天落枕的痛一直持续了我跑步的一个多小时。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痛也不知道什么姿势可以没那么痛,反正当疼痛突然间袭来的时候,我也就只能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紧绷一下,然后或许给一个痛苦的表情。毕竟我不能叫出来,我也不能停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那种痛是神经痛的话,那种痛应该是放射状的,但显然不是放射状。如果那是神经痛,估计体内的止痛剂也起不了作用。因为一般的止痛剂跟神经止痛剂不一样。跑步结束做平时都在做的泡沫轴按摩以后。我突发奇想能不能用那个东西按摩一下肩背部,也就是落枕的地方,但实际上我一下都做不了,只把泡沫轴放在那个部位就已经痛得神经病了。

昨天晚上躺下睡觉的时候非常痛苦,要起来的时候更加痛苦,因为我知道无论用什么姿势,仰卧侧卧俯卧,我起来的时候都会痛。昨晚转身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如果可以保持一个动作不动,我就直接不动了。但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保持一个姿势久了,血液不流畅,换其他姿势的时候还是会痛。我的落枕发生在右边的颈部,但实际上我根本就不知道仰卧,侧卧左边还是侧卧右边会好一点。仰卧的时候,我弱弱地感受到某种麻痹。侧卧的时候有时是这边痛,有时是那边痛。反正只要改变头部的高度就会痛,除非我在改变头部高度的时候先用手托着,那样会好一点点,但只是一点点而已。昨天的这个时候,如果我不动,基本是不痛的,但是现在仅仅是坐着,打开语记用口说话,头部只有微微的晃动,我也隐隐约约的感受到那种不适。今天的运动可以不做,但是今天的检验我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有哪路大神高手能指点一下我该怎么缓和这种不适吗?

Page 1 of 71234567»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