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10

疯狂的世界

By xrspook @ 21:54:13 归类于: 烂日记

支持者发狂造成造成各种暴乱,这种事情在我印象之中不是发生在国家领导人身上的,而是发生在某些明星身上的,典型的明星效应。事件发生后,明星会站出来,马上告诉粉丝不要这么激动。同时也劝告他们不要再做这种事了,粉丝团的组织者也会被警告,下次不会再发生这种疯狂的事。但如果这种事真的发生在国家领导人上呢?情况就会像美国那样。不同的明星粉丝之间发生肢体冲突,这种事情警察或者路人会马上毫不犹豫地制止,但如果粉丝是国家领导人的呢?警察还能真的把握住那个度吗?况且,对外国来说,可能守护他们政府大楼的不是警察,只是保安。警察尚且控制不了,保安又怎么可能做得到?我不知道在我们国家举行人大或者政协会议的时候,是谁在门口把守,估计门口有军人。我们的领导人旁边的虽然是保安,但实际上都是军人。特朗普身边的保镖是军人还是他个人的雇员呢?这就说不准了。

那些冲击国会的特朗普支持者,一定程度我觉得是他雇佣而来的。不完全是粉丝支持者的那种类型,当然,里面也会有一些疯狂的粉丝。追随明星到这种疯狂的地步是因为他们真的分不清真与假、善与恶,还是说他们只是为钱服务。钱是所有人做任何事的主要目的。对商人来说,尤其是这样。我永远不会忘记特朗普之前是脱口秀主持人,也是个商人。这两个叠加起来,从一开始就让我觉得他是个老滑头,是个狡猾到极点的人,会为了所谓的利益不择手段。他也没有什么脸皮可言,因为那个脸皮的厚度是一个无底洞,为了钱他什么都可以做。为了钱他可以根本没有任何道理,他说的就是道理,但是他经常出尔反尔。新冠疫情就像一个照妖镜,同时也是一个放大镜,把某人的某些特点无限地放大,并展示在世人的面前。至于会不会以后的某个时候,某个医生站出来说其实特朗普做出这么一些疯狂的决定完全是因为他有精神病,也正是因为这样,他可以从一切罪名里安然无恙地逃脱了?各种案件里因为精神病而免罪,因为是实习生而逃避责任的事实在太常见了。美国的总统把美国搞混了,不只是美国搞混了,把全世界都搞混了。这情况就像加拿大,美国以及澳大利亚的山火一样,年年在烧。在烧的不仅仅是他们国家的那片森林,或那片荒地。那里燃烧的是地球的生命。森林里有很多生命,更多生命是我们人类肉眼看不到的,又或者是科学技术至今都无法感受到的,但是那确切存在。谁也说不准是不是因为那些永无止境的山林大火让新冠这种东西像潘多拉宝盒被打开一样释放出来。当南极跟北极的冰因为地球气温升高,融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真正的大boss会闪亮登场,或许那个时候人类才会意识到,这个曾经把人类折磨得很惨的新冠疫情只不过是一道餐前小菜而已。

国家的确是独立的,但是地球上的人类全部都是地球的一份子。谁犯了错,另外的那些都逃不了责任。锅或许是一个人造的,但所有人都得被迫一起背。

2020-07
23

停不下来的狂

By xrspook @ 10:11:3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自己很喜欢做自己跟自己较劲的事,哪怕那些事对别人来说可能根本不值一提,但也正是因为我是那种一旦进入就完全控制不住的人,所以开始了某个让我沉迷的项目以后,我会完全停不下来,其它事情都没有心情去做,而一些本应该做的事情,被我抛到九霄云外。每个工作日晚上,我都跟自己说,我不要过度沉迷那些脚本,我应该运动,什么类型的都可以。最好可以有一个小时,即便半个小时也好。晚上7点半我就应该开始运动了,但实际上,推到了8点、9点仍然没有开始,过分的时候,甚至10点、11点还坐在电脑前,看着那堆代码,纠结自己还没搞定的事。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可以把这个东西放下。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放下是什么。对我来说,放手是个非常难做到的事,尤其当那件事已经被我放在日程表上,放在脑子里的第一位。

也许有人会说,人谈恋爱的时候,大概就是这种状态。按照这个逻辑,我跟很多东西都谈过恋爱了,而真正应该谈恋爱的男人除外。我着迷于某件事时的那种疯狂劲比谈恋爱的还要夸张。也说不上是因为我爱得死去活来,因为有些时候,那根本谈不上是爱,有时那是恨,因为我会一边做一边咒骂。爱也好,恨也好,凡是有这些情绪的时候,我的状况就是停不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有个高人指点我这个迷津,我到底该如何走出这个人生的困局。大概有人会说,如果我把这种疯狂劲用在谈恋爱上,估计我早就结婚生孩子了。但是人生为什么非得就把疯狂耗在那上面呢?如果把疯狂用在别处,难道就得称呼那些为错误吗?可以确定的是,历史上每一个牛逼轰轰的科学家都是疯狂人士。没有在某个领域出类拔萃的疯狂,就不会有他们的成就。我没想过要成名,也没想过要搞出什么大名堂,我只是一直跟着直觉去走。随着人生阅历的逐渐丰富,我的直觉越发有了明确的方向。

疯狂是件好事,但疯狂停不下来,不能可持续发展,显然就不好了。很多时候,我的拖延症问题在于我过度疯狂。有时我会想,是不是我应该学习一下时间管理呢?到达某个时候,我就必须得停下来,无论我手头上正在做什么。这样更有利于我完成某些既定的目标,但是,这样会打击我的疯狂吗?我的计划一定就比我的疯狂对我更有好处吗?我觉得,通常情况下,我都是个很规律的人。即便哪些事情暂时还没成为我的规律,一旦我觉得那有必要,我就会强迫自己养成习惯。但是,在疯狂面前,所有规则都是浮云。也许在我心灵深处,我潜意识觉得疯狂比我平时的规则重要。虽然我明白到,过度的疯狂实际上会损害我的健康,比如每天都不安排时间运动,比如每天晚上都接近12点才睡觉。我知道那样不好,但我真的停不下来。如果我还是个孩子的话,干这种事早就会被父母骂死或者打死了,但现在,我已经是个成年人,我应该学会控制自己。

每次都是疯狂过后,冷静下来时,才觉得自己真不应该那么狂。

2018-06
4

疯得很认真

By xrspook @ 16:47:44 归类于: 烂日记

我是个疯子吗?我是个疯狂的粉丝吗?难道认真的人就是疯子?

在工作上很认真,别人会仇视你,因为你显得他们很不认真了。同时,如果你很认真,别人就会把本该他们做的事都丢到你头上,于是你会心理很不平衡。我拼死拼活地干,你啥都不用干?!针对这些人,我有两种对策,对一些我很讨厌的,直接不理会,做完了也不告诉他们,对另一些,一做完就马上交作业赶紧撤退走人。

在运动上认真我觉得是很必须的吧。但运动太认真的副作用是容易受伤,训练过度这种事太正常了,尤其当你知识还不够丰富,经验还是只是小白层次的时候。运动要认真,但积累回来的经验告诉我,运动必须得分清轻重缓急,不能全部都狠狠地猛使劲。阴柔也是运动的一部分,那些貌似降低强度的阴柔其实是个厚积薄发的过程。短跑的不能小看长跑的,长跑的不能把短跑不当一回事。爆发猛冲很重要,看上去温和但实际上非常强大的控制力也很重要。运动的关键之一是持之以恒。总结和休息也是运动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能管好自己体重的,能合理规划好自己运动计划且严格执行的,基本上都是非常靠得住的人。可以这么说,一定程度上,运动上的认真让我学会了做人。但其实非常有可能什么事情都认真了,也会悟出那个道理。

在当粉丝问题上认真,这到底有什么问题?!既然工作不让我太用力,运动得劳逸结合,那么我在自己的事情上认真总可以了吧!当粉丝是我自己的事,我可以非常认真地搜索各种资料,进行各种汇总整理,又或者做翻译、压制。难道因为我在这些东西上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我就是疯狂的?我不过是把这些事情都认真完成而已,而且是以我接近完美主义者的强迫症要求去完成。不在这些事情上发泄精力,难道我就应该葛优躺在沙发上一边吃喝一边勉强地看着我不怎么喜欢的电视?!我把别人用来颓废的时间拿来做我自己非常喜欢的事而已。那些事可能一开始的时候我也算不上非常喜欢,有时遇到的困难会觉得很受打击,但我没有怀疑过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么多傻事。我妈经常质疑我,我的同学和同事也有过,但付出总会有回报。我在干傻事,总比那些整天无所事事的强很多。吃苦这种事是必须主动去做的,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往后的日子就呵呵呵了。也正是因为苦吃得足够多,所以以后遇到什么事都没啥好嚷嚷吐槽的了。

那种在一次又一次认真之后发现不知不觉中自己越来越强大的感觉非常好。那个时候会让我觉得认真是有回报的,而那种回报是你一开始没有预料到的,那更像是bonus。无论bonus大还是小,额外的奖赏总会让人非常兴奋。

我觉得自己疯得很好。

2018-06
2

两件疯狂事

By xrspook @ 21:27:09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没有去跑步,因为据说会下雨。如果因为畏惧下雨我不去跑步,可能我半个6月都不用跑了。所以我打算明天早上去跑,只要不是打雷闪电的那种。其实下雨跑步挺爽的。就怕一开始的时候下雨,然后出太阳。先出太阳然后下雨反而不那么痛苦。虽然在别人眼里,烧红的铁上面突然洒水可能会很恐怖,但实际上,就我个人感觉而言,那还好。不过为了给下雨做准备,我就得带上空顶帽。上周六特意去买了半袖的防晒服,实际上那个是别人滑浪的时候用的,但我准备在跑步的时候用,平时我穿的是工字背心。之所以要穿半袖的衣服,是因为这样的话,我就不用做半个手臂的防晒了。因为防晒服是有一点点领子的,所以前胸也不用了,做防晒的地方就只有脸部脖子以及前臂。防晒做得越少,回来以后需要清洗防晒的区域就越小。因为上周试过防晒很难洗掉,所以这一个星期我准备了大宝,准备了强生的婴儿润肤油,今天也买了西班牙的卸妆水。如果我一开始就打算买西班牙的卸妆水,大概我就不用买大宝和润肤油了,但因为一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卸妆水太贵,所以买了之前的两个东西。但幸好这些东西除了在洗防晒的时候有用以外其它时候也用得着。之所以要买大宝的洗面奶是因为里面有氢氧化钾,碱性的东西能容易洗掉防晒的亲油成分。强生的婴儿润肤油用的是矿物油,因为是亲油性的,所以也能洗掉防晒,但相比于专业的卸妆水来说,大宝和润肤油都显然有些起效慢或者力度不够。在对比了一番以后,我还是选择了入手卸妆水,那个东西500毫升,可以用很久,尤其对我这种可能一周只用一次的人来说。对那些需要经常卸妆的人,那瓶500毫升的东西尚且可以用半年。我这种可能可以用保质期的三年。

今天我做了两件挺疯狂的事。

第一件事踩摩拜。踩的是我平时都在踩着线路,这很正常。一开始的时候没有下雨,但踩着踩着就下雨了,因为要防晒,而我又不想涂防晒霜,所以今天我戴着帽子,也带着黑色的袖套。神奇的地方在于从上一次开始我就觉得踩摩拜上坡的时候我几乎毫不费劲就上去了,我甚至还一边踩一边唱歌,我觉得自己不够气吼之前我已经上完了,又或者我车踩了半坡后段可以停了,自行车已经在飞速的向前。我可以轻松地把前面的自行车超越掉,甚至是电动车。上坡的时候我超过了一个又一个外卖小哥,想想都觉得疯狂,人家可不是正在一边骑车一边接手机订单哦。为什么最近两次我那么轻松就可以把摩拜踩上去呢?是因为我撞彩找了两辆非常好踩的摩拜吗?但那两台车都不是新款,而是最普通的1元款式。唯一区别的大概是之前我一直都在用脚掌中心或者偏后一点的地方去踩踏自行车,但这两次我几乎都在用前脚掌。我不知道为什么以前我习惯那种方式,而这两次我却很自然地换了。飞一般的踩车感觉真好。

第二件疯狂的事是我在广百新一城百佳买了一包15公斤的大米,然后扛回南园新村的外婆家。就我一个人,扛着一包15公斤的米,走了大概1.3公里。其间穿越的都是人流密集的地方,因为我要走完整条江南新地,然后再走完江南东市场,以及南园大街的一半,那些地方人都很多,所以我快不了。从离开百佳那台手推车,我就把米扛上了右肩膀。之前我也用右肩膀扛过其它东西,比如说12升的牛奶,但显然那些东西都太难扛了,所以最终我还是改为了双手抱着。大米跟那个不一样,大米可以改变形状。大米可以按照我肩膀以及脖子的形状架在那个地方。如果有个专业人士指导一下我该怎么放那个东西,以及如何用力的话,我可能会更舒服。一边走我一边不时得跳两步,调整一下米袋子的位置。尽量地让那袋米压在我的肩膀和一侧的脖子上,而两只手只是轻轻地拉着扶着,免得米袋子在行进过程中移动。路人一定看得很神奇,我的家人也觉得相当的不可思议。但如果我告诉他们,扛着这袋东西,走了这么远以后,我并不觉得辛苦,他们会更惊讶。过了五个小时以后,我仍不觉得自己有任何不妥,至于往后会不会有哪个地方觉得累了我不知道。天知道为什么我突然就具备了这样的能力。为什么居然会觉得扛一包15公斤的米没什么压力,很轻松。我甚至觉得扛15公斤的米比之前我单手抱着一包5公斤的米还要轻松。我之前试过用双肩包背一包10公斤的米,觉得挺吃力的。难道把米扛在肩膀上比用双肩包背在后背更符合人体工程学?

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快速骑传统摩拜很轻松,同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把15公斤的米扛在肩上也很轻松。

我的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7-07
26

发疯的第一天

By xrspook @ 16:07:58 归类于: 烂日记

有种快发疯的感觉。今天星期三,昨天说了一整个下午统计的东西该怎么整,但实际上那只是很表浅的东西,所有深层次的核心部位都没有涉及,在这种情况下我就TMD被迫接手了,我能预测未来有无数地雷等着我去踩。一切都是乱糟糟的,无论是电脑上的数据还是实物材料。其实我完全不期望我接手的人能有什么好东西,毕竟如果她是胜任这份工作领导就不会又重新把这东西交付到我手上。2009-2014由我当检验兼统计,仅仅过了3年,又重新让我回到统计上来,而且再也不是兼统计,而是一个全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安排我不想知道,因为他们显然不是从我的角度出发去考虑的。大概他们不会觉得一个女的居然有当高级工程师的欲望。对他们来说,工程师神马都是用来混的,领导要求,那就挪一挪,跟他们在学校那种60分万岁的思路完全一致。但我不一样,如果有一天我要去报食品行业的高级工程师我肯定是胸有成竹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抠门那些鉴定评审费,如果能一次就搞定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呢!不是别人故意卡你,如果你的业绩足够别人无法拒绝你。大概也正是因为我这种无比较真的性格,虽然我习惯性沉默寡言,但实际上肚子里存着一堆的方法,我对自己高度负责,也对我负责的东西高度负责,所以大家都可以对我很放心。这样也有弊端,就是如果我非常恨你,你的日子会过得相当艰辛。我能无下限地减轻你的负担,我也可以成为你最大的麻烦。因为我对所有是都是掏心掏肺的,所以如果伤了我的感情,当我觉得你就是我的敌人,呵呵呵。

前天晚上过了12点才睡觉,昨天晚上也是。这些都因为我的心里只有统计工作。有很多东西我还没有遇到,但我已经在为其操心。昨天晚上我已经在琢磨今天我的工作流程,因为我希望第一天能顺畅点,但实际上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因为在单位的这种统计上我不能算是新手,我没有新手的运气。不只是没有特别顺畅,今天出现的是超级卡机。今天一开始在查找数据的时候我就已经用上了新的技术,显然在过去的3年里我对Excel数据透视表的熟悉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但这些只能让我在自己的流程里不出错,而且可以把速度提高几分钟,但我敌不过反应慢几拍且不非常熟悉业务的员工,更加敌不过粗心大意、对自己收集的数据完全不上心且出错了以后死要脸的呵呵呵。在各种数据整理上面我明明很有一套,但这个潜规则不告诉你、那个私底下处理的东西不提前告知,我的工作怎么会顺畅?!于是今天早上我就一直处在学习的状态,学习理解他们的逻辑,学习根据他们的逻辑判断出问题所在。我觉得自己简直在做着刑警的工作,要琢磨坏人的犯罪动机,还原犯罪过程,然后再顺藤摸瓜解开那个根本不是由我纠缠上的死结。

已经连续两个中午没有睡觉了,脑子里思绪太多,需要处理的东西和责任感逼迫着我必须得继续,因为我知道即便我去睡觉也不会睡得着的。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