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
28

反推编曲者的武器

By xrspook @ 16:05:0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一整天我都窝在家里没出门,所以我有很多时间抱着尤克里里。看电视的时候抱着,看电影的时候抱着,蜷缩在床上的时候也抱着。只要想练习,什么时候都可以,除非要真的摸索出些什么,上手条件反射的练习我觉得最适合边看其它东西边做了,尤其是固定几个和弦不停地节奏扫弦转换,也可以单独练右手的拨弦,当然也可以练左手的爬格子。不过这样一来,或许你就不那么完全专注于电视或电影了。除非电视/显示器里的东西非常吸引,否则一定程度上你会分神,理论上觉得好看的东西变得不那么好看了。昨晚我一边看《一念无明》一边爬格子,电影本身很压抑,所以分点神大概会让我没那么痛苦。《一念无明》的选材很好,但真得用这么“残忍”的表达方式吗?必须要用这么慢的节奏吗?不得不说,电影的节奏、摄像机的定位,已经某些一再出现的镜头让我觉得不好受。反映黑暗面的电影就必须这样吗?《一念无明》时长2个小时不到,我大概前面50分钟都在练尤克里里低把位的爬格子,也就是4根弦第一品格到第四品格。开玩尤克里里已经好几个月,但小拇指我是直到昨天才算比较经常地运用到,之前我一直跳过小拇指。理论上E和弦是需要用小拇指的,但我觉得经典的E和弦按法我无论如何够不着,所以自编变体式,用了拇指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也正是因为不正统的使用,所以E和弦我就从未征服过。尤克里里低把位的爬格子嘛,我觉得四弦对我来说是最困难的,因为手指要伸得最远,手指要张开得最大,虽然看上去一弦和四弦品格的间距都一样,因为手部握法的原因,所以四弦的各品我都需要加大手指间距才能实现。这大概跟我的手不完全和琴颈垂直有关,但的确不应该是垂直的。我觉得50分钟下来,我已经有点get到那种感觉,虽然还不熟练。

昨天中午昏天黑地,到下午接近3点的时候开始大雨滂沱,那个时候我正蜷缩在床上抱着尤克里里,试验着各种我熟悉的老歌。其中包括儿歌、香港流行曲、台湾流行曲、大陆流行曲以及印度电影插曲。结果发现可能中文的编曲用的都是钢琴或电子琴,即便曲子的音域不算太广,但总有些地方让你很抓狂,因为在尤克里里上表达那得横跨低中高把位。但是呢,有些印度电影插曲不这样,你很轻松地用低把位,有时加一点中把位就能搞定了。几乎所有音都能集中在低把位,使用中把位的时候大概那一段的重复节奏基本上你不要再移回低把位。所以,所以,所以,印度人的编曲可能是用吉他完成的!为什么我会这样么说呢?因为Dangal的完整版幕后制作花絮里编曲的确是抱着个吉他的,而在Secret Superstar里,编曲用的则是电子琴。暂时我还没用尤克里里试过Secret Sueperstar的歌,如果那些主音是通过电子琴编出来的,那么用尤克里里弹主音就会比较郁闷了。不过呢,他们的意图是用吉他弹和弦,谁叫你去挑战主音呢。以前我从未意识过这个问题,以前我为什么要去理会编曲是用什么乐器把曲子编出来的呢?!但显然,如果我要用尤克里里弹主音,“聪明”地选择一些吉他编曲的调调会让我好过些。大师是不管什么都能用尤克里里整出来的,但我不是,所以我这个小白必须得认真挑选。

尤克里里上的音可能我真的叫不出那是啥,但我知道它之前之后的全音半音规律,然后呢,我就能做我想做的所有事了。

2018-05
15

自娱自乐

By xrspook @ 8:52:20 归类于:烂日记

一直以来,音乐对我来说都是一些旋律的东西,但要我解释为什么会那样,我实不会。乐理部分我觉得自己一直都很空白。一直让我觉得很纳闷的是为什么钢琴上有黑键和白键,但又不是每个白键之间都有黑键,为什么会这样设置呢?在学习尤克里里的过程中,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钢琴上的黑键是半音,准确来说是夹着它那两个白键之间的半音,白键相隔的通常是全音,但有四个例外。那就是mi fa和xi do。这两组音之间只间隔了个半音,所以也就没必要在之间加什么白键了。印度音乐一直让我觉得很头痛。因为他们很喜欢用半音,之前我很纳闷为什么我想学他们的歌,但老是哼不对,直到有一天,看某部电影的时候,我看到那个人在弹手风琴,然后我就醉了,她按在黑键上的几率比按在白键上的还要多。几乎可以这么说,那些半音,无论是显示为升还是降,我都没办法准确地哼出来。我不知道别人能不能做到,反正音乐老师是肯定可以的,因为,某些曲子里面有半音,她会反复地让我们练习那个。一段节奏哼出来,经过多次训练以后还是可以的,但突然之间叫你直接哼那个音,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昨天知道了钢琴的黑键白键以后,我又有了个疑问,为什么创造音乐的那个人要在那四个唱名之间间隔半音而不是全音呢?艺术这种事大概没办法解释为什么。音乐也好,美术也好,有些人觉得好,有些人觉得不好,就是因为有些东西不好解释,甚至解释出来就没有那个味道了,所以,也就那样吧。在钢琴上,半音全音黑白分明,在尤克里里上,半音全音,其实也很好辨别,因为同一根弦相邻的品格就是半音,隔一个品格就是全音。所以,你只需记住最开始的几个音名,然后你就可以把整个指板上的音名推断出来,当然,相对而言可能时间比较长,如果要熟练的掌握某首歌,大概你要死记某些地方的对应音高。但是话又说回来,音乐这种东西其实是挺随心所欲的,有时你甚至不需要辨别那是什么音,去到那个地方你就会有感觉。

比如说昨天早上打水的时候,我在想能不能用尤克丽丽把Dangal的副歌弹出来呢,那首歌在电影里多次出现,比如他们第一次在家里做鸡肉的时候,也比如片子结束,开始介绍原型人物事迹的时候。当时我试唱了好几个音,感觉都好像不大对。因为有些地方貌似唱不下去,到中午吃过饭以后,我拿起尤克里里尝试,结果,结果弹出来的效果居然比我唱得还好,虽然一开始试音的时候有点不顺畅,但这很正常,一直以来我都会遇到这种问题。但只是十几分钟的时间,我就可以把整首歌都摸出来。我不知道自己在用的是什么调,我也不知道如何把我弹出来的那些东西转化为乐谱,无论是简谱也好,五线谱也好,四线谱也好,六线谱也好,反正我就能模仿出那段音乐。这正是我想要的。我喜欢那种感觉,小学的时候,我已经喜欢这么干,当时我非常喜欢,用电子琴弹电视剧的主题曲。只要我会唱的,我都能弹出来,当然我的意思是只是主音。对我来说,乐趣不在于看着乐谱,然后通过不断地练习把那个东西搞得炉火纯青,到达可以去表演的水平。随便一首我觉得有趣或者我喜欢的歌,我都能演奏出来。对我来说,这就是快乐,我觉得这无比幸福。虽然要把一首自己喜欢的歌弹出来,需要很多时间练习,但是随着练习积累得越来越多,我对其它歌会上手的越来越快。比如说中午我才把副歌折腾出来,到傍晚的时候,我已经可以完整弹出,然后录制一段,虽然那段的节拍有点问题,因为我抢拍了,但是总体来说,整首歌的音我没有弹错。跳跃或附点部分也没有问题。想到什么就弹什么的,感觉非常好。尤其是昨天我知道了原来尤克丽丽这么简单的东西已经覆盖了全音和半音的时候,更加让我兴奋。如果某首歌我弹不出来,非常有可能只是因为我选择的那个调不对,升一些或者降一些我就能实现目标。

我觉得,自娱自乐是人生快乐的源泉。

Dangal副歌部分音名:

D A E
F E D A E
D A E F E D
G A #A A G E F
G A G F E E
F G F E #C D
G A #A A G E F
G A G F E E
F G F E #C D

下面的音频节拍不完全对,别打我,请原谅我抢拍了。

2018-05
9

enjoy yourself

By xrspook @ 9:24:20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跟前晚的感觉完全不同,前晚没到十点我就想睡觉了,昨晚和平时一样,过了十点我还是没有睡意,不过觉得有点口渴,但我也知道那么晚还喝太多牛奶半夜估计要上厕所。今天跟昨天到底有什么不同?我实在说不出。还记得前天晚上睡到床上我才记得空调的总闸没关,因为空调面板指示灯,即便是关掉了,那个电源的灯还在亮,我不得不又爬起来把空调的总闸关掉,当然这其实是可以设置的,比如说可以我设置空调不亮灯。但是如果不亮灯,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空调,还是养成关空调的时候关电闸吧。

理论上我应该前天晚上去跑步的,但却跑不成,因为大雨滂沱,下得非常大,而且下了很久。所以即便前天我已经做好了跑步的所有准备,我还是没去,取而代之的是做了30分钟的自编workout。其实那个东西全长并不是30分钟,我编那个东西的时长是1个小时的。但现在我已经默认把那套动作分开两半来做了。我个人觉得前半部分会难一点。我想成为有理性大脑和野蛮身体的人。既然一天到晚我都已经只能坐在电脑旁,所以我必须得每天抽出些时间来打造野蛮的身体。虽然这些并不能完全抵消一天坐着不动,但总比一天真的完全不动好一点点。到现在为止,我都并不抗拒做运动,只是一开始不做了,然后懒惰就会起来,于是就有了过各种没有时间的借口,最后就直接荒废掉。过去我到底是怎么挤出那么多时间去做运动的呢?其实那时我的脑子里也不只是运动,还有很多其它。

现在对我来说,除了运动、工作以外,还有尤克里里。我并不急于搞出些什么成就,对我来说,上手一个乐器就是为了当我想弹奏模仿某段音乐的时候,我能做到,而是先不是因为我对那首歌经过了长期的训练,又或者我找了相关的视频或者乐谱,而是我随性就可以折腾出来,虽然不那么完美。以前玩电子琴的时候,我一直都这样。只要是我听过的,我会唱的歌我都能弹出来,问题只是我只能弹主音,伴奏部分是一片空白。现在我觉得,我是时候学会听伴奏了。相比于电子琴或钢琴,尤克里里的伴奏可能要比直接弹琴弹伴奏靠谱。为什么从前我就没想过只用左手弹伴奏,然后自己唱歌呢?其实这完全说得过去的。从前我一直默认左手就是用来弹伴奏的,右手是用来弹主音的,当时我是一个没办法同时控制住左右手的人。我的精力全部都在右手的时候,我的左手没办法在恰当的时候弹恰当的音。所以我觉得可以在琴上双手飞舞的人都很神奇。现在回想起来,大概是因为从前我没有练过。尤克里里我一上手就是用来弹和弦的,我就没想过要用来玩弹指,虽然我觉得弹唱和弹指二者都不能荒废,但我更侧重于弹唱。毕竟弹唱讲的是一种气氛,弹指是一种表演,弹错一个音非常明显,但是弹唱即便伴奏错了,也没啥所谓了。弹指也好,弹唱也好,到达一定程度,其实都是双手各指在琴上飞舞。我知道自己现在还处在初级阶段,所以我不会试图同时为难左手和右手。要完成弹唱,左手的和弦必须在恰当的时候按准,右手拨弦一定得条件反射扫出我需要的节奏。至于弹指嘛,如果我能把和弦恰当按好,就能保证我按弦的力度和时间都准确,往后只是按一个音。会变得顺理成章。至于现在的右手,弹指的时候,我只是用拇指,如果我多加两个手指,食指和中指都用上,估计我可以来得更快。

大树不是一天养成的,我也没想过可以几天就种出一棵树。毕竟归根到底,学习应该是快乐的,如果只是不断地投入,但又看不到成果,多让人沮丧。不过话说回来,如果真那样,是不是我们的学习方法或者我们定的目标并不适合呢。

每天都有所得,让人觉得很幸福。

2016-11
10

血腥童话

By xrspook @ 8:22:34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了个相当奇葩的梦,很有趣,但某些部分却有点血腥。那可能发生在一个剧院,也可能是大型体育馆,之所以说那是一个剧院,因为那个结构几乎是圆形的,只有舞台部分是平的,其它都是完美的弧度,而且不是椭圆是正圆。那个场子应该能容纳超过六千人,上座率还不错,有70%左右。之所以有这种场景的脑补,大概是因为几年前去过上海看WWE。这次我们去看的什么呢?好像是PK的一个现场秀。但我觉得那更确切地说是一场剧场版的PK。我坐在半山腰的位置,看到正对舞台的左前方,在山脚的位置有一群拿着标语拿着花之类在加油的粉丝。我脑子里蹦出来的就是一句“很傻很天真”。他们的人数很少,而且做出来的东西有点让人觉得不伦不类。

台上的表演,其实只能说是PK男女主角出来走走,因为其他人不存在,他们也不是在说PK的故事,只是穿着相关的衣服在那里逗。全程说的是英语,但是有一部分,米叔用了比较慢的语速,说出了几句非常标准的普通话。全场都惊呆了,那些话是他自己说而不是别人为他配音的。然后我就跟坐在我身边的人来了一句“牛叉吧”!还不只是这样,米叔的个人表演还包括有一幕台上放着四台电子琴,两两相对。米叔用左手在电子琴上弹主旋律,虽然他手放的那个位置是电子琴平时弹和旋的地方,但其实和旋不和旋,只不过是高音低音的问题。米叔用的是左手,另外一个人用的是右手,他们两个人各自出一只手,把音乐弹了出来。这种脑补,大概是因为昨天晚上我看了一段了米叔和印度海洋乐队一起现场演奏《自杀现场直播》的主题曲,在那段视频里,米叔驾驭的是架子鼓。也不知道准备了多长时间,甚至有没有准备,米叔被叫上台,然后他就被请到架子鼓那个位置,然后就跟其他乐队成员,和谐地奏了起来。因为里面用到的乐器很多,所以要辨别出架子鼓,我没办法一直盯着视频看,我只能把目光移开,完全用耳朵去听。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觉得电子琴这东西米叔估计也是手到拿来,但问题是,左手是不是那么灵光呢,我就不知道了。

那个舞台剧的最后出现了比较残忍的一幕。PK说他来地球已经100天,他必须得回去了,希望女主角能跟他一起回去。女主角也心动,也想去,但是却被别人拉住了,而PK则是被来自不知道哪里的一根缆绳拉住,就这样出现了比较血腥科幻的情景。他们的分离场景在海边。PK的手和女主角紧握在一起,但是手臂却跟他的自己身体分离了,所以整个海的好一大片区域都染成了血红色。PK身体的其它部分被拉走了,但是他的手却仍紧握着女主角。下一幕出现在一个丛林里,那可能是一个红树林,或者说热带雨林,比较原始。出现了一个可能是把PK拉走的人,那个大概是他爸爸。爸爸虽然强行把PK带走了。身体分离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因为,我默认那种生物就是可以像壁虎那样变形的。在那个星球,PK的爸爸以人形出现,但PK却是以一只蝴蝶的方式,他在他爸爸面前飞过,飞去远方。我觉得我简直把这个故事的结局用罗密欧与朱丽叶以及梁祝的情节给融合上去了。虽然说跟那两大悲剧相比,这里男女主角都没死,但被迫分离在两个世界,对情人来说,这跟死又有什么区别?!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可以这么残忍,首先是剧情上的残忍,把情侣给分开了,而且还是永不相见的那种。第二个是我怎么可以脑补出这么血腥科幻的场景。难道是因为昨晚,我特意没用像姨妈巾就去跑10K(刮蹭神马伤害大),然后回来以后洗裤子的时候,足足换了三盆水,才稍微不见水被染红,因此引起的脑子不正常?

最后,出现了一个比较诡异的事件,我在梦里遇到了我们单位已经去世的一位同事。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在我的梦里实际上是我们整个单位的人一起去看那个表演的,而那个时候她还在。如果按照PK在中国是2015年5月22号上映,那场表演应该是在上电影上映之前,而那个时候,她的确还在人世。我没有跟她谈话,也没有跟她有身体接触,我只是远远地看到她在那里。

心有多大,梦就有多大,真不知道,我的梦里还能科幻出些什么东西?

2016-11-10_stamp01

2016-11-10_stamp02

2016-11-10_stamp03

2016-11-10_stamp04

2011-07
17

实现一个八度

By xrspook @ 22:58:32 归类于:烂日记

真不可思议,为了实现跨一个八度,我的左手小指和拇指的横跨长度居然比右手还要大,在不强力的情况下左手小指和拇指跨度为19.6cm,右手只为19.4cm,硬来的话,左手小指拇指能达到20cm,但右手始终不行。电子琴上,20cm满打满算能有9个白键,但要知道,按键的手是不可能平放的肯定要有那么地点弧度,所以,尽管左手的跨度超过了19cm,但要完成一个横跨八度的和弦还是没办法很懒地把手放在一个位置,必须有稍微的移动,而这需要练习、需要熟练、需要感觉。不过总算,这两天我悟出一点了点感觉,弱弱地能用左手弹出非常简单打拍子式和弦,偶的神啊!左手能打拍子了,右手就不容易抢拍了。其实呢,我觉得左手和右手是不分离的,对我这个新手来说,先得把右手指法弄熟然后再慢慢让左手去感觉把握。一开始的时候,无论右手怎么熟练,一加上左手就乱套了,但后来,弱弱地感觉出一点变化规律后开始稍微不茫然。

试问如果不是有Alberto Del Rio那首mariachi风格的出场音乐Realeza,没有YouTube达人马里奥版钢琴版以及钢琴教学版我是不会如此下定决心挖出尘封10年+的电子琴来修行的。小时候没有把电子琴学到家不是错,正如我一直没把书法、画画、乒乓球、羽毛球学到家一样,没什么丢人的。它们曾经给我快乐,技术这东西如果人人都能登峰造极那么世界上靠技术吃饭的人就都得下岗了。

人生在世,因为有需求所以学习,在学习过程中我们悟出很多,感受到自己的进步,很幸福,所以我们渴望继续学下去,永无止境。如果没有目标/追求盲目地去跟风学习,那只会引出无穷无尽的痛苦。很高兴,我这个酷爱自由的射手座一路走来爸妈都没有强迫我去学什么,我学艺不精,很多都半桶水,但我不会在别人面前哐当哐当炫耀,因为有些事纯粹是为了自己高兴,至于别人怎么想,真的不重要。

今天打算看完豪尔赫·博尔赫斯的《恶棍列传》,但貌似已经到了要睡觉的时间,又没有机会了。到底我的时间哪里去了呢?呵呵,毋庸置疑,今天不少时间给了练琴这玩意。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