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
28

自学

By xrspook @ 9:11:14 归类于: 烂日记

还记得高中某一年的音乐考试。老师让我们每个人都上去表演。我已经不记得班里有没有人上去唱歌跳舞之类,反正我是拿着初中发下来的高音竖笛上去吹长江之歌。记忆之中,初中老师貌似没花多少时间教我们吹那个东西,但是学期开始的时候,那个乐器以及那个乐器对应的简谱发下来了,然后我就按照那个简谱以及那个乐器上简单的说明书自己玩了起来。我在玩,我同学也在玩,大家有时甚至会一起合奏。初中的某次音乐考试,老师好像指定了某首曲目,让我们单独到某个房间里吹给她听。我一点都不紧张,因为掌握了那个东西以后,我能吹的歌比老师要求的那首复杂多了。至今我都不知道那根高音竖笛要多少钱,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很便宜。那个东西不是小孩的玩具,不是随意做出来的,虽然简单,但是靠谱。高音竖笛的音程相对于其它乐器来说很短。当然如果我技术够高的话,肯定是可以变化出很多东西的。不过,我没有在那上边花费出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研究那些很难捉摸的高音。

小学的时候,音乐老师教的是电子琴。我家里也有一台和学校同款的,原因是我的一个姨妈是小学的数学老师,他们学校淘汰了一批电子琴,于是她就给我要了一个。我不知道是不是所有学校的电子琴,都是那个模样。反正我姨妈的女儿用的电子琴就要比我的高端,因为那个东西是他们自费买的。

幼儿园的时候,我分不出谁有钱谁没钱,又或者我根本没想过要去分,有钱没钱都无所谓,但是从小学开始,我有点意识到钱这个东西了,比如我表姐家就比我家有钱。最深刻的是她每年收到的红包可能是我的十几倍甚至几十倍。这东西不是我故意打听的,而是我爸妈无意之中跟我说的。之所以这样,并不是因为她爸妈的收入比我爸妈多多少,而是因为她爸爸工作职位比我爸妈都高很多,所以我表姐每到过年收到的很多红包其实都是变相的送礼。从那时开始,我意识到原来我跟她不一样。即便知道了这个事实,但是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我也能像她那样,能收到别人变相送礼的红包。毕竟在初中之前,红包的钱几乎完全掌握在我爸妈的手里。我对那些钱没什么兴趣,因为只要是合理的支出,爸妈都愿意为我花钱,而通常来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购买欲望。

大概我爸妈觉得花钱最不值的是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买了一个叫做蓓蕾电脑的学习机。卖那些东西的人去学校卖广告拉生意,看到班里的人都买的时候,自然我也想来一份。那个叫做蓓蕾电脑的学习机跟真正的电脑差很远。我几乎没怎么用过它,但是我却非常记得小学三年级学习周长面积的时候,单元测验我考砸了一次,结果我妈就用那台学习机逼迫我加码练习。因为测验成绩太差,所以全班都要重测,第一次测验全班几乎全军覆没,但是经过蓓蕾电脑的加码以后,第二次测验我突飞猛进,简直就像开挂了。我觉得,不是因为那个蓓蕾电脑有多厉害,而是因为我妈实在无法接受我考砸了,而且还是在那么简单的周长面积计算上面。

现在回想起来,小学的时候我还用过什么蓓蕾电脑、上过奥数和英语中心,但从初中开始我就开始抱着各种辅导书自我提升,拒绝学习班,所以我人生往后要掌握新技能的时候都默认采用自寻教材无师自通了。

2020-01
14

自娱自乐

By xrspook @ 9:48:31 归类于: 烂日记

花了几天时间,每天我花了十几分钟到个把小时练习尤克里里,貌似现在我已经几乎回到了我放下尤克里里的那个境界。虽然还是差那么一点点,但是我很确定那种感觉已经回来了。

不靠谱这个词我不知道是怎么整出来的,但我觉得其实不靠谱和空穴来风这两个词大概都是可以有多种理解方法。不靠谱,通常的意思是跑调了,引申出去的意思是某些人信不过,但是昨天我突然意识到如果演奏的时候可以完全不依靠乐谱脱稿完成,出来的效果跟眼睛一直要紧盯着稿子完全是两码事。有些人弹琴的时候,总要盯着谱子,又或者要盯着琴。我觉得到达一定程度以后,琴上的音完全是随心所欲出来的,你不需要理会手指在哪里,倒不是因为手指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而是你心里默默知道到达那个位置就能发出你想要的那个音。这种事情首先我是在高音竖笛上做到的,接着是尤克里里,最后,我在电子琴上也稍微有了这个感觉。这不代表,我很熟悉这三种乐器,准确来说,我全部东西都只是知道个皮毛而已,我只是能让乐器发出某些正常的声音。之所以说某些,因为有很多技巧我完全不懂。我不是那种被家长抓住每天都要练好几个小时琴,最终是为了去考级或者表演的人。我的爸妈没有阻止我玩乐器,但是他们不会让我在一些不恰当的时点骚扰他们或者骚扰邻居,但他们也从来没有投诉过我的练习很难听。我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天赋类型的人,所以要熟练掌握某些东西,我必须反复练习。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忍受我翻来覆去的那些搞歪了搞错了的调调。如果换做是我,我肯定很烦,烦到一定程度,我就会去开骂了。他们并不是因为钱的原因不去请老师培养我,而是因为我拒绝老师这种东西。因为我不想固定去上课,我更加不想浪费那个钱。有些孩子,有些家长,学习兴趣是为了考试的时候能够加分,起码在我读书的那个年代,有某种特长的确可以在报考的时候加分,但显然我很讨厌那种东西。无论是有一技之长加分,还是因为被评上某个东西加分。理论上我初中升高中的那一年,我应该有得加分,但貌似那分并没有加到我的中考成绩里。我的中考成绩不需要加分就能让我入读我报考的第一志愿,而且还可以进入到他们的重点班,因为我不仅仅达到了那个学校的入学线,而且还达到了他们划分重点班的分数线。

一直以来乐器这种东西都是我的一个玩具。我会把它们抛弃在一边,冷落好长一段时间,不是因为我不喜欢它们了,而是因为我又跑去开发我的新兴趣了。乐器买回来,一个比一个贵,高音竖笛只要几块钱。口琴需要十几块钱。尤克里里400多,民谣吉他800多,智能电子琴1400多。我不确定我还会不会买更贵的乐器打破这个纪录,但可以确定的是无论贵还是便宜、小东西还是大块头,我都喜欢。那是我的一个输出方式。绝大多数情况下,我都只是听到某个曲子然后以我的方式表达出来。我从来就没要求过自己要表达得多么精准,又或者是原封不动的像录音机一样播放出来。我只是享受那种把我喜欢的曲子表达出来的乐趣。

原来我这种自娱自乐的性格从很小开始就有了。

2019-01
15

神奇的左手

By xrspook @ 9:08:59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挑战自己,要攻克从前没做到或者很害怕做的事,比如长跑,也比如学习左手弹琴。

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老师教我们弹电子琴左手和弦,但那只是非常简单的几个音。现在回想起来,那个东西就像是尤克里里的和弦,但是小学时老师教的电子琴和弦只是在某个小节开始的时候按一次,但尤克里里的和弦会一直持续下去,整个小节都是那个和弦,有可能配合一种右手指法,也有可能配合多种。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高手弹琴的时候左右手都可以开工,在那个时候我无法想象他们是如何同时控制左右手的,但或许这种技能很早以前我就已经具备了。因为电脑进入了我的生活,敲键盘成为了我最经常的输出模式。虽然通常来说,敲键盘并不是两个手同时按键,通常接触键盘的手指只有一个,但显然要快速实现某些功能时,按快捷键这事绝对不能少,也正是因为这样。在不知不觉中,我左手的指尖跨度就变大了,而且同时按键也变得很经常了。对我来说敲键盘的时候,在快捷键方面,左手比右手厉害,按数字小键盘的时候,右手比较牛逼,但是如果要按26个英文字母,左右手势均力敌。

对我来说,敲键盘是一个训练左手的方式,另外一个人让我左手稍微开窍的可能是吉他和尤克里里的学习,尤其是尤克丽丽。大概是因为我的右手还没学到高深的部分,所以对我来说,尤克里里的难点基本都在左手的按弦上。因为我只学了一些很入门的东西,所以手指要求的跨度还不算很大,但即便跨度不大,按下去也必须达到一定的力度才能保证正确按弦而不会跑调不靠谱。通常来说,我需要按的那些和弦只需要我左手的食指中指和无名指,小拇指几乎不用。所以小拇指的训练我大都是在按电脑键盘快捷键的时候练回来的。

前两天在用THE ONE的app游戏通关的时候,我发现个奇怪的现象,我的右手第一次玩游戏,只拿到了70多分,第二次能有90分以上,但我的左手第一次玩已经达到了95以上,玩第二个的时候甚至达到了99%。我不是一个左撇子,但为什么我的左手相对而言要比别人的厉害呢?之所以发生这种事,只能说在我接触了键盘以及其它弹拨乐器以后,我的左手的确得到了强化,无论是灵敏度还是手指的力度都优于常人。无意之中发现了自己这个优势以后,我觉得我学会左右手一起弹琴不远了。但我觉得,在掌握那个之前,我首先得把自己的乐理知识都补回来。看五线谱的时候,我的确觉得小学老师的确说过,而我也知道那是怎么回事,但你如果给我一大堆的时候,我依旧会很困惑。我可以把一首歌弹出来,但我无论如何都不懂得如何把它的谱写出来。从前我写出来的谱对不对,除了找个高人指点以外没有其它办法,但现在各种软件的普及,只要我把谱以电子版的形式写出来,那东西就能自动演奏,我也就能判断自己写得对不对了。

让自己变得更好的路是没有尽头的。当你还有激情,想去探索的时候,就应该狠狠地加把劲。

2019-01
14

我的电子琴

By xrspook @ 11:27:47 归类于: 烂日记

小时候家里有个电子琴,因为我的一个亲戚是当小学老师的,他们学校要淘汰那些东西了,所以她就要了一个,而她的女儿本来就已经有一个,所以我就有了个电子琴。那个电子琴的型号刚好跟我小学的完全一致。所以我几乎没费什么神就已经可以基本上手。那个电子琴的面板有非常多的按钮,上面对应着很多节拍以及默认曲子。但直到那个电子琴扔掉之前,我都没搞清楚那些按键具体谁是谁。因为上面,全部都是英文,虽然那是一台国产的电子琴。一些最基本的开关按钮是可以辨认出来的,但一些节奏或者乐器之类的东西显然我就不会了。那个电子琴有两种供电方式。一个是插火牛,另外一个是用六个大号电池。可能晚拔插次数太多,火牛很快就不行了,搞不懂是借口接触不好还是什么其它原因。我工作以后,我曾经拿火牛回单位让电工帮我重新焊接那个触点。无论是正着连还是反着连都不行。小学的时候,电子琴的火牛用不了,我就只能买大号电池继续用。那个年代大号电池通常放在一些大玩具或者大电筒里。大电筒里顶多就用两个,大玩具里面最多也就四个,但那个电子琴需要六个。即便是当年,买大号电池也不容易,买回来的质量也大多参差不齐。亲戚把电子琴给我的时候,我一分钱没花,但火牛坏掉了以后,我买电池的钱可能已经超过了电子琴本身。因为电子琴是好的,所以搬家的时候没有丢掉,后来没有用,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妈一直嫌我弹琴吵着她。另外一个原因是大电池真的很难买,而且学业越来越繁重,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玩那个东西。

我电子琴的入门是因为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学校每周都会有一堂电子琴的音乐课。那个课教会了我入门,余下的事情,就是我想怎么发挥就怎么发挥,听到什么曲子我喜欢的,我就模仿出来。对别人来说,电子琴只是小学的一门课程,或者他们的父母交钱去上各种兴趣课,为了让孩子可以去考级,多一门技艺旁身,但对我来说,从来没有考级的要求,学习各种乐器都是因为我觉得它们很好玩。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的水平都不高,不过我却能很好的娱乐自乐。我会花不少时间在那些东西上面,但显然跟专业的比起来,差距实在太明显了,但是我乐在其中。很多东西都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如果有懂行的人给我指导,我当然不用走这么多弯路,但如果把一切都看得太功利,一切都只是为了考级,大概我学习上手的乐器会最远不如现在这么多。

虽然旧的电子琴我前两年才丢掉,但实际上我已经很多年都没碰过。前几天,在买新电子琴之前,我大概有20年没有弹过那个东西了。但原来即便这样,我还能弹出从前那些烂熟于胸的歌曲,而且弹的时候感觉也不一样了。我不知道这是琴的问题还是我的问题。从前对力度节奏以及持续时间的把握,显然我是瞎掰的,但现在这个新买的电子琴是智能型的,插上手机或平板那就是一个非常好的自学神器。以前我只会把那些音弹出来,但到底节奏和持续时间我有没有做好我根本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评判。但是,如果我连接app完游戏,他们会很精准地帮你判断。从前我的那个免费的电子琴就只是一个乐器,但现在我买的这个东西除了是个乐器以外,还包含了课程。单纯靠这些课程,然后去考试,显然是远远不够的,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上手一门乐器,享受其中的快乐,我觉得已经够了。

以前弹电子琴的时候,我一直都遵照小学老师的方法,但实际上那个方法只是针对最简单的曲子,所以当某首曲子需要在琴键上跨度好些琴键的时候,我会很麻烦。但现在不一样了,虽然我还记得老师的教导,但现在我弹曲子的时候,我会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调配我的手指。而不是一味地按老师说的只用某几个手指去控制某些音符。也正是因为这样,我发现了一些编曲弹奏的技巧。用某些方法,某些音符是很不顺手的,但是如果你稍微变通一下,就可以让它变得非常顺畅。大概编曲的时候,他们就是用那种手势的。小时候我从来没想过可以这样,但现在我觉得这样的变通再正常不过了。当你我要弹一首我没见过乐谱的曲子的时候,我会凭感觉弹出来,我甚至不会唱,但是我会弹。我能做到这个,同学的觉得已经非常了不起了,但对我来说,这再普通不过,完全是自发形成的。

我也说不上这是不是天赋,但在某些东西上如果你投入了足够多,肯定会有回报。

2018-05
28

反推编曲者的武器

By xrspook @ 16:05:0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一整天我都窝在家里没出门,所以我有很多时间抱着尤克里里。看电视的时候抱着,看电影的时候抱着,蜷缩在床上的时候也抱着。只要想练习,什么时候都可以,除非要真的摸索出些什么,上手条件反射的练习我觉得最适合边看其它东西边做了,尤其是固定几个和弦不停地节奏扫弦转换,也可以单独练右手的拨弦,当然也可以练左手的爬格子。不过这样一来,或许你就不那么完全专注于电视或电影了。除非电视/显示器里的东西非常吸引,否则一定程度上你会分神,理论上觉得好看的东西变得不那么好看了。昨晚我一边看《一念无明》一边爬格子,电影本身很压抑,所以分点神大概会让我没那么痛苦。《一念无明》的选材很好,但真得用这么“残忍”的表达方式吗?必须要用这么慢的节奏吗?不得不说,电影的节奏、摄像机的定位,已经某些一再出现的镜头让我觉得不好受。反映黑暗面的电影就必须这样吗?《一念无明》时长2个小时不到,我大概前面50分钟都在练尤克里里低把位的爬格子,也就是4根弦第一品格到第四品格。开玩尤克里里已经好几个月,但小拇指我是直到昨天才算比较经常地运用到,之前我一直跳过小拇指。理论上E和弦是需要用小拇指的,但我觉得经典的E和弦按法我无论如何够不着,所以自编变体式,用了拇指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也正是因为不正统的使用,所以E和弦我就从未征服过。尤克里里低把位的爬格子嘛,我觉得四弦对我来说是最困难的,因为手指要伸得最远,手指要张开得最大,虽然看上去一弦和四弦品格的间距都一样,因为手部握法的原因,所以四弦的各品我都需要加大手指间距才能实现。这大概跟我的手不完全和琴颈垂直有关,但的确不应该是垂直的。我觉得50分钟下来,我已经有点get到那种感觉,虽然还不熟练。

昨天中午昏天黑地,到下午接近3点的时候开始大雨滂沱,那个时候我正蜷缩在床上抱着尤克里里,试验着各种我熟悉的老歌。其中包括儿歌、香港流行曲、台湾流行曲、大陆流行曲以及印度电影插曲。结果发现可能中文的编曲用的都是钢琴或电子琴,即便曲子的音域不算太广,但总有些地方让你很抓狂,因为在尤克里里上表达那得横跨低中高把位。但是呢,有些印度电影插曲不这样,你很轻松地用低把位,有时加一点中把位就能搞定了。几乎所有音都能集中在低把位,使用中把位的时候大概那一段的重复节奏基本上你不要再移回低把位。所以,所以,所以,印度人的编曲可能是用吉他完成的!为什么我会这样么说呢?因为Dangal的完整版幕后制作花絮里编曲的确是抱着个吉他的,而在Secret Superstar里,编曲用的则是电子琴。暂时我还没用尤克里里试过Secret Sueperstar的歌,如果那些主音是通过电子琴编出来的,那么用尤克里里弹主音就会比较郁闷了。不过呢,他们的意图是用吉他弹和弦,谁叫你去挑战主音呢。以前我从未意识过这个问题,以前我为什么要去理会编曲是用什么乐器把曲子编出来的呢?!但显然,如果我要用尤克里里弹主音,“聪明”地选择一些吉他编曲的调调会让我好过些。大师是不管什么都能用尤克里里整出来的,但我不是,所以我这个小白必须得认真挑选。

尤克里里上的音可能我真的叫不出那是啥,但我知道它之前之后的全音半音规律,然后呢,我就能做我想做的所有事了。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