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10
13

杂乱人生

By xrspook @ 21:37:25 归类于: 烂日记

杂色

今天的图片真得弄了我好久,也弄了很多个版本,只把一个最“杂”的放了出来。Photoshop,原来我还有很多很多地方不明白,很多很多隐秘的功能我还没有用过。图片本是中秋节晚上楼顶拍的,原图十分的曝光不足于是就只好乱来了。

人生就如图片有很多很多你意料不到的不足,噪点极多,但没有必要去掩饰,人本来就不是完美的,人要做的不是掩饰噪点而是学会如何从傻瓜相机进化到专业相机从根本上消除噪点。杂乱人生本来就应该是一个整理调试进化的过程。每天我们都发现了自己的噪点,先是用肉眼,然后是用放大镜接着就是光学显微镜再是电子显微镜。是量程的不同导致我们看到不同的自己,如果还没发现自己的噪点,请再严格一点观察吧。有人愿意放过自己,永远用肉眼看自己,做些掩耳盗铃的东西。当然,别人喜欢怎样是别人的自由,“正身以黜恶”的理论是有点傻,但总比“同流合污”的好。

没有管那天分离的东东——“小胖”的宝贝,直接回家了。日子一天天下来,我觉得“小胖”减肥似乎成功了,而我和我组的另一个同学似乎进化成新的“小小胖”,恐怖。当看到花了不少心思培育的培养皿中尽是不想看到的细菌我宁愿我从来没有去过实验室,从来没有打开过里面28℃的培养箱,从来没有看过里面的东西一眼。自欺欺人,这种做法是100%的自欺欺人,“存在不等于被感知”,客观事实无论你感受与否依然存在。

回到家里收拾了自己的书柜,因为从99read买的新书到了,得找个地方放,是该收拾一下自己的书柜了。现在的书柜才称得上是个100%书柜,之前的只能算是半个书柜,因为里面放了好多不必要的东西,比如说练习本一大堆,又比如说有纪念价值的作业也一大堆。看回自己小学六年级的作文真的觉得挺好笑的,怎么当年能写出如此的东西,怎么当年我的字就如此的那个那个(虽然现在的也不怎样)。收拾作业本的时候发觉有一部分还印着“奖”字,至于是语文?是数学?是英语?还是别的原因而奖的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怎么那么快就21了?怎么小学的日子一下子变得如此的遥远?1997年怎的一下就跳到了2006?是该整理一下自己的记忆了

不知道那些作家、名人是怎么写自传的,我过了才不过21就觉得从前的日子有点模糊不清了,怎么他们50、60甚至70岁还能把自传写出来,该不是杜撰和回忆各掺半吧,无论怎样,不关我事,现在就开始整理好我自己的就行了。

2006-10
2

21年

By xrspook @ 22:42:51 归类于: 烂日记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时光机你愿意会到过去重头来过吗?我会选择回去看看,但不会重头来过。记得看《生活在迷宫——博尔赫斯传》的时候博尔赫斯曾经说过:人的记忆不是人最初记住的东西,是我们最后一次记起的东西,的确,谁能证实我们最初记住的是什么,我们之不过是一次又一次翻出我们最后记住的东西,我们的脑袋只能执行覆盖命令。如果记忆是发生在N个人身上,而必须一个传一个,记忆在传递的时候就变样了,而我们别以为自己能记住最原始的东西,我们所记住的其实和那个结果令人忍俊不禁的游戏所得到的结果一样。

人的脑袋是有限的,它会忘记,以为有了忘记我们才又快乐。

人的记忆如此“难以保存”我们就必须用一些外部的办法来做“防腐”。在保存物理尸体上我们用福尔马林,用心理记忆上我们可以用文字、图像代代相传。这就是我为什么要天天写blog,及时留下照片。人生的很多事一次过了就再也没有重复发生的机会了,哪怕是一刹那的闪光,能留多少留多少。有点后悔我为什么从19岁开始才写日志,我放弃了保存前18年记忆的机会了,而很多很多人继续放弃保存,继续信任自己的脑袋,继续无所事事没有目标混日子。我太直率了,当看不过眼的时候我会直截了当说出来,我真的看不过别人在荒废生命。

这两天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文科的翻译出得那么多,而理科工科的却那么少。因为理科工科医科的学者根本不需要翻译,他们自己就通“科学的语言”,翻译对一个科学家来说是个隔阂,但对于高水平的科学家来说这个隔阂根本不存在,他们有他们沟通的语言,他们有精湛的国际语言水平。一个外语专业的学生可以顶替一个英语不好的经管专业学生,但一个外语专业的学生绝对不能顶替一个理科工科医科的学生,对于后面的3种人他们更需要的是扎实的基础、过硬的技术以及丰富的经验,你只能看懂能听明白外语在说什么根本不管用,你永远也不会反应到其中的深奥之处和微妙之处。一个好的理科工科医科学生本来就应该是个好的翻译,只不会这个翻译技能不是靠外部组装,而是经常常驻自己的CPU,是本能反应的一部分。英语专业的学生永远抢不了科学家、工程师和生的饭碗。

做志愿者的几天我体会到中国是多么迫切地需要精通英语的大众。英语不是英语专业学生的专长而应该是全民的基本素质,就如我们都应该听懂听明白普通话那么正常。如果我们谁都能说口英语我们根本就不需要开设“英语专业”这个专业了,但,中国广州毕竟不是香港,以我们现在的教育,要实现英语大众化还要很久很久。我,这个工科生从来不会被叫去做些简单的翻译不是因为我水平相差太远了,就我自己而言,是因为我缺乏信心。难道一个读“食品科学与工程”的学生的英语会比一个读“社会工作”的学生差?不可能!大概对某些同学有可能,但对我来说绝对不可能!大概我有是时候在网上找一些外语的论坛混一混了。

决不做个不思上进的年轻人!21,搏杀的开始!

2006-09
17

另类的天

By xrspook @ 18:18:29 归类于: 烂日记

另类蓝天

每天张开眼睛我都会以如此一个角度看天。躺在床上,穿过房间的窗口,看到对面楼房的窗户所反射的蓝天。从房间中我从来不会直接地看到蓝天,而如此直接又曲折的方法就是我接触天空的第一,也是最终手段。当看到蓝蓝的颜色心情会莫名其妙的好,会有种马上起床的冲动;但如果看到的是灰白,我就会倒头另一边继续睡觉。当然这种情况只会发生在放假的时候,在这个家里,从初中到高中早上我起床的时候都不曾有机会以这个办法判断好天与否,因为通常都是天没亮或天没大亮我就必须爬起来去上学,而且无论天气好坏我都得去上学,看了没看又有多大区别呢?

每当我在实验室熬得死去活来的时候我会告诉自己:“你不能像你爸那样,一熬就会生病,你一定比你爸厉害的!”爸是个100%的书呆子,他不善与人沟通,在体育方面可以称得上是个“白痴”,于是在这个“母系社会”的家里,他一直是妈统治的对象。这完全和我理想中的爸爸完全不同!大概有很深的年龄沟壑,他足足比我大42岁,他不单可以做我的爸爸,差不多可以做比我大17岁的老师的爸爸了。当孩子正处于好动的10多岁的时候爸已经是个50多岁的老人家,他凭什么有精力和我耍!

大概是因为爸爸的软弱使我非一般的强悍。既然爸爸不能给我安全感我就必须自己保护自己,自己为自己伸张正义,因为我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哭、撒娇对懂事后的我来说从来都是无济于事的,妈决不会对我心软。我越来越觉得现在的女生依赖性太强了,一个人尚且不能做一条龙,一堆人的时候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她们了。于是我常常因为这样愤愤不平,但,她们走过来的路和我完全不同,如小公主一般,她们总是被呵护着长大的,大概对她们来说她们根本不用独立挑起任何的担子,于是她们可以一辈子都如必须小心轻放的玻璃制品一般,没有风雨。

为什么我身边的小公主就这么的多呢?但无论如何我要当个小王子,我从生下来就注定要挑担子,家庭的担子必然落在我身上。我注定是个不会且不能撒娇的女生!当一帮同学讨论起独生是多么的好的时候他们全部都没有意识到其实独生与生俱来就有的使命,大概大多数人还没有意识到吧,也许是我太早就没有了孩子气吧,生活使吾然也。

2006-09
16

活着就是一种很大的幸福

By xrspook @ 21:55:09 归类于: 烂日记

外婆家的老照片

照片中并没有外婆家的任何成员,但这张照片自我懂事以来就一直在外婆家柜子上的玻璃下。偌大一个家庭,儿孙满堂,如今成员却分各四处,对我来说,这个“家”算是散了。老的走了,而家庭的成员就如放射状分布,第一代中每人的方向不同,第二代则各自走得更远……这只是我,一个外人的看法。看着这老照片,我似乎感受到了当年的家庭温暖,而如今则只有冷冷清清。大概这和如今的秋夜天气有关吧,夜深人静,凉风飕飕。

前几天斌斌他的blog里说到了他收养的小猫,小猫它很懂事,于是斌斌就提到,大概小猫知道“活着就是一种很大幸福”吧。

从斌斌那里我总是能得到一些莫名其妙的共鸣,在我所接触到的人当中很少会如此“懂事”,特别是那些女生,她们习惯于任性、习惯于安逸,不懂得生活的曲折,从来不会做最坏打算,于是每次一遇到困难就会有泄气的念头。太天真了,她们真的太天真了!这大概是因为女生少接触真正的生活有关吧,所接触的一般女生当中很少会有人看书(言情小说除外),包围她们的是没完没了童话般的电视剧。打情骂俏的俊男美女的花花生活她们简直当做了自己梦想,生活没这么简单!要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是个很深的学问!大概,她们从来没想过要靠自己的力量生活吧,小的时候靠父母,大了就靠自己的另一半。但我觉得这不是我做人的目标。人,不同于一般的动物,人除了要满足肉体上的“活”还要注重心理上的“活”,我觉得这应该说是“做人的意义”,我不要碌碌无为就浪费一辈子!

活就要活得精彩,为何一定要说辛苦不辛苦呢?!就如受伤生病一样,为何要在别人面前不断提起呢?博同情吗?同样的道理,为何要不断向身边的人埋怨自己生活得很辛苦呢?在某种程度上,生活的痛苦=生活得很充实、精彩。当回首的时候你才会觉得不枉此生!我不会故意去弄那些什么除疤什么的,为什么非得要遮掩什么呢?痛,其实是一个很实在得人生经历,从痛中我们的确能学到很多。而且对于伤疤而言,痛就只能算是“痛过”,虽然“痛过”,但我还活着,我还能声情并茂地向别人讲述痛的历史以免别人重蹈自己的覆辙,痛是个积累经验的过程。

我自己不喜欢向别人埋怨,也讨厌别人对我做任何“博同情”的行为。为什么偏要对别人灌输悲观的人生观呢?!

2006-09
6

老师,老爸

By xrspook @ 20:41:47 归类于: 烂日记

预备实验室

要做个好老师,好难,要做个好爸爸,也很难,同时要个好老师和好老爸更难。今天我就终于见识到老师的难处。他是个好老师,也要当个好老爸,但事实总是让他很为难。对着放线菌他高兴得不得了,可以说是忘形,我相信他对着儿子的热情也不会低于放线菌。今天是2006-09-06,小学开学的第三天,儿子(刚读一年级)下午4点多就放学了,但我们上完课去找老师已经是4:00PM,于是在放线菌的引诱之下,他又再次显示出科学工作者的非一般情,完全把时间丢在了一边。当他兴趣满满打算去镜检的时候突然发现了原来已经5:30PM了,啊!忘记接儿子!于是他以最快速度离开了。

好可怜的儿子,开学第3天就遇到了这种事,我相信这种情况在以后还会经常出现。所以,我相信儿子他一定会很快学会独立的!老爸也很无奈,在兴致头上突然要从老师便回一个老爸。如果我们还有时间观念的,我们应该提醒一下老师。作为学生,我们需要老师的指导,我们更希望老师在我们身边;作为孩子,我们也很希望老爸能陪伴左右,小孩子实在太需要家长了。不知道他儿子会不会因此对老爸发脾气,他应该那么做的,那样才是个正常的小孩,但我希望他也能体谅他的爸爸。

作为一个科学工作者,能做到忘我是一个很基本的技能,但这必然对家庭和身边的人造成伤害。当科学家进入疯狂状态时,他能把一切都忘却了,比如说吃饭,比如说睡觉,就更不用说生活中的其它事情了。难道做科学工作者的家人就必然要承受这些?还是意味着科学工作者注定“孤独一生”?

这个暑假的成果老师还是挺惊讶满意的,只要看到有价值的菌种他就会兴奋得不得了。今天重新接种了几个斜面,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把那些无菌操作当做家常便饭,感觉就像夜晚要开灯那么习惯。今天在实验室也见到了我们生物技术的老师,他随口问了问我们,我们不是为了创新课题,我们不是为了毕业论文,我们更不是为了有什么必然的科学新发现,而我们却在实验室“熬”,正如他所说,我们大概就是只为了“技术”得到无价的技术,和十分有激情的老师并肩在一起。

大概被老师的激情感染了,我又有了做实验的冲动,只要有好的实验成果,我愿意在实验室贡献空余时间。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