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9
8

当某些人离去后

By xrspook @ 20:42:24 归类于: 烂日记

某些人要来了,他们到来之前广州开展了个风风火火的全市大行动,从领导到小市民,全民动员。城管、街道、环卫等相关人员的加班量超过了他们从前一年里的累计数。街头上戴红袖章拿扫把垃圾铲的人不计其数,基本上高峰期你15米之内就可能看到2队,于是广州的垃圾都似乎往正确的地方去了。那段日子里我享受过我有生以来最干净的广州。

昨天从学校回来,惊讶地发现小贩们又出来了,烧烤又开始在路边制造黑烟,地上多了零星的垃圾。哦~~~ 因为大概某些人走了。某些人不属于广州,他们是带着任务来的,他们必然来了又要走,但我们却一直生活在广州这片土地上,从前是这样,现在是这样,未来的好一段时间或者一辈子也是这样,因为广州是我的家!领导们曾答应群众,干净的广州要继续下去,真的吗?从昨天和今天所见,我真怕广州会被“打回原形”!口里说不是为了XX而风火,但实际上又如何呢?

某些人离去就离去吧,但广州可不能回到风火前的老样子了。

2007-08
30

买衫令我彷徨

By xrspook @ 23:41:48 归类于: 烂日记

世界上没有一样东西是可以挽留的,此刻过去了就再也没有此刻。自从高中的哲学谈到“人不能踏入同一条河两次”以后我才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

每次打开衣柜发愁该穿什么衣服的时候总埋怨那些该死的衣裤怎么老穿不烂,穿烂了反而好有原因买新的,但一年过去了、两年过去了……八年也过去了,裤子还是老样子。只是有点儿退色了或某个地方的线松散了,都8年了,怎么能坚持那么久。这大概是因为它呆在衣柜的时间比我穿在身上的时间多很多很多吧。

衣裤的质量都那么好,衣柜总不能总是老东西吧,于是人又有了别的借口——它们旧了,自己瘦/胖了不合穿。但如果八年都是那个高度,重量也只相差那么±十几斤呢?我没有理由抛弃它们让它们在衣柜里消失。别人在努力地运用各种手段把牛仔裤弄得很旧的样子,当你把裤子穿15年了大概就自然有那种效果了,但很多人是没到那个年份就已经因为“旧了”的原因让“老同志”消失。一边“爱旧”一边“厌旧”。其实呢,有时老穿旧东西是因为不知道买什么新东西。潮流的东西不是我的最爱,大街上人人都那样,但那个形式我根本不喜欢。我在逃避潮流。

买书的时候我很果断,特需要的我会不惜一切,而可以缓的我会货比N家。但买衣服的时候我会很犹豫,对新的衣服我没有需要与不需要,在某个程度上我不需要,喜欢不喜欢不能作为我购买衣服的动力。奇怪的我甚至会问:“为什么要买呢?”所以逛书店的时候我可以头头是道而逛街买衣服的时候我只能不知所措。

什么时候的xrspook最没主见?——买衣服的时候。

2007-08
23

静一静,行不?

By xrspook @ 20:47:41 归类于: 烂日记

住进现在的家已经8.5年,记得刚入住的时候这里居民不多,离我熟悉地地方也好像很远,感觉很偏僻。现在人是多了,我感觉到的却是莫名其妙的烦心。

早上,把我从被窝里嘈醒的不是自家的闹钟,而是隔壁小区幼儿园的音乐。模糊中,世界上最恶心的声音莫过于那几首翻来覆去的幼儿园音乐了。

中午,当家里的厨房还没开始“大战”窗外已经飘来诱人的香味,无语……不知道中午是不是婴幼儿们的反动时刻,家长们都爱扯嗓子。

下午,孩子的尖叫,某处安装空调所发出的持续不断钻孔声音充斥着我的耳膜。难道孩子们都喜欢尖叫吗?难道每天下午都有人家在装修?到达傍晚,杂乱的声音到达最高潮!

晚上,当你躺在床上,拿起书本开始享受那片安静的时光,在昏黄的台灯下看看书,却不时传来狗吠声,两口子争吵的声音或者很像婴儿哭的母猫发情声。

到底,我什么时候才能清静一下?!白天?不行!半夜?也不行!

大概那种安静只能在假期冷清的大学宿舍才能过上。记得那些独自在宿舍的晚上,微风伴随着若隐若现的星星,这才算个晚上嘛!但这些在广州城算是盼不到了。

从前不会那么渴望“静”,但当自己怎么也冷静不下来计算的时候才发现,原来急躁不只是我的错。自问不是伟人,不能把环境影响置诸于度外。各位,静一静,行不?!

2007-08
3

又走一个了

By xrspook @ 23:14:12 归类于: 烂日记

因为某个长辈去世了我也结束了差不多2个星期的“顶楼”生活。

记忆当中我经历了起码有5个长辈离我而去了,开始的时候没多大感觉,就是“死”了嘛,人难免一死。当我还小的时候我甚至觉得某个长辈去世反而是很多人一起玩很热闹的事情。当年不明白那些大人们为什么那么伤心欲绝的样子,因为对于小小的我来说,对那些去世的人跟本不熟悉、没多大记忆。

随着年岁的增加、阅历的增长,时间流逝之中,很多事情烙印在脑子里。那些长辈穿插在我的成长之路中,成为了我生活的一部分。当他们突然离去我会有种无名的失落感,摸不着北了。还记得外公去世的那年我高三,虽然说他高龄去世应该笑丧,但想到过去的种种,我真笑不出来。昨天去世的是外婆的弟弟的老婆,她给我的记忆不多,但我之所以这次也感触良多是因为外婆。

外婆似乎不再向往生活了。当自己熟悉的人一个个离她而去,年长的先她一步这是理所当然,但比她年轻的也走在前头,剩下的老人之中几乎她最年长了。没有老伴需要她照顾,没有儿女需要她操心,唯一的问题就是孙们还没有成家让她玩玩曾孙。若是到她这个阶段,该以什么为生活的目标呢?世界不停地变幻,时代进步的速度是用超音速的,而她依然以最原始的走路方式前进。到底是她慢了?还是我们太不近人情跑太快了?我从来不去想某一天外婆真的去世了我会怎样,我又能怎样呢?人,毕竟是人,机器运转快
100年也会出问题,更何况血肉之躯。大自然已经很厉害了,能让人体运转那么长的时间。但我还有很多很多事情需要外婆去见证啊!比如说第一次工作、结婚、生孩子……当我还没来得及报答她和赡养她她就先走一步,我该怎么办?!于是有时我会恨自己生太迟了,怎么我就不能早几年出生,那么长辈们就不用等我们那么久了……这是谁的错?85后的我们之所以成为85后归根结底还是那乱七八糟十年惹的祸。当然,现在怪谁也没用,已经成为的东西没有后悔可言。

若能把时间拨快一点的话我就能快点完成学业开始工作了,但老人们吃不消,他们以光速衰退,加速时间就等于飞奔向死亡。人啊,矛盾得很!

2007-07
29

狗生观

By xrspook @ 19:06:26 归类于: 烂日记

狗在那里,我就会忍不住要过去弄他一弄,或者是摸摸它的头或者用脚撮它两下。很喜欢叫妈去喊狗的名字,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喊名字对我来说很有难度,无论是喊人的名字还是喊其它某个动物的名字。特别是那些熟人,或者已经很熟的老师,我觉得喊他们的名字很别扭,不知道为什么。所以你要我叫“老师好”可以,你要我对某个已经很熟悉的老师喊句“X老师好”,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开不了口。

妈称呼那狗为“恋人狂”,因为他老是跟着人,人到哪里他就到哪里。越多人他就越心安理得,很多人跟他呆在一起的时候他就能很安稳地睡觉。妈还称呼每天傍晚洗露台的时候是狗的幸福时刻,因为所有的人都在露台上,虽然没人理睬他,但他却很安稳地躺在露台的椅子上看风景、吹风、看人干活。他还喜欢傍晚到阳台那里看楼下的游乐场孩子玩耍,还会看着下面发出吱吱的声音。难道他就那么喜欢人?狗呢?别的狗在别处吠,他向来都置之不理。这也许就是他做狗的心得,和他接触最多的是人,“抱紧眼前人”才是他的头号任务。每天能按时吃饭,不时能混到一两顿小吃,人有聊的时候就“折磨”他一下,这就是他的日常生活。

很喜欢看狗睡觉,比看人睡觉好玩多了。睡觉的时候是他最可爱的时候,不时舔嘴,不是伸懒腰,跟一个小孩无异,异就异在孩子得盖被子,狗不用,想看那里就看那里。开始睡的时候是卷起来,睡着睡着就伸直了,有时睡到简直不知道哪里去了。就是一只“烂瞓狗”。

日子其实可以过得很简单,日出日落之间,做完要做的就行了,巴结好能巴结到的人,狗就完成他一天的任务了。无聊多手的时候我会去摸狗,若把这个动作施展在人的身上我就只能被加上个变态的罪名了。对狗得用手,对人就得用口了,哈。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