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2

吃吃吃

By xrspook @ 17:19:39 归类于:烂日记

记录当代中国的纪录片里面,总少不了吃这个元素。几乎可以这么说,大家看了又看、不知疲倦,可以重播无数遍的那些纪录片,通常都是跟吃有关的。每个地方都可以拍一个纪录片出来,有关食材、某种食品如何制作以及吃的人如何陶醉。相比之下,中国其它话题的纪录片要少得多,也不是说真的没有,但是你却很少会一次又一次地在不同电视频道里反复看到。之所以这么说,因为可能大家都看过《舌尖上的中国》,或许不是每个人都全部看过,但通常大家都会记得其中的某些画面或者某些食品。于是,当你去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新的城市的时候,你会回忆起你曾经看过这个地方那些关于食物的故事。同样是拍食品,不同地方做出来的纪录片感觉可能很不一样。有一些拍得很唯美,有一些甚至你感觉不到其中的美感,又或者觉得那跟流水账没什么区别,但因为里面说到的东西是吃的,所以,你还是会看下去。即便说到的那种食品你不感兴趣,又或者你看完以后实际上也不知道那个东西是怎么去烹调的。

如果那是一个历史的纪录片,又或者是一个解密某个事件原因的纪录片,你有可能一看再看吗?通常来说看完一次,你就算是知道其中的缘由了。除非你是那个纪录片的制作人员,你要进行剪辑,又或者你负责翻译,所以你不得不一次又一次看。但那种看并不是普通观众的纯粹感受,而是带有很强的目的性。比如纠结每一个发音和每一个字幕出现的时间是否完全吻合,又比如那些高级内嵌的字幕的显示的方式、角度、大小合不合适。一个关于解密某个事件的纪录片,如果要我一看再看,我肯定会崩溃掉,但是《舌尖上的中国》你一个星期看个两遍,又或者半年之内看过几遍,却不会有任何的违和感。与其说这是拍片的人技术很高,不如说中国人或许对食品这种东西永不厌倦。这永远都是我们活着的时候必定会讨论的话题。虽然对我来说,食品这种东西我是无欲无求的。好吃的,可能我不会记得如何好吃,不好吃的,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我还是得吃下去。不过采用的方式是囫囵吞枣,就像喝中药一样,塞到肚子里。绝大多数时候。吃饭我都只是食物吞进去,于是我经常不记得今天较早时候我吃过些什么。对我来说,不是因为那个食物让我产生了记忆,而是那个食物所附带的故事,让我狠狠地记住它。

还记得大四那一年,有个室友生日,她的男朋友送了个芝士蛋糕和红酒过来。于是那天晚上,我们宿舍6个人就吃蛋糕和喝红酒,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争着要吃大块的芝士蛋糕,但是后来,因为那个蛋糕实在太大了,所以余下的那些不得不通过非常艰难的劝说才终于分派出去。本是很美味的东西,但是吃多了,显然人就感觉不好了。在我的记忆里,我不记得那瓶红酒和那个芝士蛋糕是什么牌子的,但我记得那天晚上吃到后来我们都很痛苦。那明明好东西,但是在某些情况下,却让我留下了痛苦的回忆。那次以后,我仍然会吃芝士蛋糕,但我非常明白,少量就好,绝对不能贪多。

在中国,“民以食为天”这句话绝对不是吹出来的,而“吃在广州”也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2018-12
29

生日蛋糕

By xrspook @ 22:37:07 归类于:烂日记

有时我也不知道自己对派对那种东西很冷漠是不是因为在我成长过程中,几乎就没有那些东西。今天晚上回家之前在路过珠影沃尔玛的时候,我们下车了,本打算只去那里买两根一块五的油条,但既然丽影广场那里有一家美心,不如就去看一下有什么好买的。因为我发现猎德的美心跟万国广场的有点区别。不知道珠影这家怎样。我们买了一个最普通的原味瑞士卷,二十一块钱。我用了一张20块钱的蛋糕券,支付宝有个一毛钱的红包,所以实际支付九毛钱。在走进美心之前,我妈说她农历生日没吃蛋糕,新历新生日也没有,今天算是补上。蛋糕券是单位今年的新福利,以前都只是发现金,今年开始发蛋糕券,但是蛋糕券的数额会比现金多,至于其中原因就不知道了。可能是买蛋糕券的时候,他们会满多少送多少。反正那些东西不是我买的,我签收就行。一年380块钱的蛋糕券,如果要买一个大的,根本不够,即便是买一个一磅的蛋糕,也需要花掉一半那么多的钱,但如果只是买一些零碎的东西,380块钱却可以用很久。我已经买过四次,用掉了120块钱。那个蛋糕券是放在一个类似于利是封之类的东西里面的,现在摸上去仍然是挺厚的一叠。如果300块钱直接打到你卡上,那些东西不过是马上被转到理财账号,或者出去搓一顿而已,但是,以蛋糕券的形式,对我来说却可以用好长一段时间。平时我们不怎么在那个地方消费,因为感觉太贵了。吐司的话我们会去家乐福。其它小蛋糕或面包之类的,可能是利口福。偶尔路过江南新地,会去一下雪贝尔。在拿到蛋糕券之前,我还在抱怨可惜我的生日月份太迟了,已经远远的超过了美心出冰皮月饼的时候,否则那些蛋糕券可以去提冰皮月饼。但实际上,蛋糕券上说得明白,不能用来兑换年糕、月饼,以及店内的饮料。所以即便我的生日不在12月,而在八九月,我也不可能实现我一开始的愿望。

随便今年的生日之前,我已经拿到了蛋糕券,但实际上我生日的那天没有吃蛋糕。那天是一个普通的工作日,一个普通的星期四,我身边的同事没有一个面对面地表示过什么。那天我本打算去跑个步,然后来个动感单车,但实际上,那天晚上我全部用来加班做统计分析了。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今年的生日,我悄悄地度过了。虽然过去32年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样,因为在我记忆之中,只有一次生日的时候家里买了蛋糕,外公外婆来了我家,我还叫上了几个同学。在我的生日记忆中那一次最多人最盛大。为什么那次生日外公外婆会过来,除了那次以后却从来没有过,这个我至今都想不明白。或许其中原因,我得问一下爸妈。那个时候,我还在读幼儿园。小时候我希望自己的生日都能像那次那样,但实际上,如果你让我叫上好多同学,我真的做不出来,因为我好像跟他们都不是很熟,虽然在学校的时候,他们都很信任我。而现在,每到生日的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习惯了低调。我知道那一天的存在,但每到那一天,我总是让自己忘记那一天到底什么日子。在这方面我是好毫无情趣的人。

大概多年以后,当我父母都已经离开。我生日等那一天,回忆起的可能不再是那个记忆之中唯一的生日派对,而是想念那些曾经出现在生日派对上的人。

2018-12
28

很为难

By xrspook @ 10:37:18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虽然11点之前我就已经上床关灯,但是躺在那里我很久都睡不着,因为脑子里一直不自觉地在思考某些事。今天和明天之所以请假,首先是因为今天是《印度暴徒》上演的第一天,而这部电影的排片几乎都在今晚上19点以后。我必须得第一天就去支持,因为从排片情况看来,往后要再买到《印度暴徒》的票,而且是便宜的票就很难了。昨天在回家的路上,在搭地铁的时候,我发现我一直都很期待的万达万胜围的巨幕厅居然只要19块9。我一直都很想去那个号称是广州最豪华的万达影城见识一下,但《摔跤吧!爸爸》上映的时候,万达跟引进方有仇,所以那里不怎么排那部电影的片,随便排的也只是在一些小厅,而且把价格提得很高。这次理论上我可能拿到免费票,但不知道免费票什么时候出来,而且也不知道免费票是不是必须得28号晚上使用。既然我在猫眼上看到一个我非常能接受的价格,当然就得出手。适合的时间适合的价位,如果不出手,还等什么呢?!即便之后有了免费票,但我最期待的那个电影院的放映厅的最佳位置都被抢走了,免费会大打折扣。我入手的是两张,默认我妈跟我去,但我妈到底去不去,其实不确定。昨天傍晚,在猫眼APP上看广州《印度暴徒》电影院票价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是19块9,但今天早上再去看的时候,票价全部都涨回来了,比如我买的那两张19块9现在就变成了40多块钱一张。

除了想看电影首映,今天还是我妈的生日,所以理论上我应该带她到处吃逛。今天是一个工作日,所以很多地方人不多,而且会有折扣。我已经在想今天该什么安排好几天了。

但昨晚回到家后,我妈跟我说,外婆的情况很不乐观。昨天她几乎没怎么吃东西。之前煮得很烂的粥水她还可以吞下去,但昨天吞不了。人不吃饭还能挺一周,但不喝水,三天之内绝对完蛋。昨天外婆的状况是连喝水都变得困难。不睡觉会让她一直震颤个不停,一直震颤她就没办法睡觉,这是一个恶性循环。之前安眠药之类的还能派上用场,但现在,貌似那些东西已经失效。显然,现在再把她送去医院只会让她更痛苦,因为肯定会被送进去ICU,然后全身都插满各种管子,呼吸的、输液的、监测的……用这些东西维持生命,有什么意义呢?的确这样她就不会死,但活着其实是在受罪。我妈昨天的意思,她大概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不能缓解外婆的痛苦,她越早走越好。我没有跟我妈说我的看法,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如果能安乐死,将死的人又能做选择,或者家人能帮她做选择,我们早就选择那个途径了,但显然,这在中国行不通,起码在现在的中国行不通。如果你选择自杀,人家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你,但以这样的方式活着,真的比死还要痛苦。

昨天上午我下单了个搅拌器,今天早上已经到货。既然外婆连半流质的东西都吃不下的话,估计大概就只能用这个方法了。在考虑让她吃什么东西的问题上,我已经往婴儿的方向想了。从婴儿的角度考虑,最好的营养是牛奶,但显然,外婆喝牛奶会腹泻。所以我就想到了搅拌器榨汁机之类的东西。虽然我不知道这个东西能用几天,但即便只能用一次,我也觉得有必要买回来。

今天晚上能不能如期去看电影,就得看外婆会不会有突然的变故。我很矛盾,保佑我们吧,各路神仙!

2017-12
20

敲键盘,我的菜

By xrspook @ 9:55:47 归类于:烂日记

无论如何我都没有想到居然有那么一天我会把10.1寸的上网本带回宿舍,然后敲起貌似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抒发过心情的键盘。因为有了科大讯飞的语记我已经很久都没有敲过键盘。一周七天我几乎全部都是用那个搞定,那的确让我节省了非常多的时间,因为我可以在一些我不摸电脑的时候也解决每天的blog了。但这样做真的让我退化了,我觉得这种退化是致命的,因为当我用双手敲键盘想写些什么东西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思路该如何开展。所以当我在今年较早时候写某篇要交上去的文章的时候我非常折腾,耗费了不少时间。目标是有的,方向也是有的,但就是无论如何很难成文。经常会发生写了一段,但马上又觉得那不好,或者刚敲出来的部分其实上面已经说过了,是累赘,于是写了一大段,长按推格后又全部删除。那只是个先兆,当我需要真的写长篇的时候,问题更明显,比如说当我要写今年的统计分析的时候。我能做出图表,说明我是有想法的,但当我需要用文字在图表间说明的时候我哑火了。憋半天写不出来,写出来以后觉得那不妥当又推格删掉一大部分……写blog这种事我坚持了13个年有多,之前我从来就不觉得写任何东西对我来说有困难,问题只是那些东西能不能以我最舒服的方式表达出来而已,当我遇到自己心仪的话题的时候我可以滔滔不绝洋洋洒洒随便数千甚至上万字,但现在我突然觉得自己不会写了!!!这很严重!!!语音转文字的这种思维方式已经悄悄取代了我边敲键盘边思考。我想再次带回这个,但显然每天都必须为这个留出时间。我的一天就缺那么45分钟吗?显然不是!拖延症这种东西如果你不狠心去克服,就像毒品一样那就会侵蚀毁灭你。

于是昨晚,在接近晚上11点的时候我独自在宿舍的书桌上开始敲键盘。夜静悄悄的,而之所以这么晚是因为昨天中下午2点多开始单位就没水了,到晚上8点多我去厕所碰运气的时候还没有。到晚上9点多,当我把2个多小时的电影都看完以后,我发现水终于来了!!!于是我赶紧把白天的茶杯洗了,顺带接了4L水回宿舍,天知道明天早上刷牙的时候会不会又突然神经病!如果白天上班时间没水,还可以找办公室的人弄些怡宝来解决问题,但宿舍没水神仙也救不了。正要离开的时候我突然记起要回办公室把上网本带上,接着我就比较狼狈地抱着上网本和提着一桶水回宿舍,回到宿舍开门了我才记起自己忘记拿电吹风了…… 于是我只好边写边等头发干。晚上8点多还没来水的时候我真的有点绝望了,难道真的要让我成为跨岁的“咸鱼”么???但总算最后我不用做咸鱼,只是有点丢三落四犯错误而已。

在32岁的前一天突然意识到继续保持敲键盘的重要性我不知道是不是命中注定。为什么我就不能用口述的方式思考并记录呢?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某些作家必须用笔和纸写作而不能通过打字机或者电脑吧。如果你让某些敲键盘写东西的小年轻改用笔和纸估计他们300字都写不出来。

我觉得敲键盘这种方式最适合我。

2017-03
15

互相喂食物神马

By xrspook @ 8:50:5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把我的薄荷们都摆上了六楼的露台。所以现在我不能像以前那样,什么时候想去看它们都随时可以,不费一点劲。现在如果我要去看它们,我就要从二楼蹬蹬蹬地爬上六楼,懒的话当然可以搭电梯,但显然,我不会那么干。之所以做这样的选择,是因为那个地方是我们这里离太阳最近的地方,也是通风最好的地方,不会有人干扰,除了我自己以外,也没有人会知道。因为相对而言,那个地方真的很偏僻。对人来说很偏僻,但对鸟来说估计那是一个它们经常都会聚集的驿站。所以今天早上起床以后我想把东西放在那里,会不会顶芽生出来了都被鸟吃了呢?但我也明白,已经长出真叶的薄荷,会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味道,那种你摸过以后好一阵子味道都不会散去,鸟会吃这种有味道的东西吗?鸟有嗅觉吗?还是说它们只有味觉,又或者它们嗅觉跟味觉都很好?我把薄荷放在六楼的那个地方,唯一对它们有威胁的就只有我们这边超级多的麻雀。

昨天是米叔的生日,按照国际惯例,他都会召开媒体发布会。虽说是以生日的名义做的媒体发布会,但其实内容跟其它的都一样,就是他老人家出来答记者问。那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过程,因为有些问题问出来是很有玄机的,所以那必须得斗智斗勇,有些东西你不能随心所欲,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因为要顾忌到某些影响。至于米叔自己家里的生日会到底是怎么样的,只有他和他的家人知道,对其他人来说,那是一个谜。他永远都不会和全世界一起分享他的生日会到底怎样。作为路人的甲乙丙丁,我们也没必要知道那么多。毕竟生日这种事,只是对家人和朋友而言的,对其他人来说。你们为什么非得要知道呢!昨天是米叔52岁的生日,他像个孩子一样,称赞他每个生日妈妈都会给他做的一种他很喜欢的食品。虽然已经年过半百,但在妈妈的眼中,他还是个孩子,而他也非常享受那些当孩子的时光。我觉得生日不是一个,主动去要求和索取的大好时机,如果别人真的有心,自然而然某些事就会发生。昨天的媒体发布会唯一特别的就是,米叔在回答记者问题之前,先切个蛋糕。昨天的媒体发布会可能有两场,所以一个切的是巧克力蛋糕,另外一个切的是白色忌廉蛋糕。在我印象之中,在我看到过的视频或者图片里面,几乎米叔每次生日切的都是巧克力蛋糕,而且很多时候还是那种体积非常庞大的,这一次居然多了一个新品种。为什么印度人会对巧克力蛋糕这种东西情有独钟呢?发现这个奇怪现象的人不只是我,网友们也在吐槽,为什么每次都是巧克力蛋糕!这是因为米叔自己喜欢,还是印度人都很喜欢这种东西?但实际上无论蛋糕有多大,米叔自己肯定只是吃一小口,余下的部分,是被媒体和其他人给瓜分的。每一次米叔都是象征性地切一角蛋糕出来,然后拿来给别人吃,别人也拿一块给他吃。他切出来的那一块体积比较大,所以被他喂的那个人可能只是吃一小口。余下的部分米叔又会放到某个地方,可能最终的结果是扔掉吧。印度这种互相喂食物表示关爱友好的做法我觉得很好,但是这种事发生在其它国家,你会觉得莫名的别扭。我又不是小婴儿,我又不是植物人,我也不是老到无法自理,为什么要靠你喂呢!但如果这种事发生在印度,那就再正常不过了。就这个层面而言,我觉得他们挺有爱的。对上一次别人给我喂食物,大概是我妈拿着个苹果的时候叫我先咬一口,或者拿着根香蕉的时候要我先吃掉上面半截。中国的传统,你给别人夹菜这很正常,这是礼貌,但是却不至于把食物直接送到对方的口里,而且是不通过餐具直接用手抓。天哪,那可不是一根香蕉,也不是一个直接拿在手里就开吃的苹果!

时间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反正眨眼就已经星期三。

Page 1 of 71234567»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