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
12

垃圾分类真的来了

By xrspook @ 14:21:25 归类于: 烂日记

之前总觉得垃圾分类对我来说是很遥远的东西,毕竟我感觉广州的垃圾分类还没怎么到真正实施的时候,但昨天就突然听到一个消息,说广州的强制性垃圾分类这个月就要开始。这样一来的话,晚上收垃圾的怎么办呢?是以后都没有人收垃圾了吗?还是说垃圾还是不分类,继续收回去,然后靠那么一两个人把整个小区的垃圾进行分类。垃圾分类是一回事,人们真的把垃圾正确分好类又是另一回事,肯定会有顽固分子拒绝分类,还是一袋垃圾解决所有,估计还会有第4种人,他们创造垃圾却从来不以正常的模式丢垃圾,而是直接打开窗或者门丢到相对来说他所处位置的外面去。所以如果要强制垃圾分类的话,会不会出现更多的高空砸物呢?虽然这只是我的幻想。垃圾分类这种东西若真的能在中国正确铺开,那将是一个奇迹,将被永远载入史册,但是这个对发达国家来说尚且是不可能的任务,我们真的可以做到吗?我并不觉得我们一定会做不到,因为中国的移动支付已经达了全球领先的级别。在别的国家,尤其是欧美国家,还主要用信用卡或者现金的时候,一个手机一个二维码,甚至到往后的人脸识别支付,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中非常普遍的事。既然我们能在那个领域开创先河,为什么垃圾分类我们就一定做不到呢?

但是也要明白,垃圾分类和移动支付不一样,移动支付是从无到有的过程,只需增加一些设备和工具就能实现,因为之前大家还没有任何的认识,所以从无到有新增规范相对来说比较容易,但是垃圾分类非常不一样。长久以来对我们来说,能用的东西我们就会继续使用,不用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就是垃圾。垃圾是一个随便丢在一个地方的东西。习惯好的人或许还会把垃圾丢到某些地方,习惯不好的人就有可能只是把那堆放在那里,或者他们觉得放在自己的地方不好,于是就塞到了别人那里。在强推垃圾分类的现在,有多少人会在家里设几个垃圾桶?再看看现在的情况,年轻人连吃饭这种日常操作都通过外卖解决,已经懒到了这个程度,垃圾他们真的会去认真对待吗?还是说或者以后或许有这么一个职业。你付费把垃圾交给他们,然后他们把垃圾分类好,再送去收集的场所。这会增加懒人的垃圾处理费用。图方便的人估计会愿意付费给这些职业分类员,但是这些职业人能不能尽忠职守,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从前,如果我们家里有可以卖钱的废品,我们会拿去某些地方,虽然就价格来说,那简直就是贱卖,但起码我们还能换几个钱,但是往后当垃圾分类到达了一定程度的时候,估计我们连那几个钱都没有了,因为我们理所应当要把那些可回收的垃圾放到某个地方。现在如果家里有一个旧电器,或许是不好用或许坏了,我们可以叫人收购旧电器的人上门,把那收走,换几个钱,但往后会不会把旧电器收走也要向我们收取回收的费用呢?

垃圾分类,从宏观的角度考虑,是人类在这个星球生存下去的必由之路,但是,从次宏观的角度考虑,或许一定程度上社会因此生成新的利益输送,由此而产生某些职业以及产业链是必然的。

2017-05
31

生之欲

By xrspook @ 11:35:08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觉得自己最强大的一点在于我什么都有兴趣去学。哪怕那看上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有些人喜欢走捷径\喜欢找别人帮忙,但是我觉得与其找别人帮忙还不如我自己亲自解决来得干脆。即便有些东西我找人帮忙了,但是我还会去自己主动了解一些皮毛。也不是说我不信任我找的那个人,只是我真的想知道那些东西,既然那是我过手动,如果我什么都不了解,我也就不能在这个问题上学到些什么。我会学习编程语言,我也去学习各种技巧技能。当然,有一天如果我要去学做饭,我肯定也会研究一番。无论学什么,肯定都是有趣的,如果你没有发现其中一些让你兴奋的东西,非常有可能只是因为你没有潜下心去,还是只是别人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被别人牵着鼻子走一点都不好玩。就好像学生时代被老师逼迫着去看历史书,要把那些什么人物时间事件全部都关联起来,实在让人很烦。但是如果是我们自己找小说看明明那些东西我们都不需要了解,但是我们却看得有滋有味。什么年代什么人什么关系什么具体时间我们都能轻易地手到拿来。

在学习过程中,我觉得人的经验学会不断积累。而这种经验不只是你正在做的那件事,可能你正在做的那件事让你悟出的那些道理会让你在学习其它事情的时候事半功倍。事物的表现形式不一样,但是本质都是相通的。或者你可以把他们提升到一个哲学层次。但显然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把做的每件事都思考得非常深入,要到达哲学的层次实在有点吹毛求疵。毕竟我们很多时候要做的只是把事情完成好,而不是要得出什么大道理、教育后人,因为我们不是圣人。一个圣人,如果一辈子都只是为了做圣人而努力,估计他成不了圣人。当然,这只是我的观点,有些人天生就不平凡,比如耶稣。但耶稣是不是真的那么神,我实在无法下定论。至于中国一直推崇的孔子。其实我觉得他并不是像传说中的那么神。如果那是人,而不是神,就肯定会不完美。但正是因为各种不一样的缺陷,才让我们成为独一无二的人。宗教信仰的那些神的雕像我们都可以通过流水线生产出来,但即便你爸你妈有流水线生孩子的能力,也不能保证生出来的那个跟你一模一样。我觉得让自己变得更好,是人生存的一个终极目标。因为我不是神,所以我不知道恒久活着的神有什么终极的追求。如果他们活着,只是因为他们死不了的话,那得有多悲催。昨天新闻里说到2017年出生的人要活到一百岁不是什么难事。当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活到一百岁,如果从70岁开始就没有生活质量,再活10年跟再活30年相比,显然10年的折磨已经足够了。现在安乐死在中国是违法的,但如果死了比活着更轻松,为什么你要把人永远地折磨下去呢?我们从来都被教育应该有强烈的生存欲望。但是我们从来都不会被告知想死但死不了那有多么的可怜悲哀。那不只是在折磨自己,也是在折磨身边的人。如果被折磨的人是心甘情愿的,那也就算了,但事实是,通常都不那样。小孩子出生的时候父母被弄得非常悲惨,那是他们自愿的,年轻父母一边在吐槽辛苦一边乐滋滋。但是,要年轻的父母去照顾他们的老一辈的时候他们还会有这个反应吗?从前他们爸妈就是这般含辛茹苦地把他们拉扯大的,但现在当爸妈需要他们去照顾的时候,他们却觉得那是一个他们谁都不想去理会的烂摊子。每一次我都觉得这种事实让人非常的心痛,但实际上这些事每天都在上演着。自己无法照顾自己,自己的孩子不想照顾自己。我们孤独地来到这个世界上,然后又孤独地离开。在离开之前还得经历好长一段被折磨期。如果神真的可以永生,请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生存欲望到底是什么?

好吧,今天的话题越来越沉重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