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
10

不好

By xrspook @ 22:26:18 归类于:烂日记

人也好狗也好,一定程度上二者是相通的。比如说你跟他们有联系的时候,当你看着他们,他们也会看着你,当你靠近他们,他们甚至会过来用鼻子或口之类的与你接触。相反,如果你叫他们,或者你希望他们看着你的时候,他们却扭转头不看你,这是个很大的问题。有时我会不明白为什么之前我叫她的时候,她会盯着我看的小狗,现在我叫她的时候,她却歪着头,不正面看我。至于另外一只,他从来都处在有点疯狂的状态,所以当我想让他看着我的时候,他却不看我,是正常的。为什么会有这种转变?我不知道,虽然我觉得这种转变不太好。另外一些从前她们是从来不会向我靠近,盯着我看的,但现在她们会那么干了,而且还看得不一般的认真。她看着你,你自然也会看着他,我们在互相宠爱着对方。

今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外婆早早就吃完了,余下三个人继续吃,但我们吃的时候,外婆没有看着面前的饭菜或者看着我们三个人,而是歪着头,看着门口。我不知道如何形容今天我所看到的东西,但直觉告诉我这是不太正常的。电视机和门口处在相反的方向。按照我的思路,吃完饭理论上是应该盯着电视机看,而不是看着外面什么都没有的门口。看着门口唯一的解释只能是外婆期待着某些东西,或许是某个人的到来。但实际上,除了正在吃饭的我们三个以外,极少外人会过来。另一个解释是外婆已经有点糊涂了,她把门的方向当做是屋里。无论是哪种情况,显然这都不是什么好事。要如何扭转这种局面呢?我觉得其中一个可行的方法是跟她说话,而不是我们三个人自己说自己的,让她只有旁听的份,因为很多时候,我们说的东西她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把新电视买回去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我希望外婆会被电视吸引过去。那里有变化的图像,也有熟悉的声音,起码会让她不那么孤单,但显然长期以来都没有电视,已经让他习惯了不和那个东西在一起。电视在播,外婆在她自己的世界里。电视也好,其他人的说话也好,仿佛跟她毫无关系。我觉得这种状态很可怜,但是却没什么办法。因为我向来不是那种善于沟通的人,我的家人也几乎没有善于做这种事的。还记得从前,外婆每天都很迷恋电视的时候,每次回去,她都会跟我说某个电视剧的剧情怎么怎么样,以及好不好看。虽然对她来说,电视台播的电视剧她都没有说不好看的,但起码那个时候,她还会给我复述剧情。我没办法回答她好不好看,因为我根本不看那个电视剧。对我来说,看电视几乎就只有看新闻,其它时候我看电视要不是看体育比赛,要不是看纪录片,跟外婆看的电视剧没有任何交集。当我还小,我们还一起看电视剧的时候,记忆之中我们就从来没有交流过电视剧好不好看,也没有评论过中间的剧情如何。大概因为我们心里都知道,如果能坐得下来一直看的话,估计都已经默认我们喜欢那个东西,又或者除了那个选择以外,我们没有其它的了。

以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去看,这样的状态不好,但是作为一个局内人,我却不知道该如何改变。

2017-11
22

单位的狗

By xrspook @ 21:10:48 归类于:烂日记

双11我们在剁手的时候,保安居然也在为我们的狗剁手,虽然不知道那个钱到底谁出。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剁手,因为买回来的东西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怎么用。唯一他们能测试的就是那条铁链,确定那不能被狗狗挣脱。单位的狗用作晚上夜班的时候放在码头,因为通常狗听到有动静就会叫,无论是生人还是熟人。但问题是这只是以前的状态。上一次去打卡的时候,我们明明看到路中央躺着一条狗,但是她对我们一点反应都没有,去问保安室的保安,他说估计狗睡着了。以前我们的狗只有两条,一条黄色,一条白色。白色的那条我叫她女神,黄色那条我叫她女神经。之所以叫女神经,是因为无论是谁她说会吠个不停,尤其是晚上。晚上如果把她锁在码头,她不只是吠,还会扑起来。但之前女神经去生孩子了,好几个月都不见狗。现在新培养起来的两条一头黄色,一头黑白色。那天晚上路过看到她睡觉的那他条是黄色的。至于黑白色的那条在哪里,那天没看到。对我们这种单位来说,养一条狗几乎不用成本,因为饭堂总会有很多剩饭剩菜。而至于其他的,几乎也没什么。因为通常保安不会跟他们玩,或者给他们洗澡之类。到上班时间就把他们拉去码头锁好,然后早上就把他们拉回来。这样的话,晚上码头值班的保安也不用那么寂寞。事实证明,晚上在码头放几条狗是正确的,那个要比监控管用!不过前提是那条狗靠谱,如果每条狗都睡了,显然狗我们都白养了。之前我们的码头被偷过电缆,但自从晚上有了狗在那里值班以后,这种事再也没发生过。也不知道是狗起了作用,还是因为晚上那里的安保能力的确加强了。

双11之后的东西,昨天到了三个,一个是灯泡,一个是三角架,另外一个是水龙头的转接头。这三个东西的其中两个我已经安上去使用了,刚刚好。还有一个没有到的是灯线,所以灯泡也就没办法试一下到底亮不亮。几乎是同时下单,但是灯泡来得却要比灯线快,原因是灯泡是从广州发货的,而电线是从潮汕那边发货了。双11过后买的杂货到昨天为止还没有发货,无论是之前买的一大堆,还是后来单独买的地拖桶,但是双11之后买了五金都很快就到位了。物流通常都是那几家,什么申通圆通韵达,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呢?我觉得这大概不是物流的差别,是卖家发货慢的问题。今天早上查看两家杂货店还没发货,到傍晚的时候就提醒我两个都发货了。正常情况下,这个周五下午下班之前不会送到,正常情况下送不到我就更加不奢望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能收到了。东西嘛,不能说很急,也不能说不急,那些几乎都是新宿舍用的,但即便没有日子也照样能过,只不过自己给了钱的东西没收到,心里觉得不爽而已。

今天一大早扫地之前领导过来,讨论的东西让我觉得有点云里雾里,因为那些东西他早该操心了,但他一直都没有上心,所以我最后让他做好心理准备接受残酷的事实,毕竟人不可能一直都运气很好。我不弱,但我不是万能的,他让我拔高一点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可以拔高,但是我没办法照看得了每个细节了。有得必有失,如果我自吹可以成为高大全,我绝对在说谎。我应该早点让领导看清事实免得他们做决策的时候要翻工。

我力求完美,但我也知道完美是永远不可及的。

2017-01
2

隔空式的满足

By xrspook @ 22:05:56 归类于:烂日记

卷烟一厂南往北公交车站附近有两个挨在一起做不锈钢生意的店铺,那两个店铺都养了狗。一条我妈说叫多莉,是条淡黄色的土狗,母的,另外一条是公的,也是淡黄色,但不是土狗,毛挺长,我妈说那公狗很像它的男主人——身材粗壮,脖子特粗,或者说你根本看不到脖子XD。碧影路上有一家人养了一条淡黄色的金毛,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主人就把它关在了门外的小空地里。回家的路可选择的很多,但因为那条路线上通常来说最多能见到3条狗,所以我自然而然会走那里。路过碧影路金毛家外面,我都会向金毛通常趴着的位置张望,总会轻轻地喊一声:“阿汪!”有时金毛会非常快地回头给我反应,有时它会只是目光注视着我耳朵一提,有时它正在睡觉不会给我任何反应。在车站等公交车的时候如果路过的时候看到不锈钢店铺的任何一条狗“在家”,我会在车来之前把所有注意力都放在注视它们上面。它们不认识我,除了多莉我甚至不知道它们叫什么名字,对它们来说我只是千万个普通路人甲之一。我从未想过某天能去摸摸它们的头甚至和它们成为朋友,光是看上它们一眼我就觉得满足。我无法解释自己这种神经质一般的行为到底是什么。它们只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别人家宠物而已,但我却像是它们的粉丝一样光是路过看一看它们就觉得很快乐。这到底是为什么?

不只是那三条狗,对其它的动物我也会这般。我知道赤岗路某家面包店有只猫,从前它的窝一直都被安置在店门口,但我已经好几个月没见过它了。我知道单位里有一些神出鬼没的猫,一开始它们是大米加工厂煮饭阿姨养的,大概后来是因为繁衍得越来越多、被投诉了,所以抓走了很多,余下抓不走的现在成为了我们办公楼附近的野猫,它们的基因特点是短尾。因为有被曾经逮捕的记忆所以它们不像它们的祖先那样愿意亲近人。记得它们还被当作阿姨的家庭成员的时候到吃饭时间,其中一些大胆的会闯进大米加工厂的厨房找阿姨撒娇。现在,它们总和人类保持老远的距离,眼睛里充满了对峙的警惕,但在某些夜跑的晚上,我还是会听到它们站在昏暗的路面向我喵喵叫。我知道那只能是冲我喊的,因为附近没人。在有余力的时候我会礼貌地喵回去。大白天的时候,在阳光灿烂的时候猫们会走出猫窝在大路上逛,在太阳底下日光浴。午饭后散步的时候见到它们我会喵喵叫上几声,但那个时候它们一律是高傲的女王,不会理会我这愚蠢的人类。

于是这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每次在二楼西边上厕所的时候我总会看看楼下保安室旁边被绑在狗窝附近的“女神”和“女神经”在干嘛。虽然绝大多数时候它们只是在以各种姿势睡觉。光是看着呼呼大睡的两条小母狗,我也觉得很放松满足,这是为什么?

人的幸福感其实并不需要额外的什么,即便是平淡如水的日复一日也会让我着迷。为什么小动物总会对我产生如此神奇的魔力呢?不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会像我这样喜欢上这种隔空式的满足呢?

2016-08
15

营养不良么?

By xrspook @ 13:48:37 归类于:烂日记

单位的两条母狗,一条黄一条白,从保安的宿舍里放出来已经超过两周。如果把他们第一次拿出来遛和我见面开始计算,已经有超过一个月。但至今,我仍没跟他们熟络起来,这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我们天天都见面,一天还见好几次,居然还不能建立信任关系,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通常来说,土狗都很容易跟人熟络起来,我们单位以前养的那一大批狗就很容易跟人建立感情。也不知道真的是因为这些狗太小,还是因为他们的智商情商,跟从前的那些差太远。

我跟狗接触的时间不算很多,但起码我之前接触过的那些狗都很容易跟我混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不会叫,如果你想摸他们,他们会有点躲闪,但还是会让你摸,摸过以后,他们就觉得,安全、舒服。下次再去的时候,他们就不会再对你有戒心,你摸他们的时候,他们甚至会开始摇尾巴,到再下一次的时候,远远看到你,他们已经在摇尾巴了。但现在这两条小母狗不一样,白色的那个就只是看着你,黄色那个看到你就开始吼叫。从吠的声音可以辨别出,她那个不是友好欢迎,而是要告知主人,有陌生人来了,要提高警惕。我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让她信任我。他们不过是在保安的宿舍里圈养了一个多月而已。为什么情况会这么糟糕呢?另外一个解释可能是因为,保安一直都只是拿白饭汤汁之类的东西去喂他们,几乎没有肉,小的时候更加是没有连骨头都没有。他们是狗,但他们平时吃的东西就只是粥或者饭之类的淀粉类。被卖到我们单位的时候,估计他们刚戒奶不久,甚至可能还没有完全戒掉。所以说他们现在的不友善,非常有可能是因为小的时候营养不良,结果导致大脑发育有点迟缓。情况就像妈妈说从前的人没有现在的聪明,现在的中国人一代比一代更鬼灵精,原因是现在的营养比从前好太多。就拿我为例,我没有吃过母乳。所以我一开始吃的就是奶粉,但问题是当我还很小的时候,我爸爸奶粉买错了,应该买较小婴的时候,他买成了较大婴,结果不能吃,于是那段时间我吃的就只是鲜牛奶。现在的孩子什么母乳、什么各种高端的补充剂,还有隔一段时间就测一下身体的各项指标,看一下哪些营养素不足并及时补充。从科学的角度看来,现在显然比从前更科学更完备。唯一不及从前的是现在污染的东西太多,人工合成的东西也很多,商家为了谋求暴利不惜使出各种招数。现在的人主要问题不是吃得不够营养不良而是吃得太多营养过剩或者是吃的东西质量不高不好的东西沉淀累计。当然,这是人的问题,现在我们小狗的问题真的可能是营养不良。但另一方面,我们又不敢拿肉给他们吃,因为他们天生是吃荤的,现在习惯吃素了,是被迫无奈,一旦迷恋上吃荤的肯定又不吃饭了,即便单位不算小,但也支持不了狗狗们都只吃肉不吃淀粉类啊!如果这是家里的汪星人,那必须的荤素搭配,汪星人也没得选,因为不吃就意味着饿肚子。而且家里养狗根本就把他们当作家庭成员了,有些人自己晚上不吃饭但还是要煮饭给狗吃。

从前,我看着汪的眼睛就知道他们的意图,但现在我真的没看懂这两条小母狗到底要这么着。

2016-07
13

再杀生

By xrspook @ 7:27:21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晚上做梦捅死了一个人,昨天晚上做梦杀死了一条狗,顺带一个人因为被冤枉也被整死了,我这到底是怎么了?早上起来以后,我的室友说她昨天晚上在做梦买牛奶,然后我告诉她,昨天晚上我又杀生了,她的反应第一反应是可能是我太燥热了,我也是这么觉得的,昨天,我已经这么对自己下了判定,但怎么才可以去掉这些燥热?我却不知道。最佳的方法,肯定是来一发大姨妈,那么什么火气都会消掉,但现在基础体温低呀,大姨妈无论如何都不会来的,你这叫我怎么办?

昨天晚上我杀掉的那条狗,好像是阿包它妈,阿包它妈是条非常温顺的狗。通常来说,它不会吠人,更加不会去咬人,但昨天我之所以,把那条狗杀掉,是因为,它先是咬着我的脚不放,然后,我塞了一块肉在它嘴里以后,还是在咬我的手,于是我就把他一整只抱了起来,从高处的窗口扔了出去。当时我的一个同事在我身边,我向他求助,但他无能为力,这已经是第二次在梦里我遇到险情,我身边又有理论上可以帮助的人,但他们却什么也没做。如果他帮我但狗咬了,那怎么办?我喜欢那条狗的,我不想把它灭掉,但它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呢!事发地点好像是我小时候外公外婆住的地方,但是,当时他们住的只是3楼,那房子最高4层。我把狗从窗口扔出去,狗掉在了对面的水池里,当时那个水池有一些人在游泳或者休闲泡水之类的,都是外国人。那条狗撞在那个水池里的某个角落,死了。那些外国人,惊慌失措了,一阵混乱,然后抓了一个无辜的路人甲,然后把怒气发泄在那人身上,于是路人甲也挂了。昨天梦里的那个场景全是小时候外公外婆住的那个地方附近,但环境发生了一些变化,做了一些修改,至于为什么会那样,我不知道,大概在我的记忆之中,那个地方已经开始模糊,只有一个大概轮廓,一些具体细节已经被忘掉,所以被我自己脑补回来了吧!

前天做梦杀了一个人,昨天做梦杀了一条狗,附带送上了一个人的生命,那么今天晚上做梦,我又会干些什么变态事呢!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到底能不能不这样?怎么才能打消我这些暴力念头?让我觉得不安的是之所以有这些暴力念头,是因为我受到伤害,之后的杀人杀狗纯粹是应急反应是正当防卫,如果,我不做出反抗的话,我就会被灭掉,而我觉得有点恐怖的是当我受到伤害的时候,我还能感觉到痛。我不知道多少人在梦里会有痛感。就像电影一样,有些人的梦是喜剧,有些人的梦是悲剧,也有动作片和惊悚片,但有多少人在梦里能感觉到自己的某个部位在痛啊,而这个痛,不是一下子就没了,那会在梦里,一直延续好长时间。对我来说,这些痛可能意味着我身体的某些不正常,或者是睡觉的时候某个姿势太久了,身体的某些部位被压得发麻之类。在梦里找厕所却尿不出是一种问题,想吃东西却怎么也吃不到也是个问题,但像我这种在梦里感觉到痛,我觉得问题不轻。我只想在梦里不再杀生了,或者不再做那种噩梦而已,难道就那么的难吗?

一大早起来的时候昏天黑地,下过一场不算大的雨以后,放晴了,甚至还看到蓝天了。希望我今晚睡觉的时候,像天气一般,阴霾过去,灿烂归来。

Page 1 of 6123456»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