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
13

上火

By xrspook @ 20:29:23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下午遇到一件让我非常上火的事。同事拿来四张货权转移书,是去年年底的事,她现在才拿过来。所有账本我们都已经做好,无论是去年的结账,还是今年的新开,现在才拿过来,等于全部东西都得翻盘,还不止这样,上个月的报表也得改。她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会影响到我们,因为她觉得这些单位的结算这个月才开始没什么影响。显然遇到这种事,我绝对是被猪队友坑了,挖了一个好大的坑把我陷进去了,我还完全不知情。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货权的转换意味着什么,因为她只负责结算,只负责钱方面的东西。所以说我这个脾气应该向谁发呢?她的领导会不知道货权权转移会影响到别人吗?又或者说她的领导为什么会不知道?!他怎么可以不知道?!不知道别人要做账也就算了,货权都已经改变了,原始单据还是用原来的单位,这根本说不过去。因为那个货权转移书上是三方盖章的。也就是等同于。我们和第一个单位的关系转为和第二个单位了,所以在我们单位出货的那些东西里理论上全部都应该是以第二个单位为抬头的。那些转移书最长的已经接近一个月,最短的也已经签了半个月,在这一个月里,所有的原始单据依然还是老样子。我就问一句,不用了5年之后,1年之后,你还说得清谁是谁吗?为什么货权转移仍然是那个单据?系统真的无法做到,还是说你不想做。

我之所以被坑,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觉得要在系统上弄很麻烦,所以没有动。这是最让我上火的地方,无论有多难弄,既然货权转移这种东西已经整了出来,我们单位的章已经盖上去,已经允许别人这么干再难再麻烦你也得弄,如果你嫌麻烦不想沾边这些麻烦事,就不要在货权转移书上盖上我们的章,他们转移是他们的事,结算我们依旧和第一个单位做,至于第一个单位的钱跟第二个单位怎么算与我们无关。可以确定的是,系统是一定可以做到的,只是他们懒得去做。

他们犯错通常会有三种类型,第一个是根本不知道自己错了。对其它情况完全不了解。不知道自己的事会影响到别人。第二种情况是明明知道自己错了,但是觉得要改起来很麻烦,而且好像错了也不影响什么,所以直接忽略不去改。这种是最要命的,因为这是主观态度上的错误。如果每个小事都这般对待,日积月累肯定会有大问题,而且这种问题几乎是没什么逻辑可言的,因为人懒惰起来,任何毛病都会犯。通常被人抓住的时候,当事人早已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当时他觉得不值得劳师动众去改,又怎么会记录下来留下痕迹呢。第三种情况是粗心大意的疏忽,不知道自己错了,但是那种错又是显而易见的。比如说在抄写数字的时候把两个调过来了,又或者是表格里缺少单位之类。这种错误是无心之失,同样比较难发现,但如果核对得再仔细一点可以避免,我觉得世界上没有什么天生的粗心大意。那种事情是可以通过后天去弥补,比如多次核对,比如找人核对,再比如用不同的方法核对。我可以原谅第三种情况,但是光是前两种情况足以让我很抓狂。我昨天遇到的正是前两种情况的叠加。

上火的东西遇上今天的绩效考核,所以那篇东西读着读着我就脱稿发飙谈感受了。

2018-10
29

神队友

By xrspook @ 20:21:37 归类于: 烂日记

俗话说,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这实在太正确了。对手是谁,你或许还能去挑,有些你觉得很不屑的,直接就不跟他玩了,但自己的队友,有些时候你的确可以选择,但更多时候,你是被迫无奈。于是,在某些情况下,你恨不得那些事情都由你一个人做,因为,他们会越帮越忙。或者说,他们的那种根本不是帮忙,而是那本来就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他必须去做,但是却永远会出现各种错误。把你的工作跟他联系在一起,显然你不能独善其身了。如果他们的工作,稍微还有点技术性的,你还能插一脚帮帮忙,改进他们的方法,但有些事情,靠的纯粹是勤奋和细心,但是这两种他们都做不到,你真的无计可施。于是也就只能在发生大问题之前稍微以你的方式遏制住。人人都会犯错,我是那种不轻易犯数字错误的人,对我来说,要犯错最多是格式上的错误,比如多了个空格,又或者对齐方式不统一。即便是这种无伤大雅的东西,我也觉得自己不应错。某些东西,经过周密的设计是可以避免的。虽然另外一些东西,在某些时候,我还暂时不知道如何让那个设置方法简便些。我要让我的工作越做越简单,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在完成以前工作的基础上挤出更多时间的空间来发展自己。但显然那些猪一样的队友不这么看。每天都得过且过的做自己的事,也不管到底能不能做完,因为即便做不完,总会有人帮他们擦屁股。即便他们真的犯错,实际上根本没有任何惩罚的方式,批评也好,扣钱也好,各种让他自己觉得犯错不好,会有羞耻心的措施都没有,犯错肯定循环发生。永远都在同一个问题上反复犯错,让人觉得相当烦。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在错过以后没有总结经验。虽然我犯错了,但你不能对我怎样,为什么我就得去改呢?!在没有惩罚机制的基础上。恶心的人只会变得更恶心。

人人都做好自己的事,世界上就会少很多烦恼。但问题是,有些人就是从来都做不好自己的事。通常那种人会有特别多的借口。当这个社会的评判标准不再是靠一张嘴,而是靠实际行动,估计这些人的生存空间就会少很多。于是,有些时候我会想,为什么在某些团体的批斗大会上,大家没人对这些人提出批评呢?一定程度上是因为开那个会的人自己也是同样的人,而另外一个可能性是他们之所以要加入那个团体,就是为了扩展自己的利益。他们都是一路人,所以你好我也好就可以了。没必要把事情逼得那么绝,与其把注意力放在别人身上,不如放在自己身上。

人生在世那么多年,起码要做到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自己做成了一些事是让自己无憾的,而这样的前提是你至少在一件事上可以认真专注。但有些时候,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悖论。能在一件事上认真做好,那就可以把这种作风用在其它事情上,所以他认真做的事情肯定就不只一件。反之,每件事情都不认真的人,你怎么能奢望他有一天会觉醒呢。

或许我真正要做的是正确指引那些人,但现在我的觉悟也就只够认识他们的不好,吐槽他们。

2016-01
1

时间的痛

By xrspook @ 18:35:53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外婆家等待煤气送上门的时候不如把blog写了。个把小时前打电话去叫送气的时候直接把正在穿着裤头太大的裤子脱下来给妈妈加工,从衣柜里挖出一条我小学时的红色长裤临时穿上。神一般的存在啊啊啊!!!二十年前的裤子居然大小长度适合,除了裤头略大以外完全合身,卧槽!小时候穿肯定不是现在这个感觉,现在穿上去腰围太大,PP和大腿有不少空余,小腿刚好处于贴合但不算紧绷状态,正是现在流行的模式,我那个去~到底这条裤子一开始是不是我,我是第几任接班人已经不记得且无法考证了。从裤子的状态看来曾经穿得很频繁是显然的,因为整条裤子都起毛严重,上面的烫印已经各种裂纹脱落。现在不怎么穿那种棉和化纤混合的衣物,所以现在衣服或者裤子起毛的几率不高,而且现在衣服很多,几周天天穿不同都可以,衣物穿的频率低了洗的频率当然也低了。从前冬天就意味着是毛衣的天下,现在冬天我根本不穿毛衣,风衣、抓绒、夹棉和羽绒就可以让我过得很舒服。我妈一直跟我说,今天不如就穿那条红裤子算了,好看时髦。囧!

追随AK以后让我想得更多更深入,从前我也想,但只是关注物和事,但现在我会把人也列入思考范围。人为什么会这样?从前我也有人文关怀,我也会试图去理解,但没有现在做得多。我不会在所有人身上浪费时间,但对我在乎的人我会试图让他们更开心舒服。别人做错了责备其不对并不是终点,对成年人也好对老人小孩更加是这样。他们为什么会做错?到底是粗心大意还是他们能力以外导致出状况。我妈是个急性子,我也是,但我觉得我妈在对待年迈各种犯错的外婆时不对。那种感觉就像我妈说每句话的时候都在骂人,但实际上,跟外婆交流的时候她的确有95%都在骂。谁会喜欢被骂?!我爸很讨厌她,外婆不讨厌她,但任何人都不喜欢被骂,而且是一直被骂。95岁了,你有本事活那么长吗!到了她那个时候你能保证自己不一样健忘?!东西忘记在冰箱里不吃会被骂,水烧干了锅被烧黑会被骂,东西拿出来了但忘记那是干嘛的又收回去继续会被骂。生活的方方面面只要不合我妈的要求都会被骂,想想都觉得那憋屈。外婆从前是非常精明能干的人,即便是一两年前她都不是这个状态的,岁月不饶人。对小孩我妈会这么开骂吗?一直以来学校的老师都说我很乖,大概因为从小我就为了逃避一直被骂而养成条件反射吧。我觉得外婆可怜,如果妈妈不想外婆不断犯错她就应该和她住一起,到达现在这个状态24*7的关照已经是必须的了,无论外婆嘴不嘴硬不和女儿们一起住。是AK的影响让我逐渐学会沉稳和理解,但或许不是,是因为我自己年龄渐长资历丰富,而且身体的各种激素水平发生变化导致。冲动好胜的少年因子已经逐渐减少,感性平和开始主导。是时候安顿下来,好好过日子了,即便生活本身自己还是那么烂。对我来说,开心不开心和有钱没钱没有必然联系。

2016的第一天理论上不应该感悟出这种东西的,但谁知道呢,或者这叫做命中注定。

2014-09
25

fighting

By xrspook @ 21:39:45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学会不完全相信老师,只要我觉得对的东西,我会毫不犹豫地质疑他们。他们也是人,为什么他们就不会犯错呢?!老师又怎么了,老师不是万能的。就像父母一样,小时候觉得父母如山,他们是那么的博学、什么都知道,但长大后我们就得不得不接受他们的很多缺点,他们实际上有很多东西都不懂,我们耳熟能详的东西他们可能听都没听过。今天吃早餐的时候,有一桌同学讨论起有没有可能在理论考试时作弊,负责这几天培训讲课的老师就坐在我旁边,她说与其把自己赌在别人身上不如靠自己。我觉得也是这样的,越是临近考试,你越是看书本身就好,更多的题目只会让你造成更多的混乱。书没看好,本该知道的不知道,一个知识点能出N种形式的题目,如果你只纠结于那个答案本身你就肯定输了。我这辈子就几乎没有为那些所谓考试题目奔波过,别人给我我当然要瞧瞧,但如果一个都没有,我死心塌地地把书背好理解好足以。

大家都读过那么多年的书,他们很多来自郑州粮院的或许真没有想象到广东的考试居然还能这般严格。对学生而言,这是不可想象的,但能参加高级工的考试,肯定不是刚毕业的学生。学生时代他们可能就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残酷,尤其是大学时期,但工作以后,尤其在广东工作多年以后,他们应该懂的。

还记得大二上《食品化学》的时候,老师要求我们每个人都写一个综述,然后每个人都上台“答辩”。那是我们第一门专业课,她们就以毕业答辩的水准要求我们。当时我们不知道综述是什么,也不知道“答辩”该怎么办。但她们告诉了我们一句话,让我们觉得站在台上就可以理直气壮——我们花了那么多时间找资料写综述,我们对这个课题已经很熟悉了,不会有人会比我们更熟悉这个课题领域的东西,我们是这个小天地的专家,我们怎么有理由会被问倒?!因为是一个专业的大班上课,接近100人,所以虽说要每个人都上台答辩,实际上我没有被轮到,在大二的时候我没有那个机会。但当我大四进行毕业答辩的时候,我牢记着那个句话,在以后多次上台演讲的时候我也牢记着那句话。甚至当我上课,发现老师也糊涂的时候,我会自发脑子里就蹦出那句话。有些东西,老师觉得摆明是那样的,但事实有时并不完全按照他们的常识发展。我不知道老师的常识是什么,但我对具体地某个问题动过脑子或动过笔头,所以我比讲课的老师思路更清晰,这完全是有可能的。老师在某个领域比我们知道得更多更广,但这不意味着我们的智力和努力就一文不值、我们就只有接受的份儿。

勇于跟老师抗衡的学生不多,勇于承认自己疏忽了的老师也不多。

2013-12
25

老手犯错

By xrspook @ 20:19:34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第一次穿着紧身衣玩Nike+,感觉很神奇,呼吸更容易控制了。开跑100米我就感觉到我已经1个月没有调节的GoOut腰带有松动,只好边跑边随便扯紧。回来量一量,下一跳!穿了跟没穿腰围相差0.5-1英寸!难怪会松动!!!但其实虽然说是紧身,但那种感觉不过跟穿泳衣差不多,甚至比不上穿泳衣紧绷,就更加不用跟冬天穿的各种憋死人的高领羊毛衫比了。可能穿上了我会自觉地一直收腹,所以呼吸也不知道为什么更流畅吧。昨天我是穿了一件长袖紧身衣外面套一件松松垮垮的短袖棉TEE的。10公里结束后我神奇地发现外面的TEE只是腋下湿了,其它地方未见有湿,而速干衣则是后背一大片都湿了,是那种能摸出来的湿。平时我出汗最多的部位是胸前、腋下和后背,最多的是后背。我摸摸胸前,尼玛,居然是干的!衣服脱下来,能看到胸前是湿的,但摸上去真的没有湿的感觉,可见,这件衣服的水汽挥发速度那是相当的快!14℃下Nike+,我穿着长袖速干衣,短袖TEE戴着最薄的摇粒绒手套,感觉前臂弱弱冷,但也不算太不能接受,摆臂幅度大一点就好,身体躯干一直都处在温暖状态。这样的装束比前天晚上我里面穿短袖棉TEE,外面穿皮肤式超薄风衣舒服,没那么憋。前天晚上是外面风衣完全不见湿,但里面的短袖是完全阵亡湿到快能扭出水了。看来啊,速干要看面料,但要最大限度发挥速干衣的功能,配合紧身那才是极致!

反正我是没到那种可以单穿紧身衣的傲人身材,对我来说,长袖速干衣外面套短袖神马最适合广州冬天Nike+了。

今晚回到家,屁颠屁颠地往电子称上一站,尼玛的惊恐啊!我居然到达了BMI 24以下的体重了!!!!!!!!!!!减肥第55天,我从中度的超重变成了正常的临界边缘,虽然,这个数字很偶然,或许我某一顿饭吃多一点,或者某天便秘,体重数值又重新会回到大于24的水平,但是,因为我基数比较大,所以无论怎么变,事实就是事实,我的减肥是有效果的!

因为明天早上要请假去看病,所以今天我就要把这个可能是2013年最后一个橡皮章搞出来了。

今天我刻的是——一辉。

很紧迫,时间非常紧迫,我知道这个图案非常不简单,但我今天的时间又非常有限,所以图我是昨天早上描的,今天早上7点我准时开始转印和刻章。但即便如此,这个章子起码花费了2个半小时。我还是非常马虎快速完成的,以至于某些细节连我自己也觉得惨不忍睹。深挖神马,搓衣板神马,这个章子出乎我意料的多。凤凰的羽毛简直把我给搞疯了的节奏。因为图缩得太小,一辉的面部,尤其是眼睛更是一坨的状态……

2013-12-25_stamp01

不得不说,凤凰的羽毛我真的刻得很渣很渣,因为那是我最后刻的,我在赶时间!你发现上图和下图的区别了么?一、左手臂的一点;二、左手臂和身体之间的羽毛!!!!!你丫的,我居然忘记刻那个了!直到我把章子印到本子上才发现了那个很莫名其妙的一片东西,然后才发现自己居然忘记刻某个羽毛部分了!!!!!!!于是,我只好把拍了印泥的章子擦干净,然后拿出硫酸纸,把那个地方重新转印,继续刻……

2013-12-25_stamp02

归档:2013-12-25 不死鸟。

2013-12-25_stamp03

谁说老手就不会犯错,像我这样的老手,犯错那太普通正常了,但我想都没想过,严重漏刻这种错误会出现在或许是我2013年最后的一个章子上,泪奔~~~~~~~~~平时刻章子我都给自己无限制的时间,因为我总有很多很多,事实证明,如果我必须压缩时间,希望自己能在短时间内完成复杂图案的话,我的受迫性失误会大大增加,甚至增加到我自己也不能接受的范围。

我可以犯错,我可以失败,但我会重新站起来继续奋斗,继续创造成功,为奇迹而战,xrspook,打!不!死!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