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
19

继续痒死

By xrspook @ 17:13:52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这两年为什么会遇到那么多的皮肤问题。前天开始是汗斑,然后近一个多月来,连阳光导致的搔痒也来了,汗斑这种东西还只是一个区域,你还能用某些要去搞定它。但可能是晒太阳导致的瘙痒问题确范围很大,说不准到底会在哪里,有可能是手臂,也有可能是脸部,或者脖子。让我觉得很神奇的是如果这些晒伤,是我跑步时候造成的,为什么我的腿就没有这个烦恼呢?我是穿着短裤和背心去跑步的。穿的是五分长度的短裤,膝盖以上一节以及膝盖以下的全部都是裸露在阳光之中的。为什么,让我觉得非常想死,痒得痛不欲生的就只是发生在我的上半身呢?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我只觉得上半身痒,但没有下半身的烦恼呢?还记得一开始跑步的那一年,让我烦恼的是膝盖,因为膝盖真的很痒,各种药物用过都没用,后来是去湿的食疗和中药起了作用。湿气这种东西难道还有聚集性,一段时间就只在一个区域范围之内发作吗?这已经是我第三次周六早上去跑步(大概早上10点回到家),然后从中午大概12点开始我就觉得手臂,脖子和脸部骚痒起来了。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跑步的时候,或者我跑步结束后那两个小时之内没事。唯一让我的腿排除在外的因素是跑步结束再出门,当我上半身很痒的时候,我下面正穿着密实的长裤。这难道跟后期的阳光暴露有关?别说连续晒太阳一两个小时,即便是中午我在单位吃完饭以后散步十几分钟,到下午2点多的时候,我也会觉得瘙痒,不过没那么强烈而已。如果这是过敏或者湿疹的话,病原到底是什么?这个夏天才刚刚开始,我真不敢想象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昨晚我突然发现手臂脖子和脸部都非常粗糙,粗糙得像冬天干冷时那种。但理论上现在是夏天,不应该这样。还记得几年前开始减肥的时候,因为运动量大增,所以皮肤都好得很,因为出汗把所有脏东西都强制性排出来了。但现在,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奇怪现象呢?我觉得这种症状去看西医基本上是无解的,因为无论是湿疹类的药物或者真菌类的药物其实我都试过了,没什么效果。抗过敏类的药物的确会有点用,但问题是不能长期这么吃,一盒药六粒没吃完,我的副作用已经非常明显,已经到达了几乎可以说非停不可的地步。我不知道那些意念力非常强的人能不能控制住自己在很痒的时候也不去抓,但显然我完全做不到。痛什么的,来几句粗话,叫叫也就过去了,但痒的话,我实在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不往那里抓。虽然我非常清楚越抓会越痒。今天我在尝试网上说的那种降温的方法。没有在冰箱里找到合适的东西,所以我就不断地往手臂和脖子上泼水。的确让上面的皮肤一直保持水湿,我几乎感觉不到痒,但问题是要不断重复,我又不可能一直都把自己泡在水里。这真的让我觉得很纠结。我也试过拿些东西弄湿了,然后痒的时候就往皮肤上擦,但这样的话,貌似我会起皮疹。我也实在说不准那些皮疹是我擦出来的,还是,我没擦也会起。

大概也只有等我进入了深睡状态,快速眼动的时候身体锁住,我才不去抓自己了。

2018-01
12

干冷湿冷

By xrspook @ 9:38:21 归类于:烂日记

几天湿冷以后再次开启干冷模式。对比干冷和湿冷,光从天气来说,当然干冷好。但干冷意味着湿度低,湿度低就会导致嘴唇一直都很干,即便我经常喝水。干到实在不行了,只好润唇膏上阵,但虽然已经把嘴唇涂得有点油油的,但还是觉得感觉不好。跑步的时候干冷和湿冷都要流鼻水,干冷的时候更容易会导致鼻子摩擦破皮,又冻又痛就是这么来的。搬了新宿舍以后,干冷对我来说除了意味着太阳很好以外也意味着灰尘很大。湿冷的时候我的阳台张起篷布挡雨挡风又挡灰尘(湿度很大,甚至一直都下雨的时候还会扬尘?)虽然没有太阳,衣服晒在阳台的篷布里不会被雨打湿,但水分比较难蒸发,衣服难干,不过好处是拖地非常方便,因为两次水就搞定了。无论是屋内还是阳台都不脏,之所以要过第二次水是因为要洗干净拖把。干冷的时候阳光非常好,湿度非常低,扬尘非常严重。我们旁边就是东莞深赤湾码头,日夜不停息地作业,即便是我们自己,内河码头也每天都在不停地装船,还有侧壁发放装车的,外加单位里正在施工的地方有多个,什么挖啊砸啊打桩啊,有泥浆一风干就变成了极好的扬尘……如果只是装船或装车作业,我们在出粮口安装抑尘的装置还是能做到减少扬尘的,至于施工的工地我们也可以要求他们定时实施喷水除尘,毕竟广州的大型工地政府是强制要求他们这么做的,但显然在我们这个小破地方,这种要求我们绝对不会提出来。至于东莞深赤湾码头装卸生成的灰尘,他们才不会理你。主观因素客观因素、内部因素外部因素的共同作用意味着阳光灿烂的干冷日子新宿舍的阳台就一定脏得要死。阳台是连接屋内和洗手间的通道,不可避免必须从那里通过,所以阳台脏意味着整个单间都脏。在湿冷且拉了篷布的天,整个单间拖地只需换2次水,但在干冷的天起码需要3次甚至4次。拖把第一次过阳台的时候,水从清澈见底变成混浊发黄,再来一次变成了浑浊发灰。换水再来一发才让我觉得程度稍微能接受,但清澈的水其实也已经有点浑浊了。如果我们的阳台能实现他们之前所说的加装玻璃窗我也就没有了这个烦恼。有玻璃窗意味着阳光继续和我玩游戏,但灰尘能很好地挡在外面了。

现在我用的篷布是白色的,一开始买回来的时候我觉得有股味道,但挂上去晾了一个周末以后我觉得彻底没有味道了。还记得挑选篷布的时候我还各种纠结篷布会不会太薄不耐用,买回来的时候才觉得那东西真的很重。篷布这东西其实就是红白蓝彩条布的升级版,防水效果杠杠的,但至于用的时间长了、晒多了会不会变脆然后裂开之类很难说。毕竟我双12买回来的这张2*3m的篷布实际到手价才1.8元,我实在不能强求太多。有玻璃窗当然最好,但其实现在这张篷布的透光性也不错,不过是大风吹的时候肯定会发出一些响声,让我有种篷布会不会被吹开的妄想。靠单位走流程装玻璃窗不实际,还是自己脑洞大开解决燃眉之急靠谱可行。

昨晚我就把篷布张开,因为我实在懒得周五中午还得再拖一次地了。

2017-09
30

理清思路

By xrspook @ 11:24:57 归类于:烂日记

理清思路比其它都重要,搞清楚整个流程,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比非常勤快地不断地猛做靠谱。今天早上,我总算在7:30之前,完成了昨天数据的汇总。因为经过昨天的各种记账以后,我有点明白那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确,上级的要求很变态,通常要求你按批次去汇总,一个批次里面可能有多个单位,通常来说他们会要求每个单位都分开。有些时候只需要一个批次的总数。这还不是最烦的,更烦的出现在某些账目里,需要分列客户的属地,于是一个批次里面有N个客户,可能会有M个属地,也可能会有N个属地。N和M的关系非常难说,具体情况会如何,运气好的话就刚好是一个客户一个属地,运气不好的话可能是多个客户一个属地,但是却仍然有多个属地。账里要求你把同一个属地的所有批次都写进去,等于那是按照属地分的,但问题是得把多个标的的加起来。而更多时候报送时别人总是要求你分批次分客户。其实这些对应不难,但是却很烦。尤其是当你一个批次的东西还放在接近30个仓里面,每个仓都有变动的时候。今天之前我在烦的东西,除了这些批次客户还有什么船号。但今天我想通了一个问题,船号是什么根本不重要,对我来说重要的只是仓号。批次客户仓号就是我需要的全部。船号和车号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无所谓。当然如果我要做另外的统计汇总,船号就比其它都重要,因为有可能要做某个客户所有船号或者不同船舶吨位的分类汇总。所有的这些信息只有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理清思路,如果往后再回过头来,基本上已经没办法再搞清谁是谁了。如果连我这种愿意折腾的人也搞不清,别人就非常有可能更加是乱成一团。之前让我混乱的是某个客户中了两个批次的标,所以从心理上说,因为客户名称是一样的,我很难把它分出来。但今天我想清楚,其实之所以有这样的困难是因为批次这个分类字段没有被加进去,如果我一开始就是按批次区分的,无论那个客户出现在多少个批次多少次都无所谓,对我来说那个客户名字上是一样的实际上身份不同,你直接把它当成客户的分身就可以。名字是一样的,但性质不同。

因为变化汇总的要求很多,如果没有对数据进行透视表方式的处理基本上是不可能完成任务的,我很庆幸,在搞这一摊东西之前,我越发的熟悉数据透视表这个功能。有了这个东西只要我的基础数据分列得足够详细,我就可以得出我想要的汇总结果,可以按仓、可以按批次的、也可以按客户。当然如果你硬性要求还得分什么车多少船多少,会有点难度。但是这个也未必不可能,因为从我们现在的这个称量单号生成规律还是可以把车跟船轻易地分离开来。但是要做到这个,最恰当的方式是一开始的时候就做好分类标识,就像我在那些分类标识里面又添加了批次这个选项一样。自从单位开始有船进出以后,我都每天都过得很郁闷,首先烦那些船的数据到底有没有输入,其次是那些船到底属于哪个单位、属于哪个标的,。没有一个系统是完全靠谱的,所以最终我还得自己搞清自己到底想怎么样。今天是这个月最后一天,估计我们单位的不会让我好过,所以不可能在今天下班之前就结束这个月的账目。但是月末这个数耗在那里显然麻烦非常大。为了这个我已经郁闷好几天了。

有种被掏空的赶脚。

2016-12
26

即将说再见

By xrspook @ 10:06:23 归类于:烂日记

明年开始我就会摘掉小米手环。之所以这样,因为我觉得我根本不需要小米手环的督促。相比于小米手环督促的正作用,因为小米手环自己的问题带给我恼怒的机会更多。不用再为了小米手环少算了步数而烦恼,也不需要为了凑够多少步而作弊。为什么非得要为自己戴上如此一个紧箍咒呢?对某些人来说,这个紧箍咒他们是被迫戴上的,但对我来说一开始戴上这个东西,纯粹是出于好奇好玩。在过去这一年多时间里,我的确因为戴着小米手环捞到了不少好处,但有些事情叫不作死就不会死。贪心没有什么好结果,尤其当大街上戴手环的人越来越多,那种好处自然会越分越薄。情况就好像大学的时候,我还可以通过连续31天写blog赚一台咖啡机。但现在,即便连续31天每天写100条围脖,也不会有任何奖赏。摘掉手环对我来说,等于是放弃很多得益的机会。但我觉得自由更重要。我不想把自己捆绑在那个上面了。再也不需要每天晚上睡觉之前刷屏同步数据,也不需要每天早上起来第一时间记得要去微信和QQ那里捐步。幸好我已经决定,2017年开始不再带手环,因为近期微信和QQ捐步又发生了大变化。1万步以上才可以开捐,这个条款不变,但捐出的数额不再跟你的步数成正比,而是一个随机数。当你好不容易才做到了3万步以上,结果给你的随机数只有0.19,想死的心都有了。还记得我刚开始捐步的时候,每天封顶是3万步,3万步就意味着可以捐六块钱。但自从某次捐款是由顺丰快递资助开始,每天的3万步就只有三块钱。而现在全部的随机数首先也是从顺丰快递开始的。有时一天只有1万多步,但捐出的数额却有2.67,但更多的时候步数超过了3完,数额却是0.50元都不够。随机数的这个做法唯一解释就是他们不想让大家把捐步看得太认真。因为步数多不一定就意味着能捐更多的钱。2016年好长一段时间,我之所以,还继续戴着小米手环,就是因为有捐赠步数。但现在,连这个也逗我玩了,完全就是生无可恋的状态。好段时间,手环之类的东西风靡大江南北,但现在那一类的东西,对我来说已经毫无吸引力。不知道有多少个小米手环的用户可以连续佩戴小米手环一年以上,且每天都保证能达标8000步(我的平均数超2万)。如果存在那么一些用户,对他们来说佩戴不佩戴小米手环都无所谓,因为常规运动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吃饭睡觉一样。

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现在几乎每天都在用科大讯飞的语记写blog。最糟糕的情况发生在每个星期一早上,站在广园快速路的省农干科干院公交站附近听写。并不是因为那里的手机信号太糟糕,而是因为那里的车流声实在太疯狂。于是,语记辨认的效果非常的糟糕,我不得不把语速一再放慢。但即便如此,我也不能保证,能有平时80%以上的正确率。幸好广园快速路边上没有住宅楼盘,否则那里的住户肯定会被吵死。

感觉才刚刚过了广马,过了生日,过了Dangal的上映,马上过了这周就是2017了。这个12月时间过得飞快啊~

2015-11
23

水忧虑

By xrspook @ 13:31:02 归类于:烂日记

又停水!今天据说是早上10点到下午6点,但我觉得下午6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来水的,上次说的是下午4点来水,结果折腾到晚上接近10点!不过呢,今天我本来就打算去游泳,经过上一次以后,估计想去游泳的赶紧今天也都去了,免得像上次那样为了没水洗澡而发愁。才三周时间,又是麻涌的市政停水,他们的工作有多糟糕!停水引发的一系列问题,比如说来水以后水间歇式的水发黄那些事持续了起码一周。刚刚好转,又来了!这样直接就导致其实接下来的几天几乎也做不了实验,因为水质非常糟糕,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保证出来的结果是靠谱的呢!当年单位的宿舍之所以不在楼顶弄蓄水池是因为据说那里还要加层,但现在不加了,另外起一栋,但蓄水池还是不在计划中。水箱和蓄水池的容量怎么可以相比!有蓄水池也不需要经常用泵去加压把水送到宿舍四楼和办公楼六楼。真不知道这个单位的设计是怎么整出来的!北方人的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超过4层的楼房没有蓄水池,房屋的雨水管一律设置为室内明管!每到下大雨的天,办公室里的雨水管就稀里哗啦个不停。这还不算最糟糕,最糟糕的是主楼和副楼的连接伸缩带永远的漏水漏雨,所以大雨过后、大风过后、潮湿的天走廊上的天花总像下雪一样掉下来,请不同的防水整过N多次都未果。这就是在浪费国家的钱!浪费纳税人的钱!如果这些事是发生在家里而不是发生在单位,结果根本不会这样!

单位的东西我尽量什么都不去想,因为想过了实际上发生却不如愿那很烦,相当的烦!跟我所预料的不同,是我的问题还是别人的问题,如果是别人问题且无法改变,那真的会被憋死。工作的时候只能调用不足50%的力量,这是让人很沮丧的。人人的工作都这样?还是因为我根本就不应该在这个地方继续干下去?

今天据说要去现场扦样。扦样神马本身没问题,但扦样的组织安排通常都有一大摞可以被吐槽的地方。比如说是扦哪里的样,要扦多少个,是自己整还是要等别人过来监督的。扦样的过程很简单,但即便很简单他们的思路也是人越多越好。每当说起“越多越好”这种破烂思维我又可以吐槽几天。你自己傻逼你要偷工减料是你的事,但如果会影响到他人我就忍不住要吐槽,即便那个“他人”不包概括我。心中的莫名其妙的正义感会让我去为那个“别人”出头,哪怕那人或许根本不用我去多管闲事。有些人是遇到不合理也不去管的,天朝人大多如此,这就是传说中的逆来顺受,因为受天朝儒家思想影响,让大家在“忍”字上面貌似能力颇强。但真的这样吗?天朝的朝代更替并不比别国少,因为忍无可忍的时候就会发生大爆发,于是所谓的叛乱和朝代更替就来了。零容忍不是完全的解决之道,毕竟把所有小问题都扩大其严重性也是有点问题的,但如果人人都能对自己零容忍或接近零容忍,社会或许会好点,当然了,这也不现实,因为某些人对自己的要求那是无下限的,你不能要求人人都那么自觉,正如我觉得需要人们高度自觉的共产主义世界完全是乌托邦。

这篇东西,在该发布的那天写完了大半,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最后部分是第二天早上继续完成的……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