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
11

我所遇到的996

By xrspook @ 17:53:44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虽然是我的调休日,我人在广州了,但实际上微信QQ电话不断。有核对数量的、有询问数据的、有探讨某些方法的,所有这些东西都堆积在了昨天。正常情况下,我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反倒不会遇到这么多这些事。昨天几乎可以这么说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大爆发。整个上午我几乎都处在一种隔一段时间就打开各个社交软件看一下的地步。无论有人还是没人,无论休息还是工作,这种东西分不清,最终就会导致人非常累。

现在大家都在热烈地讨论着到底要不要996。还记得一开始的时候,我并不知道996是什么,于是就去百度了,那个案例的最后提到的居然就是浪潮,他们实行的就是这种制度。接触过浪潮以后我明白到即便他们执行的是996,但是他们的工作效率却相当让人无语,无论是工作质量还是完成时间都让客户非常不满意。在进行单位的智能化系统招标之前,其实无论是我们的人还是总公司的人,都已经去过很多地方调研。招标的时候也邀了好几个过来,最终我们选择的是浪潮,因为相对于其它公司来说,他们是最大的,其次是因为中储粮的系统是他们做的,所以理论上相对来说,他们的经验会比较丰富,尤其是面对大型项目的时候。但实际上,当我们自己的项目开展到一定程度,需要做一些实质性东西,不纯粹只是框架和文书的时候,问题就来了。项目推进很有问题,东西做出来根本不是我们想要的效果,于是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反复折腾。也不知道是他们传达人的描述有问题,还是他们下面的人无法理解传话者的意思。所以有些本来很简单的事情却要拖很久很久才终于稍微好一点。

现在正在使用的粮食大清查软件就是他们开发的,那是他们为国家粮食局以及相关部门开发的软件。从使用的结果看来,他们的逻辑有问题,很多东西都没考虑到位。这其中的原因有可能是跟他们谈项目要求的人没有考虑到会有那么多情况,其实是因为他们只是仅仅实现了客户的要求,而没有自主思考这么做其实会不会有逻辑漏洞?对一个码农来说,对一个软件工程师来说,逻辑是必须缜密的,而当他们觉得某个逻辑有疏忽的地方他们应该及时反馈。不知道浪潮那边和国家粮食局折腾了多长时间才折腾出了这个软件,反正这个大清查软件在使用的时候几乎可以这么说,已经被所有使用者一致认为是个莫大的玩笑。国务院布置下来的大任务,副总理韩正亲自布置粮食大清查任务。从上面的姿态看来,这是相当严肃正式的,但是到执行的时候却发现各种儿戏。

和我们的智能化系统相比,大清查的系统要简单一些,但那个系统尚且做得让人如此无语,我就更加不奢望我们的智能化系统能会有什么惊天地的效果。昨天他们的人首先问我的同事我在哪里,我同事告诉他我休假了,星期一才回去,然后他就打电话找我。我当然也就只能告诉他只能找另外一个人。接到他电话的时候我就知道那是一个脑子转速不太快的人,因为只是接他几分钟的电话,我已经被他的语速搞得有点烦躁了。显然他应该不是一个底层的码农,但如果他居然也能成为中间传达软件设计意图的人,那么出来的效果,我简直不能有任何奢望。从工作时长来说,他们实行的是996,但工作效果却让人很不满意,这种工作方式不利于提高工作效率以及工作积极性。

方法不对,所谓的勤奋效果是糟糕的。

2019-05
10

妈妈多舛的命途

By xrspook @ 21:18:08 归类于:烂日记

我妈今天跟我说,她有可能在小学的时候留过一次级,之所以那样是因为那一年她根本就没上过课,一整年都病了,而且一直不见好转。但是她也记不清到底是不是发生过这种事,因为别人好像也没有提起过。自己有没有留过级种事理论上是不可能不记得的,但实际上就是这样。她说那一年她都在咳嗽,怎么看医生都不见好转。家里是做粮食运输的,所以她就一直在家里那条船上,从这个地方到那个地方。她说现在她老是咳嗽的慢性支气管炎就是当时落下的病根。她不说,我根本不知道曾经有过这种事,我出生到现在从未听说过她留过级。虽然外婆外公把妈妈的三姐妹都养大了,但一个落下了咳嗽的病另外一个缺维生素,所以曾经有段时间试过失明。老大的跟排第二的都有过这些毛病,最小的暂时我还没听说过在身体上曾出现过什么状况。也不能说最小的那个智商有点不如大的,但是我就觉得在某些事情上她会缺心眼。这些病这些颠沛流离都是那个时代穷的产物。没人说得清为什么那些病会找上他们,但显然如果当时她们的家庭经济条件好一点,父母的知识多一点,大概就不会到达那个地步。

我妈小学的时候曾经有一年病了一整年,初中毕业的时候外公跟她说因为家里没钱,所以无法供她读高中,于是她只能去不用给学费、有生活费、毕业后还包分配工作的中专。中专毕业后,刚好遇到文革,于是她不得不上山下乡,被分配到广东省偏远的地方。文革结束,高考恢复了却被告知初中生可以考高考,高中也可以,但偏偏就是中专的不行,因为他们已经有工作了。鬼知道那到底是什么规定。就学习成绩来说,我妈其实挺聪明,但因为她生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遇上了特殊的事情。

努力调回广州以后,在别人的介绍之下我妈认识了我爸,然后结了婚,37岁的时候把我生下。我刚上初一,我妈就退休了。在我大学毕业之前,她东奔西走做过各种各样的事,首先是因为她还精力旺盛,其次是因为一定程度上这能增加家庭收入。在我工作两年后,我妈被诊断出有结肠癌。首先是手术切除,然后是化疗。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去了超过5年,一切正常,从医学上说已经痊愈。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命运会如此跌宕起伏、困难重重。如果改编成电影的话,甚至观众会觉得不可思议,觉得这是瞎掰的。为什么这种主观客观倒霉都会发生在她身上?我刚出生不久以后,因为我妈单位的福利太好,外婆就叫她产假(一个月?)一结束就回去上班,那个时候我开始戒人奶,但是我爸却买错了婴儿奶粉。在理论上身体长得最快的时候,我一个月只长了一斤,几乎没有变大。理论上这种事如果算倒霉,应该算上我的头上。买错奶粉这种事是我爸爸干的,但实际上一定程度上我觉得我妈认为这是因为她的倒霉延伸到我身上。

有时我觉得在两件事情上,我妈是不满意外婆的。一个是因为外婆不会照顾,所以小学的时候她病了一年,其次是在我出生不久后外婆就让我妈回去上班,让我开始戒人奶。我妈总觉得如果可以重来,由她做决定的话,估计小时候的我会更强壮更聪明。不是每个小孩都会像我从前那样,一个星期小病一次,一个月大病一次。其实那些记忆我都不大清晰,虽然我知道有发生那些事,但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我都不觉得我要因此怪责任何人。

和我妈比起来,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2019-05
9

面子问题

By xrspook @ 10:32:59 归类于:烂日记

随着大清朝的逐步深入,我越发觉得总公司就是一个相当扯淡的东西。因为无论是我们自己还是别人提出来的问题,尤其是比较大的、我们难以解释或者无法解释的都是因为总公司这个屌丝惹出来的祸。之所以这样,原因是他们把责任下放给我们,但是权力又不给,于是就会存在一种这样的关系——从名义上、从文件上看来,我们是操盘手,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完成我们自己流程的事,而其它做决定或者核算之类的东西完全由总公司负责。

这种狗屁的关系由来已久,因为具体到某个科室内部也存在这种问题,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们一直延续下来的官僚作风。领导有些事情管得太多了,管得太细了,下面的人完全不能发挥主观能动性,时间一长自然会感觉被打压,就会进入一种只是服从命令而不会独立思考的状态。如果那个领导非常牛逼、非常全面,转数很快,而且责任心很强,把所有可能发生问题的细节都考虑过了,可能他领导的那一堆人犯错的几率会低一点,但无论怎么说,总有一天会碰壁,因为那是以一个人的力量跟所有潜在隐患作斗争。当你碰上一个不靠谱的领导那更加是彻底完蛋的节奏,而现在我们貌似就遇到了这种事。

领导理论上把责任下放了,但实际上权力没下放,所以下面的人还是很蒙圈,不知道该怎么做。因为有些东西他们知道的,但我们却毫不知情,所以即便我们想努力一点把事情做完善,也毫无办法,因为有些事情是我们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而这个不知道完全是因为领导知道了,但他没跟下面的人说,又或者他根本没觉得他自己或下面的人有知道的必要性。上面的人不进行缜密的思考、周密的部署,下面的人再怎么绞尽脑汁还是会躺着中枪、犯了各种错误都毫不知情。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是因为下面的人不得不对上面的过于信任,其实我们有些时候可以对他们提出质疑,但问题是官僚作风会教育你,即便有问题你也不要说,尤其不要大声说,不要在公众场合说,于是到最后就变成了烂在肚子里,什么都不说。把问题挖出来的时候告诉你这个场合不合适,不应该以这种表达方式说出来,但是如果现在不提出来,那什么时候解决呢?如果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会一直成为隐患。过一段时间不提上日程这个东西就会被忘记,接着变成导火索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个大爆发。这又是谁的责任呢?因为面子上的关系一开始不把所有东西都捅出来,这个做法从我进入这个单位就已经发现了,而且随着工作时间增加我越发在各个方面都感觉到这种作风。这种为了当好人而降低智商、制造隐患的做法,我相当鄙视。

无论领导还是下属,其实都是一条贼船上的人。让下面的人也用心去为上面的着想,那么领导的工作就可以轻松很多,但貌似能有这种觉悟的领导只是极少数。

2019-05
8

签名的烦恼

By xrspook @ 9:12:21 归类于:烂日记

感觉现在不知不觉中就过去一天,时间过得飞快,很多事情感觉我还没做完时间已经过去了。当然有些时候也会感觉时间过得很慢,比如说在等待别人的时候。

自从开始重新做回统计,让我觉得最郁闷的等待莫过于站在单位领导的办公室门外,等他们谈话完毕,然后我进去找他们签名。还记得有一次我知道谈话的是两个主任,所以我冲进去了,之所以这么干不是因为我不知道规矩,而是因为当时快接近上午10:00了,总公司的要求是上午10:00之前要报进度表。我等着领导签名盖章,然后报送资料。我冲进去之前,我已经在门口等了超过半个小时,我实在不知道那两个主任还要聊到什么时候。但即便这样冲进去,我还是不能马上拿到签名,他们会让我放下,然后他们签完再叫我过去拿。知道他们这般操作以后我就明白到我这么做肯定是让他们觉得我不懂规矩。从他们的角度考虑,他们觉得我不应该打断他们谈话,我是在他们谈话的间隙冲进去的。从我的角度考虑,我已经等待很长时间了,而他们的谈话也有一些空档,在空档的时候他们把名签了,然后我就可以继续做我的事,他们也可以一直聊下去,我也不需要在门口被迫偷听了,我根本不想听他们在聊些什么。我只能站在那里,我不能补签名就回去,因为对我来说事情没办完,就是个包袱放不下。每到这种时候,我该怎么办呢?如果他们有考虑到10:00这个时点的话,大概他们会稍微停顿一下,但是他们不会在意这个,因为那只是我工作,他们不需要完成按时报送的任务。对他们来说报送资料这种东西迟一点也没有关系。如果可以早点完成,我绝对不会拖到最后一刻,但有些人不这样,甚至你要求他在规定时间里完成,他也会拖延甚至干脆耍赖皮不干,又或者在快到期限的时候给你一个根本不算答案的答案。

如果别人做我的工作,遇到签名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处理呢?

我的工作有时候很繁琐,有时候很创新,有时候在不断地重复同样的事情,但对我来说让我觉得最不可控的却是找领导签名。正是因为要不断地找领导签名,这份工作很无聊也很特殊,让我觉得没有底,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怎样才能让他们觉得满意。换做是别人找我签名,有些时候我也挺烦,尤其是当我手头上有很多东西的时候。因为别人找我签名通常我把名字签下去之前必须核对他们拿过来的东西,但如果那个时候我正在思考一些比较复杂的问题,又或者正在计算凭证我就会感到莫名的心烦。相对领导来说,我签的名算很少了,而且领导在我做的表格上签名也不需要核对些什么,只有当他们心血来潮的时候才关注一下上面的数字。多年以前当我去找领导签名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会专门考察我对表格上信息的了解。对我来说,虽然很多时候我处理的是数字,但我在意的是那个方法,而不是数字本身。正因为这样,除非那个数字重复出现很多遍,否则我不会有感觉,所以当时找他签名的时候我是心惊肉跳的。

签名到底能代表些什么呢?人为什么要耗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在签名上面?

2019-05
7

遇到avs不兼容aac

By xrspook @ 11:13:30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当我把avs脚本拉到播放器里的时候会很卡,一开始的时候有声音,但声音很奇怪,卡了一段时间以后总算可以拖拉操作了,但问题是没声音了。我以为是电脑出了毛病,有些插件失效,但后来当我把脚本关联另一部视频的时候,完全没有这个问题。昨天我把这个状况告诉老手,他说这是因为avs脚本不怎么兼容aac音频,而这种aac不兼容不一定会发生,可能因为acc有很多种模式,有些是兼容的,但有些就不行。碰巧我遇到的这个视频是不兼容的,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毛病。因为我打算挂avs脚本进行最后的视频审核,所以视频的图像和声音都必须正常,但如果用原视频显然就行不通,所以我首先要把那条aac音频压缩成ac3。我以为进行音频压缩需要很长的时间,但原来那只是几秒钟的事而已。简直就是迅雷不及掩耳就完成了。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在一个几个GB大小的视频里,其实音频大多的时候只占几百MB,有时更加只有一百多MB,而我那个视频就只有100多MB。如果视频是封装了杜比dts的话,音频可能会超过1GB,但其它格式,无论是ac3还是aac,其实都很小。把音频压缩完以后,我再把原来mp4的视频跟ac3的音频封装在一个mkv里,然后再用avs脚本调用,一切就正常了。拖拉播放非常顺畅,音频没有一点问题,爽歪歪。

按照字幕组的压制惯例,在片头和片尾都要加入字幕组的戳。在片头处加入那个东西没有问题,但如果在开片的时候就加入,要把所有信息都表达完全却无法做到,因为片头太短了,整个信息全部加载完需要一分钟,但片头大概只有30多秒,让我觉得相当郁闷的是片尾只有大概20秒,我根本来不及加入那些东西。如果我在片子还没结束之前就加入那些信息,我觉得会影响观影,所以最终我的做法可能是把字幕组后面那些无关紧要的信息删掉,只显示一些核心内容,这样我就可以把戳控制在20秒。也只有这样,我才能顺利地把这些东西加载的片尾,否则我就要占用正片的时间,这是我不想做的。如果我在正片后段的空白处加入这些戳,会让人觉得这部片子是不是快结束了,因为通常只会在片尾放字幕的时候加入,但偏偏我的那个片源的最后部分是没有字幕的。

90年代初的电影会存在一种神奇的事,现在的片子通常都不会有这种问题,信息都是齐全的。当然现在的片子很多都已经是数字拍摄,也不存在胶片的问题。我正准备压制的这个片子,我觉得大概是用录像带转制的,所以清晰度可以,但问题是可能年代久远,录像带保存得不太完美,所以转制的时候有一些没办法纠正过来的偏色。总的来说虽然是偏色,但是颜色的控制却要比之前我所看到的全片长版本好。所以我觉得之前看到的那个全片长版本有可能是VCD转制的,考虑到那个时候DVD还不流行,我觉得非常有可能只是VCD。VCD跟录像带片源相比,后者出来的效果更优秀,当然前提是录像带保存得很好,否则就会像我的这个片源那样,从片子的某个部分开始,有严重的偏色。

在碰壁中前进吧。

Page 8 of 1,094« First...«56789101112»...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