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
5

清明之味

By xrspook @ 17:44:36 归类于: 烂日记

一夜之间气温就降下去了,在我打开房门之前我都不觉得气温有什么不一样,因为无论是前天晚上还是大前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没有盖被子,我只是搂着一个枕头。我也说不准自己是搂着一个枕头还是夹着一个枕头。如果我搂着那个东西睡觉的话,我的身体就不会扭曲过度盆骨即便是侧睡也顶多保持在垂垂直的位置,不会和床成一个锐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睡觉的时候我就养成了一个搂枕头的习惯。仰睡的时候会把枕头丢一边,但是侧睡的时候,如果没有那个操作,我就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姿势,久而久之就会有一些不良的后果。冬天的时候搂着枕头睡觉是很舒服的,但是夏天这么干显然就太热了,我感觉夏天的时候,我侧睡的频率也会低一点,冬天经常会侧睡,因为被窝里很冷,我总是选择一直像熟了的虾一样。

昨天是清明节,当我打开房门,窗跟门形成对流以后,我立马闻到了清明节特有的烧香味道,可能是香,可能是蜡烛,也可能是各种祭品,反正就是祭祀的味道。在我印象之中,好像其它清明节我没有这么强烈的感受,大概因为现在虽然各大墓园已经开放,但是不允许大家在里面烧制品,有些只允许烧香烧蜡烛,有些甚至直接不让你烧。进入墓园的时候就要检查你的包,检查你的车,如果发现有纸质制品就要全部要没收。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大家不得不在自己家门口又或者是小区的某些地方,又或者是某些他们先人去世的地方烧各种的东西。那些地方有可能是某个树头,也可能是某个街边,某个江边,又或者你说不上到底是什么的地方。

在我印象之中小区的那种祭祀的味道逢年过节会闻到,但只是某个时段闻到,又或者只是间歇闻到,但昨天一整个上午我好像都闻到了。从前那些味道通常会在中午吃饭前后又或者是晚饭之前才闻到。现在这些制度之下的确墓园的防火压力降低了一些,但是大家都躲在家里、家门口又或者是城市里的某个地方烧那些东西,一旦着火,挺不堪设想。如果在山里着火了,烧毁的是树木,破坏的是环境,如果在城市人员密集的地方着火了,损失了可能就是人命以及大量的财产。昨天晚上的新闻我才知道清明前的一天,又或者已经不能说是清明前了,得算是清明节的凌晨广州的某个大型服装市场发生了一场火灾,清明节的当天,广州的某个创意园也发生了火灾。这些地方发生火灾是可以理解的,任何地方发生火灾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偏偏是在这个时间发生火灾,就会让人有点遐想,虽然两场火灾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已经是算不幸中的万幸,但是那个服装市场的商户肯定会损失惨重。因为着火的地点是他们的货仓,那些都是服装,不能烧也不能泡水,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钱都打水漂了。为什么会在半夜着火?是因为某些人祭祀留下火种导致着火,还是说因为某些线路短路导致着火呢?无论是哪个,在调查结果出来以后,肯定得有人出来负责,但负责归负责,有些东西已经彻底不能挽回了。

为什么这个清明节让我感觉这么多灾多难呢?

2015-08
8

如何是好

By xrspook @ 11:07:41 归类于: 烂日记

消防演练、消防培训、安全教育年年都搞,但当我们真的遇到火灾的时候我们又干了些什么呢?写了上面一句后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说更多了,因为上面要求下来我们要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消防勘察给我们一个确切的定案后我们才可以对外公布官方消息。

看到的第一秒,我震惊了!第二秒,我害怕了,因为我知道着火那个地方是怎么回事,有可能粉尘爆炸的啊!接着就没有更多的时间发呆和考虑会不会死了。看着火在离我几十米的地方熊熊燃起,但实际上要着急处理的地方远不止正在烧得厉害的那一处。现在回想起来,我左右手各提着一个灭火器跑上一段斜坡挺帅的,当时我已经不考虑地上很多灰,也有点水,我会不会打滑,谢天谢地,没发生那种事。昨天是我第一次不在消防演练中拔掉保险环,正确靠谱地往需要喷的地方发射。但实际上再多的灭火器也没用,再正确的喷射也无能,因为我们手上的并不是能制冷的二氧化碳灭火器,而是干粉灭火器。我们对其实施喷射的地方是铁管外侧,火在里面烧。只有水,只有能制造高冷的东西才能解决问题。一条小水管,不下4个灭火器同时往一处使劲也不是完全没效的,起码那里的温度是稍微降了下来。安全培训总是很强调什么火灾应该对应用什么类型的灭火器,对于一般的固体火灾,神马灭火器都行,这个地球人都知道。但单位里所有人都忽略了要是固体火灾发生在钢铁包围的内部呢?扯淡啊!什么灭火器都根本无法进入到燃火的地方,所以,水是最好的扑灭介质,因为水可以进入到任意角落,但如果没水或者可用的水太少/小呢?知道里面在烧,在没水的情况下比较优的方式估计是在外面降温,在这种情况下这么多种灭火器里二氧化碳貌似在降温这个问题上比较靠谱有木有!!!虽然那只是杯水车薪,但相对而言,不从灭火而从降温的角度考虑,二氧化碳的要比干粉的好。为什么有这种想法?我记得某次消防演练别人喷了一点二氧化碳的,叫我拿着那玩意再灭一个火。前一个人没告诉我那个灭火器连接罐体和喷嘴的地方有个漏点,当我按下开关的时候一大半的东西往前喷,另外一小半的在那个小缝/洞里出来射到我手臂上了,既冷又痛!二氧化碳灭火器使用的时候不能握管体和喷嘴之间的连接管,因为那里温度太低。

昨天虽然大家都已经很努力,能使用、水压足够大的水龙只有1条,其它的小水管,虽然有水,但那绝对就只是挠痒痒的节奏。燃烧已经发生,只有降温阻止其进一步蔓延或者隔氧使其灭掉。不弄出开口就无法把水灌进去,把口打开了等于是增加里面的氧气,烟囱效应火势将蔓延得更厉害,我们可以怎么办???????

在写这篇东西的时候我突然想到,用沙会不会更有效?沙可以截断空气,而且几袋沙都放在观察口噼里啪啦倒下去等于就在那个地方整了个阻断风道的插销,虽然那东西有一定的流动性,不知道会散落到什么程度才能封住那个地方,但起码沙能起到一定隔绝空气的作用,那东西也烧不了,火到了那里也奈何不了什么。30米高的地方要求水足够多足够大是很扯淡的,但在30米高的地方长期放几袋沙却很可以。应急的时候把沙倒进去然后在沙上面泼上几桶水应该能顶那么一阵子。把火控制在一个地方,只要有水就会好对付很多。我们甚至可以在水没到位的时候就往火源那里泼沙,能缓一缓?没有温度就不会烧,没有氧气就烧不起来。

不知道设计者到底是怎么想的!不知道安全验收是怎么通过的!他们从来就没有从特异性方面考虑问题。我觉得我们中招这种事是必然会发生的,毕竟,出来混的哪有一直风调雨顺。重要的是经过这次以后我们可以做什么改进,改进到什么地步,好让这种邪门事从此离我们远远的。

体验了一回死亡离我如此近,人生真有趣~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