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1
29

湿得一逼

By xrspook @ 8:52:10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天气非常的潮湿。早上起床的时候湿度94%。上班之后我发现出太阳了,所以回去把宿舍阳台的窗打开,中午吃饭的时候突然下大雨,所以我赶紧回去关窗。关窗之后,我发现宿舍的湿度已经达到了99%。湿度计最多只有两位数,即便已经达到100%了,还是没法显示出来的。这到底是什么天呢?为什么会这样?虽然可能温度不算太高,只有25℃左右,但因为湿度很大,所以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虽然你不会大汗淋漓,但是总感觉到处都黏黏的。走在路上也得小心翼翼,因为地上湿滑。宿舍的这种湿度让我觉得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但浑身的感觉都很奇怪,所以我只能开抽湿机,把室内的湿度降下去。或者你会说,也可以开空调,但是空调的滤网已经洗过,插头已经拔掉,洗过的滤网再开空调没什么问题,但是要重新把那个插头插上,就要费一番周折。11月下旬接近12月居然有100%的湿度,想想都觉得这相当不可思议。

除了这么神奇的事,还有天气变得完全不讲道理。前一刻阳光明媚,下一刻倾盆大雨,那种感觉就像是盛夏,但是盛夏还有一些预兆,比如你看到一片乌云过来,然后再开始发狂,现在没有乌云。你甚至还能看到蓝天,但是却已经在倾盆大雨。一边看到太阳,一边看到蓝天,一边在下大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狐狸就是在出着太阳下雨的时候娶媳妇的。还记得多年以前,在大学思德课上老师给我们放黑泽明的《七个梦》的时候,我们全部人都被第一个故事吓得不轻。准确来说黑泽明的《七个梦》所有故事都把我们吓得不轻。虽然现在要我重新想起来,那到底是7个什么故事,除了第一个以外我已经想不出来了,但是那种恐惧还依然记忆犹新。那种出着太阳下雨的天我就永远会跟黑泽明的那个梦联系在一起。

周一潮湿得很厉害,但实际上周六日的时候我已经感觉到那个苗头,因为办公室有一股发霉的味道,是那种木制品发霉的味道。这种味道在2022年尤为明显。虽然我个人感觉好像开抽湿机的几率不算太高,但的确办公室在2022年那个味道出现得比较频繁。大概因为旁边机房的空调太好,又或者换新了,所以力度非常大,他们的温度开很低,我们的温度从来都不低,于是湿气全部都聚到我们这里。湿度还未曾达到100%,我们这里的湿度已经很变态。

我是个相信科学的人,绝大多数情况之下我不会迷信风水那种东西。现在我们办公室的这种状况,根本不是风水的问题。这是非常实在的科学,比如以前的冰箱隔热性能不好,所以一到潮湿天冰箱的面板上总是会滴汗。现在冰箱的隔热性能相对来说好一点了,所以这种情况不怎么出现了。对我们来说也一样,机房就是一个冰箱,我们是面板,几乎可以这么说,是没有做隔热的面板。只不过机房的温度没有冰箱那么低,而我们这块面板相对来说表面积又比较大。一天两天还行,长年累月都处在这种环境,是不可能不生病的,问题只是生什么病而已。

做机房不做很好的隔热,这到底是什么鬼设计。

2022-04
25

高湿

By xrspook @ 10:47:18 归类于: 烂日记

搞不懂为什么宿舍的湿度会那么高。这个周末宿舍的湿度达到了90%以上。最高的数值好像是96%。这不是宿舍的电子温湿度计坏了,的确就是这么回事。无论是电子温湿度计还是抽湿机显示出来的湿度都很高。另外一些不需要看数值就能感觉得到的是地面或者桌面如果用水擦过,很久都不干。这还不是最郁闷的,最要命的是睡觉的时候你能感觉得到被子好像有点湿湿的。湿湿的被子后果就是容易滋生各种微生物,结果就是不知道到什么时候,我就会有各种骚痒症。

几年前在我印象之中,即便玻璃在流泪、柜子在滴汗,床铺也没有那种湿湿潮潮的感觉,但近几年这种感觉越发明显,我妈说是因为我天天都在宿舍拖地,宿舍里面的湿气太重了。这估计是其中一个原因。以前我的皮肤也不会那么敏感,春天和秋天的时候,我非常容易发生光过敏,脖子上很容易出现汗斑。今年我发现不仅仅是脖子上,前臂也会这样,所以这是不是因为多年来我都不涂防晒导致的恶果呢?我妈年轻的时候也不涂防晒,为什么他们那代人就完全没有这种问题?以前脖子上的汗斑无论严重程度怎样,只要涂上几天派瑞松马上就能压制住,但是我发现近期我对派瑞松好像不那么敏感了。为了要把那些汗斑干掉,我要涂起码两个星期以上。涂两个星期才能把汗斑压制住,但是可能没过两天,一晒太阳一出汗,汗斑又回来了。汗斑这东西,我感觉如果刚刚起的时候我不去抓,估计不会发展得那么快,但我是那种根本控制不住的人。比如说我的左前臂外侧的地方。我觉得那里痒我就会忍不住要去抓。即便当我清醒的时候,我忍住了不抓,当我睡着的时候我还是不自觉地会去干那种事。即便戴个袖套,甚至穿着长袖,我照样会去抓,除非把我自己的手捆住,否则的话根本控制不了。

周六的晚上我开了几个小时的抽湿机,装了满了半个水箱。下午睡觉的时候我感觉床铺有点湿湿的,但是抽了几个小时以后,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终于又感觉到干爽了。为什么居然可以那么厉害,抽得出半水箱的水呢?我的抽湿机水箱容量是2.5升,所以就等于几个小时抽了一升多的水,想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些水到底是哪里来的?

让我觉得很绝望的是,即便我看着天气预报说当前区域大气的湿度都只有70多,但实际上当我打开阳台的窗通一通风以后,我会看到湿度直线上升,从80多直接上升到90以上。所以这到底是什么鬼呢?为什么我这里会这么潮湿?是因为我住在2楼,阳台对出都有一片草地回一排树木吗?为了让晚上睡觉的时候不会感觉湿哒哒,我只好每天都开一下抽湿机。现在的温度还不算很高,所以开空调制冷效果会没那么好,而且我觉得专业抽湿机的能力要比空调的抽湿模式好那么一点点。

现在还不到5月,就已经这个样子。闷热潮湿的天气在广东这个地区得起码持续到10月,中秋节过后。光是想一想就让人觉得很绝望。

2019-07
26

除湿的问题

By xrspook @ 10:15:0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好像什么都没做,但昨天又好像做了很多事情。比如昨天我把这个月底应该做的那些工作表格可以动手的,全部都干掉了,但除此以外,我却想不起昨天早上我还做了些什么。一整个下午我都没什么作为,但是却买了三件东西,一个是除湿袋,一个是清理洗衣机的东西,第三个是樟脑丸。除湿袋这个东西我研究了半天,到底是买除湿袋呢,还是买除湿桶呢。如果是从前,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除湿桶,但问题是从用户的评价看来,现在桶的质量貌似都不怎么样,很容易会烂掉,烂掉的结果就是漏水。于是除湿桶就成了增湿桶,还得搞卫生。除湿桶本来容量就不小,比如说通常都会有600毫升以上,漏了问题就大了。这里说的是可循环使用的那种,而如果要买除湿桶的话我也一定会买可以循环使用的。本来宿舍就有一个除湿桶,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买的了。昨天拿出来清洗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个东西的生产日期是2008年。也就是说,我买的那个东西10年有余了,那是我刚来这个单位的时候买的,原因是当时宿舍布局的关系,我的衣柜刚好对着厕所门,所以就买了个那种东西。但实际上我是很懒的人,把那个东西放在衣柜里以后我很少再去照看他,不理会里面有没有吸水,也不理会那里的水什么时候会满。但每到梅雨天气我总会买替换的干燥剂,至于过去这10年多我换过多少次干燥剂显然我已经彻底不记得了。反正那个东西随我搬到了新宿舍,住进新宿舍以后,我装过一次干燥剂,但昨天让我把那个拿出来的时候发现里面只有一点点水,但上面的干燥剂已经彻底消化掉了,那么那些水到底去哪里了呢?鬼知道!昨天晚上收拾某个抽屉到时候我居然又找到了一包干燥剂的替换装。一看日期,原来是2013年的,早就过期了,但是我觉得只要密封性好过期了也无所谓,反正化学药剂理论上有有效期,实际上即便过期了也不会十分影响效果,只是效果没那么好而已。

让我觉得纳闷的是过去几年干燥剂的桶我都是尖朝下放置的,但现在再看那些桶的使用视频,他们的做法是反过来。当我反向放置那个东西的时候,貌似盖上盖子就会把那个吸湿纸捅起来,虽然不至于会捅破,但是也会鼓起来,这是正确的方式吗?我买的这个牌子的除湿桶的时候,理论上他们是朝下的。那为什么现在那些却朝呢?那个尖到底有何用途?至今我都没搞懂,因为有些除湿桶没有那个尖,完全是一块平的栅格。在网上看了一圈,不少网友评论现在的除湿桶很多都用着用着就破掉了,让人相当头痛。现在推广的是除湿袋,里面装除湿剂的份量只有可替换式除湿桶的一半,但他们单向吸湿纸的大小却跟除湿桶相仿。这就意味着除湿袋的吸湿效果要比除湿桶好。除湿桶尚且会有破烂的情况,除湿袋理论上就更容易出现这种状况了。

要跟梅雨天气抗衡,显然无论除湿桶还是除湿袋都不能解决问题,但我觉得如果纯粹只是放在密封的衣柜,这些东西应该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问题是我要用多少才能把现在宿舍的衣柜的潮气消灭掉呢。

生活到处都有待解决的问题。

2019-05
28

当个捡屎的

By xrspook @ 10:12:03 归类于: 烂日记

上个星期一回到宿舍发现墙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很多黄色透明的小飞虫。我觉得那个东西不是白蚁,但到底是什么,我说不准。招惹那些东西的唯一可能性是宿舍潮湿。为什么以前没试过这种事,但现在会这样,究其原因可能是在高温高湿的时候,我在宿舍里面运动。可能是原地跑,有可能是HIIT,也有可能是kick boxing。这些东西的持续时间起码有半个小时,长的话会接近一个小时,而通常做这些的时候,我不会开空调,而只会开着窗和风扇。之所以逼迫着到宿舍里搞,是因为可能外面下着雨,也可能是当时办公室里有人,我不好意思在别人面前那么干。如果空间大一点的话,做这些事无所谓。如果空气是对流的,也无所谓,问题就在于我得关着房门这么干,空气不对流,而且外面的温湿度也很高。光是潮湿导致的水汽已经很多,再加上我散发出来的汗、热量以及某些气味,更容易招惹那些说不准到底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那些东西的个头很小,只有一两毫米。在某个开关旁边,我看到了一圈不知道什么东西,像蜘蛛但又不是蜘蛛,印象之中我见过的所有蜘蛛都要比那个东西大。但你分明能看到一个黑点,外面有很多脚。而那个黑点跟落在那里的灰尘没差多远。所以,有段时间我曾经怀疑那些黑点是不是某些卵。我不知道那些黄色透明的东西是不是那些像蜘蛛一样东西的成熟版,但显然,看到一大堆那些东西,会让人感觉毛骨悚然。墙上会这样,墙角更会这样。于是上周一我就拿出了吸尘器,狂吸了一把,有些虫子不是被吸尘器吸进去的,而是被吸尘器的吸头整死的。把吸尘器里面的东西倒出来的时候,的确有不少尸体,但也有一些尸体在被吸尘器吸进去通过旋风分离器的时候甩死在吸尘器的通道上,如果我会料到有这种事,我还会用吸尘器吗?不用吸尘器,难道要让我一个一个捏死?那些东西虽然小,但移动的很快。因为个头太小,手机照相几乎看不清。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曾担心那是不是白蚁,但实际上白蚁应该不是那样的。墙上有很多这些东西,有些是黄色的,有些颜色偏深一点。但无论如何都不是图片里我看到白蚁的那个模样。白蚁最大的特点是头部有一个很大的鳌,但显然,我看到的那种东西没有那个器官。白蚁也好,其它蚁也好,都是群居的,理论上我应该能找到一条蚁道,而我看到的那些东西基本上都是我行我素,独来独往。

昨天回到宿舍,我觉得墙上和天花板上的那些东西少了很多。取而代之的是地面上有好几个壁虎屎。在我拖地之前,我起码捡了5个。其实我也觉得挺烦恼的,如果宿舍里有壁虎的话,蚊子又或者是那些东西会少很多,但是壁虎又很能拉屎。虽然拉出来的屎没什么味道,但你还是会觉得很恶心。遇到老鼠屎,我肯定不会徒手捡走,但遇到壁虎屎,尤其是在宿舍遇到的话,我会这么干。以前在检验室搞卫生的时候经常遇到壁虎屎或老鼠屎,我的策略是小刷子加吸尘器,但也只有公家的东西我才那么无所谓,另一个原因是公家地方那些东西多,而且要求的卫生程度高。壁虎屎是新拉的,就非常有可能黏在小刷子上。吸尘器把壁虎屎吸进去以后,清理的时候就呵呵呵了。在不图快和方便的时候,不能用检验室的清洁方式。

如果要我选,是让那些数量极多的小动物在我宿舍里分布,还是天天捡壁虎屎,我宁愿当个捡屎的。

2019-04
22

潮湿天

By xrspook @ 10:25:54 归类于: 烂日记

今天早上从我出门到最终到达目的地用了30分钟不到,其中包括了约12分钟的公交车。这对我来说简直有点匪夷所思。因为我从来没有试过原来这段路这么短,之所以可以这么快是因为路上几乎没有车。一大早和我傍晚回家的时候情况完全不一样。因为今天坐的那趟车不是去珠江新城的,所以车上的人不多,也没有出现到某个站一下子下了很多人的现象。如果是傍晚走这条路线回家,车程起码需要30分钟,有时甚至需要45分钟以上,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回程的路有一点绕,而且到处都是红灯,到处是塞车,所以下一次如果再到这个地方搭车,我可以考虑晚一点出门,估计可以推迟到6:30出门。如果我胆子足够大,我甚至可以等那台7:45才开的头班车的763,但那样就太悬了。

之前几天还很凉爽,但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开始就热起来了,也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因为湿度突然间升上去了。哪里都是雾蒙蒙的感觉,湿度很大,好像水分无论如何都不会挥发掉,衣服不干,身体表面的水分也好像挥之不去。昨天晚上我在不到10平方的房间里原地跳之后。房间里的温湿度被我提高了好几个点,尤其是湿度。我是关着门开着窗干的。瑜伽垫到达一定程度后就和Mizuno的防滑鞋底发出一些滋滋的响声,结束以后我,看到地板上都是雾水。情况就像潮湿的天玻璃窗一样。所以有那些东西,不是因为我的汗滴在地上,而是因为我运动时的排出使房间里的温湿度升高。在现在这种天气之下,我觉得风扇是没办法解决问题的,唯有开空调。

说来也奇怪,科韵路地铁A出口这个地方虽然4G信号是满格的,但是网速却非常的慢。因为这样,所以语记出来的东西很神奇。如果语记连接不上服务器,我无法语音录入,而如果能连接服务器,但网络不畅,文字撰写出来的正确率会降低一大截。

理论上几年前过年的时候,我曾经和同学踩着Mobike经过这里,但实际上我一点印象都已经没有了。大概当时还不是现在的这个模样,又或者是因为当年我们要赶在30分钟之内完成骑行,所以一直在死冲,没有仔细观察路上的情况。

大概从6:50开始,地铁口前面的单车停放点就开始热闹起来。之前这里只停了一辆Mobike但唯一的Mobike来了又走,走了以后再来,周转率非常高。但过去的几分钟,Mobike陆续从四面八方过来,几分钟之内就已经积攒了超过5辆的共享单车。可见在地铁口之前设置一个单车停放点是非常正确的,但是如果再晚一点,这里真的能够放得下大量的Mobike吗?来的车多,但走的车没有跟上,大概这种情况下过一段时间就要有运营人员调配一下共享单车的分布了。不过话说回来,骑Mobike转地铁的打工一族如果你再把单车放回他们的居住点显然这就多此一举了,因为下班的时候会很头大。

赚钱这种事从来不容易。

© 2004 - 2023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