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
12

不得不见

By xrspook @ 9:46:36 归类于: 烂日记

过年可以不相见,但是好像清明节这种东西你不得不去见。小时候我觉得过年是个很好玩的事情,家族一大帮人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谈笑风生,聚会很好玩,因为我是个独生女,平时就只有我一个,但过年的时候亲戚朋友的小孩子都会聚在一起,很多人玩、也可以玩很多东西,通常别人都不会来我家,到了别人的家,那就像是各未知的无限可能。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过年就不意味着去别人家跟那些我熟悉的或者不熟悉的小孩子玩,过年就只是跟着父母去别人家拜年,装作很斯文坐在那里。短的话可能是一个多小时,长的话可能是一整天坐在那里,我都觉得自己不是自己,我为什么要坐在那里呢?他们谈的那些东西,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屋子里正在播的那个电视节目我不喜欢看。大概那种反感源自于我叛逆期的时候,当叛逆期结束以后,当我已经大学毕业工作以后,我就再也不去干这种事,再也不跟着爸妈去别人家拜年。第一年的时候他们很生气,但是之后他们接受了这个事实,女儿还是女儿,但不可能一直都跟着他们去拜年。

从前我觉得同龄的孩子聚在一起有很多东西可以玩,但现在聚在一起的时候,我觉得我是被迫听他们瞎扯,有很多东西我不同意,但是又不得不听,你甚至不能反驳他们,你只能一直保持沉默。直到某一次。即便你不主动攻击他们也过来给你挑起事端。有些问题可能他们只是觉得普通平常,但实际上他们应该那样问吗?又或者他们就没想过那会导致什么结果?晚辈跟长辈年龄的差异注定代沟永远存在。我不应该教训他们,但很多东西他们就是错的,我能怎么办呢?

外婆去世的那一次,当我在家里处理东西的时候,我就发现长辈们的思路好神奇。他们最经典的错误就是干着这事,突然间被另外一件事打断后就直接带歪了,然后一直歪下去,所以之前的事无论如何完成不了。我不知道他们年轻的时候会不会这样,还是说完全是因为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所以才这样。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们好像没有系统地跟我讲过做事要有什么思路。他们通常会把一些很具体的事情告诉你要怎么做,给你示范应该怎么做,但是就好像没有从一个总体布局上给你讲框架应该是怎样的。学校好像也没有在这方面给过专业的指导,直到知道有思维导图这种东西以后,我才渐渐有了这样的思维。还记得小学的时候语文笔记老师总是喜欢用大括号,然后再分里面一点一点,但是那跟万用的框架还是有点差别,因为实际上思维方式做什么事大概都一个样,但某篇文章的重点内容,不同的文章会不同。大概小的时候我关注的是内容本身,而不是文章的总体结构吧。除了语文以外,其它学科好像不用大括号解决问题。不过我觉得处理事情的方式更像是编程里面用的流程图。编程思维非常重要,这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但显然。我的那些长辈从前都没接触过编程。

当我老了,当我到他们那个年纪的时候,当我遇到类似外婆去世那些事要处理相关东西的时候,也会像他们那样吗?

2021-04
5

清明之味

By xrspook @ 17:44:36 归类于: 烂日记

一夜之间气温就降下去了,在我打开房门之前我都不觉得气温有什么不一样,因为无论是前天晚上还是大前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都没有盖被子,我只是搂着一个枕头。我也说不准自己是搂着一个枕头还是夹着一个枕头。如果我搂着那个东西睡觉的话,我的身体就不会扭曲过度盆骨即便是侧睡也顶多保持在垂垂直的位置,不会和床成一个锐角。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睡觉的时候我就养成了一个搂枕头的习惯。仰睡的时候会把枕头丢一边,但是侧睡的时候,如果没有那个操作,我就会出现一些奇怪的姿势,久而久之就会有一些不良的后果。冬天的时候搂着枕头睡觉是很舒服的,但是夏天这么干显然就太热了,我感觉夏天的时候,我侧睡的频率也会低一点,冬天经常会侧睡,因为被窝里很冷,我总是选择一直像熟了的虾一样。

昨天是清明节,当我打开房门,窗跟门形成对流以后,我立马闻到了清明节特有的烧香味道,可能是香,可能是蜡烛,也可能是各种祭品,反正就是祭祀的味道。在我印象之中,好像其它清明节我没有这么强烈的感受,大概因为现在虽然各大墓园已经开放,但是不允许大家在里面烧制品,有些只允许烧香烧蜡烛,有些甚至直接不让你烧。进入墓园的时候就要检查你的包,检查你的车,如果发现有纸质制品就要全部要没收。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大家不得不在自己家门口又或者是小区的某些地方,又或者是某些他们先人去世的地方烧各种的东西。那些地方有可能是某个树头,也可能是某个街边,某个江边,又或者你说不上到底是什么的地方。

在我印象之中小区的那种祭祀的味道逢年过节会闻到,但只是某个时段闻到,又或者只是间歇闻到,但昨天一整个上午我好像都闻到了。从前那些味道通常会在中午吃饭前后又或者是晚饭之前才闻到。现在这些制度之下的确墓园的防火压力降低了一些,但是大家都躲在家里、家门口又或者是城市里的某个地方烧那些东西,一旦着火,挺不堪设想。如果在山里着火了,烧毁的是树木,破坏的是环境,如果在城市人员密集的地方着火了,损失了可能就是人命以及大量的财产。昨天晚上的新闻我才知道清明前的一天,又或者已经不能说是清明前了,得算是清明节的凌晨广州的某个大型服装市场发生了一场火灾,清明节的当天,广州的某个创意园也发生了火灾。这些地方发生火灾是可以理解的,任何地方发生火灾都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偏偏是在这个时间发生火灾,就会让人有点遐想,虽然两场火灾都没有造成人员伤亡,这已经是算不幸中的万幸,但是那个服装市场的商户肯定会损失惨重。因为着火的地点是他们的货仓,那些都是服装,不能烧也不能泡水,所以几乎可以这么说,钱都打水漂了。为什么会在半夜着火?是因为某些人祭祀留下火种导致着火,还是说因为某些线路短路导致着火呢?无论是哪个,在调查结果出来以后,肯定得有人出来负责,但负责归负责,有些东西已经彻底不能挽回了。

为什么这个清明节让我感觉这么多灾多难呢?

2021-03
19

存在却无法感知

By xrspook @ 21:06:28 归类于: 烂日记

明明只是星期四,但是我却过出了星期五的感觉,3月底必须把去年没有休完的年假休完,还有就是把今年三八的一天假期也搞定。我不知道为什么要休假,因为休假跟不休假对我来说没啥本质的区别。但是假期放在那里不休,又好像有点过意不去,既然领导都休假了,为什么我不一起呢?毕竟不休假不意味着你有多伟大。为什么我不在早一点的时候把假休完了,我也不知道,好像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这个习惯。休假有什么事干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近期我要去剪头发了,近期也要去清明扫墓之类,所以如果可以的话,如果下周五也可以请假的话,下周五去扫墓。还没到清明就扫墓,这样可以吗?还是说只要过了惊蛰就可以扫墓呢?去年因为新冠疫情的原因,各大墓园都没有开放,不只是墓园,各大宗教场所也没有开放。春节没有开放,清明也没有开放,至于清明跟春节之间有没有开放,我实在不记得了。所以扫墓是什么呢?扫墓大概是留个念想吧。虽然多年以后,估计谁也记不清自己有没有去,又或者是去的时候做了什么,但是这些事还得做。为什么不能把思念先人这种是贯穿于平时呢?难道只有清明节或者重阳节,我们才会想起他们吗?如果节日也好,不是节日也好,我们都想不起他们,只是清明节去走一下过场,又有什么意义?

我对爷爷奶奶毫无记忆,爷爷在我出生之前已经去世,我奶奶在我懂事之前也已经离开。他们到底是怎样的,除了广州火葬场骨灰盒上那个小一寸照片,我从来都不曾见过他们生前的任物品或者照片。为什么居然可以这样呢?!即便我没有跟外公外婆生活过那么长时间,家里还是有很多他们的照片,我能从照片里认识他们。但是,爷爷奶奶之所以对我来说那么空白,是因为我甚至从来都未曾从那些渠道认识他们。同样,我完全不认识的还有我爸。我见过我妈还是孩子时候的照片,大概最小的照片是小学的,还有中学的,中专以及刚开始工作的都有。但是我却从来没见过我爸年轻时的照片。怎么可能没留下照片呢?这实在让我很迷惑。如果有的话,为什么他从来没给我看过呢?从我很小开始,我爸给我的印象就是个挺失败的中年人,同时也是个笨手笨脚的运动白痴,不只在运动方面一窍不通,做精细活方面也相当的糟糕。既然在这些方面这么差,那么到底他在什么方面会非常优秀呢?通常人若是在某些方面很差,就意味着他应该在另外某些方面有非常强大的天赋。我不知道他的天赋是什么,估计我妈也不知道他的天赋是什么,我甚至有点怀疑他自己都从未察觉过自己的天赋到底是什么。因为貌似这30多年来,我从未见过他在哪个方面非常自信,甚至可以这么说,在家里他就从未自信过。他有什么自信的本钱呢?我都信任他。但从另外一个方面考虑,可能他的专注与恒心是他最强大的武器,因为没有多少人会几十年如一日继续他的爱好,虽然家里谁也说不清那些爱好到底有什么用。如果说他是一个基础研究者的话,我们就是技术开发员。我们完全是两个频道上的人。别人的爸爸估计也会痴迷,但是他们在痴迷什么,他们为什么要那样痴迷,估计别人回答得出来,但我却不行。对我和我妈来说,我爸是个谜之存在。

他就在那里,但我们不认识他。

2020-04
4

2020年的清明节

By xrspook @ 18:07:57 归类于: 烂日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清明节假期就变成了大家的一个假日,还没到放假的那一天,大家就在盘算着这个假期要去哪里玩。可能是周边游,可能省内游,可能是去国内的某个景点,再有钱一点的话就是出国。清明节变成跟五一劳动节十一国庆节以及春节一样的旅游节,不过假期比较短而已,因为只有三天。当然,也会有不少人把这假期真的用在回家祭祖上面。因为回家祭祖的人也很多,所以路上塞车非常严重,每一天都是塞得怀疑人生的。但从新闻报道看来,其实广州市区内墓园的清明拜祭不是在清明节假期到达高峰的,而是在清明节之后的一两个周末,于是这也验证了我一开始的说法,大家把清明假期当作的纯粹的房价,然后在接下来的周末再去做本该在清明节做的事。我不得不问一句,这样的清明节跟普通的假期又有什么区别呢?这些老祖宗传下来的习俗,到了我们这一代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弄得变味了。归根到底我觉得,是因为我们没有在恰当的时候做恰当的事。春节的时候,我们会立马想到点鞭炮、放烟花、吃饺子之类,当然还有少不了的还有大街小巷那些很吵耳的贺年音乐,但谁会在清明节的这一天坚定不移地去拜祭呢,即便人去了拜祭,其实心都不在那里,而是在手机上……

今年的清明节,大家哪里都去不了,各大墓园不开放,免得人流聚集,而且那些地方必定会发生聚齐。但今天早上10点有个全国性的鸣笛3分钟悼念先人,我觉得这次鸣笛比平时防空警报测试的时候更响亮了。那个防空警报的声音让你浑身都不好受,也正是因为这样,3分钟里你什么都做不了。老大哥起码让你在一年中某一天的3分钟里静下心来做真正的哀悼。相比于其它形式性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来的更简单有效。今年,我们不只是有了3分钟的默哀,而且全部视频网站和电视台一律停排娱乐节目,除了少数几个抗疫题材的视频以外,视频网站上什么都没有。我平时没有打游戏的习惯,所以我不知道今天大家还能不能继续在线打游戏,但显然连支付宝蚂蚁庄园里面的那些小游戏也居了停一天。在这个没有娱乐的日子里,大家可以做些什么呢?在我的记忆之中,没有一个清明节是这样的。之前一两年的清明节前后,我都会烦恼,因为家里年长的人走得越来越多,所以每年清明节要跑的地方也越来越多。每次只能用周末去完成那些任务,所以其实一整个月下来,周末没有闲着的时候。今年的清明节哪里都去不了,但正因为这样,我们却会在心里真正念起那些已故的亲人,而不是从前的那种流于形式,到处奔波,因为烧香、烧各种制品导致烟雾弥漫、泪眼蒙蒙。

今年的清明节,对中国人来说,真的很特别。我希望以后的清明节也能像今天这样。大家都能拿3分钟缅怀先人,在这一天里停止娱乐,做该做的事。

今天在丁香医生里看了某篇文章,里面引用的某段话让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
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
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
但你的引力仍在
我感激我们在光锥曾彼此重叠
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
纵使再不能相见
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
是我宇宙之网永恒的组成

2018-04
15

心累

By xrspook @ 22:17:17 归类于: 烂日记

离开了墓园以后我一路都在琢磨到底我有没有把外公的骨灰放错位置。我应该再仔细看一下门上写的字,但我却没用。我之所以会犯这样的错误,大概是因为我太过于记住外公骨灰的位置是732号12位,所以我只是一直在寻找那个坐标,没有认真仔细看门上的东西。我确定我开的那一列就是732,但到底是12号还是11号,我不太确定。因为偏偏那两个位置上的骨灰都刚好被拿出来了。如果我可能放错的那个位置里面就有一盒骨灰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犯错误。离开之后我就只能希望如果往后有个人拿了自己亲人的骨灰回去,发现他们的位置被占了,他们会把被占位置的那个拿出来,然后把自己的放回去。希望那个好心人把东西拿出来以后也会在旁边看一看,把拿出来的放回恰当的位置。虽然我也明白要做这种事,那个人的心肠得足够好。我们不能奢望身边的人都这样,所以最后我能怨的就只是为什么我没有再三确认。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把外公的骨灰请出来然后再放回去。我去过那个地方很多遍,但从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为什么非得有这个操作呢?为什么每一年我们都要从很多地方把亲人的骨灰拿出来又放回去。当我们的父母离开了,当我们也离开了,而我们又没有下一代,这种事谁去干?从前的人暂时还无需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所有灵牌骨灰之类的东西都已经全部灭掉,但从我们上一代开始,又多了起来。从前的清明节对我来说就只是去一个地方,但自从外公去世以后,又多了一个地方。几年前,我的某个舅父去世了,再多一个地方。就在舅父去世的同一年,我的一个叔婆也去世了,所以一个清明节下来,如果要把这些都走完,需要去四个地方。清明节从开始到结束,理论上可以去祭拜的时间也就只有一个月,一个月有四个周末。如果每次都只去一个,一个月也就完了,但如果以后有更多的地方有更多的人呢?最恐怖的那种状态是,如果死的人比活着的人还多呢?

小时候我真的觉得清明节很好玩,那就像是一个很多人热闹春游一样。路上会看到很多人,也会看到很多好玩的。因为路上的小摊贩除了会卖鲜花甘蔗以外,还会卖一些别人放在骨灰寄存处小阁间里的小摆设。除了各种假花假树以外,还会有一些小玩具,那些东西一直让我好着迷,虽然我知道我妈一定不会去买。但后来当清明节需要完成的例行公事越来越多以后,我觉得这个节日好累。跟春节不同,春节拜访的是些活人,甚至你不需要逐家逐户去他们那里,很多时候我们只需要约出来一个地方吃顿饭。但显然,清明节的这种拜访以及对应的排场是无论如何都减不了的。每次清明节去拜祭时,点蜡烛跟点香我都痛苦不堪,每次都是泪流满面的节奏。大概往后去之前我要先查一下怎么样点香才不那么容易被熏得泪流满面。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真正的保佑。完成所有程序只是因为那是一个既定下来的家族步骤。我觉得先人留给我们的是他们曾经做过一些事,以及他们留给我们的某些精神。要怀念他们,我觉得真的不应该只是在清明节做一些例行公事。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