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
15

心累

By xrspook @ 22:17:17 归类于:烂日记

离开了墓园以后我一路都在琢磨到底我有没有把外公的骨灰放错位置。我应该再仔细看一下门上写的字,但我却没用。我之所以会犯这样的错误,大概是因为我太过于记住外公骨灰的位置是732号12位,所以我只是一直在寻找那个坐标,没有认真仔细看门上的东西。我确定我开的那一列就是732,但到底是12号还是11号,我不太确定。因为偏偏那两个位置上的骨灰都刚好被拿出来了。如果我可能放错的那个位置里面就有一盒骨灰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犯错误。离开之后我就只能希望如果往后有个人拿了自己亲人的骨灰回去,发现他们的位置被占了,他们会把被占位置的那个拿出来,然后把自己的放回去。希望那个好心人把东西拿出来以后也会在旁边看一看,把拿出来的放回恰当的位置。虽然我也明白要做这种事,那个人的心肠得足够好。我们不能奢望身边的人都这样,所以最后我能怨的就只是为什么我没有再三确认。这是我第一次独自一个人把外公的骨灰请出来然后再放回去。我去过那个地方很多遍,但从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

为什么非得有这个操作呢?为什么每一年我们都要从很多地方把亲人的骨灰拿出来又放回去。当我们的父母离开了,当我们也离开了,而我们又没有下一代,这种事谁去干?从前的人暂时还无需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在文化大革命破四旧的时候,所有灵牌骨灰之类的东西都已经全部灭掉,但从我们上一代开始,又多了起来。从前的清明节对我来说就只是去一个地方,但自从外公去世以后,又多了一个地方。几年前,我的某个舅父去世了,再多一个地方。就在舅父去世的同一年,我的一个叔婆也去世了,所以一个清明节下来,如果要把这些都走完,需要去四个地方。清明节从开始到结束,理论上可以去祭拜的时间也就只有一个月,一个月有四个周末。如果每次都只去一个,一个月也就完了,但如果以后有更多的地方有更多的人呢?最恐怖的那种状态是,如果死的人比活着的人还多呢?

小时候我真的觉得清明节很好玩,那就像是一个很多人热闹春游一样。路上会看到很多人,也会看到很多好玩的。因为路上的小摊贩除了会卖鲜花甘蔗以外,还会卖一些别人放在骨灰寄存处小阁间里的小摆设。除了各种假花假树以外,还会有一些小玩具,那些东西一直让我好着迷,虽然我知道我妈一定不会去买。但后来当清明节需要完成的例行公事越来越多以后,我觉得这个节日好累。跟春节不同,春节拜访的是些活人,甚至你不需要逐家逐户去他们那里,很多时候我们只需要约出来一个地方吃顿饭。但显然,清明节的这种拜访以及对应的排场是无论如何都减不了的。每次清明节去拜祭时,点蜡烛跟点香我都痛苦不堪,每次都是泪流满面的节奏。大概往后去之前我要先查一下怎么样点香才不那么容易被熏得泪流满面。

作为一个无神论者,我从来都不觉得有什么真正的保佑。完成所有程序只是因为那是一个既定下来的家族步骤。我觉得先人留给我们的是他们曾经做过一些事,以及他们留给我们的某些精神。要怀念他们,我觉得真的不应该只是在清明节做一些例行公事。

2018-04
7

浑噩过完清明节

By xrspook @ 18:54:51 归类于:烂日记

清明节假期这个东西知不觉就过完了,感觉自己没做什么事,比如说我一次跑步都没去,也没去逛街,主要时间都耗在睡觉上了。我也觉得达成的唯一就是完成了爷爷奶奶的拜山任务。这个三天的清明节假期除了第一天以外,其余两天都很凉爽。这是有点让人出乎意料的。记忆之中,每次清明节都会非常闷热,而且天气多变,一时出太阳,一时又风又雨。

今天的拜山全程都很顺利。去的时候人不多,位置也几乎不用找,回来的时候也一样。因为我们不只是在选日子上错开了人流,在时间选择上一样。我的感觉是虽然现在有了清明节假期,加上周末一共有三天,但实际上越是这样年轻人就越不会拿那三天假期去祭祖,而是把那三天那去进行各种其它出游。到了下个甚至下下个周末才真的去祭祖。如果现在各个单位都能保证所有人的年假,大概人们就不会在特殊的日子不干特殊的事,还是赶紧把这些时间用在旅游上。不过相比于春节和十一长假,清明节出游的人相对来说会少一点。

春节假期之前,我们单位就开始在东北那边异地储存玉米。他们每天都会有数量变动,我这边每天都要给他们报进度。所以除了春节那几天以外,每天早上我都得守在电脑旁报数,哪怕是我去南京出差的那几天。或许你会说,我应该习惯在手机上完成这个操作。但显然要我在那么小的屏幕里进行各种数据透视表操作实在太难了。如果那是一个平板,可能会好一点,但是在手机的WPS上真的能实现那个功能吗?或许可以做到,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另外一个让我很郁闷的是手机上的坚果云貌似只能把文档下载回来,而不能把修改好的文档重新更新到服务器上。这完全就只是一个单方向的操作,没办法实现文件的共享,除非我把手机上的文件又上传到坚果云app上,但这样显然很麻烦,不是吗?为什么在电脑上能轻松实现的自动同步功能在手机上貌似就做不到呢?又或许,这是能做到的,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还不习惯用智能设备进行常规的业务操作。我非常依赖电脑这。我觉得这是我应该改进的,我应该学会用多种手段去实现我要做到的事情。

在去南京出差之前,我曾经练习过用常规键盘上面的数字键按数字。那实在有点难,尤其是要数字和小数点混用的时候。但也是在开始练习那个的同时,我才开始练习用右手的五个手指操控常规键盘的小数字键。在那个之前,我通常只用食指和中指完成输入。精神还算集中的时候,用两个手指也不会出错,但是一旦精神有点恍惚,出错就会经常出现,但是,如果用五个手指就像盲按键盘字母那样控制小数字键盘,情况就会改善很多。按准了小键盘的数字键以后,按计算器也爽快很多。这个东西理论上我很多年以前就应该学会,但直到几个星期前,我才觉得我应该上手。这对我来说是一种必备的技能。但再看看单位财务科的另外两个财会人员。一个我还没观察过,另外一个居然是用一根手指去输入的。

自学的道路没有尽头。

2017-04
24

清明节收官

By xrspook @ 21:28:17 归类于:烂日记

死人这种东西,见多了,也就那么回事,昨天终于完成了我清明节最后一次祭祀任务。据说昨天是清明拜祭结束前的最后一个周末。不知道其它地方的风俗是什么样的,反正,我妈这边说清明节意味着祭祀活动可以开始,往后的一个月都适宜拜祭。如果要年轻人,特别是上学或者工作的都参加,这些活动就只能放在周末,一个月只有四个周末。以今年为例,其中一个周末我要加班,但偏偏那个周末他们去没有安排,而余下的三个都排满了。对我来说,清明节真的不只是拜祭一场那么简单,因为老一辈的亲戚年纪都大了,一个挨一个去世很正常。有外公那一辈的,也有妈妈这一辈的。因为城市的人口已经非常多,无论是生的人还是死人,所以不可能都集中在一个地方存放,于是就出现了有很多拜祭地点需要去跑这么一个痛苦的事实。我的爷爷奶奶放在银河公墓对面的广州火葬场,我外公放在新塘的中华永久墓园,我舅父放在番禺的眉山寺。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不能一天搞定。一天把这些地方都跑完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其中参加的人不一样,唯一相同的只有我一家三口都必须得去。如果只需顾及我们三个人的时间,大概我们可以用一个周末,一天半的时间把所有点都跑完,但显然不是这回事,因为人多的时候可能会超过三十人,要让所有人都腾出时间,显然很早以前就需要做计划了。也正是因为很早以前就做了计划,所以,即便突然知道某天可能某个墓园人少,但是我们也无法改变行程。

还是小屁孩的时候,我觉得清明节去拜山是件很好玩的事。但年复一年干这些事,从我懂事开始这已经超过二十年了。虽然只是一年一次,但如果你把那个当作是负担,也会觉得很烦。去拜祭我爷爷奶奶的时候,基本上我们一家三口会选一个避开高峰的时间。所以总体来说比较顺畅,无论是来回的路上,还是拜祭的过程。但其它两个地方就没办法把握了。

有时我会想,就是为了在那里烧一炷香,顶多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为什么要这般折腾呢?烧香这种事,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从环保的角度考虑,为什么一定要烧香呢?但换一个角度想,一年你就在一个拜祭的地方呆几个小时而已。即便三个地方的时间都累加起来,还是不到24小时。那不过是一年365或者366天分之一而已,为什么连这个时间都不愿意拿出来?我觉得,烧香不烧香,在哪里烧香,不过是个形式。如果先人真的活在你心里,清醒的时候你或许在聊天之中会谈到那个人。在睡着的时候,你甚至会梦见他。这些都比烧香什么实在多了。生前你不好好对待他,死了以后,烧再多的东西,都只是徒劳,那不是对先人的孝敬,而是炫耀给活着的人看而已。

文革的时候破四旧,把那些什么神主牌呀,骨灰之类的全部没收了。所以,在中国的大城市里,我外公或者爷爷之前那一辈的东西基本上不复存在。但现在,显然已经不会再做这种事,对我们来说,或者对我们的后代来说,先人留下的东西只会是越来越多。强迫后人怀缅那些曾曾曾曾曾祖父有什么意义呢?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

2016-04
5

过节的邪门

By xrspook @ 17:39:22 归类于:烂日记

从前,老一辈人的人会说,每到大时大节,老人家就容易生病,甚至非常有可能因此而去世,从前我觉得,这是封建迷信,但当你一次又一次经历过这种事后,你觉得,那不只是邪门那么简单。我第一次遇到那种事是在某一年的重阳节,那时大概我读高中,当时外公有老人痴呆,完全由外婆照顾,但某段时间外婆说她很不舒服会头晕,或者是累什么的。后来去医院院检查,发现外婆其它指标都很好,但心率特别低,即便是用药以及上了仪器还是很低,所以,医生的建议是去装一个心脏起搏器,但快到重阳节了,到处都在放假,医生也忙不开,所以不能马上排期。因为口服药已经不能解决问题。这种状况是如果病人一旦心率过缓到一定程度心脏就会停止跳动,所以必须24小时监护。那年重阳节前,外婆住进了医院,妈妈说有天晚上,外婆的心率低到只有二十几三十几?即便那是在已经用药的情况下,那天晚上大家都吓出了一身冷汗,但过了那天,过了重阳节,外婆的心率又恢复正常了,虽然还是偏低,但不至于低到非常夸张的程度。当然了,后来起搏器肯定是有装的,而且在几年前又换了一台,因为第一次装的那台电量已经不足,起搏器大概10年就要换一次。外婆的第一台心脏起搏器用了很久,因为当时外婆病的心脏并不需要时刻都要由起搏器去辅助跳动,但现在,外婆的心脏几乎每时每刻都要靠心脏起搏器的帮助。

除了重阳节,还有清明节端午节中秋节春节,都是非常要命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我已经开始有点忌讳。这些大节日那可不是有几天休息日可以去哪里玩或者去哪个商场到处逛剁手的时候。每到这些节日前,当妈妈突然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都会突然有种不安的预感。外公是在我高三的那年春节期间去世的。外公走的那天是年初十,还没到正月十五,所以还在过年期间。虽然当时外公糟糕的状况,大家都会预料到有会发生这种事。因为那年特别冷,外公一直喜欢坐在房间靠门口的位置一直坐着不动。那年我要备战高考,所以除了团年饭,几乎都只是宅在家里。据说,春节的前几天很冷,然后当妈妈和妈妈的姐妹们发现外公不正常的时候,外公已经几乎冻僵了,他们开始开电暖炉之类的东西给他加热保暖之类,但实际上,那已经是快结束的先兆,外公的肺一直都不好,跟我妈一样长期气管炎鼻炎之类。大概是因为这么又冷了一下,所以就引起了肺炎。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也是有点残忍的,为什么外公病成那样不把他往医院送呢,但大家都知道,把他送医院只不过是在烧钱,在辛苦老人家也在辛苦家里人。外公在那一场病之前,也已经病倒过好几次,情况比那严重很多。最后的那次,反而比较平静安详。什么胡言乱语,什么大小便失禁,那些事情遇到过一次你就不想再见第二回了。常人都说,当时家人不把外公送医院的做法有点残忍,但实际上,对他来说,那是一种解脱,他再也不需要活在他自己的梦里了,他再也不需要在做白日梦的时候或者在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才见到他的家人朋友了。

为什么会说起大节日和老人家,生病的问题?因为,前几年的中秋节前,外婆整了那么一回,而就在前几天,清明节前,外婆又整了一回,万试万灵,你不信邪也不行,所以每到大时大节,妈妈和她的姐妹们都会非常小心。

小时候大节日对我来说,就是吃喝玩乐,一大帮人聚在一起吃喝玩乐,但现在,大节日对我来说就是一个责任,要多加N份小心。大概跟我年龄差不多的人无需担心这种事,而这就是我跟他们不一样的地方,无法改变,这就是我的生活。

2016-04
4

与世隔绝

By xrspook @ 19:19:53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早上不想起床。今天是个星期一却不是个工作日,运气好的是我不用自己搭车回单位,运气不好的是今天我还是要520就起床做准备,因为是搭同事的顺风车所以我尽量不能在路上瞌睡。如果是自己搭车,地铁也好、广379也好、麻涌611也好我都可以肆无忌惮地从头睡到尾。睡觉的人在公共交通工具上是一道特别的风景。我觉得在那些交通工具上,睡觉的比玩手机的好。睡觉是一个彻底与外界隔绝的方式,但玩手机无论是打机也好、看小说也好、看视频也好、发社交网络也好都有一股路人甲乙丙你们滚开,我要留在我自己的小圈圈空间里,你在我身边但我视而不见。坐在公交车上,可以观察身边的人,可以竖起耳朵听别人的故事,可以品味窗外的风景,如果真的很困还可以把公交车当作摇篮进入梦乡,唯独那些被智能手机夺了魂的会一直低头关注那几寸大的板子而放弃整个世界。几寸大的板子里很精彩,但那也不过是来源于现实生活,肉体在现实世界,灵魂却被丢弃在虚拟空间。如果某大神能在智能设备上下什么法术,估计全世界的幸存者很少,就天朝的人来说,年轻的90后00后们或许会挂倒一大片。

非常努力地用牙签挑了大半个小时,总算把最后智慧齿和前一个大牙之间塞的某条肉类纤维整了出来,够麻烦的。很多人长智慧齿都痛得要生要死,我也痛过,但不太严重。长出来的时候我遭的罪不算多,长出来以后牙齿与牙齿之间形成怪异缝隙后我烦恼的东西却很多。

昨天一家三口去拜山,这是极为罕见的在清明节之前就做那种事。就我家的风俗而言,清明祭祖应该安排在清明节及以后一个月内。但今年,我们提前了,因为接下来我要加班,而且加班还没完没了,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在正清前的一天去拜山人很少,在我记忆之中我就从未试过这么少人的,大学的时候不选周末去拜山曾经也遇到过少人,但程度没有这次高。我几乎不需要怎么费神找拜祭的桌子就能在离骨灰楼附近找到空闲的,对上一次不在山顶大型拜祭场完事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为什么不去?不是因为下面人少,下面一张桌子要等好几轮的人呢,不去那里是因为那里还没被开发出来。今年我第一次觉得我可以过年不去拜年,但我不应该清明不参加祭祖。因为去拜年的那些亲戚很多都是一年都只见一次,最多几次,从血缘上说我们有关系,但从感情上说他们还不如我的网友亲。但那些已经去世的长辈不一样,我跟他们其中的一些共同生活过好些时候,因为有经历所以感情深。今年妈妈那边大家族的拜山定在410,但单位411要春普,所以之前的那个周末铁定不会放人,一定会把所有人都留下来加班整理帐务和打扫卫生。春普秋普这些恶心事一年要发生两回,我最讨厌了!而且春普无意外的话通常会发生在四月中旬,所以也经常和清明节拜山时间冲突,这就让我更怨恨单位的这个固定目了。

希望今天晚上(9点后)和明天早上(8点前)都有段时间不下雨,那么我就不需要淋雨去值班打卡了……

Page 1 of 212»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