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
4

挺混乱的第一针

By xrspook @ 20:54:06 归类于: 烂日记

新冠疫苗该怎么打?大概很多人都会回答你先去预约啊,然后按照那个时间去医院就好了,但实际上去医院后呢,该怎么做?我不知道每家医院每天可预约的人数到底是多少?三甲医院多一点其它社区医院少一点吗?还是说其实无论哪家医院数量都差不多。昨天我打了新冠疫苗的第1针,那应该是一个灭活疫苗吧。厂家是北京科兴中维,从批次看来应该是3月20日产的。自从我确定单位不会给我们集体预约,然后集体注射以后,我就决定只能自己在广州搞定这个疫苗注射。前两天我下载了CDC的APP,在下载那个APP之前,看过公众号的某些消息,知道除了这个以外还可以下载另外一个叫做粤苗的APP,看过两个APP的教程以后,我觉得可能CDC开发时间长一点,功能也多一点,流程会靠谱一点。结果我发现在CDC上能预约的医院跟公众号上公布出来的那些医院有区别。比如说我家附近有很多大医院,比如说省二,也比如南方中西医结合医院,还有军队医院四八三,这三家医院离我家不到1公里,都是三甲医院。我家附近除了这些大型公立医院以外还有一些社区医院以及一些私人医院,但是在CDC可预约的医院里面离我最近的那个估计也有3公里,而且我还真不知道那到底在哪里。也就是说在清单上可以接种的那些大医院实际上在我家附近的都不能预约,网上不能预约只能接受现场预约吗?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反正居委会还没在我家小区贴纸,也没有打电话到我家来,问打了疫苗了没?要不要打之类?如果新冠疫苗始终必须全员打的话,接种这种事事不宜迟。我觉得从现在的趋势看来,必定会这样。如果你没有特殊的问题,而你又不打疫苗的话,未来就会限制你的活动范围,比如说不能跨区,不出市,也不能乘坐各种远途旅行的交通工具。估计某一天他们会像查健康码一样查你的疫苗码。既然可能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我要让它发生在我身上呢?于是我主动赶紧打好了。

前天能预约到是一件神奇的事。因为上午看的时候广医二院是没有名额的,但下午我就发现昨天可以预约了,所以我赶紧来了一个。我的预约时间是下午4:30-5:00,但实际上我3:30就到了。不得不说其实打疫苗的过程挺让人摸不着北的,因为没有一个很确切的流程告诉你应该怎么做,又或者其实他们是有确切流程的,但是他们却没有把那公布在入门显眼的地方。工作人员都知道要做些什么,但我们却不知道我们该怎么做。

打疫苗的过程花费时间最多的是登记。实际上就是医生拿了你的身份证跟系统上的资料核对,然后再核对手机号是不是跟预约的一致,又或者是手机号是不是可以联系到我本人。登记这个过程耗费非常多的时间,每条队伍都超过10个人,虽然他们已经开了很多个诊室进行登记。实际上打疫苗的位置广医二院一家大型的三甲医院只有三个而已,但是这样也足以承担登记出来的人,因为堵点在登记那里。先登记,然后打疫苗之后在那里等候30分钟,再测温,最后离场。这个过程都没有任何问题,最大的问题是整个流程都是在1层楼里进行的,登记、打疫苗、等候以及离场整个流程不是安排在一个流水线上,而是不断地在那里转圈、交叉作业,这就让人非常迷茫了。比如说一进门看到的就是打疫苗的地方,但实际上我得先登记啊。所以他们就不得不找个人指点,让大家先去登记。登记完以后,其实某个地方是需要接种人签名的,但是却没有在登记的时候直接叫你签,而是到打疫苗的地方,护士才叫你签名,但当时你手头上拿了两张新打印的纸,有两个地方需要签名,具体是哪一个呢?首先是不知道要签名,然后不知道该签哪一个,这又造成了一点混乱,又或者说他们可以在那里搞一张样单或者直接搞个牌子告诉大家哪张纸是要签名的。因为人多,所以候诊区域显不够了,大家就只能看到哪里有凳子就去哪里坐。等候时间到了以后,感觉可以出门,走到门口却把你叫回来,说先要去某个地方测温盖章,然后才可以离场。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流程,但就因为他们的场地布局不在一个可控的顺序闭环你,所以造成了这些不必要的折返。登记是需要大量电脑大片区域的,疫苗注射一个小房间就够了,最后的等候也需要大片区域,出门之前的测温和资料交还其实完全可以设置在同一个点上。他们明明可以做得更好,但貌似现在他们处在一个很忙很忙,我顾不上其它的状态。

希望我打第2针的时候,这种迷糊的流程已经得到改进。

2020-07
29

垃圾表格

By xrspook @ 10:49:2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我看到一张单,上面的东西几乎没有一样是对的。表格的设置一团糟,里面的数据牛头不对马嘴,简直不知道那些人是如何填表的。他们到底是如何从一个路人甲,长进到知道该如何填那些表格的呢?为什么他们填那些表的时候不觉得那个表有问题呢?收表格的人看到表格里信息乱七八糟,对不上的他们也没有上心。明明知道错的,也不叫填表的人去改。真的没办法改吗?如果没办法改的话,为什么没有多一个审核人呢?让我觉得最郁闷的是,那个表上面居然没有一个制表人!没有打印出来的名字,也没有手签的名字。要找人负责,应该找谁呢?是因为没有制表人的签名,找人负责的时候不知道找谁,所以谁的脸都不丢吗?!自己的脸不丢,单位的脸丢光了,为什么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呢?外面的审计单位,如果真的翻到这些东西。他们肯定会觉得我们极端好笑。一张这么简单的表上面都错漏百出,其它地方出现幺蛾子太正常了。表里面的数据前后对不上,就更加不用说这张表跟那张表,今年的表跟去年的表能不能衔接,能不能对上。如果这一套东西毫无逻辑可言,这套东西想不出错实在太难了,而且也是根本不可能不出错的,而且出错的东西简直是随机播放,挑战你脑洞的极限。上周我去检查别的单位,同一个数据用在三个地方,三个不同的结果,已经让我很震惊了。一直以来,我们都用昨天我看到的那套莫名其妙的表,要不出错根本是不可能的,出错的效果可能会比上周我去检查的那个单位还要夸张、还要严重。做毫无逻辑可言的事情,即便你再勤快,也是没有用的,因为你的勤快都不得用在考虑非标上面。没有规则,所有东西都是特例,这工作还怎么进行得了!

在进行blog数据转换的时候,我更加明白到执行标准的重要性。blog是一篇一篇的写出来的,但是,要让一个blog真的体现出价值,必须积累到一定程度。这个积累必须有一定的规则,内容可以天马行空,但是组织方式得有一个套路。哪些元素是一个模式的,哪些地方不能用奇形怪状的符号,这些都是规则,只有把这些规则都严格遵守了,一篇一篇的blog加起来才是一个知识体系。只有每篇blog的内容都符合系统的识别要求,不让系统有歧义处理错误,这些文章叠加起来才能真的起到作用,而不会在往后的使用过程中导致各种瘫痪。我是个标签狂人,我会用你想到想不到的东西做标签。从前我的标签非常五花八门,各种稀奇古怪的符号都有。这让我在数据转换过程中尝尽苦头。如果我单纯地只用中文或外文的组合没有问题,因为在数据转换过程中,不会让系统产生歧义。但如果我用了一些我觉得很普通的标点符号,问题就会很大,制造出来的麻烦超乎我想象。这就是规则的重要性,如果当初我知道这些规则,我绝对不会用那些符号作为标题、分类或者标签。我知道了这些东西的危险性,所以我不用了,但我的那些同事,根本不知道他们那个非标表格的危险性,还继续一直套用。作为一个旁观者,我瑟瑟发抖啊!

不是每个人都会在工作问题上斤斤计较。随大流是绝大多数人的做法。没有进行拿来主义的经验做法是害人害己的,用之前想一想,就那么难吗?

2020-01
3

碰撞中改进

By xrspook @ 10:29:43 归类于: 烂日记

有一句类似这样的话“数据汇总时流的汗就是数据录入时脑子里进的水”。跟别人对数这种事,通常来说都不会太顺利,反而我喜欢跟系统对数。因为系统都是按照一定的逻辑整出来的,而我也有我的逻辑,两个东西碰撞,很容易找出差异。但跟人对数就很不一样,尤其是跟不同的人对数,那就更加麻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手法。不同的汇总方法最终会让你无比纠结,有些数据没有算进去,有些数据直接漏掉了,还有些数据完全是手误。没有算进去的那些可能是故意为之,漏掉的那些有可能是一顿懒惰之后完全不知道还得有那个操作,还有那些手误简直就是一个未知的谜,你根本说不清到底会以什么形式出现。有可能多打一个数字,也有可能是数字颠倒,当你找出那个手误输入以后,你会马上明白到那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要找出那个东西,又谈何容易。

为了保证我汇总的数据不会发生这些问题,所以除了明细数据我需要每天纠结以外,整体的数据我也必须每天核对。有些数据是没办法每天核对的,即便你每天都做明细。因为有些东西必须合并起来才有真正的意义,比如要算清楚每条船的数量,而那条船又卸了好多天。如何解决问这个问题,从前我也死过不少脑细胞。后来我创出了某个方法,但是还是会有点麻烦,最后我只能得出明细的数据做给一个表,汇总的数据做另外一个,然后定期核对,这样能稍微解决问题,而这一招是我昨天和别人核对过数据以后才最终决定的。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以那种方式汇总。做一个明细表格,掉头还加一行完全无所谓的标题,我个人觉得那是毫无意义的,毕竟那个表不是某个报表,需要打印出来。其次,单元格的合并也是多余。第三,入库跟出库分作两列,看上去没什么问题,但是如果我要一个汇总数呢?明明在其他类别里面已经说明白了,那是出的还是入的,是车的还是船的,也就没必要把数据分作多列,毕竟这不是要算一个库存数。只有出入库数量而没有初始库存以及损溢倒仓转入转出之类的东西,根本没办法算库存。数据分作两列,要做数据透视表还得费劲2合为1。高端一点的做法或许是将二维变成一维,低端一点的做法是直接加一列,把那两列的数据加起来,因为按照那个设计表格的人的思路。入库和出库的数据只填其中一格,所以只要加和两个单元格,最终得到的就是出库或者入库的数据。再来一个万能的数据透视表,需要汇总的数据就能轻易地分类开来。有一定的规律以后,自然可以和其它数据透视表汇总出来的数据做核对。但即便我这么干了,还是很难分得清某些特殊情况。比如某一条船来了很多次,每一次又花了好多天才完成。有些时候是一周来一次,但有些时候一周来两次。当你很久都不汇总一次数据,你怎么知道今天这条船的数据跟后天的要不要加和在一起呢?如果你每天都干,你肯定会知道这是一条船,只是中间有一天天气不好不能作业,但是今天和后天的数据加起来才是一轮操作。这种东西理论上逻辑很简单,但显然,我们那些破系统没有考虑到这种情况,所以得人肉关照。

软件是人设计出来的,但如果人没想到该用什么逻辑去处理的话,软件不可能超越人,让使用者觉得得心应手。

2019-07
17

这到底是什么鬼

By xrspook @ 9:21:12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又被浪费了一个下午,又是单位10周年的事。50多个版面,我只有其中的3个。从下午2:30开始,到即将5:00下班,还没到我的版块,好不容易终于到我那里了,然后突然被主持的那个说这个内容主任之前已经看过,所以直接跳过。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个版块没有原则性的问题,而只有一些格式和咬文嚼字的东西。如果要我谈这个板块,我也没什么好纠结的。至于细节上的东西,第一版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叫广告公司更正,第二版出来了,发现第一版需要修改的东西还有一些没改过来,而且第二版又新增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第3版出来的时候,我发现跟第二版唯一的区别是多了两个图,但是那两个图是非常懒地直接把微信的图片裁剪一下,然后放进去。其他图片用的都是矢量缩放,而那个图片完全就只是个截图,字体模糊不说,还有底色的问题,因为其它底色是半透明的,而那两个是不透明的白底。更让人觉得无语的是他们居然把一些无关的东西也截图上去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原来那个是无关的东西。显然那些人没带着脑子上班。他们在应付,我们要求他们做的事,很多东西都完全没有理解。于是我们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让他们去改。另外一个让这整篇东西改来改去的原因是其实我们自己内部也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今天这个领导说这么干,明天那个又有另外一种看法,最核心的问题是总体思路其实一直没有定下来。板块是分到几个人身上完成的,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风格,如何统一起来是高端的问题,但他们完全没考虑过。人人都觉得我的那部分不改,你们按照我的风格去弥补,但实际上这种心态是绝对不行的,要解决问题,不是强迫所有人向一个人看齐,而是需要一个综合审稿人,也就是所谓的主审。这个人思路应该非常清晰,逻辑骨架之类的烂熟,而且具备一定的文字能力以及图片处理能力,最重要的是这个人必须有超强的责任心以及耐力。否则他不可能忍受得了那么多不同怪异风格的冲击。如果我干这个,可能得从上班骂到下班,每个人都被我骂过无数遍。

之所以有这个看法,是因为实际上在某些字幕组里面,他们的翻译也是发包出去的,不同人会有不同的语言习惯,如何把大家统一起来就得靠最后校对审核人的功力。会一些英语,有点喜欢,而且打字速度也不慢,或许你就可以做分包的底层码字工,但是校对审核的那个人必须经验非常丰富。他要考虑语法的问题、语境的问题、俚语的问题,还有时间轴的问题。当然,如果片子里面有一些需要内嵌的特殊字幕,他还得具备折腾那些麻烦东西的能力。因为身负重任,当然应该有更高的身价以及得到更多人的敬重,但实际上,这些东西貌似跟他们的付出不成正比。很多时候大家看到的是做具体某些事的人,却没有察觉到在最后把关的那个。做过这种事的人会明白审别人的稿子会让你有恨不得自己亲手翻译一遍。

在人人都抱着得过且过心理的现在,极少人会考虑到这么遥远的东西。我知道世界总会有这种人,但可惜他们不在我身边。

2019-06
19

挡路

By xrspook @ 9:11:11 归类于: 烂日记

下了三个月的雨以后,总算这几天的雨算是少了一点。昨天晚上我终于有去室外跑步的念头了,但是跑了不到100米我就停下来了,因为前方发现有一些狗冲了出来。那些狗我不认识,黑暗之中看不清到底有多少条,但起码有两条以上。在看不清路况的时候,有狗冲出来,是非常危险的事,所以我就停下来了,然后缓缓走着离开。我没有直接收拾东西走人,或者是选择一条更短的线路继续跑,而是直接去了保安室,找保安,告诉他这个问题。这个单位的地盘里我们自己也有养狗,但我们的狗全部都拴起来了,如果没拴起来,肯定是那只狗耍滑头自己开溜。即便这样,在耍了一阵以后我们的狗还是会回到保安室附近栓它的地方。我们的狗无论是在保安室后面还是晚上拉去码头值班,全部都是用铁链拴着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的狗只是起一个警示作用,提醒我们的保安,同时也警告不怀好意的人,而不是真的要放狗咬人。所以我们自己的狗一直都是拴着的,只是在叫,它们也拉不断拴着它们铁链。

但显然昨天晚上向我冲过来那些狗不是这么回事。它们的主人跟我们的关系很微妙。首先因为那个加工厂是在我们库区里面的,他们是租我们的地方建他们的厂房,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那个加工厂是预着在必要的时候被政府征用的,但问题是本来租我们那块地的加工厂老板经营不善,没办法干下去,所以他又把厂房租给了别人,别人把那个厂房搞个风生水起。第一手租厂房的人在我们的库区也租了一些办公室宿舍之类。办公室现在只是一个空置的地方,宿舍也不过是只剩下一个负责开门的工人落脚的地方而已。但问题就是,有可能他们让二手住的人也过来这边住,顺带把他们的狗带上。以前晚上打卡巡逻的时候,我就看到大米加工厂没有拴着狗,狗趴在他们的路上。现在估计它们的主人过来了,它们也过来了。跟以前一样,它们是自由,不会被绑着,但同时,它们的主人也不把它们当作是宠物狗,所以是肯定不会让它们进屋。于是问题就来了,这明明是我们单位的地方,但现在却变成了它们的领地。在被无数个工地包围,以及生产区不断扩大的情况下,留给我跑步的不过是一条100多米长的路而已,而现在又有一半被那些不知道是谁的狗占领了,我可以怎么办呢?如果我去找单位管安全的同志,他肯定觉得委屈我比他去干涉别人的狗容易。不能不让人养狗,养狗不是个问题,但是你得把狗管好,如果出了事,狗主是要负责的,但显然他们不是那种会负责的人。所以这该怎么办呢?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归根结底是因为别人在我们这里租地方的时候,我们没跟别人谈好条款,没定好允许他们做什么不允许他们做什么。现在他们住的宿舍区域我们早就应该收回来做我们的检验中心,但是他们却一直住在那里。现在更加是有越住越多人的趋势。

让我没法跑步的是狗,但是狗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我们没有把人管好,之所以没管好是因为我们单位的很多人都是抱着那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反正他们不住这里,反正他们不在单位里跑步。从前在这个单位我跑一圈就有两公里,但现在连两百米都找不出来。

世风日下!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