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
7

或许这叫叛逆

By xrspook @ 17:37:40 归类于:烂日记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个泪点很低的人,因为对别人来说可能没什么的东西,我会哭的一塌糊涂。记得第一次看《迷思印度:七座圣城和她们的神话故事》的时候,最后一个故事我哭得一塌糊涂。今天第二次看,我依旧哭得一塌糊涂,倒不是因为里面某个人或者神的角色,而是因为,里面说到的汪星人。最后那个故事,总的来说,讲到了两波汪星人,一个是《摩诃婆罗多》里,般度五子升仙过程中的老狗。般度五子最后只有大哥走到了天界。他的兄弟都已经在路上去世了,跟随他的就唯有一条老狗。但是因陀罗说人可以升仙,但狗不行,所以老大决定不升仙了,要和老狗一起返回人间。至于另外一个故事,则是作者在德里居住时,和街边的流浪狗的故事。虽然那是只流浪狗,但是那只狗在他身上,他在那只狗身上灌注过感情,所以就像《小王子》里狐狸描述小王子和玫瑰的关系那样。在读《摩诃婆罗多。的故事的时候,我已经哭得一塌糊涂,看后面作者的故事的时候,更加是完全停不下来。我不知道要把这本书看多少遍,到那个情节的时候我才会不哭,又或者,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是印度最著名的两部史诗,我是先买《罗摩衍那》的纸质版,但到现在书还没送到家,春节过后我得继续催他们的客服。至于《摩诃婆罗多》,理论上现在我已经可以开始看了,但是我却一直没有打开那个包装的勇气。《摩诃婆罗多》那套书一共有六本,每本都很大,像字典一样厚。我不知道里面的故事以什么方式呈现,据说是诗句,如果是那样的话,读起来就很费神。之前我一直没有读过大部头的诗词散文之类的东西。让我读得最早迷的永远都只是长篇的小说。长篇小说一直以来是我的枕边书。我简直不知道如何以坐着的姿势去读那些东西。我读过杂文集,但我从来没有读过散文集。《迷思印度》作者说过一句话,他说他的老师说,中国读过《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的非专业人士不会超过十个,而读通了这两套史诗的人算上专业人士也不会超过十个。于是我可以很大胆地推测,家里摆了这两套史诗的人全中国不会超过100个。在之前,我想都没想过自己会居然会是其中的一员。我连中国的四大名著都没有读过,更加完全不了解中国的神话故事,为什么居然会对印度的史诗感兴趣呢?太匪夷所思了。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别人谈起中国的名著,大家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四大名著。我看过其中一些的某些部分,但却没有把全书看完。四大名著我只看过《水浒传》的一点点,大概只看了一章,甚至连一章都没看完。如果现在你让我去看,或许我只去看《红楼梦》,但现在我还没有要看那个书的冲动。爸爸的书柜里四大名著都有,而且有一些还不只有一个版本,但那些我都从没拿出来过。我自己收集回来了两个中文版的《百年孤独》,我合计看了五遍以上。有时我觉得自己是个特立独行的存在,但其实,或者我只是在叛逆。当爸妈兴高采烈地谈着他们以前读的那些欧洲名著的时候,我一丁点都不感冒。

我不要被成为别人的第二,但要完全靠自己去探寻所有,这非常花时间。

2016-07
14

泪点低

By xrspook @ 7:26:21 归类于:烂日记

都说米叔的泪点低,他带着大毛巾去看小萨的《回家》,哭得一塌糊涂,他去看侄子伊姆兰的《我的挚爱 我的生命》,也哭得稀里哗啦。米叔经常去看各种电影的时候被感动的一塌糊涂,不只是看别人电影的时候,他看他自己的剧本,如果那个剧本不能让他激动不已,又笑又哭他是不会接下的。如果一个剧本,连主角自己都不能被感动的话,怎么可能说服得了观众?我是觉得呢,带着大毛巾去看电影,把那个用来擦眼泪就有点太夸张了,但是眼泪这种事,如果只给他一卷纸,肯定解决不了问题,所以还是带毛巾环保点。还记得多年以前我看《岁月神偷》的时候,我随手已经抓了一大把纸巾,到最后还是解决不了问题,估计加起来用去了超过一包。小萨的《回家》,我没有觉得让我泪点很低的地方,但伊姆兰的《我的挚爱 我的生命》到最后,我也是哭到了一定程度了。

昨天晚上一个人在宿舍里吃饭,边听手机里随机播放的网络音乐边吃,刚好播到筷子兄弟的《父亲》,我听着听着就不能自已地哭了起来。尤其是唱到那句,“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再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还有那句“我是你的骄傲吗 还在为我而担心吗 你牵挂的孩子啊 长大啦”。尤其是第一句,我简直就控制不住。能做到这样的话,肯定意味着我已经入戏了,从第一句开始,我就已经渐渐入戏,虽然只是听,没有看MV或者其它视频之类,我尚且这个反应。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我看着原版MV,可能反而不会这么激动,因为那个时候我看的就只是别人的故事,我不是我自己的经历。这首歌叫做《父亲》,但实际上我脑子里让我哭得一塌糊涂的是母亲。如果早个10年或者15年之类,我不会有这种感触,绝对不会,但现在的确就是这个样子。当我们觉得要抓住的时候,通常意味着那个东西已经离失去不远了。人总在理所当然拥有的时候不去好好珍惜,当那些东西已经不成样子甚至已经灰飞烟灭的时候,才各种后悔,才各种思念。小时候你绝对不会希望时光要慢些,因为你想不再呆在学校,不再参加那些一场接一场没完没了的考试,因为那意味着回家后要挨批甚至挨打。但当你真的长大去工作了,总算有了点钱,想带父母去吃好吃的,去好玩的,却发现很多事已经做不到,因为,某些病的原因,他们不能随心所欲想吃什么就吃什么,至于玩之类的,他们可能已经有心无力,或者是行动不便,或者是你很难抽得出时间去干那种事。为什么小时候你觉得周末要去公园,哭着闹着你就一定能做到,才不管父母到底有没有活干,他们到底忙不忙,也不管他们工作到底辛不辛苦。但是因为一个又一个的加班,或者这样那样的原因,你没办法按照原定计划带着父母去旅行,他们却从来不会说些什么。

都说米叔的泪点低,其实我的泪点也很低。所有人的泪点其实都不高,问题只是你们有没有敞开心扉去被感动。人远远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坚强,如果你哭不出来,那并不是什么值得让人骄傲的事。为什么感性这种非常普通正常的能力你居然会没有呢?这是非常让人值得反思的。一对父母如果把孩子教育成铁石心肠,根本就不会哭,我觉得那是他们教育的错。坚强和泪点低并不矛盾,在该坚强的时候坚强,在该感性的时候感性。那么,人才会真的完整。

一大早就写这么一篇催泪文,我自己也觉得有点过意不去。

归档:2016-07-14 钢叔

2016-07-14_stamp01

2016-07-14_stamp02

2016-07-14_stamp03

2016-07-14_stamp04

2014-12
7

再看阿信的故事

By xrspook @ 20:47:30 归类于:烂日记

每天躺下就睡着,醒来以后就开始常规的东西,日子就在这么睁眼和闭眼之间溜走。还记得刚装有线电视不久的时候晚饭630看香港的本港台,那个时段播过《男儿当入樽》和琼瑶系列,但让我最深刻的是《阿信的故事》,感觉阿信那个电视剧播了好久好久还没播完,故事不是一般的长,可能也跟每天只播半小时有关吧,至今,那首普通话的主题曲我还记得得非常清楚。为什么本港台播的配音粤语电视剧居然会是普通话主题曲呢?当时我完全没有意识过来,现在突然想起感到很奇怪。

今天早上起来我纠结到底要不要做普拉提,最终我还是把那半小时的做了,妈妈等着我做,周日早上不对着电视workout生活就好像少了点什么。如我所料,在温度大概只有15℃的家里做那个在垫子上完成全部的运动做完我都没出汗,只是稍微发热而已,脚底还是冰冷的。在冬天,还是做点蹦蹦跳跳的HIIT比较靠谱。做准静态的普拉提都不知道应该穿多点衣服还是少点,挺尴尬。

跟着电视做workout时把U盘插到小米盒子的OTC上,然后小米盒子连接42寸的夏普液晶电视输出,效果好到掉渣。对着42寸的大电视和对着19寸方屏的电脑做workout感觉相差实在远。这个夏普液晶什么都好,但就是没有USB插口,因为小米盒子和电视是HDMI连接的,所以小米盒子就充当了电视的额外输入方式了,相当的爽。买电视的时候,有USB和这款老式没USB价格差很远,有USB的甚至某些屏幕参数比这台低,电视什么,反正我爸妈不是像我这种要下载神马到电视里看的人,当然是选择现在这款。既然连上了小米盒子,当然workout完毕要继续用来看个什么了,好处是完全没有广告,坏处是有时load得相当慢,不知道这跟网速有关还是跟小米盒子发热有关了。中午12点左右会非常纠结,但之前之后都很好。

平时我只拿小米盒子播纪录片,而且大多是关于吃的。今天我浏览了一下电影,发现了《阿信的故事》电影版,于是就看了。我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某些情节把我看哭了,幸好正在吃热腾腾的米粉,爸妈都不好判断我那到底是眼泪还是眼水。老人小孩外加煽情的音乐总让我的泪点无限低。感觉,这跟我小时候看过的电视剧剧情有出入?电视剧里有说到过阿信被逃兵救了并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当时我太小了忘记了这个情节?还是说我开始看这个电视剧的时候就已经过了那个情节?电影的主要场景主要是白茫茫的雪地,看到都心寒,那些演员还能穿得相当单薄,比我在10℃的时候穿得还要少,那种场景起码-10℃啊啊啊。小日本是不是有牛逼的耐寒基因???一边看电影我一边在暗暗愤怒,尼玛的你们的米养不起那么多的人为什么还要拼命地生小孩!女儿们都早早地送出去当家仆帮补生计,有的养不起甚至出生不久就送给了别人。为什么这种情况下还要生那许多!!!!!!!农村都这样,我理解,日本如此,天朝也如此,无论在哪里,生得最多的总是收入不高甚至说生活困难的人。这种根深蒂固的劣性真心该改了!

现在,我脑子里有个念头,我想吃东西,但我知道不可以。夏天不会这样,冬天真令人烦恼。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