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
14

初夏的感觉

By xrspook @ 8:43:36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终于不下雨,虽然有点热,但也算是个不错的周一。理论上我昨晚应该跑步,在中午之前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但是下午我发现大姨妈光临了,于是我就怂了。本来还打算晚上在宿舍蹦哒个10K,但问题是昨天单位的网速非常慢,而我又晚上6:00多接近7:00的时候才开始下载爱奇艺的电影,所以当我打算回宿舍的时候,电影只下载了1/3不到。没有电影简直无法想象如何在宿舍蹦哒个10K。相对于上个月来说,这个月的大姨妈算是准时了,但实际上就运动量来说,这个月可以说是骤减。其中一个原因是过去一个月下雨下得真的很疯狂。几乎可以这么说,一个月里一大半的时间都在下雨,有可能是绵绵小雨,也有可能是泼水一样的狂风暴雨。不下雨的时候可能会阴天,也可能会非常闷热。相对于前几天的凉爽来说,昨天就几乎可以说是闷热的类型了。

前天母亲节。我和我妈首先去了海珠湿地,然后去了黄埔古港。海珠湿地的票是我周六晚上买的。要以不重复的路线走完海珠湿地,我觉得是个相当高难度的事情。起码从他们的地图上来,我就没有找出一个解决方案。沿着大路走可能会好一点,但是除了大路以外,他们还有无数的小径,虽然绝大多数情况下你都不会走上一条断头路,但他们的确是有断头路的。海珠湿地里面的路有好几种马路类型,有沥青路和水泥路。小路类型的有木板路,玻璃路,地砖路以及石头路,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搞这么多类型。前天我大概就在走石头路的时候扭到了脚,当时没什么感觉,但现在脚踝的某处能感觉到按压痛。

虽然相比于真正的广州夏天来说,前天不算很热,但是太阳很大,算不上是汗流浃背的类型,但是我却一直感觉到汗液貌似有点难以蒸发。从去年夏天开始我就发现初夏的时候我非常容易光过敏,只要一晒我就会感觉到痒,手抓破了皮肤以后就非常容易产生汗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以前不会这样,从去年开始我就这么倒霉,于是解决办法只能是我穿一些防晒的衣物或者涂抹上防晒霜。还记得初中高中大学军训的时候同学会抹很多防晒霜,那个时候我一点都没有抹过,于是我根本不知道该买什么品牌、什么类型。直到去年,一下子之我被迫都学会了。但实际上去年大多数时候出门我没有抹防晒霜,而是故意躲着太阳,于是运动少了,体重增加了。早起跑步的那些习惯全部都被荒废掉了。不抹防晒霜是原因我改为穿一些皮肤覆盖程度比较多的衣服。冲浪服我觉得是神器,首先是因为那些东西肯定具有一定的防晒效果,尤其是在湿透的情况下效果依旧,而且那些衣服的速干性及透气性非常好。唯一的缺点大概是那些衣服通常都是紧身的,所以不习惯的人估计会感觉很别扭。正是因为那些衣服是紧身的,所以透气性才那么好。前天一整天下来被衣服覆盖的地方,我感觉都没被晒黑。我妈穿的是普通的polo,而且也没有涂防晒,所以她晒成了木炭。没有衣服覆盖的前臂和脖子,我涂过防晒霜。虽然那些东西的说4小时就要补一次,但实际上我根本没补,但貌似效果还可以,因为之后我并没有觉得手臂或者脖子发痒。

夏天从来都不容易啊啊啊~~~

2018-04
19

与汗斑的缠斗

By xrspook @ 8:57:51 归类于:烂日记

汗斑这种事折磨了我很久,无论是夏天还是冬天,夏天的时候会严重一点。还记得一开始我用的方法是白醋或者冰醋酸。那个方法真的很暴力。涂上去以后,你马上会感到刺痛,然后是剧痛,那种痛会维持好长一段时间。如果痛痛就算了,也罢,但问题是,那会直接让你那一片皮肤受伤结痂,而且这样以后并不会痊愈。很痛的时候你当然不会用手去抓,但是结痂了以后,那片区域依然有顽固的真菌。情况就像皮肤牺牲了以后恶魔其实还潜伏着。后来我用过药房里买的达克林,医生开的派瑞松,以及一些离子式的消毒剂。但即便是用上了药物,汗斑这种东西还是不会根治,治疗的时间很长,通常以星期甚至月为单位,但不久以后,可能过几个月,可能是半年,又来了。

今年我就用朋友以及很多人都说过的蒜头。蒜头的味道的确不怎么好,尤其是出汗的时候涂上去,我的汗斑长在脖子上,于是脖子就一股咸和呛的味道了。那绝对是舔一舔就会味道好极了。因为汗斑在我自己的脖子上,当然我自己不能直接舔,但是用手摸一摸再放到嘴里舔一舔还是可以的。蒜头相比于白醋来说,刺激性小了很多,虽然也会有刺激性,但起码蒜头的刺激性是短暂的。一开始用的时候,我直接用干的刀切蒜头,结果是切出来的蒜片汁液有限,涂那么几秒钟就没了,后来朋友告诉我,在切蒜头之前,先把刀用水湿润一下,那么切出来的蒜片除了蒜油还有一点水,虽然水不多,但是足以可以延长那个涂抹的时间。还有就是稍微稀释的蒜油更容易渗入皮肤,同时,蒜头片也不那么容易贴在刀上,又或者那些大蒜的成分粘在刀上很难洗。如果开切之前就有把刀湿润的话,最后洗刀也只不过是拿刀在水下冲一冲那么简单。蒜头这种东西相比于白醋还真有效,它不会像白处那么刺激,但是它的效果很明显。当我真的很痒的时候,涂上蒜头,基本上痒就止住了。甚至是过后几天都没什么感觉。所以我经常会涂一两天,然后就忘记了,到下次痒的时候再去整,虽然我知道,这样会让那些真菌变得非常顽固,甚至有一天蒜头都治不了它们。

为什么蒜头就能搞定这些东西呢?如果真的是蒜头里面的蒜油起到了作用,为什么从来就没有人提取蒜油,然后以液体的方式出售呢?显然那样要比每次都用刀去切蒜头片方便,因为毕竟很多场合是不能带刀的。提取出来的东西,可以用眼药水瓶的方式,又或者用滚珠的方式,用喷雾的方式就有点浪费了,没必要。既然那种离子的液体能做成消毒剂,为什么蒜油就不可以呢?不过是味道呛一点而已。这一个来月下来,我发现通常在睡觉的之前涂完蒜头,第二天基本就不会被汗斑的痒烦恼了。

我又不是干重体力活的,为什么汗斑这种东西会跟我纠缠不清呢?究其原因,我觉得是前一两年跑步的时候我带着个有麦克风的有线耳塞,那东西一直摩擦我的脖子,于是脖子两侧就出现了破损,破损加汗水,结果就让我染上了这种很麻烦的事。

不是大病,不会让你死,但却会一直缠着你。

2017-04
27

出狠招

By xrspook @ 8:40:09 归类于:烂日记

不知道省内的门诊医保通用什么时候才真的能上线实行。从现在的情况看来,即便今年之内医保可以通用,也只是针对住院。为什么会这样呢?医保里的钱明明就是人民币,为什么我存进去的钱我却动不了?!如果说那跟医保补贴有关系,如果我在异地结算,完全不动用一分钱补贴也行啊,就把那个社保卡直接当做一个普通的银行卡而已,不过用的是卡里自行缴纳的医保资金。平时每个月我们自己缴纳的医疗保险费用,一个月百来块钱不多,但是如果十年累加下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那个东西,就好像梦想一样,看得到摸不着。每个月我都有一大笔的钱被划到了各种保险以及公积金那里。但当我有需要使用的时候,保险里的钱却用不了。你只能找钱包里的钱去消费。为什么可以有这种霸王条款?情况就像一年前,各大银行的同行异地转账或提现需要手续费一样,蛮横无理。

而我之所以要吐槽这个,因为我脖子上的汗斑如果去广州的大医院,他们开一支药膏四十多块钱,一周之内汗斑就会消失。虽然我知道我的这些是汗斑,正统的说法是花斑癣,达克宁是可以搞定的。但是达克林需要的周期很长,一天两次,治愈需要3到5周,痊愈以后还得再用一周。因为治疗时间很长,有时你都甚至不知道到底是好了没好,因为症状变化太慢了。如果在脖子前面的我自己照镜子能看到,但脖子后面的,我就只能靠摸。于是这周我终于忍无可忍,用上了不作死就不会死的方法。在买达克林之前,我已经试过,但因为这个方法太激进,所以我没有使用,我选择了无痛的达克宁,但我个人觉得这种激进的方法,可能治疗的时间会短一点。我用的是2mL的分析纯冰醋酸,用蒸馏水定容至25毫升。也就是配成了8%的冰醋酸溶液。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单位没有食醋,只有冰醋酸,所以我就用这招了。家里的食醋写的是九度,也不知道那个度数是怎么衡量的,反正我猜用10%左右的浓度应该差不多。即便是8%的浓度,在一开始的时候,一涂上去你就马上会觉得非常刺痛。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在用达克宁之前,我试了一两次以后就放弃了。现在,脖子后面那块汗斑用达克林可能已经两三周,虽然我看不到,但每次回家的时候我找我妈去看,她都说很明显。所以我不确定达克宁到底生效了没有。这周开始,我狠心停掉了达克宁,开始8%浓度的冰醋酸,使用次数继续是一天两次。感觉很不一样的是,第一天使用的时候一涂上去,汗斑的地方就已经非常刺痛,但现在,用了几天以后并不是一涂上去就感到痛,而是需要过一段时间。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那个时间在不断地延长。昨天可能是几秒,但是今天可能是接近十秒,估计再过几天时间会更长。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汗斑的地方结了一层痂。所以冰醋酸渗透进去,没那么容易了。不只是渗透进去不容易,刺痛持续的时间我觉得也逐渐缩短了。不知道这样会不会影响效果,如果会的话,下一次我就只能拿个纸巾,用冰醋酸润湿了,然后敷在汗斑上面。这种治疗方式,绝对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完好的肌肤8%浓度的冰醋酸涂上去完全没有感觉,即便是百分百的冰醋酸,也不会有什么感觉。但是如果皮肤是不完整的,浓度再低你也会感到刺痛。

而之所以要遭这个罪是因为麻涌小的医院他们开不出三甲医院的那种进口药膏。如果还是给我达克宁,这又何必呢!麻涌镇的医院尚且开不出那种药膏,更加不用说漳澎的社区医院。如果要让群众看医生转移到社区医院,他们在药物配置方面就得齐全。为什么他们就没有一个我去看病,但是那个医院没有那种药,其它地方或者配送中心有,所以可以有个选项,直接把药从配送中心发出快递到家里。这样就解决了小型的社区医院药物品种不齐的问题。在资源非常有限的小医院,即便医生再厉害也没办法。

疼痛是人生一个不可缺少的感官经历。

2017-04-27 KFC的真面目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