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
12

收起骄傲吧,少年

By xrspook @ 21:23:16 归类于: 烂日记

高分低能这种东西,并不是某些个例,甚至我觉得,这可能是普遍存在的一个现象。分数到底能代表些什么东西呢?还在学校的时候,或许这个东西真的能让你不断地爬上去,尤其是在纯粹的理论学习领域。但实际上,我觉得某些东西是没法用分数去衡量的,而有些东西发展到一定程度,再也不应该由别人制定的规则去衡量。打破常规,创造出某种东西,那个东西的价值,不在评分体系里,超过了那些制定框架人的想象。所以,在那种情况下,别人能给你打多少分?在那种情况下,分数毫无意义。如果某些人一直只停留在拿高分这种癖好上面,我猜他们是无论如何都感受不到那种打破常规,给别人创造惊喜的快感。但我又不能很铁定地说,高分就一定低能,有些人很高能也能拿很高的分,那是神一样的存在。但貌似。在我过去30多年的人生经历里,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人。每个人都是不完美的,必须得接受这一点。但是,我们却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完美。变得更完美,相比于追求纯粹的高分,我觉得那时更应该作为每个人的人生追求。

在追求更完美的路上,首先,我们得承认自己的不足。我们到底在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别人就是不满意我们?他们都不满意,他们的唠叨到底我能不能改,应该接受还是漠视那些东西?或许在别人首次说我们有问题的时候,我们会无视,但是,当那种事情一再发生,显然,那就不是别人偏见的问题了。为什么这种问题会出现在我的身上,而不出现在别人的身上呢?或许我们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已经非常厉害了,已经厉害到可以傲视群雄,打败其他人了。但我们不应该停留在这种绝对优势的沾沾自喜上。我们或许知道自己很厉害,别人也或许知道我们很厉害,但是评判一个人,不仅仅是在某个点上。在别人的眼中,或许他们更愿意把关注点停留在某些我们做得不够好,有些我们甚至做得比他们还差的点上,而那通常会变成他们对我们的总体印象。正如我们总是把他们不如我的某些地方,作为他们的特点一样。

在研究的路上,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全身心专注在某个点上,但是,当我们到达一个平台,当我们要向更高的水平迈进的时候,我们就应该接受别人的意见,甚至从某些完全不相干的地方获取灵感。

我的大学毕业论文是一个跨学科的项目,或者说其实那不算跨学科,但问题是,微生物的老师没往那里想,工程的老师想到那个点,但是,他对微生物不算非常了解。正是因为乘着这个跨学科的东风,在那个领域,我可以自由地思考和探索。如果有微生物老师的进一步指导,我肯定可以更进一步,但也正是因为有工程老师的支持,我开才可以在那个课题上迈出第一步。那是我第一次深刻地体会到原来交叉的世界那么伟大。今天晚上的新闻里,说到华南理工的开学典礼,华工的领导说要培养跨学科的人才。那一刻,我再次明白到,自己当年是多么的幸运,遇到了这么一个非常有远见的导师。这是一个值得我感恩一辈子的经历。

承认自己的不足,其实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

2019-07
13

从收集数据开始

By xrspook @ 18:14:00 归类于: 烂日记

在大数据的年代,对大公司来说,收集信息不是难事,怎么把信息经过一番折腾以后,变成他们所要的信息,指导他们的宣传、生产,甚至是发展方向才是目的。但是对一些小公司而言,把最基础的数据收集完全也不容易。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很多都没有感知到数据的重要性。对很多人来说,工作只是一个应付的行为。应付领导布置下来的任务。做完已经已经很了不起,更不用说你不可能奢望他可以在那基础的上发展些什么。因为这样的态度,所以仅仅收集好任务要求的那些数据对他们来说已经完成任务。他们不会帮你思考实际上还有哪些东西是需要收集整合的。就因为这样,我们经常会错过很多。

我觉得,在大数据的年代重要的并不是具体某一条数据所包含的信息,要把无数条真实的数据放在一起才能得出某些结论。首先,这些数据必须是真实的,而且这些数据的维度必须一致或者类似。如果数据的详细程度不足够,就得通过某些技术手段把数据整合起来。有可能那条数据代表某一个人,又或者那代表某一个工序。我觉得大数据的这种东西除了要求数据的数量够多,也要求每一条数据反映的维度够多。

昨天在和新招回来的小妹妹聊天的过程中我发现,原来她大学所学的金融学和会计学这两个专业跟我所读的食品科学与工程.在毕业论文这个问题上,差别非常大。因为我们完成毕业论文的前提是必须完成毕业实验,然后我们才可以根据那个数据写我们的东西。而她的论文,据说数据完全是通过收集回来的,她自己都觉得不太完整,但她已经尽力了。她要分析搜集回来数据背后的某些规律和原理,而我们要一开始就做好规划,首先设定我们的目标,然后设定如何验证那个结果,最后通过我们的实验发现一些规律,得出一些结论。非常有可能最终我们都没办法把那个毕业实验的东西提升到理论的层次。因为要做到那个的话,有些人可能研究一辈子都做不到,更何况我们只有区区一年的时间。但相对他们而言,我们经历的显然要更完整一些。对我们来说,从一开始我们就必须知道,我们要收集什么数据,以及为什么要收集那些,但是对他们来说,很多数据都是现成拿过来的,他们只能做减法,没办法做加法,但对我们来说却不一样。有可能在设计的时候,老师就觉得这样不完备,我们可以增加一些条件之类的东西,又或者在我们实验的过程中,我们要根据实际情况进行数据收集的调整。从表面上说,我们的论文貌似复杂麻烦一点,但实际上我们的内容更自由。我受过的教育让我觉得白手起家没什么,那些对别人来说是额外麻烦事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再正常不过了。大概因为这样,所以要一个理工科生去解决某些貌似不是这个专业的问题的时候,会收到神奇的效果。

大概是命中注定,高考的那一次我达不到平时的水平,于是没有去广外,而是去了华农。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