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
8

依然乱打

By xrspook @ 10:26:10 归类于:烂日记

这几天日子过得有点不知道是怎么过的,因为感觉没什么要做,所以一天都好像无所事事的样子,真的有点空虚。昨天收到消息,和交易中心的篮球比赛还要推迟,要推迟到8月的22到24日的其中一天。本来这个周五就要打了,即将结束战斗,但现在时间又多了一个半星期,于是领导说的二三四都得去练球现在又变回了二四。说真的,连续三天练习我觉得没什么意义。因为我的那帮男同事根本没有那么快的恢复速度。接下来到和交易中心比赛之前。教练的计划是每周训练两次,一次是他叫一些人过来给我们打比赛,另外一次是我们自己练。比如昨天,他就叫了一些麻涌的大叔过来。一方面,我觉得这帮大叔打得很斯文,因为我几乎没有跟他们冲撞过。另一方面,这帮大叔无论是战术意识还是手感都要比我们系统内部之前打过的那两支队好很多。他们的三分手感真的很好,他们的溜底线上篮意识非常强,而且有些人还可以转身投篮。他们并没有靠身体从中间硬插上去,而是用精妙的传球配合以及非常恰当的时机切开我们的防线。最终我们之所以能赢,一方面是因为对方放水了,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某些队员有神来的手感。手感这种事是运气,说不准什么时候会没有,如果战术得当,就能稳稳地控制局面,显然,我们昨天打得比较乱的。我也明白,乱打是我们一向的作风。没有跑位,没有挡拆,我真不知道还能怎么打。我之所以说这帮大叔还比较斯文,是因为他们在防守我们突围进去的队员的时候极少犯规。即便他们几乎完全不犯规,我们的人突进去的成功率也不高。最让人觉得沮丧的是我们快攻的成功率非常低。好不容易抢断了对方的球,但是攻到最方篮底的时候,要不就是球投不进,要不就是传球太慢了被对方反拦截。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快攻的速度不够,另一方面是因为我们的人总是拿到球以后就死命地自己带球往前跑,没有观察身边的情况。的确有些时候,我是非常快的,在他们还没过半场的时候,我已经到了对篮底恰当的位置。我还得等上几秒钟我们的人才过来,然后我发现路径不对,于是退后两步,免得阻碍我们自己的人。如果我不跑,我会觉得这是我的责任,但是我跑了即便很快地站到了对方的场内,球是不会给我的,这有什么用呢?年轻有速度是我们的优势,但是光把球带到对方篮底却不能投进去,一切都白扯?一次又一次地浪费机会,一方面在消耗我们的体力,另一方面在打击我们的信心。神来之笔的时候乱七八糟都能有,但是不顺利的时候,那就像根本攻不下的堡垒,很让人沮丧。

昨天那场球也够神奇,一共打了四节,每节有25分钟。至于什么时候打完,我完全不知道,纯粹是听教练吹哨子。12分钟也好,25分钟也好,反正我个人觉得没什么问题。的确有时快攻来回奔走会有些气喘,但那只是极少数情况。更多时候,我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理论上这是不应该有的,但实际上,几乎每次都会有这个感觉。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的心一直没有底。

有时真的觉得,不如跟交易中心的比赛赶快打。早日了结那个疙瘩。

2017-12
10

广告>>>广马

By xrspook @ 17:38:57 归类于:烂日记

今天是广马的大喜日子,但我并不是跑在路上的一员,我只是坐在电视机前围观而已。在没有试过之前我很期待,但试过以后,也就那样了。所以对我来说能抽中广马当然好,但抽不中也不会太失落,现在我已经跟几年前不一样了。在我妈妈看来,广州人的中签率只有30%,再加上一个30%的男女比例以及不同年龄段都各占百分比,我的机会很渺茫。虽然这场马拉松在广州举办,但是作为一个三十几岁年龄段的女性,中签概率实在很低。不知道他们的中签比例是如何确定的,但肯定是一套不为人知的算法。如果所有东西都是随机,那也就算了,但很多名额是直接送给某些人的,比如说赞助商,比如说媒体。知道得太多就会觉得很不爽,所以干脆不如什么都不知道。毕竟作为一个生活在广州的人,任何时候都可以在广州跑步,可以是5K,可以是10K,可以是半马,也可以是全马。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开跑都可以。问题只是身边没有那么多人跟你做同一件事的人,也没有那么多补给站,你需要把自己的补给全部都带在身上或者带点零钱,边跑边吃喝。跑步是件好事,但是必须得凑热闹那么多人一起来,我就有点觉得没那个必要。

今天我一开始看的是CCAV5的直播。可以这么说,那里的介绍镜头和视频比马拉松本身的画面多很多。废话一大堆,各种事先做好的视频也一大堆。本来看一场马拉松比赛,看的是城市的实时风光,但实际上那却变成了看城市的介绍视频。最后时刻,其实明明是可以看到女子全程马拉松选手冲刺镜头的,但是CCAV5的导播却直接把那些时间留给了主持人做绵长的结束总结。我觉得他们的做法完全是本末倒置,马拉松是一项运动,可以说是竞技的,也可以说是休闲的。你有可能在一场足球比赛里不断地插播赞助商的广告吗?!而且还是30秒插一次。插播赞助商的广告,也插播那个运动举办城市的广告,到底我们是在看广告还是在看运动本身?!直播一个马拉松赛事,CCAV5用的是两个半小时,但可以这么说,其中马拉松本身的镜头加起来估计只有半个小时。看40分钟的电视剧,插播20分钟的广告,大家平时都觉得那非常的不可接受,但是马拉松直播赛事却插入多很多的广告。每个城市都花大量的钱举办马拉松赛事,大概为的就是这些不知不觉中暴力插入的广告。所以也就很容易理解为什么在广马广州本土居民的中签率只有30%。广州市每年举办的大型马拉松赛事就只有广马一个。对其他城市的人来说,那是一个去广州旅游观光消费的绝佳机会。所以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广马其实是一个旅游项目。正是因为他们的目标人群不是本土居民,所以这样的设置也就非常容易可以理解。广州的税到底是谁交的呢?!全民健身的福利变成了提高GDP的一大途径。我总觉得这样有点不对,但貌似全世界都默认用这个套路。

我的这个想法是不是因为有点羡慕嫉妒恨呢?谁叫我从来就是一个不痴迷自己去比赛的人。

2016-12
14

为了厚积薄发

By xrspook @ 9:12:45 归类于:烂日记

我的第一个广马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这是我2016年来,第一次没有实现自己的愿望,而且这个愿望还持续了好多个月,可以说是2016年我的终极愿望。年中的时候,一切都来得那么的顺畅,简直感觉像不会吹灰之力就能实现。包括一些我计划之内的,还有一些突如其来的。所以最终,年终生日之前,没有实现的这个半马愿望的确对我挺打击的。星期天早上10点之前跑完,直到今天早上,我才终于有点缓过气来,把那股怨气转化为其它东西。从理论上来说,我的确有可能实现愿望,但是我却忽略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那有事实层面的,还有心理层面的。事实层面的,包括赛道的一些不足,那是客观的问题,我没有经验无法预测。如果再跑一次,半马的这条赛道,只是我个人的计时赛,估计成绩会好一点点,但是仍然不能SUB2。。我不应该在半马前一天,耗费那么多的体力走那么多的路,那么晚才休息睡觉。这是因为前一天我过分消耗、过于兴奋,导致半马前一天的晚上我的觉睡得非常糟糕。为什么从前的跑步比赛我就从未有过失眠,但半马却会这样呢?前一天过分消耗是我策略的问题,那天晚上睡不着觉是我心理的问题,对上一次参加比赛,已经是2015年5月的事了。比赛可以让人积累经验,也可以让人的心理承受能力得到进一步的磨练。不就是早起去比个赛嘛,没必要那么紧张,但显然我没做到。因为我把这次半马看得实在太重。除了200那条线,我根本就没有再给自己定下任何的目标,因为之前我就没想过,自己会做不到。从前参加比赛,我不这样,要不根本不设定目标,要不会给自己划定两条线。

昨天我才知道,原来业余运动员女子30到49岁年龄组半程马拉松一级的线是02:06:00。而我的成绩是02:06:22,就只差22秒,我就能达到业余女子运动员我这个年龄段的最高标准。如果之前我知道这个,我会把这列为我的第二条线,到最后时刻,再努力一点点,我肯定能实现.少进一个水站或者在全程半程分道那里不傻乎乎的又往回跑了一段,22秒肯定能拿回来。但显然我跑的时候,我并不知道02:06:00这回事。10公里的一极线是58分钟。我第一次参加李宁10公里路跑已经是跑56分多,往后的两次10公里比赛跑得更快。所以用10公里去评价,我早就已经是一级的料,但为什么半马我如此挣扎才不过是在一级的边缘线上呢!现在我这个状态,就像得了89.9分,就差那么一点点,拿不到90分,得不到优秀。当然了,那个标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按照现在人们的状况再去评价,要实现业余选手的优秀,起码得比这条一级线快十分钟或者以上。优秀不优秀,实际上都无所谓,因为跑步是一个自己战胜自己的过程,但为什么要纠结这个?是因为,我知道最后广马的完赛证书上应该会写出是业余选手的什么级别。我这个年龄组半马二级的线是02:12:00。显然,我跟一级线就只差那么一点点,离二级线好远好远。但在10公里的路跑,我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一级线,如果还有什么争取的目标,我是要努力向专业运动员的三级48分钟靠拢的。半马为什么可以这般天意弄人?

今天早上我突然明白了,如果我的第一次半马就能SUB2,就已经达到了业余女子选手的一级水平,我还有什么目标呢?难道是向广马的精英级选手免抽签的01:05:00迈进吗?显然,那不是我的菜,所以我非常有可能再也不去参加什么比赛了。于是广马会是我的第一次,也会是我的最后一次,马拉松比赛也一样。但正是因为有了第一次的不如意,所以赛后我才非常有决心,我还要再来,我还要在这同一条赛道上刷新自己的新成绩,这不是我的最终PB!我肯定必须要做得更好。如果我一开始就赢了,我不会再燃起任何怒火欲望,但现在的不甘心肯定能让我下次做得更好。这一次训练比赛犯过的错误,不会再出现第二回。

如果下一次,大姨妈还在我广马比赛的时候光临,那就尽管来吧,我已经做好赛后再发烧两天了。

2016-12
13

带着大姨妈比赛的后遗症

By xrspook @ 8:40:58 归类于:烂日记

终于,大姨妈又来了。广马半马结束后,我觉得大姨妈就没怎么光临过。这样的恶果是我开始发烧。的确有点喉咙痛,但那个肯定不是重点。与其说我是感冒发烧,不如说那是非炎症的发烧,其原因是大姨妈被卡住了。众所周知,大姨妈来之前人的体温会升高,如果大姨妈不能正常地排泄,我觉得理论上,人的体温会继续升高,甚至发热。昨天早上起来感觉还行,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下午,我感觉到发冷。幸好昨天下午没什么事做,但即便有事我也做不了,因为头痛得要死,身体的其它关节或肌肉也在酸痛。那有可能是半马的乳酸后遗症,但我更多地觉得,那是因为我发热造成的。我极少发烧,发烧造成头痛这更加罕见。不流鼻涕,喉咙也不是很痛,身体的其它部位也没有尖锐的明显痛感。正是因为昨天感觉不好,所以我比平时少喝水。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1.8L水都还没喝完。下午5点多的时候量了一下体温,居然是38.2℃,难怪我整个下午都觉得非常糟糕。睡觉不能解决问题,运动出一身汗估计会好一点,但问题是我根本不想动起来,全身都好像灌了铅一样,非常重。从下午5点多开始,我就猛喝水,到昨晚睡觉之前,我一天合计喝的水估计超过了4L。所以晚上8点多的时候,我的体温降到了37.7℃,晚上10点睡觉的时候,体温是37.2℃。半夜醒来了一次,是接近十二点的时候,体温是37.5℃。今早的基础体温也是37.5℃。今早醒来的时候,我觉得全身的酸痛都已经减退了不少,尤其是腿部的酸痛。但头痛还在继续,伴随的还有斜方肌的酸痛。昨晚坐着看电影的时候,我偶然发现自己的脚肿了,看上去体积大了不少,按下去也软绵绵的,虽然还不至于按下去一个坑弹不起来,但显然那手感非常的不对。

要是在平时,大姨妈的前两天,要不要去跑步我还得思考好段时间,即便去跑了,也会刻意降低强度。但当大姨妈遇上比赛,那完全就是自杀的节奏。我没有痛经那回事,所以边跑边痛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但带着大姨妈去比赛,远远不止是怕东西会漏出来丢面子那么简单。马拉松比赛那么多人谁会盯着你下面看,除非那个人是死变态,尤其当你已经是穿深色的裤子。静态坐着不动的时候你能感觉到大姨妈流下来,但是当你持续运动的时候,你不会把注意力放在那个上面。在马拉松比赛里还得搞个卫生巾,那是非常不科学的。要不你使用棉条,要不你就直接让它流下来。但这次半马过后,我意识到带着大姨妈比赛远远不是丢脸不丢脸那么简单。在经过长时间剧烈运动后,大姨妈有可能会剥落不正常,于是你就非常有可能之后的一两天大姨妈暂停了。这样导致的问题是你会发烧。几分钟前,我觉得大姨妈终于又回来了,所以我预计今天的头痛会得到缓解。这次我觉得是运气好,大姨妈在不到48个小时又回来了,要是它好几天都不回来,或者直接停掉,那我的发热该怎么降下去?昨天发烧到38℃多的时候,我有想过去看医生。但我应该去挂什么科室呢!急诊吗?内科吗?妇科吗?前两个根本不能解释你为什么会发热,顶多给你一些退烧的药,但是那不能根本的解决问题。即便他们给我开一些抗生素之类的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去妇科的话,我觉得医生可能没那么高的觉悟,会知道带着大姨妈去马拉松比赛的恶果要怎么解决。昨晚和今天早上,我合计吃掉了一条西洋参。如果我昨天早上喝的茶里加的不是枸杞子,而是加菊花的话,估计已经解决问题了。因为我知道西洋参对我来说药力比菊花还要猛,所以昨晚我就干脆来了半条。

但实际上,最有效的做法,除了喝水和睡觉,再没有别的了。

2016-10
29

测试Zante 15K

By xrspook @ 7:36:56 归类于:烂日记

星期六的早上没有18K,因为今天加班,所以周末的LSD换成了今天傍晚的15K。想想都觉得累,因为平时,18K就是周六主要的节目,但现在15K只能是一天工作后的一个配角。我完全可以不15K,而设定为10K,但我的野心,却要我必须得这么干。将是我这个月跑的最后一发,也是半马比赛之前最后一个长距离,我准备拿来测试参加半马的跑鞋。这次我准备穿NB的Zante。那是一双去年五一假期买的跑鞋,已经跑了超过500K。理论上我应该选选一双,跑量大概在两三百公里的前去参加比赛。但在我的跑鞋列表里,除了一双白绿的Mizuno Wave Enigma 4,其它都不在那个范围。比赛是用来拼速度的,所以如果我能承受得了,鞋子越轻负担越小。Zante我从来没有用来跑过长距离,一直都放在单位里跑10K或以下。之所以选择Zante是因为我觉得那鞋子的过渡比较均匀柔和,相对于Mizuno的其它跑鞋来说,它前脚掌缓冲比较柔和。就鞋子的重量来说,她完胜Mizuno的很多。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但自从某次因为穿了双不恰当的袜子导致前脚掌中央被磨出了一个小血泡后,那个地方就不停地生茧。短距离没什么感觉,但只要距离一长,那个部位就会感到痛。至今我都没想明白该怎么避免那个问题。那种感觉在我穿Mizuno的跑鞋的时候尤为明显,因为他们的跑鞋大底花纹复杂,但Zante的到鞋底就是一大片,而且穿了这么久以后,前脚掌的某个部位大体的纹路已基本被我磨平。于是,除非路面上有非常明显的凹凸不平或小石子,否则,我每一脚下去都应该很平稳自然。但谁知道一双已经穿过了500K的跑鞋,还能不能承受的住长距离的虐呢。如果今晚发现真的不能胜任,我也就只能开始用我的Mizuno Wave Sayonara 2,那是一双全新的跑鞋,所以,要用在11月6号的半马几乎不可能,但用在12月11号的广马半马还是可以的。在没有11月6号的女子半马之前,我的计划是这个双11剁手一双NB的鞋。NB的鞋用来速度训练和比赛,Mizuno的鞋则用在其它训练。

我的跑鞋数据显示,我已经有不少跑鞋跑量达到了六七百公里,最高的还差18公里就会到达八百公里。跑量在400到500公里的,也有三双。只有两双是跑了200多公里的,但我觉得那两双都不合适用来比赛。一双跑鞋从全新到参加比赛,我觉得起码要用半个月去磨合。使用的次数应该在四次以上,距离最好达到100K或以上。我的全盘计划都是为广马半马准备的,所以现在突然杀出来一个女子半马,我有点手足无措。从现在的天气看来,11月6号估计会比较热。如果温度预计超过25℃,我会穿短裤和绑腿,如果温度在20℃以下,我会穿七分裤和绑腿。现在还没有试过,估计七分裤加绑腿的效果会非常奇葩。别人会觉得明明就是一条长裤的样子,为什么不直接穿长裤呢!而且七分裤和绑腿,有一部分重叠结合,那将会成为奇葩中的战斗机。

如果今晚真的通过了长距离的考验,今晚或者明天我就把Zante洗了,往后就不再穿,直到半马比赛。

希望这次我的计划不会被变化打乱。

Page 1 of 9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