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1
8

最后一程

By xrspook @ 23:42:16 归类于:烂日记

当老人躺在殡仪馆礼堂的玻璃棺里,我实在分不出他们谁是谁,因为看上去都差不多。所以今天,即便我看得很仔细,但我仍不能很确定那就是我的外婆,因为她跟我印象中的那个模样实在相差太远了。今天化妆师已经把外婆弄得很好看,基本上好像没怎么打粉,因为外婆本来就很白,腮红也没有很夸张,只有淡淡的一点粉色。虽然不能说那是外婆睡着了的模样,但是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安详。在我记忆之中,有些老人的化妆就好像在脸上抹了很多粉底,但显然外婆不这样,她的皮肤仍然很光滑,而且还有种水灵灵的感觉,甚至你会觉得,自己的皮肤还不如躺在那里的一个已经去世的人。虽然从面部的轮廓,我实在已经认不出那就是我的外婆了,但她要比很多躺在那里的人好看。其实我不仅仅认不出躺在玻璃棺里的外婆,她最后几个月,越发消瘦的时候,我甚至困惑过那个躺在家里床上的老人到底是不是我的外婆。过去的几个月,她真的变化很大,瘦了非常多,而这种变化大概是在中秋节之后发生的。她在农历十一月三十去世,所以这一切是在三个多月里快速急转直下的。从胃口很好到最后连水都喝不下,这个过程不是一天发生的,但即便这是渐渐形成的,也会让人心里很不好过。在过去几个月里,我们所有人都见证着外婆从微胖变成非常消瘦。虽然还不至于像现在的那些小女孩那样皮包骨,但是跟从前的她相比,已经判若两人。在我的印象之中,外婆从来都是肉肉的,尤其是她的屁股跟大腿,但是到了最后的日子,她的大腿跟屁股已经瘦到跟我一直都很瘦的外公没什么区别了。脂肪几乎消耗得差不多了,但是肌肉还在,你还是不能看到清晰的骨头轮廓。从一天吃几碗饭到一天喝几碗粥,再到最后的一天就只吃几勺米糊。这些变化发生在一个月之内。不是当事人,我们看着都觉得很惨。不知道当事人那种饥饿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

今天有接近60个亲人来送别外婆。大厅里放满了花篮和花圈。虽然那是个严肃的地方,但是当我们都在那里,仪式还没开始,大家在聊天的时候,我感觉到的是热闹。我们极少这么多人都聚在一起。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在追悼会结束以后,还有一个扶灵的过程。这个东西是我们之前都没经历过的。在预定项目的时候我不知道妈妈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个,可能她们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一个东西,但她们还是选了。因为她们觉得要送老人最后一程,虽然这个服务之前那些已经去世的亲人从来都没有做过。扶灵到达某个地方的时候,司仪让我们全部松手,我们只能走到那里,余下的由工作人员把外婆送去火化。那个时候,我突然有了这么个感觉,好长一段时间,都是我们去外婆家,看看她,或者吃个饭,然后离开。这一次,是她离开我们,而不是我们离开他。这次轮到我们依依不舍了。可想而知,每次当我们离开,她一个人坐在家里,孤身一人目送我们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她跟我们说,有空就多回来看看的时候,每次我心里都很不好受,现在仍然一样。

反过来想,外婆是家族里最后一个离开人世的人,现在,他们在另外一个世界终于团聚了。

2018-03
13

寻找南园四街

By xrspook @ 10:36:1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做的梦非常神奇,里面的主角除了我以外还有外公外婆,另外还有两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鬼。很确切地,我梦到鬼了!但是他们并不是什么坏东西,他们也想帮助我们,而我们也只想可以帮助别人。梦里的外婆身手矫健,不止走路很快,而且跳跃动作还非常灵敏。

梦的主要内容是某些殡仪馆的人员要到南园四街去收某个已经过世的人的尸体,但是他们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南园四街到底在哪里,于是我就跟外婆随着我上一次在南园新村逛的时候的记忆去寻找南园四街。在我印象之中,的确是有南园四街,但是那条街跟其它比起来只有非常短的一段。从西向东,南园新村的主干道分别是南园大街一街二街三街以及康公街,四街位于三街和康公街之间。我很确切地觉得,四街是存在的,但是那早已被人遗忘了。我跟外婆就像探险一样在南园大街寻找南园四街。我们一起路过很多地方,记得路过一个小摊的时候,外婆好奇地问那些东西是不是陶瓷的,并用手去摸。我觉得她那个问题很奇怪,因为我一看就知道那是纸做的。外婆知道那是纸做的以后完全没兴趣了。那些纸像白报纸,那些饰物是可以3D展开的。其中有一盏非常精致的纸火水灯,我很久都没见过火水灯了!但这东西居然会出现在我的梦里!!!外婆跟我说,其它都不好,光有这个就足够了。那些东西像是纸扎品,她在暗示我往后只需烧那个给她?我和外婆来到了一个多层迷宫,虽然那也算不上是个迷宫。我们从上面走楼梯下去,从下面的某个洞里钻出来。外婆走在那里的身手啊,我自愧不如。与其说那是个迷宫,不如说那是个立体的街心建筑。但为什么下部出口是个要钻过去的洞,而且还湿湿的,我搞不懂。

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南园四街,回到南园大街和南园直街的交汇处,外婆想跟殡仪馆的人说我们也没办法了,但殡仪馆的人说他们找了3天都没找到,那个尸体已经放在那个地方3天了!我于心不忍,于是一个人又继续回去找。我又回到康公街和南园三街的交界处,我记得我就是在那个地方看到过一块小小的牌子,标明了南园四街在那里,那里貌似是个老人活动中心,因为有人在里面打麻将打扑克之类的。站在那个点上,我向右回头一望,发现了一栋貌似危房的东西,那栋建筑非常破旧,完全处在飘摇之中。房子外部有脚手架,但那都已经烂烂的了。要进入那栋房子和旁边正常房子之间的通道并不容易。通过仔细打量以后我站到了一个视线比较好的位置,隐隐约约地看到破旧房子上有个蓝色搪瓷牌写着“四街”,四街前面应该还有“南园”,但因为锈蚀严重我实在已经看不出来了。在蓝色搪瓷路牌旁边的一片墙上,写着“二十七号”,难道说这就是南园四街的二十七号?那栋破旧得完全不成样子的房子里真的有人居住?没人知道南园四街在哪里,但为什么会有人打电话给殡仪馆说南园四街有个老人在三天前去世了,需要他们去处理呢?那种破败被遗忘的感觉让我觉得很不是滋味,但我总算大概找到了传说中的南园四街!

故事打断于我找到了南园四街之后,往后就轮到外公出场开始新的部分。

离清明节还有大半个月,为什么我已经在做这种梦呢???

Page 1 of 11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