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
4

羁绊

By xrspook @ 8:20:43 归类于: 烂日记

坐在宿舍感觉很困,什么都不想干。昨天晚上在办公室的时候我已经有这个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昨天把那些10年来的数据整理出来的图表贴到Word里以后,没什么感觉吧。把东西贴过去以后,我的第一感觉是怎么这么少?第二个感觉是,怎么没什么亮点。平时我写统计分析的时候,不会有这种感觉。为什么现在会这样呢?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平时我写的东西都是一年内甚至几个月内发生的事情。很多原因,我还可以绞尽脑汁想一想,但过去10年,我根本就不记得那许多东西的来龙去脉。更何况中间有几年,我把统计工作交给了别人,就更加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虽然那个时候我也在这个单位,但是因为工种不一样,所以我当然就没有在这个地方上心。

现在回想起来,那几年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我大概是从2013年秋天开始跑步的,到2015年左右的时候状态到达巅峰。我是2017年重新接手统计这份工作的,那个时候相对来说,我的跑步激情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强烈了。不干统计的那几年,有些时候的确很忙,但有些时候我却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运动之中,可能是研究运动编排,可能是分析各种伤病的缘由以及解决办法。如果当时我有统计这个包袱的话,大概那个时候我就不可以那么一根筋地投入到疯狂的运动之中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仍然觉得这非常的不可思议。那几年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返老还童,甚至可以这么说,当我真正年纪轻轻的时候都没有过那样的精力和体力。

现在我的状态我也说不准到底是怎么了,不知道是因为身体的懒惰所以不想动,还是因为心里面有各种数据的牵挂,所以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样全情投入了。当时对我来说,上班就是在歇,下班是在疯狂的运动。而现在,无论是上班时间还是下班时间,我的脑子里全部都是单位的那些数据,有可能因为业务太忙,也有可能是我自己钻自己的牛角尖。就像当年对运动的疯狂投入一样,现在我对数据也是,说不准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我在数据方面投入的时间多了,运动的时间自然就会被碾压。缺乏运动的人,其实脑子是不好使的,我已经有这个觉悟了。真正让我可以放轻松的不是去睡个觉,而是进行一次让人感觉酣畅淋漓的运动。但现在,我再也不能像当年那么尽兴了,因为可能运动过后我还得拿起笔和纸,还得继续敲键盘,做平时苦逼的事情。如果我过于努力,拿着笔的手在抖或者敲键盘的时候手指不听使唤,那真不行。

真心想回到过去,那个黄金的时代,但是我明白,有些事情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即便我人可以早起去晨跑,即便我人能跑18公里到达大元帅府,然后在10:30之前去麦当劳,但我再也没办法把续杯的咖啡带给家里的外婆了。

2018-09
4

恰当

By xrspook @ 9:15:39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中午我都不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睡着,迷迷糊糊之中用什么姿势都不对,感觉心跳得有点快,睡不着的原因大概是我脑子里有其它事情。其中一个是不知道今天是不是真的要我跟储运公司的车去中山,这就意味着昨天晚上我就得回家,于是跑步就泡汤了,而且这还意味着周三的早上我又得早起。与其这样,我不如来个同归于尽,单位里有车去就去,没车去就大家都别去。后来得出一个结论,大概我们整个系统就没有多少个单位用的是钢研纳克的机器,所以检验员去培训的并不多,检验员不去,裁判员聚在一起简直就是浪费,还不如搞活动之前提前几个小时准备。因为谁也不愿意来回几个小时为了讨论那一两个小时的事情,而且要讨论那一两个小时的事情,为什么不去总公司,而是去某个库呢?第一次听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就已经回去跟我的科室负责人说,如果他们真这么干,我就直接不去了,他们找一个可以去的人去吧。

如果我不去,应该找谁去,连这个我都已经想好了。其它库的裁判员就没有几个是搞检验的,但即便他们不是搞检验,他们也是搞保管的,又或者根本就是个领导,而他们当领导之前也是个搞保管的。虽然我以前搞的是检验,但现在我搞的是统计,牛头不对马嘴连科室都对不上,这有点搞笑。就学习新技能而言,我非常愿意多学习其他的东西,尤其是那些高端的仪器操作,但是这么个大好机会与其让一个不从事这个的人去参加,不如找一个可能以后会从事这个的人去增长见识,但显然他们安排这个的时候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一条,因为他们只是在推卸责任。我从来就不是那种,你命令我做某事,我就一定会死心塌地不经大脑就去执行的人,我会先考虑一下那是不是对的,第二次我能不能做,现在我还会考虑第三条,那是不是应该我去做的,是否有更合适的人选。

裁判这种事没有我其他人也能顶上,但是统计这份工作,这个单位就只有我一个,完全没有另外一个可替代的人,所以当我提出我走了以后这里的事情没人干,也没人干得了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可以挺身而出说他能接下来。做一些不可替代的工作好处是别人根本没有插嘴的份儿,但坏处是累死累活都只能是你一个。我明白到这份工作会让我在别人看不到的时候在默默的努力,但在别人工作的时候我却好像一副游手好闲的样子。对其他人来说,即便他们把整个上班时间都填满,也未必能赶得出我的进度,但是在别人清闲、别人去玩、别人去无所事事的下班时间,我却要埋头苦干。因为这份工作没有加班的概念,所以上班时间摸鱼我也就觉得理所当然了。如果我不能足够高效让自己上班时间闲出来,就说明我这份工作一个人干已经不适合了,应该增加人手。

有些人或许会觉得,随着智能化的进一步推进,我的这份工作以后基本上可以被程序替代,但是我看到的是,之前我已经做过的,当然可以用程序替代。用程序完成了最基本的操作以后,我应该从更深层次的东西里发掘更多东西,然后再用程序去替代。这个挖掘发现的过程是个无底洞,如果你觉得已经到达了平台期、没有进步的空间只是因为可能你没有在那里狠下苦功,真的把心放进去。

当恰当的人,做恰当的事。

2017-07
24

第八搬

By xrspook @ 8:57:23 归类于: 烂日记

在这个单位工作了十年,算上今天这一次,我搬了八次办公室。这样的次数可能是在职员工里,除了比我早到的那些以外,搬得最多的。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的工作在不断地变化。被招进来的时候,我是检验员,但干了一年,又让我去做统计,统计做顺手了,然后又让我回去继续当检验员,检验和统计并驾齐驱,持续好些年。然后有一天告诉我,把统计完全交出去,成为一个全职的检验,而现在,再告诉我。从此卸下检验的担子,全职回到统计那里。这简直就是逗我玩的节奏。还记得前几年,领导总说,为什么你那么多年都没有拿下工程师。有一次我真的反问了一句,为什么你一直只要我当半个检验员,甚至半个都没有,大概只有30%。在过去的十年里,检验做得多一点还是统计做得多一点。大概我觉得统计和检验的比例是4:6。二者最大的区别在于,检验,除了我,还有其他人,但统计当时就只有我一个,即便后来找了个人过来慢慢跟着也是让人非常费心,比我自己干还麻烦。因为有些东西是无论如何也分不出去的。当你对别人无法信任的时候,工作开展就非常麻烦。还记得告诉我要把统计交出去当个全职检验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终于回到了我靠谱的老本行。直到一个多月前,领导要我从此放下检验,当全职统计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这是一种解脱,因为我再也不用去扫大街了,但另一方面,对我来说,检验才真的是我的老本行,虽然我也喜欢统计,但是,如果一旦做了这个决定可能我在检验上没办法再进一步,从工程师变成高级工程师。虽然,这说起来是无法做到,但实际上,也未必不可能。因为从实际情况看来,高级工程师的评审条件,最重要的,是业绩,有思路、得出成果,就能搞定,别人不在乎你具体做了多少工作。

之前七次搬办公室,我从来都没有纠结过,因为不过是从一个地方挪到另外一个地方,把东西全部带上就是了。但这一次,却让我相当纠结,因为可能我积蓄多年的两个柜子,不能带走,顶多大概只能带走一个。里面的东西怎么办呢?于是昨晚开始我就在收拾,丢掉一些从前我舍不得丢的。本来觉得我应该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搞定,接着我就去跑个5K,但实际上,我足足收拾了三个小时,清出了好多的垃圾。这包括办公室的,也包括宿舍衣柜里的。因为如果办公室的东西,实在没办法搬,就只能把它们挪到宿舍里。对我来说,这些东西满满都是记忆,全部都是我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有很多兴趣爱好,有很多生活上的琐碎。什么标语啊,灯牌呀,电烙铁啊,体育用品啊,橡皮章啊,各种书啊。在别人眼中,可能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那台破电脑,但实际上,在这十年里,我把很多时间给了这些东西。在别人逛街、熬夜、谈恋爱、结婚生孩子,忙各种其它事情的时候,我把时间和精力都给了我的兴趣。是这些实实在在的物品,证明着这十年我没有白过,我没有在这个腐朽的单位虚度年华,工作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在不得不活在他们世界里的同时,我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今天的搬办公室该如何操作,我还没想好,因为如果要换电脑,首先,我得把数据拷贝过来或拷贝过去,至于物理的部分,相对来说比较轻松。但这一切都不确定,物理的东西不确定,有没有位置放或者怎么放?电脑资料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必须得换电脑。对其他人来说,他们恨不得换掉那台用了十年的破电脑,但对我来说,如果可以,我不希望换掉。

我就像一条无奈的小船,在大海之中被迫飘泊。

2017-07
22

即将挪窝

By xrspook @ 8:39:26 归类于: 烂日记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最近要去跑步的时候,mp3都会没电,除非我在跑步之前就先拿出来充电。我觉得这主要是跟我的mp3用完以后没办法关机有关系。近期大概是因为汗水的原因,所以,每次跑完关机的时候总是关不了,会呈现正在充电状态。没办法停止,当然也没办法关机,于是就导致在我下一次用的时候没电了。毕竟那个mp3电池的持续时间才20个小时,从上一次跑步到下一次跑步,绝对超过这个数了,所以就会出现一种到下一次跑步就没电的状态。要解决这个问题,我就得在这一次跑步完毕以后等里面的汗水蒸发,然后关机,或者每次跑步之前就先去充电。这个汗水的问题简直就避无可避。你或许可以说,我可以选择蓝牙的。但实际上如果用的是蓝牙,无论是mp3还是耳机,过一段时间就要充电,这很麻烦。如果是一体机,那个东西会很贵,是我现在所用的那款的五倍以上。这显然相当不划算。所以该怎么解决?夏天跑步汗水干扰以及设备足够轻便实在太难了。昨晚因为mp3没有电,所以我就重新用起了腰包以及旧手机。已经不记得上一次用腰包是什么时候的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去年的广马我用过一次。昨天跑步的时候,我觉得腰包调得很松,所以手机一直自动转到某个角度。而不是我一开始就设定好的正后腰位置。记得去年广马的时候,也出现这种事,那是因为腰包有三个袋子,我里面装的东西重量不均衡。如果今年还能报上广马,我打算自己带水。可以是一开始的时候直接带个空包去,前几个水站可以进一下,像去年那样,到了一定程度,倒水的人就会来不及,然后叫你直接一瓶拿走,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不在进水站了。这样的策略是最轻便的。当然我也可以从一开始就直接只喝自己带的水。

昨天被告知从下周一开始我就要转科室。工作从检验变成统计。跟以前不一样的是现在我将是一个全职统计。如果不是有工作安排,周末这两天我可以完全把补休填进去,那么我就不需要连续上很多天的班,现在的情况变成我先上四天的检验,然后再上五天的统计。光是想想都觉得这很累。变成统计最困扰我的不是工作本身,而是东西我怎么带走。因为办公室里的东西太多,所以我分到了很多个点,我不确定这些柜子能不能都搬到财务那里,位置肯定是有的,可以放得下,但问题是里面的东西都是我私人的,别人查看的时候或者会觉得不好看。估计整个单位只有我这么一个神经病在办公室里部署那么多的东西。毕竟对我来说这里是第二个家。从昨天上午被告知我要搬走以后,我就一直在想,我的东西可以怎么处理。从前玩的WWE美泰人偶我可以拿回家,因为基本上不会再有增长了,至于橡皮章的,我大概可以拿回宿舍,但余下的很多东西,实在很难全部都清理掉。其中包括很多书以及资料。虽然那些东西我可以名正言顺地摆到财务那边。但是瑜伽柱,枕头衣服被子之类的东西,就很难处理了。天知道我为什么要放这么多东西。今天早上,开始这篇blog之前,我已经丢掉了一些衣服,那些东西塞在我的柜子里已经好多年了,一直没用过。已经久远到,以至于我把它们忘了。

我还有2天时间考虑怎么处置我的东西。

2017-06
27

落枕进行时

By xrspook @ 11:18:01 归类于: 烂日记

不通则痛,俗话经常这么说。前天晚上睡觉落枕了,昨天一整天我的感觉都非常不好,尤其是要低头做检验以及跑步的时候。我多么希望今天早上醒来感觉会好一点,但貌似今天比昨天早上更糟糕。我不知道那种疼痛程度是不是今天更甚于昨天,但显然这种挥之不去的感觉真的让人很崩溃,于是今天我必须采取点措施搜索些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还记得前段时间围脖上经常有一些关于落枕之类的缓和运动。我看到了标题,但具体内容没有看。看来之前那些东西不断地在我眼前出现是有原因的。如果当时我花了那么几分钟去看,估计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

所有弯腰低头或者提重物的动作都会让我有想死的感觉。昨天我还做了超过三个小时需要低头的检验真的很痛苦。即便你用手把头托住也没用。一直保持低头的那个动作很痛苦,当你不做低头的动作站起来走动的时候同样痛苦。所以当我忍无可忍的时候,我也就只能暂时不做,找个有靠背的椅子坐上去先躺一下。而之所以这样,大概是因为颈部的肌肉一直处在紧绷的状态。缓和一下会好一点,比如说昨天中午睡觉起来了以后,我感觉好了很多,但是因为下午两个小时的检验,又让我从天堂回到了地狱。而让我加重了这种感觉的大概是跑步。以前我也试过落枕,以前我也试过在落枕的情况下跑步。跑步这种东西到达了一定程度就会分泌肾上腺素,也会分泌内吗啡,那是身体自动形成的止痛剂。所以理论上这些痛跑着跑着就会渐渐缓和,但实际上昨天落枕的痛一直持续了我跑步的一个多小时。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会痛也不知道什么姿势可以没那么痛,反正当疼痛突然间袭来的时候,我也就只能全身的肌肉不自觉地收缩紧绷一下,然后或许给一个痛苦的表情。毕竟我不能叫出来,我也不能停下来。为什么会这样呢?如果那种痛是神经痛的话,那种痛应该是放射状的,但显然不是放射状。如果那是神经痛,估计体内的止痛剂也起不了作用。因为一般的止痛剂跟神经止痛剂不一样。跑步结束做平时都在做的泡沫轴按摩以后。我突发奇想能不能用那个东西按摩一下肩背部,也就是落枕的地方,但实际上我一下都做不了,只把泡沫轴放在那个部位就已经痛得神经病了。

昨天晚上躺下睡觉的时候非常痛苦,要起来的时候更加痛苦,因为我知道无论用什么姿势,仰卧侧卧俯卧,我起来的时候都会痛。昨晚转身的时候我小心翼翼。如果可以保持一个动作不动,我就直接不动了。但这样并不能解决问题,因为保持一个姿势久了,血液不流畅,换其他姿势的时候还是会痛。我的落枕发生在右边的颈部,但实际上我根本就不知道仰卧,侧卧左边还是侧卧右边会好一点。仰卧的时候,我弱弱地感受到某种麻痹。侧卧的时候有时是这边痛,有时是那边痛。反正只要改变头部的高度就会痛,除非我在改变头部高度的时候先用手托着,那样会好一点点,但只是一点点而已。昨天的这个时候,如果我不动,基本是不痛的,但是现在仅仅是坐着,打开语记用口说话,头部只有微微的晃动,我也隐隐约约的感受到那种不适。今天的运动可以不做,但是今天的检验我该怎么办?

此时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有哪路大神高手能指点一下我该怎么缓和这种不适吗?

© 2004 - 2021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