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
8

乐在折腾

By xrspook @ 11:51:33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我跟我的同事说,每天每个仓同一条船打印一张单就够了,所以那个时间的戳精确到yyyy-mm-dd就可以,但后来发现他们居然会一天同一个仓有2张以上的单,虽然磅单上称量单号不一样,但这显然还是会造成误会,所以还是提取某个仓某天最后一单的时间,也就是精确到yyyy-mm-dd hh:mm:ss比较好。怎么提取某天最后一个时间数据呢?我的第一反应是去度娘,代码大神给出的方法是SQL语言,思路是先排序然后计数,对应的就是最后的时间。上了个厕所以后我突然灵感意识到,是不是直接给日期数据取最大值就行了呢?!查询的表格里以日期数据yyyy-mm-dd的格式汇总筛选作为分组信息,然后再用一个日期数据做最大值,结果还真的可以实现查询一列显示日期一列显示当日的最后时间哦!第一单也好,最后一单也好,原来只是个最大值和最小值的操作,所以其实那些控件的前一笔和后一笔也只是来了个“++”和“–”的操作而已。通常来说第一单和最后一单都是用时间排序,幸好我需要的只是时间数据本身,所以还能如此简单地实现,如果我需要的数据是最后一个时间对应的其它数据呢?从数组的思维,一维的数组就能实现了,但如果在SQL里该如何体现呢?

编程思维这种东西我觉得是共通的,但实际上你运用的时候得清楚其中的一些基本规则,然后才能实现人肉转换。还记得以前的英语老师说过,学好英语以后要学拉丁语系不难,编程思维大概也是这样。

前天的梦好神奇,我把Jorge,Alberto和米Aamir三者合一了。用的是Jorge的外表,摔角功底是Alberto的,而为人处事的风格则是Aamir的。居然还能有这种搭配,我都服我自己了!那个三合一穿着红黑色的服装,不知道为何会开大巴车,开得相当猛,以致于我不得不给乘客解释说“很快就到了,我们再忍忍”。我的脑洞到底是些什么鬼!梦里有个很奇怪的地方:我明知有些地方很湿滑,但我还是过去,于是摔倒了不止一次,倒没有受伤,不过是弄得一身脏而已。三合一把我拉起来,然后建议我不如去换身衣服。我和三合一的关系貌似是一般朋友,至于为啥语言相通,在梦里我没留意。

昨天上午单位一帮女的去验收新宿舍的空调,然后我发现其实那里所有东西都已经安装得差不多了,现在正在安装里面统一的家具,包括:床,衣柜,床头柜,书桌,组合柜。按照他们官方的摆放模式,大概10平方的单间显得很拥挤,除了睡觉几乎什么都做不了,之所以那样是因为他们把床放在房间正中央,把房间里除了家具以外的空间拆分成了3条通道,分裂开来的通道除了通行就什么都做不了,当然房间就会显得拥挤。昨晚我挑了一件家私已组装完成,但组合柜没有上墙的房间乾坤大挪移了一番:把床靠两面墙,衣柜书桌一律靠墙,等于把之前的3条通道合并成了一个大片空间和一小段小通道。出来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好使啊!为什么我会这么想而他们会那么想,归根到底,他们用的是酒店的思路。酒店是用来睡觉的,空间如何都无所谓,但关起门来自己折腾的家不一样,睡觉只是其中一个功能。对我来说,我还打算在里面做运动呢!如果连铺两张瑜伽垫的空间都没有,这绝对坑爹不可接受啊。

生活能拼凑出的可能性很多,就看你怎么去折腾了。

2017-09
2

相亲梦

By xrspook @ 21:05:0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做的梦比较神奇,一开始还算正常,但到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相亲。但是这个相亲又显得很文艺。一觉醒来,家里都是人,那些人我都不认识,原来那是相亲那边的家人,来看一下我到底是什么模样。长长的桌子坐满了,有超过十个人。睡着之前的那个地方是我初中之前的那个家,但是醒来以后就换成了另外一个地方。我跟他们说,我对那个男的没兴趣,然后他们就给我看了一些画,说是那个人画的,他是个插画家。的确,那些画都挺吸引我,大概是油画风格的。但是,我能因为喜欢那些画,而嫁给那个画画的人吗?到这个梦结束之前,我都没看到那个传说中的插画家。不懂得专注的人我不喜欢,但是很专注的人我又觉得会没时间照顾家庭。如果我的另一半是个画家,他一心都只用在艺术上面,那么家庭的大小事都只能由我一个人去负责,当然这不是不行,但是我会觉得与其这样,为什么要组建一个所谓的家庭呢?我们两个人都各自单干,不是更好吗?但是,如果一个人太照顾家庭,而置他的事业于不顾,我又会觉得那个人太窝囊废。同时都具备这两项的人几乎不可能存在,所以很矛盾。我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我自己的爸爸,但是什么样的爸爸,我才会非常喜欢呢?

昨晚的梦里,除了相亲以外,还有另外一个感觉。我去洗毛巾的时候,那个毛巾非常滑,不是因为上面有油,也不是因为那个毛巾很柔软,而是因为那个毛巾很滑腻,怎么扭怎么滑手。这样的毛巾就应该丢掉。因为那种滑腻腻的感觉实在很恶心,就像鼻涕一样。以前的毛巾用久了就会容易那样,但现在的几乎不会了。之所以那样,大概是因为上面已经繁殖了很多微生物吧。酵母菌和霉菌都不是那样的,像鼻涕一样的微生物可能是细菌。以前的毛巾通常都挂在潮湿的洗手间,所以存在那种现象,也就不足为奇了。而且,小时候的毛巾,可能洗得不太干净。上面有一些脏东西,又外加有一些人体分泌的油脂,滋生微生物也就很正常了。现在洗澡用的那条毛巾,用完以后都会用衣架撑起来晾到阳台。到下一次再用的时候,如果不是梅雨季节,通常都已经干彻底了。把湿度这个因素控制好,微生物就难以生长,正如天气预报的霉变指数一样,只有当湿度大的时候,霉变指数才会高。其实既然知道这样,为什么从前毛巾还要挂在洗手间里呢?以前真的是想都没想过要做这种操作。而实际上,最容易有滑腻感的毛巾不是我们自己洗澡用的那个一条,而是放在洗手间或厨房擦手的那条。现在发生这种事的概率下降了,因为用来擦手的毛巾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一定是纯棉的,很多时候用的是化纤毛巾。那种东西吸水能力更强,却可以干得更快。疏水性好就可以让水分不那么容易长期常驻。

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更加明白其中的困难有多大。

2017-08
25

烦他

By xrspook @ 10:09:48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我做了个挺奇怪的梦,其中有一点我印象非常深刻,我爸动了我房间里的书柜,把最上的那层改变了,加进了几箱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把我之前放在那里的一套米兰·昆德拉,不知道弄哪里去了。去问我爸,我爸肯定会说,他没有动过,他没有丢过任何东西,肯定都在家里。但是我们找遍他放其他书籍的地方,都没找到我的那一套,米兰·昆德拉,然后我就在那里哭闹。我妈就在一旁更我爸说,你为什么要动她的东西。后来,我爸跟我说,如果说真的不见了,重新买一套不就得了,然后我告诉他,已经没办法买到了,因为那套书是十多年以前买的,现在即便能买到那个版本,都不是那一版的了,当时买的可能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但现在再买,肯定不是。纸质图书,对我来说,除了用来看以外,还是用来收藏的,那些版本的信息非常重要。可以肯定,我爸把那些放在我书柜上的几箱又是盗版书。记忆之中自我懂事以来,我爸除了汉语言文字方面的书以及字典以外,其他文学类的,就没有买过正版书,他都是从街边拉的小车上面买的。还记得刚入门的时候,我看的金庸武侠小说是从表哥那里借回来的,那些都是正版书,但后来,我们不再借书了,因为爸爸从地摊那里买回了盗版的金庸全集,那几本书像词典一样厚,里面的字非常小,页边距很窄,拿着看非常费劲。我觉得那几本书根本不是用来看的,而是像字典一样,用来查阅的。但对我爸来说,这样的版式才划算,外面那些正版书有很多留白,他觉得那很浪费。在买书这个问题上,我和我爸价值观很不一样。我觉得非买正版书不可,哪怕那很贵,哪怕有些时候我暂时买不起,那是对版权方的尊重,另一方面,正版书让人看着很舒服啊。

现在我爸几乎不买书了,也不去图书馆借书,因为他有了智能手机这个神器,他的手机实际上不是用来交流打电话之类的,他的手机完全是用来当电子书。每天他都会花很多时间把手机上的某些文章的某些段落摘抄下来,除此以外,他还会拿的那个东西看新闻之类的。我之所以要把他的红米2A换掉,其中一个原因是那台手机非常慢。连开个微信,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卡得死机了,而另外一个原因是那台手机的屏幕的右侧已经出现了一条坏点。所以,那个星期日用过用那台手机以后,接下来的工作日我就给他重新买了一台红米NOTE 4X。之前那部红米手机以我爸的使用频率,每天至少充一次电,但现在这部是,三天才充一次。屏幕更大了,充电的次数反而更少了,因为我选择这台机的时候,就特意选了个4100毫安的大电池。因为我知道,我爸使用频率高,虽然他不是用来打游戏或者上网,而是用来阅读。其他人或许会说,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给我爸买个平板呢?因为用过小米平板以后,我就知道平板上面的应用很多会闪退,但如果使用在手机上,却不出现这种现象。虽然小米平板曾经号称是最好用的安卓平板系统,但至今仍会存在这种问题,所以不如直接买一个大屏手机。手机屏幕要够大,电池容量要够大,同时闪存也要大,因为我爸习惯开很多很多东西不关掉。手机本身的内存不需要很大,虽然他下的app不少,但实际上他在手机上保存的其他东西不多,没有视频没有图片没有音乐,也没有其它大块头的东西。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自己从来都不了解我爸,我也不想去了解,但在为他挑选手机方面我还是有一点心得的。为什么要选这个的原因我不会跟他说。我只需要最终结果,觉得好用就行。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我都会问,为什么我居然会有个这样的爸爸?但这个问题是没有结果的,因为是他选择了我,而不是我主动选择他。

2017-08
16

逃亡梦

By xrspook @ 8:56:42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的梦惊险刺激,与其说带着我逃命的那个人身手不凡很会打架,不如说我们都只是很努力地为了活命而已,因为如果不逃,我们就死定了。其实,我们也没做什么奇怪的事去挑衅别人,反而是别人挑衅我们,而且还主动的要开片。为什么会这样?我完全不知情,大概是因为带我逃命的那个男的,本来就是某个帮派的头目。认识他完全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然后,他约了我和另外一些人去某个地方吃饭,但是那个地方又比较特别,在某座山上。那座山的结构有点像云南丽江古城,必须通过狭窄熙攘的街道一直往上才能到达。到了以后我才发现,吃饭的地方那更像是两个帮派在对峙谈判的场地。显然我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路人甲是无辜的。但貌似我也成为了他们的攻击对象。于是接下来的事就是不断地逃命,逃出这个帮派,逃离那个山顶餐厅。要躲开攻击,也要穿梭在各种奇特的结构之中。好不容易,当我们逃到山脚的时候。我们发现另一个帮派的人也过来了,而那个帮派的人喜欢穿一身白,额头上有红色的印记(就像印度人在额头上按的朱砂),他们一帮人缓缓过来,集市的人全部都乱成了一片,各种惊恐、各种逃命。人们见了他们与其说是见了的杀手,不如说是见了鬼,因为,实际上我没有看到那帮人,施行任何的暴力,他们只是过来,人们就已经四散逃亡了。好不容易,我和我的同性伙伴终于穿过了那些人,也和男性朋友会合。在路过一个工匠人的铺面的时候,他突然把我的男性朋友拉了进去,然后要了他的手表。接下来的事,简直就是神奇。工匠用飞一般的速度把手表拆了,然后加入各种其它零件,组合出一个新的不能说是手表的东西。然后貌似,从那时开始,我们的真正冒险旅程才算刚刚开始,刚才的一大堆混乱只是个开场白而已,至于后续会发生什么,不能说我完全不知道,因为实际上开场白是以一个倒叙方式描述的,其实一开始,我就已经在故事发生的后期并看到结局了。但是那是什么我实在无力记起,毕竟那只是梦。为什么会有一女一男的两个伙伴,我不知道,具体她们的身材样貌怎样,我也不知道。女性伙伴对我来说不如说是个带路人,让我好找到我的男性伙伴,至于男性伙伴,他打架厉不厉害不知道,反正,他总有方法可以逃脱。从山顶跑到山脚的时候,其实只有我和我的女性朋友,因为我的男性朋友说,他得在上面扛住一下,好让我们有逃走的时间。逃走的过程斗智斗勇,到一个地下室的时候,需要攀爬楼梯,才能回到地面,但是里面,有一堆的妇女把手,但显然她们一开始的时候没有接收到上头说不让我们走。所以当我们跟她们说我们要离开的时候,一开始她们很帮助,但后来她们发现我们是不允许离开的客人。所以她们也加入阻拦我们的行列。我觉得那一段最有挑战性,接下来的不过是逆着人流往下冲而已。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梦。我不知道,但显然,肯定是因为我印度电影看多了。印度电影里面讲述的各种帮派种族斗争都相当恐怖。他们要把你干掉不需要任何理由,只需要上级的一个命令。于是你只能逃命,如果你不是绝对的主角,你根本没挂可开,所以除了逃还是逃,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保护自己,离开那个恐怖的地方。我觉得这个梦里的人物设计以及各种场景布置都设想得相当好,故事情节凑合着,特效之类的还行。所以基本可以说,如果理清思路甚至可以拍成一部电影。不能说这是爱情片,但肯定可以说这是一部动作冒险片。我的脑子里为什么会有这种东西呢?我为什么要逃亡呢?

因为昨晚做了这么一个惊险刺激的梦,所以今天醒来的时候感觉好累。

2017-07
21

枕头&拔罐

By xrspook @ 8:25:47 归类于:烂日记

昨晚算是睡了个安稳觉。除了期间上了一次厕所。我也说不准为什么近段时间在单位睡觉,晚上总要上厕所。其实睡觉前两个小时,基本上我就已经没喝水了。昨晚做的梦比较神奇,跟学习和学校有关。最残酷的莫过于某段时间以后,我一个很好的朋友,再也不去上课了,她选择了在家里自己学习。在我梦里的设置中,她的成绩很好,属于全年级的前三名。她的座位在我的后面。在她没有离开之前,我们那个四人小组一直都玩得很欢。她不再来学校了,我感到了莫名的失落。那个梦的内容,还有很多其它的,但是,让我记忆深刻的,就只剩下这一个。

睡觉的时候我一直都很喜欢,把手放到枕头底。但因为烂手的关系,近两个星期我都控制住自己,不要把手塞到里面。昨天晚上我又很自觉地把手塞到了枕头底。第二个晚上睡宜家的记忆海绵枕头,感觉习惯了一点,主要原因是我把包装拆了,套上了自己的枕套,再铺上了枕巾,最后才把藤枕席放上去。所以枕头不再与枕席发生相对滑动。我也不知道是如何做到的,反正我觉得枕席和枕头完美贴合。第二晚睡这个枕头,我觉得自己对那个弧线更习惯了,但我还没有完全习惯侧卧时那种柔软感。我选择的这一款记忆海绵枕头已经算有点硬了,79块钱的那一款更软。我一直觉得人在仰卧或者侧卧的时候,头对枕头的压力是一样的。但我觉得仰卧的时候枕头没有被多大压缩,但侧卧的时候,枕头却被压下去好些。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昨晚我继续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使用真空拔罐。进而发现无论我多么努力,我都很难在足三里让罐紧紧地吸住。第一次的时候,虽然我已经抽了很多次,但是过了几分钟,罐体还是自己掉下来了。在给腿部拔罐的时候,罐体后来又掉了一次。足三里拔罐,让我觉得心惊肉跳,怕什么时候又会掉下来,可能这意味着,我要选择比3号更小的拔罐。理论上足三里那一块肌肉要比三阴交的少,但实际上,三阴交跟血海反而不会出现足三里那种状况。这跟肌肉和干毛发有关吗?如果我希望拔罐在那个位置能吸吻,可能我首先要用湿润的东西先擦一下足三里,让那个地方有一定的湿度。相比于腿部的拔罐,躯干的拔罐基本上都能吸住。即便是我觉得最玄乎的大椎也能吸得很好,可以用3号罐,而不需要用特殊的U型罐。我觉得最容易吸引的部位可能是背部,但问题是背部要一个人独自操作,实在太难了。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的拔罐,大多是时候都只是一圈出现红或者紫,而其他地方,则完全看不到有任何迹象。为什么居然会这样呢?不是应该连片都红或者紫或者没有变化吗?为什么?我只是一圈出现该有的症状呢?大概这个我还得,找一下原因。我估计原因大概有两个,一个是这套东西有点问题,第二个可能是我安放的部位有点问题。第三个可能是我根本就没什么毛病,当然就不会出现那些人那么恐怖的现象。拔罐的次数超过十次以后,我觉得我已经有点习惯那个疼痛。那种疼痛是持续的,用力去抗衡只会更糟糕。但是你只要放松,一切都会变得很自然。虽然你还能感觉到有点麻麻的。但显然那称不上痛。除了放松以外,还得保持静止。因为如果一直处在运动状态,就很难做到真的放松。所以,一旦把罐体吸上去后,静待十分钟就好。为了节省时间,我一次性尽可能上更多的罐。

生活会一直有一些让人期待的地方等待你去探索。

Page 1 of 10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