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8
15

给我关照

By xrspook @ 9:46:47 归类于:烂日记

前晚我梦见了外公,我们没有说话,但是有一些动作上的交流。我们主要都只是在各自的睡觉,我还记得外公睡在他床上的时候向我这边扔来了一顶貌似是草帽的东西,因为他觉得我睡觉的那个角度刚好会被夜灯照着。梦里除了外公以外,还有我的姑婆和丈公,但是却没有我的外婆。姑婆和丈公睡在下面,外公是在他们上面。他们睡在一张很简陋的床上,我很确定睡在上面的只有外公一个,那是手脚非常灵活的外公。我梦里的那个场景,大概是结合了前进路以及南园新村那两个家。因为方位布置是南园新村的,但是上下铺这个结构是前进路的。我已经彻底不记得当我们从前进路搬到南园新村以后,姑婆和丈公回来的时候他们到底是怎么个睡法。那个梦里所有场景都很昏暗,其实没多少个场景,那更像是某个镜头而已。我不知道为什么当外公给我扔了一顶草帽以后我的梦就结束了。半夜里我醒了过来,意识到昨天是星期二,是外公的生忌,虽然大概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星期三的早上,但是,在我们大多数人心里,只要天还没亮,晚上还是属于前一天的。之前我从来没有梦见过这种东西。夜里醒来以后,我莫名地哭了,我也不知道是在梦里我哭了,还是醒来以后才开始的。倒不至于哭得很凄凉,但是已经到达了那种有点鼻塞的状态。那一刻,我突然觉得有点害怕,但怕也没用,因为屋子里只有我一个,我无法求救。从前做噩梦的时候我也从来不求救,因为从我懂事开始,我就知道那些东西是梦。

刚过去的那个周末,每到晚上我就闻到祭祀的味道,有可能是点蜡烛,也有可能是烧各种东西,因为农历7月对中国人来说是阴间的节日,7月14被我们称作鬼节。外公是7月13出生的,所以当他还做寿宴的时候,我们订房间都很容易,因为那个时候通常别人不会办喜事。我已经不记得外公的寿宴是什么时候开始办的,反正就是办了好多年,但最后为什么又不办了我没有印象。正是因为我闻到了祭祀的味道,所以我知道外公的生忌快到了。上个星期我们刚刚过完七夕,其实这对我来说没什么,但就是因为现在的电商会拿各种节日来搞活动促进消费,所以我知道了七夕的存在。七夕之后一周之内就是外公的生日。当我意识到这个以后,我赶紧去看了一下日历,发现原来是这周二,也就是前天,然后我问我妈她们三姐妹要不要聚一聚。我妈说好像死人的生忌不要年年搞,因为据说对后人不好。我不知道这个传统到底是怎么回事,搞生忌对后人不好,但年年搞死忌却没有任何问题,这到底是什么逻辑?难道我们就不应该记住前人的好,而要记住那个让我们悲伤的时刻吗?当死者还在生的时候,他每年的生日我们都很开心,我们记住那些时光不好吗?

从前,我对外公的念想也就只能是在清明节庆后扫墓时见他一面,但现在他和外婆的灵位都放在了海幢寺,只要我想去、只要我有时间,我随时都可以去看看他们。虽然去看一看也就只是个形式。他们一直都在那里,即便只是照片,也让我有一种莫名的窝心。他们在某个时刻停止了,不再老去,也没有痛苦。过去,他们一辈子都没有属于自己的房产,在他们百年以后,总算是有了个归宿。有人觉得这么干纯粹是浪费钱,但我觉得这挺好的,比直接放在家里每天都供着好。因为那是一个大社区,如果用现在的楼盘换算,那绝对是个超大型的楼盘。和其他人在一起比孤零零地丢在家里的角落好。

跟我爸比起来,我更爱外公。

2019-04
20

不想分离

By xrspook @ 17:51:01 归类于:烂日记

把手机的语记打开了好几次,但我仍然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这不完全是因为脑子里一片空白、我没有什么话题,而是因为有些东西貌似不能谈,又或者我可以直接在和别人的对话里说出来讨论一下,但却不应该以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发泄。所以该说些什么?我费了好大的劲都没想好,直到现在开始语记了,我仍然没确定到底主题是什么。

前天晚上我做了个关于外婆的梦,刚才的午睡我也做了个奇怪的梦,近段时间我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做梦。刚刚午睡的梦里我哭了。我只是流眼泪,我没有哭出声音,而当我真的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原来自己连泪也没有流过。外婆的那个梦我还隐约记得,因为醒来以后好几个小时我仍然处在低落的情绪里,但刚刚做的那个梦醒来以后,我已经彻底不记得到底刚才梦到的是什么内容了。

那天晚上做的关于外婆的梦之所以让我有点感觉很低落,是因为那个情景设定在外婆时日无多的时候。首先我们在家里吃完,然后到外面去,外婆首先去了一个店吃吃面条,吃完以后她又飞快地奔到另外一家,我们还没给钱,她已经开始吃别人桌子上的那些东西。那是上一桌人吃剩下的,剩了很多,她看到某些东西很想吃、于是就开动了。店家又好气又好笑,因为那些食物是这样一个出处,所以店家没有收我们的钱。追上去以后我们跟外婆说,以后不能这样,在吃之前要先给钱。吃完那些东西以后,我们来到了一家包子店。我们再三跟外婆说要先给钱点餐了,然后再吃。最后我们点了个大的叉烧包。吃完那个以后,我们继续去另外一家店,但具体吃的是什么已经不记得了,反正就是一路吃。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能吃得下那么多。外婆不仅仅是吃得很多,而且走得也很快,我要跟上她有点困难,而我妈通常是落后了很多才终于赶到。到某一家店吃完了以后,外婆说她要上个大号。在他上厕所的时候,我妈跟我说不能让她再吃下去了,但我跟我妈说,都到最后的时刻了,你就满足她的要求吧,你也知道人在离开之前肯定要先放下所有的,这一次上厕所估计就。接下来,我们并没有等到那个让人伤心的事情发生。因为没有等到结局,我就已经醒过来了,但那就像一个蒙太奇剧情,即便不展示在你眼前,根据你的联想,你也会猜测到那样的结果。别离这种东西总会让人感到伤心。但现在的我好奇怪,我总觉得相聚在一起的时候没有真的让我感到有多高兴,甚至可以说相聚完全无法给我带来幸福感。我只是希望不要夺走一直在我身边的东西,但显然我也知道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因为合与分永远都是处在动态平衡之中。这个时候,只有对某件事高度专注才能让我转移注意力,把我从这些有点大学问味道的人生哲学里解救出来。

每次回到外婆家附近的市场陪我妈买菜的时候,我都会有种过家门而不入的感觉。虽然那个已经称不上是我们的家了,因为里面没有了我们的家人。每次去那里我都会有种莫名的淡淡的伤感。市场还在,街坊还在,但我们的亲人不在。每次回到那里都会一次又一次地勾起我心底亲人不在了这种事实。我妈隔两天就会去那里买菜,所以显然她没有我的这个阴影,我到底得花多少时间才能看淡这个呢?

2019-02
11

还没醒

By xrspook @ 14:50:42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没有睡好。一直都在睡着做梦与清醒之间不断循环,其中一个原因是春节假期的九天,我几乎每天都是早上八点多才醒过来,接近九点才完成洗漱。但这个星期一我必须六点就出门了,所以会有莫名的心理压力。说来也奇怪,不知道为什么放假的时候我的手机闹钟居然变成了早上8点多和9点多了,我从来都没有设置过那个时间的闹钟。换手机已经不是这两周的事了,但新年假期之前,我从来没有发现过手机的闹钟有任何问题。为什么过新年的时候会给我一套新闹钟呢?幸好我去查看一下,幸好那是新年假期,所以没造成什么坏影响。假期开始一两天后,我才想起自己没有把闹钟关掉,但为什么我没被闹醒呢?是不是我睡太死了?后来才发现闹钟自己变了,而且闹钟也全部都处在关闭状态。

近段时间,每个晚上睡觉我都会做梦。昨天好不容易我终于没有梦到我的外公外婆了。昨晚梦到的东西很真实,也很神奇,但具体到底是什么,现在我已经记不起来了,反正参与的人都是我的同事同学之类。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台大巴可以沿着单位办公大楼左侧的楼梯爬上去,而且还不是很颠簸。我们要去的是四楼,车的确到了四楼,但那问题是大巴太高楼层太矮,所以大巴就像个过山车一样垂直掉了个头。几乎可以这么说,那已经不是大巴了,那是春节的舞龙。

不知道昨天晚上我醒了多少回,好多次醒来的时候我都没有听到楼下扫地的声音,终于有一次听到了,然后没过多久闹钟就响了。新手机的闹钟声音暂时我还没习惯过来,我觉得那个闹钟太温柔了。放假那几天,每天晚上我都睡八个多小时,突然间变回七个小时不到,原来感觉还不算太糟糕。起码起来的时候不会非常痛苦。公交站搭车的人数量和平时差不多,车里的乘客数量也差不多,但平时路上我出门的时候准备开始营业或正在营业中的早餐店却一律都还没开门。大概因为这样,所以公交车经过的路上到处都是漆黑一片,当然这种漆黑是相对于平时来说的。虽然还是有些店没有把他们的霓虹灯关掉,有些店已经开门了。路过天河体育中心附近的时候。你甚至会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你非常熟悉的地方——那个人流永远都是爆棚的地方。在天还没亮,到处都只有路灯的时候,原来那个地方也可以那么的安静。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在那样的时点那样的环境下打卡跑步,反正今天我没看到。跑步的人还没回广州,还是他们跟我一样,春节都已经自废武功了。

昨天感觉左腿好了一点,但今天感觉倒退了一些。我也说不准的是不是因为压迫了神经,因为出现状况的貌似不仅仅是大腿根,连膝盖也会酸软。我到底做过些什么呢?

2018-11
26

卸载

By xrspook @ 11:52:40 归类于:烂日记

昨天晚上我差点凌晨两点多起来,因为也做了个跟现实很相配的梦,于是迷糊之中,我甚至分不清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昨天的梦有点特别,因为之前我从未试过做梦的时候数据在脑子里那么清晰,除了从前学生时代考试之前,或者考试那段时间里做那样的梦。那个时候做梦,今天考完试,今天晚上做梦,或许白天做的题目就会出现在梦里。而昨天晚上,之所以做与数据有关的梦,是因为我总觉得昨天单位的某些数据应该还不全,应该还有一些别的部分他们没有发给我。因为睡觉之前有这种潜意识,所以睡着以后就会发生这种事。今天早上起来,回想昨天半夜的事情,自己都觉得很傻很天真,因为稍微理性一点都知道那是做梦,但做梦的时候我哪里分得清真与假。我们甚至连自己的身体都控制不了。相对于做这种亦真亦假的梦,我觉得还是做这些能轻松飞起来的比较爽快舒服,做梦的时候我试过跑步,但是根本不用费劲就直接飞奔了起来。虽然没有了那种实感,但是能跑那么快,而且有点都不痛苦,那种感觉实在太好了。

今天起床以后,我突然做了个决定,要把天猫卸载掉,也不再每天都打开淘宝支付宝之类的东西,每天的签到就只剩下口碑农场。因为我觉得这段时间被那些APP束缚得太严重了,每天都是各种签到,但实际上那是一个默认潜意识消费的过程。有时候我根本不需要那些东西,但每天我都不得不在那些东西上面耗费大量的时间,于是导致我晚上再也不能在11点之前睡觉了。签到打卡,隔一段时间就去做一件什么事,看上去很简单,但是如果要做很多,显然就很浪费时间。如果这是一个工作,我肯定想办法用什么程序让那东西自动执行,但为什么当那不是工作,而完全是自愿行为的时候,我会像中毒了一样,在那些东西上面浪费时间。我还是对口碑农场有期待的,因为相对于其它东西来说,在那里换取一些实物奖励会相对简单一些。不过,随着使用的人越来越多,优惠肯定会越来越少,毕竟,一开始搞这个东西就只是为了让你下载APP,让你尝到一些甜头,但如果使用的人多了,他们自然不需要做这种让利。我已经在口碑农场那里换过两样东西,接下来要换些什么暂时我还没想好。准确来说即便我想好,当我凑够数量的时候,可能那些东西就没了。新出的东西不一定适合我。所以当我对口的口碑农场不再期待的时候,大概对我来说手机就恢复为手机,可以一整天都不去看一眼。

手机理论上就只是一个工具,但是有些时候,我们像着了魔一样被手机控制。之所以发生这种事,一定程度是因为我觉得,我们并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有些时候我使用它,是因为我无聊了,要消磨一些时间,然后的那渐渐变成了习惯,于是我的时间就无端端没了。所以,发现这个的时候,我会重新调整找回自己。

人生的主控权应该在我们自己手里。

2018-10
24

外公,你很帅

By xrspook @ 8:50:21 归类于:烂日记

前天晚上做了个梦,梦到某个节日,我带着爸妈去了单位。本来单位这顿饭是不用钱的,但因为我多带了两个人,我就跟其他人说,如果超支了,费用算在我头上。具体细节我已经不太记得了,但我记得,在我醒来之前的最后一个情景。我的外公跟我妈坐这一条木沙发上。前面有两个小男孩在打闹。我妈问我外公,你觉得他们是谁。外公不假思索地说,那不是你的孙子吗?我在远处,看着他们的对话。眼泪马上就涌上来了(也正是在那一刻我的脑中响了,我哭着醒了),因为如果我在别人结婚的时候也结婚也生孩子,那么,在外公跟前玩耍的那两个,真的有可能是我妈的孙子。但显然,那只是我同事的孩子而已。

外公是在我高三的那年春节过后去世的。至今已经14年。在醒着的时候,我想念过他,在梦里的时候我也见过他,但是这是唯一一次他那么的清晰。在梦里,他穿着墨绿色毛衣,我也搞不懂为什么是绿色,为什么是毛衣。之前我从未见他穿过那样的衣服,但可以肯定的是,外公的身体很好,而且他很清醒。在他离开前的几年,他已经老人痴呆到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认识,哪怕那个是他朝夕相对了60多年的妻子。我已经不记得对上一次我妈平静地跟我外公说话而不是用责骂的语气跟他说话是什么时候的事了。他不认得我,不认得他的女儿,最后连他老婆都不认得了。当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的亲人渐渐变成那样,心里绝对不会好受,于是在那个时候,你甚至会觉得或许死亡对他来说会更轻松些。因为出现在他口边的那些人,实际上都已经过世了,他只记得从前的东西,但问题是我们没办法把从前的东西带回给他。在未来,或许是可以做到。因为只要现在我们保存了足够多的影像资料,我们还可以把他带回过去,但显然,在那个时候,不可能。别说录像资料,有些甚至连照片都没有。

从前,我一直没有这么说过,但实际上在我的心底里是有这种感觉——我的外公很帅。在他还意识清醒的时候,他不止帅,脑子很好使,别人也愿意听他的话,虽然有些时候,他的脾气会比较火爆,但在做事的时候他会非常一丝不苟、诚诚恳恳,比如说他放衣服的抽屉里面的每一件衣物都排列得非常整齐。他的工具箱里虽然东西很多,但全部都摆放得非常有规律,所以当他看到我把玩具摊开得到处都是的时候,他会完美主义发作帮我把东西收拾整齐。虽然理论上收拾玩具这种事应该由我自己去做。外婆没读过书,不认识字,所以外公是家里唯一认识字的人,但实际上他连小学也都没读完。他每天都会读报纸,每次都会把报纸一张一张分开,非常整齐地叠起来。他整齐、有洁癖,而且还非常有耐心。在炖椰子粥的时候,他会从老椰子的孔洞里一粒粒糯米塞进去,煮好以后再拿个锯条。把椰子锯开一个盖子,好让勺子伸进去把粥着舀出来。虽然别人也都听说椰子粥是很神奇的食品,可以改善人的体质,但我活了那么多年,除了外公和外婆这对合伙人以外,我再都没见过其他地方有用这种方式做的椰子粥。要把滚烫的椰子锯开,那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很耗时、很费体力,也要很有技巧。为了我的身体能好一点,外公每个周末都做这种事,也正是因为这样,我的表哥老是嫉妒,他觉得自从我出生以后,外公就只疼爱我。如果小的时候我的身体能好一点,大概他也不需要老是这么劳累了。炮制椰子粥的过程很繁琐,买老椰子的过程也很不容易。在那个物质不那么丰裕的年代,天知道他要走遍多少地方才能一年四季都买到老椰子。那个东西不是你有钱就能轻易买到的,而且,那个时候他手头上的钱其实也不很多。

我从来都不觉得我爸帅,我也从来都不觉得我其他亲戚帅,但是,我觉得我外公很帅。现在回忆起来,他身上仍有非常多闪光点值得我学习。小时候我没想过为什么我会有点崇拜他,但现在,我总算有点懂了。

Page 1 of 1212345678»...Last »
COPYRIGHT @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 | Valid XHTML 1.1 and CSS 3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