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
31

煎熬着

By xrspook @ 22:58:01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是我穗康码变黄的第3天,我感觉那个东西就没有再变回去的意思了,到底什么时候才变回去呢?没人知道,理论上说明那里写只要检测是阴性,穗康码就会自动变回去,但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昨天我妈跟我说,她去家里附近的利口福买早餐的时候人家要求她出示穗康码,看到是黄色就直接不让她进了,然后我妈把核酸检测阴性的报告也给她看,那个店员经过了一系列的照相以后,才允许她进去购物。所以黄色的穗康码到底有多么影响我们的生活呢?我不知道现在广州有多少人的穗康码是黄色的,难道在荔湾区出没过的人穗康码都是黄色吗?又或者是其实荔湾区几乎所有人穗康码都是黄色的?但是这说不过去啊!如果我要去搭地铁,我展示出黄色的穗康码,肯定又是不让我进的,所以回家这个东西变成了很遥远的事。

几乎可以这么说,每一觉醒来,都会有新的变化,肯定又是开了一个发布会,可能又是有什么凌晨通告。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东西跟打仗已经没什么区别了。问题只是跟我们战斗的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病毒,而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大炮子弹。

昨天凌晨广州的海珠区和越秀区都已经宣布了要进行全员的核酸检测。一定程度上,我觉得这个核酸检测可能一轮不能解决问题,起码要2-3轮。重点区域的人已经检测了多少次核酸呢?只有他们知道。重点区域的人,尤其是中风点地区的人,估计得一天一次。在这种疫情面前,什么东西都变得不再重要。上班到岗一定程度上已经变得不再可能,如果没有经过去年的磨练,线上上课也很难实现,在一定程度上,经过这一年多以来的纠结好像我们已经习惯了这个事实。在这种东西面前,我们除了努力配合、相信我们的国家以外,别无他选。

广州这个城市现在仅仅只有几例确诊和十几例的无症状感染者尚且要这样。看看国外那些每天新增成百上千例新冠肺炎的国家。他们的管理者对他们的群众做过些什么呢?

去年我就觉得这个新冠疫情就像一面照妖镜,谁好谁不好,高下立分。从前我一直都不觉得资本主义社会到底有多么的糟糕,但这一次以后我彻底的体会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当然不是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能做到这样,这必须依赖强有力的经济基础。如果我根本没有那个技术,我也没有那个财力的话,即便我有多好的心都做不了好事。

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难处,还记得外婆曾经跟我说,她当过富人也当过穷人,见过那些钱一夜之间变成了废纸。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她都尝过了。我觉得外婆认为她的晚年算是非常不错了。起码不需要像年轻一样漂泊在船上,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仅够糊口。有时我会觉得外婆有些时候会怀念她从前当老板娘的日子。那时候好像外公和他的兄弟开了一个铺子,请了几个工人。虽然外婆从未跟我说过,那个铺子生意到底怎样。外公是骑单车的能手,他会开车也会开船,算盘打得尤其厉害。但即便是能力这么强的人,这么努力勤快地为生活奔波,也仅仅只能让家人过活。如果给他换一个生活的时代,情况可能很不一样。外公主外,外婆主内,外婆是做菜的无名高手,同时整理生活中的所有家务也都非常了得。他俩就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虽然他们从来没有把情爱这种东西挂在嘴边。一直以来我都对他们尊敬崇拜。他们是我的亲人,也是我的榜样。

希望有一天早上醒来,我发现噩梦已结束,美梦开始了。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