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
25

如果我没有遇到你

By xrspook @ 9:17:49 归类于: 烂日记

单位的业务多了,车也多了,同时,因为建设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所以要给道路命名。这个东西再正常不过,但是,区区一个道路命名,居然也要跟奖励挂上钩,这个我就非常不理解。大概他们觉得如果没有奖励,估计大家不会踊跃,但实际上,即便有奖励,不踊跃的人继续会无动于衷。过去这些年,年年都有有奖征文活动,但是,我对那个东西一点不感冒。过去几年,单位也有一个内刊。我心情好的时候会去投个稿,一年之内不会超过两篇。之所以投稿,是因为我想赚几百块钱的外快,但实际上那些钱,一年到头,就只会发放一次,所以到底有发没发,早就已经彻底不记得了。至于那个内刊,我从来没看过,每次都是派来以后,我就塞进柜子。封面没看过,里面的内容也没翻过。对我来说那个东西就像有毒一样,我完全不想碰。因为我知道只要我翻开的话,一定会有很多吐槽点。

我是一个几乎不看杂志的人。从前。我买得最多的杂志是《数码时代》。之所以买那个东西,因为我想知道一些小软件的介绍。在那个互联网还没普及的年代,不通过杂志的光盘,我根本学不到我应该掌握的电脑知识。里面也有游戏的介绍,但是我对那些半点都不感冒,偶尔上面还会有一些MP3和漂亮的墙纸。我已经不记得,我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买那本杂志了。高中的那几年,我也会买电脑报的合订版,相比于数码时代,合订版的《电脑报》有更多的东西可学习。但不是每个话题我都感兴趣,好大一本书买回来,我就像看字典一样搜索我有兴趣的东西。《意林》和《读者》我也买过,但只是极少数的几期,而之所以买那些东西,是因为语文老师要求我们写读后感。要看完小说再写读后感,实在太耗费时间了,我也没那么多时间,所以只能用《读者》或者《意林》这种快餐。我不知道为什么其他同学会对那些书很着迷,正如我一点都不不明白为什么小学时候我的一些同学非常喜欢看《故事会》。小学的时候,我翻得最多的那本是《圣斗士星矢》。家里有少数几本薄薄的儿童杂志,里面的故事我都让我爸给我重复讲了无数遍。但即便听了一遍又一遍,我还是会叫我爸再讲。我妈给我买过《安徒生童话》,但之所以看那本书,也是因为小学高年级的时候老师要求我们写读后感。小学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对有很多字的东西非常反感。我喜欢看有图的书,或者说全部都是图的书。是不是小孩都这样呢?我会不厌其烦地看一遍又一遍。大人们在乎的是描述的文字,而我在乎的是那些图画,图画会在我脑子里会连起来。让我有无限的遐想,如果某本书里全部都是字,只有少数几个插图,我会觉得大脑枯竭。那种可以把文字转化为动态影像的能力是金庸的小说赋予我的,武侠小说打通了我的任督二脉。为什么我会抗拒薄薄的《故事会》,也不喜欢快餐的《读者》和《意林》,却会着迷于枕头般厚的大部头长篇小说呢?从前我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现在我好像有点懂了,因为金庸写的故事的确比那些大多数不知道谁好。显然,不是人人都会觉得金庸写得非常好,但是金庸的那种写法很符合我的口味。我不知道看了那么多的武侠小说之后,我学到了什么。冥冥之中,大概我从那里学到了一些做人的道理,也学会了该怎么用文字去表达我所见和我所想。

如果当年没有遇到了金庸的武侠小说,我真的不敢想象,现在的自己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2017-06
21

加工跑偏

By xrspook @ 8:34:10 归类于: 烂日记

都说现在已经是自媒体的时代,一个人就可以成为一个信息的发布点,其实很早以前就已经是这样,只不过那个时候发布点不一定位于浏览量很高的论坛或者门户网站之类。每一个blog都是一个自媒体,尤其是那些原创的。必须承认,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很多东西都是抄来抄去了,我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起码当我自己写blog的时候,我不用想我写出来的东西有没有依据,我是不是纯粹在吸引眼球编故事。起码对我来说如果东西写出来了,我是自己心理那一关不可能过不去。很多的blog并不是自己在默默地耕耘,而是在东拼西凑的把各路东西拉过来。如果那只是图片或视频也就算了,算是一个聚合吧,但如果那发布的是文字,而且还有点新闻意味的非常容易就会误导人。从前我会发布一些教程,非常详细,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所有那些都是经过我自己亲身去试验的,起码在我写文章的那一刻那套方法是可行的。至于在过了几年或者十几年以后还能不能用。当然就得另当别论。即便可能教程最原始核心的理念不是我自己创造的,但起码那套东西我自己用过,我自己觉得可行很好。现在我越来越少发那些东西了,因为那需要大量的精力和时间去做支撑,而我现在越来越懒了。学生时代真好!

除了自媒体,还有全媒体的说法,一个新闻发布出来,通过网络的共享,刹那间就可以传遍全世界,可以通过文字途径,可以通过图片的途径,也可以通过视频的途径。同一条新闻,可以在这个电视台那个电视台同时播放。从理论上说,这的确节约了非常多的人力成本,但这样真的好吗?全世界都一个模样,为什么还得分电视台A和电视台B呢?如果ABC电视台都是一样的,那不如纳入一个旗下算了,但再往深处想,如果电视台都是一个爹妈的,那岂不是全世界就只有一个电视台,那不是形成垄断了吗?没有市场竞争就没有进步,这是显然的,而且他们只会遵循一个价值观,非常有可能会越走越偏。

什么信息是可信的?从前我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通常来说都可以。但现在我必须得考虑这个问题了。报纸上的东西就一定对了吗?主流杂志上面的东西就一定对了吗?电视上说的东西就一定是对了吗?再深一层,教科书上的东西是不是一定就没问题?如果这些都只能回答都必须得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不能尽信,那么就更加不用说社交网络或者各大网站上发布的种种了。为什么会这样?几年前因为ADR要来中国,所以某个体育杂志的编辑找我说要用我曾经翻译过的各种消息组合出一篇介绍的文章,我答应了。如果信息源是我,我当然很自信,因为不确定的东西我不会写出来,我不懂的东西我也不会乱写,而且我必须确信我收到的消息是正确的。如果只是在我的材料上加工,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但实际上就发生了问题。那个编辑完稿以后发给了我一份,我看完以后几乎跳起来了。因为她居然把职业摔角的冠军说成是拿奖杯或者奖牌的,知情人士都知道这是扯淡,因为职业摔角的冠军拿的都是冠军腰带。我马上把这个消息反馈给她,她说她已经把文章提交给上面,可能已经拿去印了。这种错误我当然不会犯。她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肯定是因为她对这项体育娱乐一点都不了解。她不清楚最基本的规则,也不怎么关注这项运动,甚至可能她连一场摔角比赛或者节目都没看过。她到了那个杂志社,领导分配给她这项工作,于是她就做了。幸好,他们最终出版并把杂志寄给我的时候这个错误改过来了,是她上头改的。也正是因为那个上头,小编才会找到我,可能那个领导已经关注我一段时间了,他在这方面肯定有点懂。最底层的材料是正确的,但是加过程出错了,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也可能发生在其它地方。

现在的人真累啊,看了消息以后还得多一层判断,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呢?这真的程度有多少?

2016-11
23

股二头肌对策

By xrspook @ 8:38:05 归类于: 烂日记

昨天在亚马逊中国下订单买了两本书,一本是关于跑步,一本是关于健身的,两本加起来,98块2,还差1块8,才能达到满100-20的标准。确定那两本书很简单,因为我早就看中了,但另外的1块8却耗了我很长时间。最后,我买了一本五块钱的《故事会》完事。中午的时候跟同事说起,他们说,他们小的时候很喜欢看故事会,但我跟他们说,一本《故事会》我都没看过,甚至连《故事会》里面是怎样的我都不知道,因为从没翻开过。当时很流行的杂志是《读者》和《意林》,但即便是这两本,我买的加起来都不够十本。对我来说,我买得最多的杂志是《数码时代》,还有《电脑报合订版》。在互联网还不很发达的时代,那两本书就是我获取电脑知识的全部,除了电脑知识以外,还包括一些其它资源,比如说游戏,比如说工具,又比如说音乐等等。我家里已经垒了一大堆我买了但没有看的书,买的时候总是精挑细选,左比右比,但买完以后就是放在那里。我也很烦我这种做法。我买关于运动的书,通常都是在买之前就已经,见过中文或英文的电子版,因为觉得很好,所以才买中文的电子版或者纸质版。即便如此,我还是很容易会掉入买完以后就丢一边的那个怪圈。跑步的书看多了你会觉得眼花缭乱,不知道该按什么执行才好,但如果你只盯着一本书,你非常有可能会像我现在这样在跑步比赛前陷入即将受伤或者已经受伤的困境。因为天知道他们提出的那些运动方案针对的是些什么人。把专业运动员的强度加在一个普通人身上,那肯定是要遭殃的。况且我还不是完全执行,而是按照我自己的意愿又很懒得删掉了一些。

疼痛总让人觉得很烦恼,康复的路上你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好,因为如果你不去做那些高强度很虐的事情,你会觉得心存内疚,怕自己的能力会下降。昨天又研究了一番,我觉得我左腿的问题就是股二头肌。平躺的时候,把脚本绷直你会感觉到那一块酸痛,把脚尖绷起来的话,也没有其它额外的感觉,说明那还不至于压迫到坐骨神经。因为还没有触碰到神经,所以没有神经痛的那种放射状电击感。股二头肌的锻炼相比于股四头肌来说,徒手的比较少。健身房针对股二头肌有特殊的针对式训练器械,但如果徒手的话,我觉得最容易做到的,莫过于早安式前屈,那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当然这个动作最佳的方式是配合杠铃,但如果没有,手提一些重物或者直接徒手也可以。另外一个动作是直腿硬拉。我也尝试过,哑铃单腿罗马尼亚硬拉,但那个动作对平衡力和协调性要求很高,所以会有站不稳的感觉,而且腿很不自然就会处在一个不完全伸直的状态,所以锻炼到的肌肉群不只是腘绳肌,还包括小腿以及脚踝。也可以做俯卧腿后平举,但这个动作我在腘绳肌有感觉之前,作为稳定肌群的背部竖脊肌已经压力非常大了。在不增加腿部重量之前,尚且如此,如果在腿上再绑上个沙袋之类的,那就更恐怖。

昨晚一边看电影,一边在垫上做各种拉伸运动的时候,我意识到无论是左腿还是右腿。大腿后侧的股二头肌的问题,还是右腿是膝盖的问题,二者都存在同样的特征:当膝盖弯曲到一定程度撑地的时候最痛,那个角度左腿跟右腿相一致,不过痛点一个在大腿,一个在膝盖。而那个角度估计就是我平时跑步落地时膝盖弯曲的程度。所以显然这肯定不是孤立的股二头肌问题或者膝盖问题。当我把速度提升上去,步距加大以后,重心问题成为了我的隐忧。所以这其中有可能存在髂胫束的问题,但问题是每次跑步以后,我都有用瑜伽柱来按摩髂胫束,实际上那条韧带的某些位置我一点都不紧绷,因为如果我真的紧绷的话,在瑜伽柱按摩的时候,我肯定会痛死。但如果换了一个角度去按摩的话,昨晚我又的确感觉到疼痛。所以这就意味着,在跑后瑜伽柱按摩的时候,我得花费更多的时间,对更多的部位进行全方位的自虐。

计划广马之前取消我所有训练里的节奏跑和间歇跑。在健康面前,目标成绩不重要。

2015-12
15

超越

By xrspook @ 13:32:20 归类于: 烂日记

很牛叉的人不怕被超越,因为他们在成功路上被超越和超越别人见得实在太多,那是必然会发生的事,即便你试图阻止那还是会发生。要超越很牛叉的人怎么会是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是真材实料,很牛叉的人自信得很呢,欢迎来挑战!一方面如果真的挑战成功了,很牛叉的人或许反而会很兴奋,“马勒戈壁,我之前怎么就没想到”,牛叉没有尽头,只有你能不能在以为的顶峰继续找出新路继续攀登。另一方面,别把挑战很牛叉想得过于简单了,很牛叉之所以能成为很牛叉肯定是有道理的,挑战者试过就知道那有多艰难甚至是不可能了。处于底层的人根本没空去考虑被别人超越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只是在起点,路还长着呢,技术和经验都不成熟,被超越那是轻而易举的事,相比被超越的个数,领前很多的人多得多,关注的重点理所当然是以正确的方式稳步向前冲。不上不下的人最麻烦、相当的麻烦!他们没有足够多的底气和信心别人会挑战失败,有些时候,连他们自己都不信任自己,的确有那么一点料,但就只有那么仅仅的一点点,之前之后的都不清楚都不太懂。有些人甚至在略知一二以后就开始懒惰停步不前,想靠着老本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些人靠的不是自身本事让别人无法超越,而是羡慕嫉妒恨的同时使出浑身解数把有可能超越TA的人扼杀在萌芽阶段,恶心死了!

人生可以做很多选择,有些是你自己说了算的,比如说找老婆或老公,但有些你不喜欢也没办法,比如说你的爸妈。儒家的做法可能是用善意回报对你好的,那些阴谋陷害你的人应该不予理会、记在帐上放一边。但你不理会别人别人就不会继续伤害你吗!我更喜欢选择大战一场,才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儒家思想统治中国这么多年,不是说那不好,但当人连最基本的仁义道德都没有的时候,真TMD就该用铁的手段来规范整治。我不会主动跟你干架,但你也不能老是欺负我啊,河水不犯井水的话我不会跟任何人产生任何冲突仇怨,但我能管住自己不惹事,别人可不一定都那么规矩啊啊啊。

昨天收到了《食品工业科技》快递过来的2015年23期的样刊,里面有完整的杂志一本,3份有封面封底有目录有我文章的东西(因为作者一共4人)。拆包裹的时候我简直惊呆了!还有这种模式,他们真的是用心良苦啊啊啊~~~ 直接给每个第一作者寄两本杂志更简单,虽然他们现在这样的模式更省钱。但首先,他们要把每篇论文都单独翻出来,很多时候不是连页的,参考文献会根据排版要求分布在正文外的其它页面。其次,他们要核定清楚论文有多少个作者,就需要打印和收集“作者数-1”那么多份的资料。很闲很蛋痛有木有?!我彻底服了!2014年《食品工业科技》(半月刊,每年共24期)每册25元,2015年升价为30元。我把他们的官方网站翻了个遍,终于找到了该怎么订阅。但那个资料里只说到了订全年的免邮费,那么零星买几本呢?于是我还是得打个电话去问问。对方说买一本可以优惠10元,买4本的话邮费是20元,也就是合计140元。每册基本400页的杂志4本只收20元的运费我赶紧就去给钱了。那本书我没称过,但估计一本有1公斤重,合计4公斤的东西,我那个去,邮费20元无法保住好吗!换个思维,4公斤的科技书,才140元!那都1600页了!!!一本外国进口的专业跑步书400多页不到半斤就已经要100多元了好吗!更不用说计算机类的图书140元大概只能买2-3本,最多3公斤封顶。之前我考虑过直接就把地址写到我的同学和老师那里,但鉴于那么重的东西邮费可能比书本身的定价还贵所以我还是人肉送去好了。

我总觉得每年的12月都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2015-07
22

寻觅201513

By xrspook @ 20:28:5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要买2015年第13期的《青年文摘》(彩版),那是7月上半刊。今天一大早,在陈家祠下车,中山路、康王路、半条西华路上超过10个报刊亭我问了个遍,都没找到。全部都有卖《青年文摘》,全部都在卖15期,其中有一家仍有一本14期,但被问到有没有13期的时候他们几乎都是看了看自己正在卖的是15期,然后告诉我没有,那被退回去了。问第一家得到这个答复的时候我就心感不妙,但我还是继续下去,直到问完我今天路过的所有报刊亭。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意林》和《读者》他们有很多期都摆在货架上,但《青年文摘》都被退回去了呢?!为了5块钱的东西,如果我铁心要找到需要花费的绝对不止是5元!我该怎么找?我应该去北京路新华书店?应该去广州购书中心?他们也会像路边小报刊亭那样把过期杂志退回去吗?现在还是7月啊亲!7月上旬的杂志怎么能称作过刊?而且平时街边报刊亭不是有很多过刊便宜卖的吗?一些我觉得理所当然很简单的事其实一点都不简单!!!

现在我的心情很复杂,不是失望,而是有点儿紧张和激动。我想要那东西,我想今天就想拿到!为了这个我正在绞尽脑汁地去想我到底可以怎么着。我的直觉告诉我明天早上我没有顺风车可以搭回单位,所以今晚上完课我就要自己坐估计得3小时以上的公交回去。而今天中午,我原计划是去吃珍珍的牛腩珍珠肠粉煲,但现在,我想的是直接奔去陈家祠地铁站,坐几个站到北京路。我必须去新华书店、联合书店以及那里的大型邮局看看!中午我最多只有1个半小时,从上课地点来回陈家祠地铁站起码要半小时以上,所以即便不算我要很快地买到吃的,一路我都得以连奔带跑的方式。如果今晚不需要回单位,这种事我可以放学后再做,先去北京路,然后去天河,天河我可以找的除了购书中心还有唐宁书店,代价是回家时间一定不早。为梦而奔跑我觉得最值得,从心理上说,这非常有意义,但从花费上面说,我还不如直接淘宝解决问题。之前我已经试图直接在淘宝上买《青年文摘》,但好像那个东西没有单独一期卖的,还是我只是很随意地搜索了一下没有认真考究?

好像我到现在还没有解释为什么我这么坚决一定要买这一期的《青年文摘》噢,而且如果我是要得这么迫切的话为什么我不在正在热卖的时候入手。显然,你懂的,我不是那种会习惯性看这些杂志的人。高中的时候我的确买过《读者》和《意林》,但那些合计加起来买的都不到5本,当时纯粹为了写老师要求写的东西找话题而必须得看看,因为看报纸实在引不起我的共鸣。印象之中,我的同学也没有买《青年文摘》的瘾。我有长期不间断地买过杂志,而且起码2年以上,那玩意叫做《数码时代》,那是我高中时期最爱干的事,每月1本,每本10元,之所以买一开始是为了光盘里的工具或小游戏,当然里面的内容除了游戏部分我都会很认真地看完,不得不说,我的很多电脑知识估计就是那般学回来的。到了后来,为什么不买了?我已经不记得了,觉得互联网已经能解决我的计算机工具获取的问题?好像连续3年,我都会买《电脑报》的合订本,那比《数码时代》更专业。《数码时代》是我的高中同学指引我那么干的,但《电脑报》为什么会入手我就真不知道了。我也买过好几期的英文版的《国际地理杂志》,那基本上都是在从前购书中心三楼的三联书店里买的,现在,三联已经不复存在… 买过一本过期打折(好像只需5元)的《网球》杂志,封面好像是费天王,不是费天王我才不会买呢!再追溯得远一点,初中时代我手头上的《少男少女》都是顺手牵羊回来的,拿回家以后我完全没看过,连翻都没翻开。之所以可以顺手牵羊是因为当时我是学生会的,负责分发全校各班的订阅杂志,每次送过来的都会多几本,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知道这个潜规则,所以就… 毕竟放着也是放着,如果说分派杂志和报纸(好象是《中国青年报》)是我的工作,但我的小伙伴们是被我招呼过来的啊,我们总不可能一直都无偿工作为人民服务吧!训导主任一定知道我们一直在“拿报酬”,但因为没影响正常运作,所以她也一直没说我们什么。

少年时我真的不怎么爱看书,尤其不爱看我的同龄人非常狂热的那些。不过现在的情况是他们很多人都不再读什么了,但我却继续像海绵那样孜孜不倦。看来后知后觉也不一定是件坏事。

我有30年的知识和经验,却干着十几岁孩子的疯狂事,够萌。

© 2004 - 2022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