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
30

原来是这样的

By xrspook @ 9:28:18 归类于: 烂日记

小时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家有多穷,但长大以后,当我看到很多不穷的东西以后,我才发现,原来我家真的不富裕。在我记忆之中,我们一家三口从来没试过去住宿一晚或以上的旅游。直到Dangal在中国上映之前,我们一家三口从来没有去电影院看过电影。爸爸妈妈也没有带我去过东方乐园又或者长隆的任何一个游乐场。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他们曾经有一次带我去过童心路的儿童反斗城,但就只有那么一次。在那之前,我不知道去那个地方是烧钱的。进去不用门票,但每一个机动游戏都需要游戏币,那些都是花钱买的。这等于是玩一个游戏就得花好几块钱。虽然如果游戏玩得好,会吐出很多纸币,然后用那些纸币你就可以换奖品。小时候我总羡慕别的孩子可以去那个地方玩,我不记得为什么那一次爸妈会带我去。在玩游戏方面,我从小到大都是个渣,所以那一次,我只换了一套文具和一个公仔。文具已经不知去向,但公仔还在我的书柜里。当时那个地方叫做儿童活动中心。大概也正是因为路口有这么一个东西,所以那条才叫做童心路吧。

不带我去这里玩去那里玩,大概是因为我爸妈是晚婚晚育的典范。我10来岁的时候,他们已经是中年以上的人了,从前我并不觉得自己的爸妈跟其他人的父母有什么不一样,但现在我有点明白到为什么我做的很多事貌似都要比我的同龄人成熟。因为我的长辈,我的父母,就年龄来说几乎可以成为我的某些同龄人的爷爷奶奶了。在我生活的圈子里,年轻的长辈根本是不存在的。他们不会在我面前做很傻很天真的事,因为他们早已过了那个年纪。跟我爸妈类似,我的亲戚年纪都挺大,而我的表哥表姐们跟我差不多,当时仍是未成年人。于是最终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在我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很傻很天真的影子。看到现在的一些年轻父母。有些甚至还没毕业就已经生出了孩子,他们仍然只是个孩子但却已经是一个生命的爸妈。他们仍然每天都因为各种玩乐搞到半夜才睡觉,甚至还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养活自己。自己尚且养不活,居然已经有一个小生命需要他们培育。这对我来说是根本不能接受的。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但可以肯定的是,年轻的父母可以陪着孩子一起玩,而不会像我这样,在我应该玩的时候,爸妈不可能是我的玩伴,他们已经没有那个玩的心了。从前我说不准我的人生到底少了些什么。现在我好像有点明白了,但这已经补不回来了。时光飞逝,我也已经错过了那个最青春最好玩的年纪。现在如果我结婚生孩子的话,结果可能跟我妈生下我的时候差不多。于是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我妈养我的时候,可以如此的沉着冷静,可以如此的睿智,而不会像某些母亲那样,做出一些违反逻辑的事情。

我无法选择父母在什么年纪什么环境下把我生下,但我觉得,自己已经很走运了。

2017-03
19

老去

By xrspook @ 20:21:19 归类于: 烂日记

本来打算今晚看一部电影,但现在看来已经没戏,因为没有预留超过2个半小时,那搞不定。本来打算这个周末结束看完米兰·昆德拉的《笑忘录》,跟可以把电影看完无望不一样,但我也得抓紧时间了。这些事情我本来都可以在今天做完,但就是因为我把太多时间都浪费给了睡觉。洗澡也好,写blog也好我都应该在晚上6点晚饭之前完成,但我就是拖拖拖,还没到下午4点就去睡觉,但醒来的时候已经差几分钟就6点了。我本可以写完blog再去睡觉,但我却没有那么做。真的那么困吗?显然不是,这完全是因为我觉得往后还有时间,但时间这东西在躺到床上迷迷糊糊以后就再也不是清醒时候那么可控了。从前我的blog几乎都是完全靠电脑及物理键盘输入,但现在科大讯飞的语记已经成为我的主流输入方式,一周敲键盘输入blog的频率甚至不足一次,但是,既然今晚看完电影无望,我也就有了时间慢慢地敲键盘。我敲键盘的功力到底是怎么长进起来的呢?如果你每天都敲键盘,每天随心而输出的字数都超过1000,而且这种做了超过10年,任何东西都会慢慢地积攒起来。相对于高手而言我不觉得自己敲键盘有多么了不起,无论再练多少年我都只是处在中等水平。我认了。

从前不知道谁跟我说老人是有种味道的,而那种味道跟年轻人的汗馊味或者其它体味不一样,你甚至可以把那称作是死亡的味道。我这里所说的当然不是老人家经常这里痛那里痛而涂的各种药酒的味道,因为那些东西虽然也是老人的一种象征味道,但起码那是因为人感到不舒服而主动染上的。当老人老到已经慢慢地失去运动能力或知觉,真正的死亡味道就不远了。而在出现死亡味道之前的好长一段时间即便你鼻子再好,你也不能嗅出任何特殊味道(如果你的鼻子比汪星人厉害除外)。家里失去了从前清新的气息,衣物床铺上再也没有洗涤剂以及阳光的味道,厨房里也再也没有熟悉的饭菜香。衣服和床铺还是过去那些,饭还是一天天地吃,但那种感觉不一样了。不是买些新的洗涤剂就能把味道带回来,更加不是在外面打包个豪华的饭菜就能打破格局。那些曾经自然而然的东西已经不再扎根在那些地方了,那只存活在你的记忆之中。归根到底是因为家里最勤劳的那人已经老去,动作越来越慢,手脚越来越不好使,记忆力衰退,他们不干了,那些曾经一直被他们所照顾的孩子们并没有扛下大旗……

我才31岁,但我已经在被迫接受着家人都已老去的事实。如果以65岁为老龄分界线,我的爸妈已经是老人,我的家人们老龄化的比例超过了70%!从前,在国家强制推行独生子女政策、晚婚晚育政策的时候大概不会考虑到多年以后当我这代人遇到这种境地的时候可以怎么办。我们这代人已经不是孩子了,但我们需要担起的老人架子也太巨大了吧!

今天偶然看到CGTN的一则消息,说日本老年人的犯罪率增加,而且一再犯案的特多,原因是出狱以后他们不适应社会,不了解社会也不被社会接纳,走投无路唯有通过犯案回到监狱庇护所。到我们这代人老了的时候也会沦落成那样吗?

心老很恐怖。

2016-02
14

看死

By xrspook @ 20:47:25 归类于: 烂日记

我妈最经常做的事是骂人,任何时间地点都可能发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练就了听而不闻的绝技。跟外婆单独坐一起的时候外婆会不断地重复地跟我说“她这辈子富人做过穷鬼也做过……”。这两个女人说话/骂人的时候你最好一声不吭,因为吭声了我妈通常会骂得更凶,而外婆呢也不知道她是真的听不清还是她故意没反应过来,所以大多数时候她都会问非所答,我要把说话分贝提高好几个等级才让她明白我说的什么。有时我说话很小声,外婆也完全get到,但有些分明是我对着她说的话,她却完全没听清我在说什么。看来选择性透过这种绝技是隔代遗传的!

外婆今天跟我说,她那代人里她是死剩下的最后一个了,外公的兄弟姐妹已经死光,她的兄弟姐妹也一样,两边都是连兄弟姐妹的配偶都死光光了。如果这样都不感到孤独的话估计世界上根本就不配有孤独这个词。在王小波的小说里他几乎不用“孤独”这个词,他用的是“寂寞”,虽然差不多,但我觉得孤独和寂寞不是一回事。孤独是别人觉得你的状态,寂寞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评价。身边或许有很多人,但都打不起你的劲,于是你就寂寞了。有那么一句时髦对联“寂寞空虚冷,穿上衣服滚”。外婆到底是孤独还是寂寞?我觉得兼而有之,有时是前者有时是后者。无论我们有多么强大的沟通能力,当同龄人同代人都离世以后,这个世界真的就感觉不再属于他们了。有时我会想,是让老人家快快和天国的家人朋友团聚好呢,还是让他们继续活在这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我觉得外公属于那种还没离开已经早早魂牵故人的类型,有时我觉得挺心寒的,因为他数出来说要去见的人多年前都已死光。那些希望自己能长命百岁的人,说人活个120多岁没问题的人完全就没有意识到当自己的好伙伴都死去剩下他们自己的时候有多么的折磨。或许你会说儿女孙辈甚至是家里的第四代第五代的兴旺发达会让他们好过。但你知道吗?即便在外公外婆没有老人痴呆和健忘失忆之前我就已经经常被误叫为他们的侄女而不是孙女了。我是第三辈,但他们会错误以为我是第二辈某个的年轻时候。他们只活在他们还都年轻的时代…… 那些执着追求长命百岁的到底有没有体会到那种痛!物是人非,一切都像在做梦一样。我一直都只知道因为兄弟姐妹众多,所以外公的家族并不富裕,所以我一直不明白外婆所说的他们曾经也有钱过是怎么回事。今天我又听到了个新鲜旧闻——外婆15岁就嫁给外公了!让我不解的是外婆出生于1920年,也就是她1935年嫁给外公,妈妈有3姊妹,她排第二比最大的顶多小3岁,我妈1948年出生。怎么算,外婆外公的第一个孩子也要1945才出生,他们酝酿了10年才终于生出了第一个???按照现在的人推断,15岁发育成熟了,但当时的营养条件,到20岁左右才真的成熟也很正常。

今天早上5点多起来啃面包的时候我突然想到。我现在31岁,按照那个神马延迟退休我要大概65岁才能退休,也就是还要等34年,我妈37岁把我生下(我爸当年42),现在68岁,按照正常推理,在我退休之前我的父母应该都已离世…… 这很变态有没有!每个单位都要承担年纪大但工作能力倒退的员工?不只是这样,还必须给那些员工丧葬假期和慰问补贴。为什么居然必须得这样?!!!!!老人离去的时候子女还在工作不能陪伴在身边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尊敬学习的事,这是社会的悲哀!你诞生的时候父母有可能不是100%在场的么?(父亲有那个可能,但母亲绝对不可能!)为什么他们离开的时候做子女的却有很大几率不能陪伴到最后呢?很少有人算过这笔账,因为从前的人早退休早下岗,虽然人也早死…… 我们这些独生子女政策且晚婚晚育出来的人将成为撞墙的首批战士。我们不可能等到我们退休的时候再带着老父母去游世界了!因为对他们和对我们来说那都已经too old,但当我们都还有那么点资本的时候我们却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做那种事。只是工作只是赚钱却没有机会好好利用享受,人生毫无乐趣可言。争第一争头衔有个屁用。

梦想不遥远,死亡也一样。

2015-01
2

速度

By xrspook @ 23:24:46 归类于: 烂日记

什么是xrspook的速度?我不知道,不能用一个数值去衡量,也没有一个比较得出的相对结果。

今天晚上,当妈妈把东西收拾到包里的时候,我觉得她怎么会这么慢,我恨不得抢过来自己塞,但她不会愿意让我这么做。同样的情况发生在她给我照相的时候,我觉得我表情都已经僵死无法维持了,她还没好。随着我年纪渐长她逐渐老去这种事越发明显。更慢的要数我的姨妈和外婆,那种龟毛的速度让我觉得看着会令我抓狂死。

有些人不是慢,是不知道该如何安排好工作的顺序,导致效率不高。这种不属于能力有问题而是态度有问题,心不在焉,所以动作跑偏。我出生在一个晚婚晚育的家庭,所以这种事我并不是在家里遇到的,而是在工作中经常不得不碰上。家人们的年纪大手脚慢你抢过来做了也就完了,但同事的这种慢吞吞你只能当作没看到,太勤快会被视为眼中钉。我没有那种当救世主的胸怀,所以我当然不愿意把你的工作也抢来做了,而好处只落在你头上。在我工作的单位,不存在多劳多得,过于勤快你就错了。所以,要勤快可以,但你偷偷乐去,起码在表面上不能被看到。

昨天是深圳大鹏马拉松的日子,从去年开始,每年的1月1日估计都会有。3000人的规模,我的一个网友排名1300多,用时是5小时4分,根据他的描述,前32K,他用了3小时4分,但最后10K他完全是走的,用了2个小时。在后续的补充描述里他说道,到后面连走都快走不动了,如果不是半路退赛根本没办法搭车离开大鹏,他…… 在他没有回复我为什么会这样的时候我就猜想估计是他长距离拉练不够。每个全程马拉松训练计划和高手/教练们的经验里都说到过要顺利完成全马,之前的训练里就应该有30K以上的拉练,起码5次,那样的话身体就可以适应长距离了,但网友说他最长的距离只跑过26K。他是可以轻松把半马跑进1小时50分的人,全马后段崩盘了,我意外,同时也感到不太意外。意外的是他把马拉松列为自己的目标却没有进行过30K以上的LSD就去比赛了!不意外的是通常他的练习都只是10K或以下,2014跑了1400多K,他可以在半马距离里hold住很好的速度,但耐力是不是足以支撑42K估计连他自己也没有十足的底气。昨天的大鹏是他的第一个全马。看过他的故事以后,我终于有点庆幸去年广马的全程没被抽中,我会不会也犯同样的错误?我也没跑过30K以上,我跑过的最长距离是24K。但如果9月底我被抽中广马的话,10-11月我会进行6次大于21K的训练,其中3次是30K以上的,因为广马我没被抽中,所以这种LSD训练我搁置了。我不会没跑过30K以上距离就去参加全程马拉松。我不知道崩盘是什么、不知道撞墙是什么,因为我平时训练的LSD只有18K,即便空腹跑完也不会到达撞墙的坎,况且,我基本都只是用很舒服的速度去跑,不会用比赛的强度。网友的遭遇让我更加觉得,我不为马拉松而生!我可以一直坚持跑步,我也同时可以这辈子都不参加马拉松比赛。我至今没有真正感受到人在旅途奔波劳碌参加马拉松比赛的必要性:是为了证明自己?是为了那些奖牌证书?还是为了借口顺便旅行?跑步是很单纯的,该干嘛就干嘛,为何要弄那么多附加值呢???我更喜欢Kalenji的口号“Find your rhythm, enjoy your run”。或许这么说吧,我胆小,我怕了,我暂时还不觉得我能在马拉松比赛里have fun,所以我暂时还不想干。“have fun”这词啊,已经进入我词典了,都怪ADR的shoot里千百次提到。

今天本打算做摔角统计或者听译校对,但最终我啥都没做。上午做了1小时的室内workout,蒸了1公斤的小麦麦芯粉馒头,下午睡了3个小时,晚上再一大家人吃了个饭,一天就这么没了。

不狠狠地抓住,时间会溜走得相当快啊啊啊~

© 2004 - 2020 我的天 | Theme by xrspook | Power by WordPress